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机魂

第三卷 once & Forever 第十四章 各自信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是本土防卫军帝都防卫第一师团,第一战术机甲联队的沙雾尚哉上尉!”

    公共频道中,响起了白银武之前在全国广播中刚刚听过的那个声音。[www.26dd.Cn]

    “我们的目的不是战斗,请立即停止敌对战斗行为。重复,请立即停止一切战斗行动!”

    整整三十台不知火,从数架大型运输机上鱼贯而下。(我知道事典上是29,不过这种表强调的时候还有零有整稍微傻了点……)

    从数量上,整个将军护卫部队三方加起来依旧处于明显劣势,所以即使沙雾尚哉从登场的那一刹那便表达了自己的和平意图,但于情于理将军这边都会本能地摆出防御阵型。

    对方空降的精准程度相当高,但由于地形之类的原因,并没有对护卫部队形成包围圈,而是堵住了前往白滨方向的去路而已。所以原本应该被拱卫在最中间2o7B分队自行推到后方,斯卫军前行几步,占据了队形中部位置,同时有意无意地把将军与米国人那边隔离了开来。

    “内奸”还没有找到的情况下,把将军置于米国人的保护中贸然行为,跟行刺没啥两样。沃肯少佐那边虽然有些恼火,但理亏的明显是他们那边,所以他终归还是没有提出任何抗议,反而抓紧时间开动了大队指挥系统,认真排查可能存在的卧底之类。

    幸好66机甲大队此刻在现场的全部是F-22a这种隐形机体,那个间谍假设是用恒定信号“指路”的话,必定会醒目到死。所以可跟踪信标之类一定是瞬的,整个将军卫队的具体状况也不可能用类似方式散播出去。

    比如现在起义军那边肯定会为护卫部队临时减而心存疑虑,但即使是有奸细在,也没办法当面向他们传递出2o7B分队一个普通队员状态不佳这种详细情报。

    这一条,完全可以拿来利用。

    沃肯少佐在短时间内并没有找到多少蛛丝马迹,所以他很快便把思路转移到了如何寻机完成任务上了。刚才那一条是他临时想到的:

    起义军那边肯定不会在乎一个联合国训练兵的死活,即使她是大和人,父亲是大和或者联合国官员也一样。但如果改成“将军在高强度行军中陷入昏迷,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呢?

    这些大和叛军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将军来的,一个活着的将军对米国作用并不算大,但放到叛军那边,却是为他们的政变行动提供“大义”的唯一途径。这些从帝都就一直追在后面阴魂不散的家伙们,应该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精神领袖……

    甚至没有打算跟队内另外两组势力商议,沃肯少佐便直接把他临时编造出来的这堆状况全数抛了过去。“如果你们不让路,将军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责任自负”之类更是毫不客气地直接用全频段公布了出去。

    一时间相当明显地,空降下来的青年军官们或多或少都产生了动摇。

    其实神宫司教官或者月咏中尉并不太赞成这种欺骗手段,不过她们比米国人更加清楚,多年来一直与战乙女并肩战斗的沙雾尚哉上尉那边肯定能看出不对的地方,既然有人喜欢丢人现眼,那就随他去好了。所以横滨基地这边的卫士们全数保持沉默,连开启秘密通讯频道的都没有。

    白银武相对来说是最莫名其妙的一个,不过他现在明显也顾不上这边。除了全神贯注地防备着对面随时可能扑过来的敌人外,此刻他更加担心的是珠濑壬姬的状况。要知道从刚才全队减时起,后者的各项生命指数就已经明显进入不稳状态,虽然看起来还没有彻底昏迷,不过从大多数呼叫都没有得到有效应答看,珠濑壬姬的神智很可能已经不清醒了。

    如果在这个状况下直接投入战斗的话,珠濑恐怕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沃肯少佐的“警告”并没有持续多久,而且从一开始沙雾尚哉便半点都没有相信他——这不明摆着呢么,对面的杂牌部队里,六台吹雪应该是横滨基地的训练生,有一台横滨基地标志的击震站在队长位置上,而剩下那一台涂装着明显战乙女标志的击震,是罗杰机啊!

    少佐此刻应该在和岛北岸防备BeTa的突袭,那么拥有这台机体启动和驾驶权限的便只剩下一人——

    将军大人的状况,明明好到不能再好——从沙雾尚哉带头空降落地的那一刹那起,率先做出防备姿态的,就是那台战乙女击震。

    但是,沙雾尚哉上尉还是向自己的部下们下达了“暂停”的指令,因为知道罗杰机的人很多,知道将军大人能够独立驾驶这台机体的人就少得很了。米国人的阴谋诡计完全不重要,相对来说先解除同志们的疑惑才是正确应对不是?

    尽管如此,起义军这边当然也不可能立马让开大路白白让护卫部队过去。经过短暂的讨价还价,双方商定先暂时停战一小时,允许米国那边对将军展开急救,一切等大人的状况稳定下来再说。

    各怀心思的缓兵之计,第一时间便得以执行。

    沙雾上尉那边如何向同僚们解释暂且不谈,护卫部队一方干脆调头,就近找了个树林地带撤离进去,免得被起义军那边抓到真相的蛛丝马迹。

    然后,由于内奸依旧没有找到,三方势力只得全体下机,靠直接会谈来商讨下一步行动。

    煌武院悠阳从击震上轻松跳下,挥手免去了月咏中尉一行四人的觐见之礼,直接向2o7B那边走去。而状况不佳的珠濑壬姬早已经被彩峰慧背下了吹雪,此刻正背靠在某棵树下,接受着铠衣美琴的紧急处置。

    “珠濑训练兵不要紧吧?”比起2o7B分队一群身穿训练强化服,额头冒汗气喘细细的新兵来,将军大人从出逃起那身正装甚至连一条皱褶都没多出来。

    当然,作为这边她唯一认识的询问对象,神宫司教官也相当游刃有余。“已经稳定下来了,应该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遗症,甚至再休息一段时间后,还能重新投入战斗也说不定。”

    这当然是罗杰改造吹雪的功劳,不过对话双方当然没必要把这个结论公开出去。这事情本身的保密程度便足够高,斯卫军独立小队那边月咏中尉都未必知道,老实说在这种性能的机体里还能晕机本身就很神奇了,类似莫名其妙的“丑事“还能少点算点吧。

    所以将军很帅气的一个旋身,“教官,请您和月咏一起去跟沃肯少佐商讨下一步行动,我自己这边的警卫工作,交给神代她们三个就好了。”

    然后,在白银武疑惑的目光中,将军大人还来不及接近便再度远去了。他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在铠衣美琴身侧摆出帮忙姿态的御剑冥夜,从开始便一直故意背对着将军走来的那个方向。

    ……

    “你的将军好像很难过呢,连远远看上自己孪生妹妹一眼都做不到。”dg的僵硬语调与台词内容完全不搭。

    “做姐姐的,总不能比妹妹还要任性。”罗杰这次倒是能看到整个过程。

    “你还真是摆明了立场替你的将军说话。”

    “你再重复某个关键词也没用。”

    ……

    时间过的很快,十分钟后,还没等三方讨论商议出什么明确的结果,珠濑壬姬便已经彻底恢复了意识上的清醒。看到这一状况的2o7B全体成员都松了一口气,然后在榊千鹤的指挥下,开始正式进入轮流值班休息状态。

    榊千鹤与御剑冥夜第一班巡逻,刚才救助珠濑壬姬活动出出力的彩峰慧和铠衣美琴先去休息。原本就和珠濑壬姬搭伴的白银武当然就留下来照顾病号。

    于是很快地,树边就只剩下白银武和珠濑两人了。

    前者笨手笨脚地还没有想好该做什么的时候,便看到珠濑壬姬的双眼再度闭了起来。

    然后,大滴大滴的眼泪无声地从她的腮边滑落。

    “怎……怎么了……”未来的后宫之主立刻陷入了手忙脚乱的状态。“是哪里难受……还是……”

    小个子姑娘默默地摇了摇头,哭得更凶了。

    在白银武感觉足足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之后,珠濑训练兵才抽抽噎噎地讲出了理由。

    并不是单纯因为自己的体弱拖累大家而感到愧疚。

    别看个子小,珠濑壬姬的心思并不呆滞。“爸爸一直说……为了保护大和,我们需要米国的力量……”

    她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说某部分大和人不管如何厌恶米军,在全岛曾经被BeTa彻底洗劫一空的状况下,都认为只能继续借助米国力量的话。那么珠濑事务官必定是其中代表。

    而今次的政变事件,很可能有这位父亲在背后推动。否则的话,为什么他前两天会无缘无故地来横滨基地视察呢?

    呆滞在旁边的白银武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打心底里已经相信了这个说法。而且他比珠濑壬姬还要清楚的是,铠衣左近在本次事件中也明明扮演了另外一种角色。如果再算上分队长榊千鹤父亲遇害,凶手是彩峰慧未婚夫的话……

    即使以他这个经历了两个世界的穿越者身份,依旧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在他看来,珠濑壬姬很可能是精神上先撑不住,才会出现身体也被击垮的状况。但是光明白这些一点用没有,当务之急应该是怎么安抚自己的队友才对吧?

    可惜他闷声不响了半天,还是想不出该如何开口,到最后还是附近树丛中传来的脚步声解除了他的窘境。

    不过出乎两位训练兵预料的是,来人并不是2o7B分队或者斯卫军的成员,而是一位陌生的米军女性。

    对方显然是在执行本队巡逻的过程中听到动静,然后转到这边来的。不过在接下来的交谈里,白银武才知道这位女性少尉并不是米国人,而是芬兰人。

    是的,她是被BeTa赶出国土,只能靠托庇在米国之下苟延残喘,甚至为了自己的家人,不得不以从军换来居住权和食品供应的欧洲难民。自从加入美军66机甲大队执行特殊任务以来,她更是几乎同家人们断绝了全部联系,只能靠手中项链吊坠中的照片来遥祝亲人平安……

    笨嘴拙舌的白银武不会安慰人,但这位芬兰女少尉却明显表现得比他好的多。三言两语之间,便把陷入负罪感的珠濑壬姬注意力引开了。父亲的谋划之类无论如何都是为了大和好,只有BeTa才是人类真正的敌人。即使再痛苦,在BeTa被赶出地球之前,大家也不得不继续战斗下去等等等等。

    听得一旁的白银武都不由得点头赞同,珠濑小姑娘当然更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所以两个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女少尉握着吊坠的手,正以难以察觉的幅度颤抖着。

    ……

    佐渡岛对面,这次先开口的是罗杰,“看来不管在哪个世界里,米国佬都是躲在绿卡兵的后面呢。”

    “好稀奇,你居然没有怜香惜玉。”dg今天打算平板到死。

    这中小规模的岔开话题早已经影响不到罗杰了。“真奇怪,明明痛恨米国仅次于BeTa,她居然还没有被展为间谍。”

    “那是因为,这种可怜人只具备被单纯利用的价值吧?”一如既往地,一针见血。

    ……

    总之,在芬兰那位伊尔玛少尉的安抚下,珠濑壬姬的脸上很快恢复了笑容,而白银武则再度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决意将自己的全部都投入到驱逐BeTa的伟业中去之类。单纯的训练兵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接受的只不过是二次洗脑而已。

    当然,芬兰少尉本身也是无辜的,但她毕竟早已经无家可归了不是?米国人如果想要彻底控制和国,打的不也正是类似的主意么……

    其实听得到这三人对话的,还有一个故意被dg传送语音过去的煌武院悠阳。不过她并不打算现在站出来多说什么,而且将军大人很清楚,这是dg打算看她的笑话。因此直到又过了二十分钟后,2o7B分队重新聚齐的情况下,她才通过白银武将所有训练兵们召集了过来。

    好罢,其实最开始是通过神代把白银武一个人叫过来而已。

    煌武院悠阳并不傻,白银武这个人的特殊性她不可能不清楚,而且从刚才的监听,以及一路上这个插班生的言行来看,说他缺乏常识是轻的。这个人,应该从头到脚都与这个世界本身格格不入才对。

    和罗杰意见一致,对于这个不安定因素,煌武院悠阳很想随便找个机会就把他排除掉。可惜从月咏的汇报中听说,自己妹妹似乎对这个家伙很有意思。白银武这家伙如何不要紧,贸然行动后自己妹妹受到什么伤害不就太划不来了?再加上罗杰似乎也隐约表示这个白银武还有点价值,所以政威大将军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结果这一决定本身令煌武院悠阳相当失望——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单纯的中二了,那个人虽然身为军人,但好像真的对近年来人类方,或者说大和这边与BeTa作战的情况完全一无所知。在他的眼里,仿佛一切胜利都是米国人带来的,而一切失败与挫折都是大和自己造孽……

    “或许没有罗杰他们的话,没准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煌武院悠阳违心地自言自语着,甚至到了以深呼吸平静心中烦躁的程度。总之她很快便放弃了在短时间内对白银武的说服教育。

    既然这个人如此不着调的话,还是按原定思路,把2o7B里其他人都喊过来再说吧。毕竟那些女孩子才是在整个事件中,被无辜牵连的一方。

    于是,在政威大将军的召集下,五名训练兵依次得到了短暂接见。

    这个时候三方会谈已经告一段落了,但煌武院悠阳直接向神宫司教官打了招呼,所以沃肯少佐那边虽然不情愿,但到底还是带着自己这边的人远离了临时召见地点。

    先被宣召的是榊千鹤,将军大人对她父亲的一生给予了肯定。对这个坚强而又脆弱的女孩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榊家的“死脑筋”们不需要被劝说,他们只要知道自己是正确的便足够了。

    接下来得到安慰的是珠濑壬姬,这个小姑娘的肩膀上承担了太多不必要的东西,是要适度减负了。不过将军很讨厌同样采用洗脑手段,所以反倒完全没有讲什么大道理之类。

    再之后是铠衣美琴,这段对话时间最短,铠衣左近的身份对亲人也不能公开,所以将军只能把他当商人来介绍……

    最后是彩峰慧——好罢也许有人会说不是还有御剑冥夜么?可以这对双胞胎姐妹的倔强性格,她们能形成对话才奇怪吧——将军同样没有多说什么。

    “人民应当全力报国,而国家亦应当全力为民。”

    远在佐渡岛对面的罗杰都听到了这句熟悉的台词,那是当年光州作战中,始终不肯放弃平民的彩峰中将留下的名句。

    有这一句,便足够安慰几天来一直最为迷惘的彩峰慧了。

    再然后,并不打算与自己妹妹多说什么。将军大人直接昂下令:

    “月咏,做好准备,该轮到我亲自去见沙雾尚哉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