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醉玲珑

下卷 天河落处长洲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东海战报,带来震动朝野的消息。

    五月甲申,东海倭寇矫称入贡,奇袭琅州重镇横海郡。

    天朝水军不曾防备,仓促应战,遭遇惨败,七十五艘战船全军覆没,无一得归。横海郡使宗干当场战死。

    三十里高台,八千里烽火,飞报帝都。副使聂计退守城中,率横海将士与倭寇恶战连日。

    倭寇二百余艘战船聚集海上,日夜攻城。

    三日之后,海面浮尸千里。城下血流成河。

    琅州沿海流寇徐山等人勾结倭寇,里应外合,引狼入室。

    丁亥,横海城破。

    聂计与部下十二将士死守至终,复又杀敌八百余人,于观海台自尽殉国。

    倭寇由此直入琅州,攻文州,在东海沿岸肆行劫掠。

    更有流寇如徐山等,原是东越侯藩府重将,削藩后不服东海都护府管束,自行聚众成寇,横行海上,这时与倭人狼狈为奸,改穿倭服,乘坐倭族八幡船,戮掠烧杀,气焰嚣张。

    短短数日之内,东海连有五座城池遭劫,倭寇凶残暴虐,民众被杀者三万有余。

    怒海惊涛,席卷而来,天朝沿海一线城郡皆作一片人间地狱。

    东海民众奋起反抗,在琅州巡使的带领下退守鳌山,拼死卫国,阻击倭寇,但势单力薄,急待帝都增援。

    战报送入帝都,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倭寇之患,历年来并非没有,但如此猖狂入侵实属罕见。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朝堂之上,文臣武将义愤填膺,皆以为国耻奇辱,非战不能雪清。

    众口一心,别无异议,漓王更是当朝出班请战,誓灭倭寇。

    翌日,圣旨下。

    追封横海郡使宗干为靖义将军、副使聂计及十二部将为忠烈士,于琅州观海台立祠受封,厚抚阵亡将士。

    擢琅州巡使逄远为镇东将军,统领东海四州军务。

    限折冲府平江道十万水军三日内赶赴琅州,配合文州、现州、靖州三路天军抗击倭寇。

    授湛王玄龙府、天子剑,以九章亲王身份亲赴琅州督战。

    不是漓王,是湛王。潇洒倜傥的湛王,与皇上貌合神离、几欲反目的湛王,唯一还能威胁皇位的湛王。

    东海之行,在众人眼中俨然是一条不归路。

    然两日之后,圣旨再下。

    皇后之女赐名元语,封兰阳公主,赐邑三千。

    湛王世子元修封长陵郡王,赐邑五千,入大正宫住读,由皇后亲自教养。

    最后这道晋封郡王世子的圣旨不啻于来自东海的战报,震惊内外。

    含光宫中,明池春水,层层紫藤花盛放,如蝶舞成行,垂玉玲珑,一天一地深深浅浅的紫,宁静淡香幽幽飘零。

    九曲廊前青藤深碧,花蔓低垂,遮起一片细细碎碎的浓荫,卿尘倚在廊前竹榻上,手中握着一支玉簪,淡淡的光影底下,眉目静远。

    素手如玉,白玉凝脂。

    和润的白玉当中嵌入了缕缕薄金,刻作一朵雅致的兰花,枝叶修然,恰好遮挡了那断裂的痕迹,构思精巧,天衣无缝。

    三个多月前,当她从几天的昏昏沉沉中清醒过来时,夜天湛已远赴东海,唯有这一支玉簪,盛在同样雕刻兰花的木盒中,放于枕旁。

    她轻轻抚摸玉簪上精美的镶嵌,触手处没有丝毫的破绽,那一道裂痕在细致的金箔之下修补的如此完整,牢牢接连着断裂的两端,巧妙的点缀让这原本普通的簪子显得与众不同。

    这么久了,她已久虚弱得几乎无法离开床榻,但却每天都能听到他的消息。

    五月末,琅州水军在萧石口近海击败倭军,摧毁敌军战船二十八艘,歼敌五千余人,收复横海。

    站告捷后,天朝水军略作休整,丁末子夜时,在当地几名老渔人的引领下,百艘战船精兵四万奇袭浪岗导,直捣贼寇徐山老巢,生擒徐山。三日后,复以诱敌之策将另一支流寇势力引致近海,尽歼之。

    湛王下令将徐山等三十余名通倭贼寇斩示众,以敌血奉观海台,祭奠聂计等忠烈将士。

    琅州民众对徐山等人恨之入骨,人人额手称庆。徐山虽死,民愤仍难平息,尸最终被百姓千刀万剐,抛入大海喂鱼。

    六月初,倭寇再袭鳌山卫。天朝水军迎面出击,重创倭寇,斩敌近万,军民士气大涨。

    湛王挥军乘胜追击,在6上骑兵的配合下,六万精兵围困被倭寇侵占的沧南郡,双方血战两站之后,倭寇不敌,弃城而逃。

    此后,天军在琅州九战九捷,痛歼入寇琅州之敌,并分路出击,连续夺回成山,乐清,临台等数处倭寇盘踞的郡城,倭寇被迫退回海上。

    然而战事却并未到此结束,昊帝再次对东海增兵十万,粮草补给源源不断自汴水、连水运往琅州。

    湛王兵力充足,全无后顾之忧,大军整装待,预备反守为攻远征东海一域,彻底清楚沿海倭患。

    东海之滨,是浪涛万里、炮火纷飞的战场,没来得及与她说一句话,他请战出征,远离帝都而去。

    多少日子了,眼前仍是那天他撕痛的注视:“我答应你。”

    这一次,她赌赢了。

    筹码是她的命,是他的心。

    他终于给了她那个珍贵承诺,一诺定江山。

    多年前凝翠亭中他低语相询,从那时起,就注定了这一生的情分。他给了所有她想要的,而她却给不了他分毫的回报。

    原来以为是他欠了她的,现在才现,她欠他的,其实永远都无法偿还。

    爱了谁,欠了谁。或许来世再爱下去,来世要还给谁。数十年人世一游,你来我往,织就万丈红尘,悲欢离合。若有一日回去了,可是无悔无憾?

    “写韵叩请娘娘万安。”一声柔和的问安将卿尘从思绪中惊醒,阳光下,花影间,写韵一身青衣布裙在席前盈盈福礼,抬头微笑,明眸秀丽。

    “快起来。”卿尘有些吃力地撑起身子,写韵忙上前扶住:“娘娘今天好些了吗?”

    卿尘扶着她的手坐起来,“有你每天来给我调养,是觉得一天比一天好,你这金针之术可是得了张定水的真传。”

    写韵一边取出金针,一边笑了笑,说道:“在牧原堂跟师傅学了七八年了,若还不得其意,岂不丢师傅的脸吗?往后还要请娘娘多指教才是。”

    卿尘见她手底行针稳当,胸有成竹,点头称赞,再过几年,可真就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看着写韵,她仍不免想起另一个害死了她的孩子,也差一点断送她性命的女子。同是绮年玉貌,同是红颜翩翩,一人白骨已成灰,一人却于那生死一线妙手回春。

    若说不会当年的骄傲与自负,那是自欺欺人,然而此刻,心中终究还是归于一片宁和,她不由轻叹:“我真没想到,那日会是你救了我。”

    细细金针的影子映在写韵清秀的杏眸中,光泽静稳,她说道:“我的医术是娘娘一手成全的,本就应该报答娘娘这份恩情。”

    卿尘道:“人都是自己成全自己,这是你自己的福分。”

    写韵抬头,卿尘和她相视而笑,淡金色的阳光下,花影婆娑,微风送暖,廊前传来侍女们的轻声细语和小公主的笑声。待写韵收了金针,碧瑶将小公主抱了过来,一边笑说:“娘娘,你看小公主又笑了,小公主这双眼睛笑起来和娘娘的眼睛一模一样,漂亮极了。”

    元语虽然早产了些时候,却十分健康,此时刚刚睡醒,不哭不闹,乌溜溜一双漆黑的眸子四处乱看,待看到卿尘,开始在襁褓中动来动去,小手小脚不安分的伸展,像要往母亲这边来。

    卿尘忙对碧瑶说;“让我抱抱她。”

    碧瑶半蹲着将元语送到她的怀里,卿尘手上无力,只是搂着元语,仍由碧瑶在旁扶着,一心温柔却满满地像要溢出心口。

    这是她的孩子,她和夜天凌的骨肉,眼睛像她,那略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唇却像夜天凌。小小身子流着他和她的血,相融相守,神奇地成长为一个生命,再也分不开。

    看着元语漂亮的小脸,她此时仍像在梦中,那些痛过的哭过的一切全都值得,从未有过的满足。

    元语躺在母亲怀中,笑嘻嘻地摇晃小手,最后终于攥住了卿尘的手指,咯咯直乐。写韵道:“这么爱笑的孩子,和皇上的脾气可不像,小公主让人看着是从里到外都像娘娘。”

    卿尘逗着元语,心里竟有几分自豪的感觉。是的,她希望孩子像她,如她一般幸运,即便历尽风雨,却能得一心相守的爱人、可托付生死的知己。她更希望孩子比她健康,能够平安长大,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去尽情追寻生命的精彩。

    这是个爱笑的孩子,她将她带到这个世界上,希望从此以后这世界带给她的是快乐,希望她能享受这世界的美,也希望她同样带给这世界无尽的美丽。

    她不禁面露微笑,忽见身旁侍女依次跪了下去,回头看时,夜天凌已到了身后,正看向她和元语。细碎光影洒落他眼底肩头,难掩一身尊贵俊肃,略带疲惫的神情中却尽是暖暖笑意。

    “皇上。”写韵忙站起来。

    夜天凌见她在,淡笑颔,问道:“皇后可好些了?”

    写韵回道;“皇上放心,娘娘只要别操心劳神,慢慢调养些时日身子就会恢复过来,只是毕竟亏损了气血,怕也得有个一年半载才行。”

    夜天凌道:“每天都进宫来,也辛苦你了。”

    写韵微笑道:“写韵不敢当,这是医者的本分。”

    夜天站在廊前和写韵闲话了几句,卿尘将元语交给碧瑶,他返身看了元语一眼,抬手让碧瑶等带她退下,写韵便也跟着跪安了。

    夜天凌在卿尘身边坐下,他已经几日没来中宫了,这原是很少有的事,此时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东海大捷。”

    虽听着捷报,卿尘眉间却掠过丝怅然,这几个月夜天凌对元语虽恩宠有加,却始终不太亲热,她略略沉默,终于问道:“四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元语?”

    夜天凌眉心微拧,侧说道:“女儿和儿子不都一样,女儿像你,我怎么会不喜欢?”

    卿尘静静看住他的眼睛,他突然有些尴尬,扭头避开,过一会儿,才转回头说道:“你别胡思乱想,我只是……看到这孩子,总会想起那天,我……”他好像有些不知道如何措辞,皱了眉,眼底竟出现一丝狼狈的神情,下意识地便将她紧紧揽在了怀中;“清儿,别再有那样一次了。我不敢想。”

    卿尘心里酸酸软软的,竟说不出话来,一时欢喜,一时涩楚。他这样刀锋般的男人,一笑叱诧风云,一怒杀伐千里,天下都在他手中,此时此刻在她面前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摘下了坚硬的面具,不再掩饰他的软弱和恐惧。

    那一天,他在榻前看她的眼神,她永远也忘不了。

    那时她真真正正触摸到了死亡的气息,但他那样固执地守在她身边不放手,让这一缕即将消散的灵魂如此留恋尘世,久久不肯离去。

    同死哪如同生,她还有太多事想和他一起去做。她熬过来了,即便再有千次百次,她还是会熬过来,只要他还在。

    她俯在他的肩头,依偎着他的温暖,柔声说道:“四哥,再不会了,十年,二十年,一百年,这一生我都陪着你。”

    夜天凌轻轻抚过她的秀,语声低沉:“我要生生世世。”

    卿尘微笑道:“下一世那么远,谁又知道呢,若走丢了怎么办?”

    夜天凌抬起她的脸庞,深深看着她,似是要看尽她的一切,他突然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低声道:“生生世世,以此为凭。”

    卿尘淡淡含笑,温柔吻上他的唇:“生生世世,以此为凭。”

    峻如青峰傲然,神似秋水逍遥,廊下玉湖明波,照出俪影双双,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相携相伴,再无分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