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机魂

第三卷 once & Forever 第十章 “政变”开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罗杰忘记了一件事情。

    一件即使他记得,即使他如今想起来,没准也不会认为和现在生的某些情况有关的事情——

    他忘记的,是当年在光州作战结束时,曾经传来的那个系统提示音。

    “主线相关人物存活确认”那个。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即使陈弈还清醒着,恐怕也会和罗杰一样,将“相关人物”理解成战乙女中队的某几位成员,当然除了他们的同学外,没准还要加上伊隅上尉。

    不过实际上,如果是香月夕呼腕表显示的话,所谓名单里肯定会比这两名武力轮回者的多出来一个人,沙雾尚哉。

    所以,罗杰在青年军官读书会的会议室里徒劳地继续担当拙劣说客角色时,横滨基地副司令办公室内的某只腕表上,已经显示出了某个可接任务。

    任务本身的内容是什么,香月夕呼并没打算与罗杰进行沟通,因为她早就通过某些渠道得知,罗杰现在的位置,就在任务涉及的某人身边几米之内。

    于是镜头再次转向新帝都:

    罗杰是第一个走出那间会议室的。

    他其实可以跟那些年轻军官们比一比耐性,如果他不走的话,即使是沙雾尚哉也会陪同着死坐在这里。

    但那又能怎样呢?

    能挡得了一天两天,能挡得了在座的“行动领袖”,还能挡得了迟早要爆出来的一线部队中,每个对现在这个傀儡般的**帝国,以及对太平洋彼岸那个国家的怒火么?

    罗杰自己是“秘密潜入”东京的,一路上虽然要避着普通人,却怎样也要路过一些临时搭建,条件简陋的难民点之类。这些棚户一般的地区他当年在韩国见过很多次,那些棚户之中的麻木呆滞目光,更是这两年来他走过的和岛每一个地方都遍布着的。

    大和本土的BeTa虽然在明星作战后退回了佐渡岛上,但它们带来的破坏显然不可能在短短两年内全部消失。几千万人口的损失,无数家庭的生离死别,之前只是抽象的一组组数字而已,这两年走的久了,多少也有些能在他脑海中转换成直观印象的。

    而这样的大和,不但要时刻轮战,阻击着来自各个方向的BeTa,同时还要继续接受米国的各种指派,哪怕后者当年已经公然撕毁了和米安全条约,无耻地将两国关系变成了单方面吸血……

    一切的一切即使再跟他没有关系,罗杰也能看出,总有人已经忍不下去了,而这些人的数量只能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多到连BeTa都已经阻止不了他们的程度。

    所以,在罗杰放弃劝解,走出会议室之前,他丢下了最后一句话:

    “……最后重申一次,我绝对不会支持你们的任何行动。不过同样地……”

    “最近看佐渡岛那边,分外不顺眼。”

    会议室的房门,在罗杰走出后缓缓关闭。

    良久之后,才由沙雾尚哉带头,每个在罗杰起身前便全部恭敬起立的青年军官们再度立正,

    敬礼。

    “敬祝,少佐,武运昌隆。”

    罗杰明明已经走出了很远,但这个齐声却仿佛是在他耳边响起一般。于是,他的眉头明显锁得更紧了,“dg,我现在确定了,这种和式的场景终归还是不适合我。”

    “是的,真恶心。”dg用电子音回应着。

    ……

    ……

    12月5日。

    相宅邸的灯火从来就没有在午夜十二点之前熄灭过,今天,也是一样。

    直到房门被敲响前,榊是亲相依旧在办公桌前埋头工作着,走廊外传来的各种或多或少的格斗与低喝声,仿佛始终都没有传到他耳边一般。

    顶多是在并不激烈的敲门声响起后,帝国相才略略抬头,答复了一声“请进。”

    然后,门开了。

    站在门口的,自然是手持佩刀的沙雾尚哉。

    再然后,走进相办公室的,只有沙雾上尉一人。

    顶多,再加上少许淡淡的血腥气而已。

    “效率,比我想象得要高啊。”随手整理着刚刚批示完毕的文件,榊是亲并没有摆出什么相的架子,当然他也同样不会作出起身恭迎之类的举动,“我原本还以为,门外倒下的人会比现在多出个几倍。”

    一国相,与一个小小上尉之间,原本不应该存在什么交集的。即使这位大相曾经在三年前,独自前往某位军方将领的宅邸,行跪地求恳之事。尽管这位小上尉曾经在历次国战之中,皆因战功卓著而屡屡荣获帝国最高领导人授勋之荣耀。

    总之,在今夜之前,榊是亲和沙雾尚哉之间,从来没有进行过正式或者非正式的交流。但现在的帝国相却对后者的出现毫不意外。

    或者说,是恭候良久也说不定。

    “鸣海上尉他,从来不愿意多看到一滴血。哪怕是那些该死的米国人也一样。”沙雾尚哉的回答没头没尾,仿佛他用到的人名,帝国相就必定知道一般。

    虽然,榊是亲的确知道那个鸣海上尉是谁。

    将整理出的文件例行放在左手位置,帝国相正式抬起头来,“那么,你已经做好棋子觉悟了么?”

    “如果不在这里振作,我们也好,大和人民也好,就再也无法凭借自己双脚站起来了。”沙雾尚哉跨前一步,办公室的房门在他背后轻声关闭。

    大概是由于室内光线的关系,帝国相的眼神完全被掩盖在了镜片反光之中,“当初,大和在BeTa的全面占领之下,并没有灭亡。不过,的确有越来越多的人,现在已经习惯委于米国的施舍……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将自己置于污泥之中——”

    “少佐已经承担了太久,这种事情,早就该轮到我们这些懦夫来做了!”

    笑容悄然爬上了帝国相的嘴角。

    然后,明明应该继续直视沙雾尚哉的他,却不自觉地将视线转向办公桌右端。

    在那里的,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镜框中,安置着的普普通通的一张全家福而已。

    扬刀,出鞘。

    ……

    ……

    几小时后。

    横滨基地中,白银武一如往常般进行着晨间洗漱,直到房门被急匆匆冲进来的御剑冥夜推开为止。

    后者是来向他转达“各自待命”指令的。2o7B分队的全体成员基本都有早起的习惯,神宫司教官想向她们宣布命令很容易。白银武最近由于时常协助副司令进行特别任务的关系,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接到通知,所以御剑冥夜才专门来跑这一趟。

    这两人在食堂大吵一架的事情并没有过去多久,不过处于恋爱之中的少男少女们显然是没有隔夜仇的,所以在御剑冥夜进来之前,两人之间早就已经达成了和解。只不过由于上次争吵时提到了“平民”之类的关键词,白银武也就算了,御剑冥夜知道那明显触及了彩峰慧的伤处,所以觉得自己应该郑重向被无辜牵连到的后者道歉而已。

    白银武这厮就明显没想这么多,即使他懵懵懂懂地在主角后宫光环的协助下,看见妹子心情不好就本能地前去安慰了,但即使以他的迟钝也能看出效果并不是很好。

    当然,如果他能够早点现彩峰慧最近行为怪异,与她房间中那些明显出自沙雾尚哉手笔书信之间关系的话,没准就真的能稍微解决一下问题也说不定。

    但显然这位救世主同学是注意不到这种细节的,甚至在他的最初位面里,沙雾尚哉这个人都没有多出现过几次——当然沙雾的身份除了与彩峰慧有婚约外,其他与现在这个帝国上尉更没有半点关系——更不要说从笔迹上就分辨出来之类了。

    于是在这两位完全没搞清楚状况,还在商量如何取得彩峰慧谅解之际,基地里的警报终于响了。

    二级警戒状态。

    令位面主角震惊不已的显然不是这个警报的级别,事实上只要不是BeTa现在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不管一级还是二级警备对他来说都算不上什么。现在的白银武满脑子想的都是阻止计划五而已,而在他的记忆之中,从现在到圣诞节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特殊状况生。

    天元山事件已经过去,配合香月博士做的穿越实验一切状况良好,想必oo单元也好,计划四也好,在三天哦不两天内回收资料后必将取得决定性进展。然后就应该是人类大反击,BeTa节节败退,最终从地球上被彻底赶出去之类……

    白银武最近就是因为一直想着这些,所以连带着不管是和御剑冥夜争吵,还是彩峰慧明显状态异常都影响不到他的。如果换成前两个世界,他恐怕早就眼巴巴地跟在不是这个就是那个后面嘘寒问暖鞠躬请罪了。

    所以,当记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警报骤然拉响时,白银武彻底乱了分寸。在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已经被双脚带着冲进了横滨基地的指挥大厅之中。

    在那里基地的正副司令早已就位,各屏幕或者仪器设备前的工作人员们全部忙碌不已。这些东西自然是白银武完全看不懂的,他在上个世界即使呆了三年,充其量也顶多是在一线打拼,对于这种类似于参谋本部的场景显然没有半点概念,更完全不懂自己这种擅闯行为在战时会遭到何等严厉的处罚。

    好在他对于基地副司令还有利用价值,而所谓的基地司令实际上跟香月夕呼手中的扯线木偶没什么两样,于是一个区区训练兵冲进指挥室的行为居然就跟没生一般被忽略过去了。白银武受到的唯一惩罚,顶多是铠衣左近突然出现在他背后,吓了他一跳而已。

    接下来谁也没把他当回事,横滨基地副司令和帝国情报部外务二课课长自顾自地展开了一场公式对话。白银武虽然继续有听没有懂,但这段对话中字里行间蹦跶出来的“政变”“牺牲”“人质”“利用”之类还是把他吓了个十足十。

    当然,他同时也被自己2o7B战友的详细身份挨个“震惊”了一下。没办法,对于他这种平民来说,相千金,中将女儿之类实在是太过遥远耀眼的存在了。被一系列莫名其妙词汇轰炸的他甚至到现在也没有意识到,御剑冥夜那个将军远亲的身份依旧还对他保密着……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政变他居然真的毫无印象,世界也好历史也好,终于在他眼前活生生改变了。

    这改变他不但始料未及,而且实际上看起来与他半点关系都没有,因此他也完全不能估算出将会对他记忆中的那个历史造成何种程度的影响。

    对于白银武来说,他所关心的事情,始终只有计划五实施这一项而已,除了被和地球上的剩余十几亿人一起被抛弃外,貌似其他不管生什么,对他来说都不怎么重要。所以换句话说,他对这次政变也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香月夕呼在了解到这点之后,便干净利落毫不客气地将他赶出了指挥大厅。

    然后,在基地内第五作战会议室里,全体2o7B分队成员收听了政变部队的声明:

    “各位国民,我是帝国本土防御军,帝都守备联队的沙雾尚哉……”

    沙雾上尉的声明里到底说了什么,其实2o7B这边没有一个人听得进去,因为神宫司教官那边得来的情报才是真正重要的。

    比如帝都已经全部被政变部队所控制,榊是亲相已经确认身亡等等。

    不过迟钝的白银武并没有现,比起本应因为父亲身故受到沉重打击的榊千鹤来,分队中表现最为激动的明明是彩峰慧那边。总之在神宫司教官下达解散命令后,他直接朝着榊千鹤方向追了过去,把前几天还一直反复惦记着的彩峰慧彻底丢在了一边。

    好在这些无聊的细节本身并不算重要,无论对于香月夕呼还是对于已经站在和岛北岸附近的罗杰都是如此。

    佐渡岛那边的BeTa并没有什么动静,这很正常,那群外星碳基生物还没有进化到能利用人类国家内乱趁势出动的程度——虽说从他们登6的那一刻起,这个世界的人类国家之间就一直在内乱了……

    总之相对来说,目前只担任了警戒任务的罗杰略微有些悠闲,他完全可以原地不动,只从dg散布在各地的分身那里了解最新状况。

    香月夕呼这边就相对忙碌得多,此刻的她正在同珠濑壬姬的父亲,也就是联合国事务次官你来我往讨价还价,争执是否需要从横滨基地派出增援部队的问题。

    其实争执中的双方,包括一旁冷眼旁观的铠衣左近都相当清楚,这原本就只是一场早已预先编排好的戏而已。

    沙雾那边的政变军背后本来就有人教唆不说,铠衣左近之所以再度出现在横滨基地,纯粹是因为最近米**方打着或者没打着联合**的名义,围绕着和岛进行了一系列的兵力调动。

    不管是航空母舰群还是驻大和的战术机甲大队,都“碰巧”在相模湾,或者大和本土的什么地方进行着临时演习之类。甚至有消息称,在凌晨五点左右,米国第七舰队就已经做出了增援大和新帝都东京的全部准备工作。

    而香月夕呼这边呢?

    其实压根不用说,还记得白银武和御剑冥夜在食堂吵架的时候,无论战乙女中队还是月咏她们的斯卫军第19独立小队全数不在场么?

    所谓的棋局,自然是在展开真刀实枪拼杀之前,早就将全部棋子布置到位了。

    严格来说,就像榊相面对着沙雾问出的那样,他是否做好了成为棋子的觉悟,压根只是盘上“全面开战”的最后一步,或者说第一步而已。

    顺便一提,此时的白银武还在承担着安慰榊千鹤的重大任务。

    而后者不管在哪个世界里,都是一名看起来足够坚强的少女,所以即使是白银武那笨拙完全不得要领的安慰似乎也挥了作用。在短暂低沉了几句后,两人便不自觉地将话题转移到了政变本身。

    然后,两位目光远大的训练兵便达成了“在本次事件中,应该没有训练部队出场机会”的一致结论。

    老实说这结论很大程度上基于白银武那边的,“如果我记忆里没有,那就应该不算重要”的自我安慰心理。而这个结论究竟是否成立,实际上要看香月夕呼那边的腕表提示……

    然后的然后,在香月夕呼专程把白银武再次叫去,反复确认了在他记忆里确实没有相关信息之后,2o7B分队就旁观着基地里米军的起起落落,而己方充其量只保持着强化服配备的待机状态。

    横滨基地距离帝都好歹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白银武这边并不能即时了解到政变事态的全部动向之类,充其量在随后惊闻整个基地被帝**包围之类。

    当然,救世主借此机会再度表了一番“人类不应该把任何实力用于内乱”的绝对正确演讲,于是理所当然地又被立场完全不同的御剑冥夜反驳了。

    不过这倒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两人的争吵之中,一身强化服的月咏中尉再度登场。

    于是御剑冥夜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了过去,因为在她的概念里,斯卫军应当是时刻守护在煌武院悠阳身边的存在。所以即使明知月咏她们承担的是自己这个将军妹妹的守护任务,一直关心亲人的御剑冥夜还是失控了。

    在白银武的莫名其妙之中,御剑冥夜和月咏真那围绕着一个不能在平民面前说出口的名字争执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当然那或许只是他的错觉,因为对于这位位面主角来说,御剑冥夜的身世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个迷,而前两个世界中的月咏小姐虽然表现迥异,但从来都是对御剑冥夜惟命是从的……

    总之,出自御剑冥夜几乎完全失去理智的“回帝都”要求被月咏反复拒绝后,局面一时间陷入了僵局。白银武虽然想开口说些什么,但他现自己好像压根就没什么能说出来的,他甚至连御剑冥夜为什么激动到这个程度都不知道。

    好在这段争执最后还是很快被终结了,因为在月咏中尉的恭敬陈述中,再度出现了“罗杰”这个对白银武来说有些莫名的名字。他也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当月咏小姐提到这个人之后,原本情绪相当混乱的冥夜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然后,话题自然而然地就转到了目前帝都的实际状况中去。

    斯卫军之间显然也有着独立的通讯联络手段,所以月咏中尉这边了解到的帝都实况,并不比横滨基地那边少多少。从她的介绍之中显然可以得出“将军相当安全,政变部队始终恭敬有加”之类的结论。

    白银武听不懂,但冥夜那边很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毕竟在那些帝国青年王牌的心中,政威大将军还有着至少两个值得他们仰视的身份。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本来也是这场政变的原因之一。

    可惜位面主角既然不了解,也不理解这些,他便会继续强烈控诉眼下这种“不顾大局”的行为。然后今次不需要御剑冥夜出马,月咏中尉便好好给他上了一课。

    单纯的上课而已,比起月咏自己心目中那位大人来,眼前的这个拥有远大志向的毛头小子压根不配她真的动手教训之类。然后不要忘记还有御剑冥夜的袒护在,甚至都没怎么冷嘲热讽,月咏的台词便再度转为帝都各种具体状况上去了。

    被“g弹投放”之类噎到无话可说的白银武也趁机有了些许喘息之机。当然对于这位主角来说,月咏刚才那短短的几句是不可能说服他的。“人类只要相互争斗就一定会败给BeTa”这种他自己号称亲身验证过的结论,远远大于他在现在这个世界里看到听到的一切。

    总之在白银武继续纠结的时候,月咏中尉已经完成了全部需要向御剑冥夜汇报的军情动向之类。在留下一句“冥夜大人请不用担心,殿下不可能有意外”之后便施施然离开了。

    知书达理的御剑冥夜反倒要为了安抚白银武的情绪,再多解释一遍“这是她职责所在”之类。

    横滨基地内,暂时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

    ……

    ……

    再然后,无数人翘企盼的,预料之中的意外生了。

    帝都政变部队之中,一名普通的士兵相当可笑地动用单人火箭筒,向对面处于对峙状态之中的斯卫军第二联队战术机动了攻击。

    顺理成章地,帝都变成了战场。

    不用说,米军随即得到了进一步介入的最佳借口。而仿佛与之对应般,在帝国大将军府内,某位侍卫官一本正经地出现在了煌武院悠阳的背后。

    这个家伙到底说了些什么,没人记得,不过想来无非就是些“乖乖做好花瓶,就算没了你,仙台临时政府那边也能正常运作”之类老套的反派威胁台词。这个人是怎么混进将军府编制的没几个人知道,不过这不重要,因为很快就没有人记得他了。

    这位从上到下装扮整齐的不识相杂鱼刚刚自以为是地警告完毕,腹部便挨了甚至没有完全转身的煌武院悠阳一刀柄。

    帝国大将军的佩刀虽然也是装饰,开刃或者不开刃基本都用不到,但对于现在的煌武院悠阳来说,区区刀柄便足够。

    而且,这只不过是因为不想直接脏了自己的手而已。

    遭受精准打击的某杂鱼半句都没哼出来,便在政威大将军面前跪倒了下去,然后柔弱地昏迷不醒。煌武院悠阳厌恶地从身旁抽了张纸巾,在自己刀柄上小心擦拭了几下,然后便随手丢到了那厮的脸上。

    “通知铠衣左近,安排好我的出京路线。”

    站立在周围的零星几个亲信侍卫像是完全没看到方才场景一般,简单应诺后便拖着地上的死狗离开了。

    帝国大将军的视线,再度转而投放到了阳台之外。

    那边的帝都,正笼罩在并不激烈的炮火硝烟之中。

    ……

    ……

    很快地,2o7B分队接到了出击命令。

    虽然只是一个在芦之湖附近的后方警戒任务,呆坐在运输车上的白银武内心依然动荡不已。

    这其实也不能怪他,毕竟眼前生的这一切与他上两个世界的认知相差太多,而且在上两个世界里明明从来对他都好到不行的冥夜与月咏都仿佛不站在他这一边,这令原本对自己有充足自信的白银武明显有些忐忑不已。

    所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所属训练部队担任的居然是将军离城线路的警备任务。而且对于政变本身来说,白银武更加在意的是香月夕呼在这一系列事件中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其实他的思路没什么错,那位天才博士显然是在这方面动了什么手脚的,但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是把这些手脚都详细讲解给他听了,他就真能弄明白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吧?

    然后,下雪了。

    雪下得很大,无所事事的白银武通过私密频道接通了御剑冥夜那边,大概是想要修补一下最近几次争吵造成的裂痕之类。

    “主角么~~比起江山来当然是美人重要。”依旧站在佐渡岛对岸的罗杰耳边,传出了dg的赞叹声。

    这并不奇怪,其实在罗杰离开横滨基地之前,不需要香月夕呼再多吩咐,其他三台吹雪迟早都要改造的,于是他完成的甚至比灌装xm3系统都要早。然后顺理成章地,dg在那几台机器上留点监视后门啥的也很正常。

    罗杰对那种少男少女之间的误会和好之类完全不感兴趣,对于他来说,反倒是煌武院悠阳之前下达的“联络铠衣”命令比较重要一些。而那个命令已经很好地执行了下去,铠衣左近至少目前看起来是忠于将军那派的,在他利用职权的种种安排之下,煌武院悠阳很轻松地踏上了离开帝都之路。

    但即使如此,罗杰也没什么心情同dg抬杠,“从目前来看,佐渡岛的BeTa相当安静,看来短期内也不会有什么大的行动吧?”

    这种装模作样谈公事的行为实在很无聊,所以dg并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索性继续放松各处分身所在位置传来的消息。

    比如横滨基地2o7B分队目前巡逻路线啊,比如米军第七舰队上已经有多少部队登6之类。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银武与御剑冥夜之间的“闲聊”告一段落,正好也到了前者值班的时间。跳下战术机,进行徒步巡逻的白银武在雪地中缓慢行进着,随便还在参观“塔岛离城”这传说中的将军别墅之类。

    然后,在步经一小片树林的时候,若干异响惊动了他。

    按照操典规定的匍匐卧倒,第一时间连线上吹雪的监视系统,这一串动作都尚算到位,可没等他向同组的珠濑壬姬出异常状况联络请求时,半截闪亮的刀身便已经拦到了他的颈侧。

    如果现在的白银武还能冷静观察的话,他将会注意到那只不过是刀背——虽然稍微收回再捅一捅的效果未必比刀刃差多少,但那至少标明了刀主确实无心伤他——不过虽然身上已经泛起了鸡皮疙瘩,我们的位面主角好歹还是识趣地缓缓举起了双手,然后慢慢地侧身抬头。

    “冥,冥……夜?”

    当然不是御剑冥夜。

    后者刚才还穿着强化服呆在战术机驾驶室里,而现在白银武眼前这一身正装,型也有明显不同的少女显然不可能是驾驶吹雪的训练生。

    她只是帝国政威大将军,煌武院悠阳,而已。

    假设罗杰此刻也在现场的话,他一定会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有那么点眼熟。不过实际上区别当然很大很多,比如这次随侍在将军身边的铠衣左近尚算可信,白银武也见过这位“好友家长”所以很快便确认了对面少女的身份。

    不过生的这一切对于白银武来说还是相当难以置信,且不说帝国大将军为何会在雪夜之中出现在这里,单单这位大人与御剑冥夜极为相似的容貌似乎就足够说明某些问题了。

    好在他在铠衣左近和煌武院悠阳的眼里也不过是某个博士的爪牙而已,即使白银武表现的明显不着调,也没人多怎么注意他的感受。

    而且对于将军来说,她与横滨基地派出部队接头之后,还要有一项重要的事情去做——

    向“叛军”布自己的位置信号。

    得知了这一事项的白银武完全搞不懂状况,不过本来也不需要他搞懂。在帝都的政变部队本部里,沙雾尚哉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将军离开的消息。

    然后,他一言不地带着驹木中尉也离开了自己的临时指挥部。

    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语言表达,或者说所谓全心全意的沟通便能了解的:

    沙雾他们为什么动政变,煌武院悠阳这边了解得一清二楚。而之前生“交火”的意外,也是大家都不必解释的,肯定源自“米国”那边的小把戏。

    不管帝都之中究竟战火纷飞到什么程度,那只不过是大和的“内乱”而已,消耗的也只是帝都守备军和斯卫军这和国两大王牌部队的战力。米军那边只要有先前那种小丑的内应在,随时可以令“将军身亡于无耻叛军手中”。然后仙台临时政府那边,重新安排,或者说启动早就准备好的傀儡便是。

    沙雾尚哉他们视米国人为仇敌,米国那边又何尝不痛恨这些“罗杰走狗”到死?某个怪物太过强大,始终抓不到他的把柄也威胁不到他的安全,但这些担任着和**队职务,不可能抛下自己战友下属离开的青年军官们一直一来也在处处同米国作对,将其清理干净显然是符合“国家利益”的。

    守备军和斯卫军原本肯定是不会真正交手的,但在变乱之中,“命令不畅”的情况下,只要稍稍在几个局部区域的基层布控点上引几处意外,定然会引米国人所需要的冲突。接下来只要继续干扰,帝都这块封闭之地迟早会热烈地闹起来。不管两边部队如何卖力约束,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区别。

    所以,煌武院悠阳必须离开帝都。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安全的逃跑,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给沙雾尚哉他们一个追击出京,避免与斯卫军继续原地纠缠下去的理由。

    当然这样一来将军大人不但要跑,还要跑得足够快,足够远。这就需要他人协助了,比如当仁不让的香月夕呼,或者说横滨基地。

    把将军送到之后,铠衣左近找了个理由便甩手而去了,剩下白银武在那里莫名其妙。

    他顶多是搞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要担任的是护送任务,需要将眼前的政威大将军带到横滨基地去。但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将军要怎么前往之类,并没有人告诉他。

    于是眼看着铠衣左近的身影在风雪中消失之后,白银武依旧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他其实已经在通讯频道中早早汇报上去了,但目前为止并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神宫司教官或者香月夕呼的指令半点没有,这就令位面主角相当之为难……

    踌躇良久之后,白银武终于试探性地开了口,“将军大人,您要搭乘在下的吹雪么……”

    这句话只说了半句,便被身后传来的,肆无忌惮的引擎轰鸣声掩盖了过去。

    那引擎声显然不是同组的珠濑壬姬出的——尽管她从刚才开始就已经驾驶着吹雪到附近警戒了——而且这种引擎音是白银武在上个位面里仿佛听过很多次的,甚至在遗失的记忆里,很可能一直伴随着他走到最后的声音。

    然后,漫天大雪之中,相比吹雪明显厚重甚多的高大身影出现在了白银武的眼前。那分明是一台他从来没有在基地里见过的——

    七七式,击震!

    再然后,白银武现眼前的政威大将军笑了。

    是那种显然自内心的,丝毫不带礼仪威严之类“将军”角色的微笑。

    再再然后,一身正装的少女将军毫不迟疑地绕过他,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是飞奔一般冲向那台击震。

    而那台战术机也仿佛迎接将军一般,缓慢而又快地单膝着地,右手伸出。

    总之,在白银武的目瞪口呆之中,将军以他难以想象的轻盈动作跳上击震的手掌,再顺势落入驾驶舱之中。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驾驶舱之中分明是空无一物的。

    “遥控式战术机?还是无人型?”白银武的内心宛如惊涛骇浪一般,毕竟在他眼前生的这一切太过离奇,即使是亲身体验了更为不科学的“穿越”之类,但他分明记得香月夕呼曾经对他说过,以目前的技术压根做不出彻底实战级别的战术机用电脑。

    而如果是遥控无人机的话,到底是谁在操纵着这台击震呢?

    只不过是区区一台击震而已,一代战术机,为什么会在自己这个三代战术机吹雪的编队中出现呢?

    这种老旧机型就算是经过博士的改造吧,又能挥出什么实际用途?上面恐怕连xm3都没有装载,难道从横滨基地把它运到这里,只是单纯充当将军座驾的?

    可是属于大将军的专用机,不应该是此刻停放在基地仓库里那台紫色的武御雷么?

    等等,武御雷?

    食堂的那次冲突,月咏中尉宣布后,那两个稍微仓皇逃窜的身影……

    之前支离破碎的种种片段,在白银武的脑海之中逐渐串联成型。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现通讯频道中明显传来了其他队友或高或低的惊呼声:

    “这台击震是?”

    “没错!就是它!”

    “罗……罗杰机啊啊啊啊!”

    “太棒了!居然能在这里亲眼目睹到!”

    最后,在更加混乱的白银武眼前,本来已经进入击震驾驶舱的煌武院悠阳又转身回来,依旧是,那抹明亮的微笑:

    “不用担心……”

    “我的实机操作时间,有足足九十六小时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