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机魂

第三卷 once & Forever 第三十章 决战将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位面土著们其实并不知道罗杰操纵着击震用出的这一记必杀是什么,又代表着何种意义。www.26dd.Cn对于战乙女中队,乃至于横滨基地或者一直关注着战况的大和以及“全人类”来说,只要那两位人类英雄能够安全回归,便足够了。

    即使对于白银武来说,这一条居然也是勉强通用的。

    这位主角穿越过来后也许来过地下十九层的特护病房,不过顶多是来探望鉴纯夏,完全不知道这特护病房其实从一开始是为了鸣海孝之上尉建立的。所以,等到反应炉旁边那个五十米高的蓝色巨人恢复正常人类大小和外形时,白银武确定自己在前两个世界的记忆里并没有能与之对上号的,但这个人确实救下了他和整个横滨基地里的大家。

    当然,还有暂时依旧没有看到本人的罗杰少佐,也是横滨基地的救命恩人之一。

    不过这些就跟白银武没什么直接关系了,虽然他在表面上还是隶属于战乙女中队的一员,不过在经历了甲21号作战后,他的编制实际上已经从a-o1自动划到了a-o2。假设鉴纯夏需要有他在身边才能挥凄乃皇系列机体威力的话,那么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甭再多出不知火那一道墙,直接把两个人放在一起就好了。

    可是,之前xg计划之所以被废弃,就是因为动时内部拉塞福力场过大,活人无法长期呆在里面。现在的香月夕呼自然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不过既然罗杰已经带着dg回归了,区区一个机体改造还是能搞定的。

    更何况鉴纯夏这个oo单元好似从外表到身体结构上同人类差别也不是很大,既然她能够在凄乃皇里驾驶,为何白银武就不能再“坚持一下”呢?

    总之罢,基地副司令以凄乃皇改造为借口,揪着白银武一起堂而皇之地逃走了。真正对两位“久违”的轮回者摆出热烈迎接架势的,终归还是那批老人。

    战乙女中队的几位,帝国大将军,以及神宫司教官。

    最先迎接陈弈的,并不是凉宫遥的泪水——这个女孩比大部分人的想象中要坚强得多,两年来的无数次病房探望中,她都几乎没有哭泣过——而是在某现任cp将校指挥下,几位白大褂用连体病号服兜头套上来,以及随后进行的一系列全身检查。

    从抽血化验到核磁共振扫描,直到反复确定了这家伙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后,这位堂堂奥特曼人间体才被踢出特护区。到了这种时候,就算京塚阿姨的食堂里已经筹备好了一场大型庆祝宴会,陈弈还是心底毛地不太敢去靠近。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凉宫遥的微笑一如既往地甜美,在宴会中也一如既往地低调,但是她旁边的凉宫茜从头到尾都低头紧跟在姐姐背后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显然还不是最惨的。

    最惨的人当然是从甲21号作战后整整四天没有任何音讯的罗杰少佐。

    某种角度上来说,他表现得很聪明,远距离操纵着自己的击震打出必杀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横滨基地。反而是在确定了陈弈在遭受大家合伙恶整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潜入。

    可惜这种小聪明是瞒不过真正有心人的,香月夕呼虽然为了避免尴尬而找借口逃了,但她却把整个基地内最好用的对人雷达,兔耳少女社霞留了下来。

    战乙女中队也好,将军教官她们也好,早就知道了罗杰神出鬼没的本事,现下表面上别看重点都放在陈弈身上,对罗杰这边肯定没有真“放松”的意思。总之还不等罗杰鬼鬼祟祟迈进基地的时候,社霞便已经准确地布了“少佐归来”的消息,当然还包括他的位置和心中大致的原定企图等等。

    所以接下来当罗杰溜过某个走廊拐角,抬头看见濑水月,想掉头逃跑的时候迎面撞上神宫司教官,慌不择路最后到底还是被将军大人拎回会场之类的细节,在此便不一一陈述了。据说月咏中尉的斯卫军独立小队也在整个过程中挥了关键作用,但具体是在哪里挥,如何挥等等,出于保密需要同样被封藏了。

    总之最出乎这家伙意料的是,就连平时一贯稳重的伊隅上尉都抽空照着他背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这个世界真的已经坏掉了吧?

    “真奇怪,这两年里你居然没有展出其他后宫么。”在罗杰正为了应付宴会上各种理由的灌酒而头疼腹痛不已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久违的,陈弈的心灵传音。

    表面上继续手忙脚乱,罗杰的心声应对倒还算得上得体,“总比你这干躺了两年反倒多出两名疑似进账的强。”

    好罢,这不叫得体,分明是久违的抬杠。

    是啊,久违了的。

    两年多来,即使是罗杰也没有兴趣多站在陈弈的病床前喃喃自语。如果后者但凡有一点清醒,或者身体不能动但意识尚存的话,都可以通过dg与他沟通不是,何必站在那里说话给别人看?当事人听不到的话,一堆八竿子打不着的医护人员看见又有何意义呢?

    反正那家伙是死不了的,不是么。

    虽然罗杰从来都不相信陈弈会因为明星作战中那种区区小事而挂掉,但是他也确实没有想到过,两人的命运居然会这么相似。比如都被g元素相关的造物轰到不醒人世,然后又恰巧在同一时间无恙回归之类。

    或者,这并不是凑巧。

    对于陈弈来说,被鉴纯夏窃取能力导致永恒昏迷这种假说并不符合逻辑。真正令他难以恢复意识的原因,当然是他那个奥特曼血统本身有点问题。光之巨人自我修复的能力原本是有的,但他毕竟是因为任务失败直接传送进这个位面来的,不管是奈克瑟斯传承还是他屡次战斗中积累的隐患,迟早都会爆出来。

    如果拿迪迦奥特曼来打比方的话,能源是人类的心灵之光,在绝望的世界里定然会得不到“能源补充”而陷入越打越差,越差越打的死循环。陈弈这边情况好不了多少,每次罗杰问他“这就是你所要守护的世界”时,其实都是他在做无用功烂好人的时候。

    从物理意义上来说,的确如此。

    但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是有着相信着陈弈,感激着他对人类守护的存在。或许不止是凉宫遥,凉宫茜姐妹。就连整个任务位面的关键人物鉴纯夏,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信任着他的。

    那么,在凉宫遥一曲《英雄》引众人内心共鸣,陈弈也借此彻底复活简直就再正常不过了。

    相对而言,反倒是罗杰那边的情况更为复杂。

    由于上个任务世界失败的糟糕印象,以及身边一直带着作为“隐患”的dg,这家伙只要没有傻到一定程度,肯定会对所谓“人类”保持着足够的警惕。而这个充满着恶意的世界里,能够令他加深这种“疏离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即使作为队友的陈弈几乎用生命否定着他的观点,也难以令他改变心中的固执。

    同样是任务失败,陈弈这边的强化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可换到罗杰这里,dg吸收转化能量的度总比不上陈弈不说,他那些上个任务位面里习得的技能依旧处于全部封印状态……这一切差异暗示其实挺明显的,就是他打死都不肯承认罢了。

    不仅是不肯承认,而是完全彻底地想不通。

    对于罗杰来说,他从师尊那里习得的每一招必杀之类,都应该是饱含着对位面恶意,对所谓主角人物恶意的反击。那么除了所谓主神惩罚之外,他在现在这个恶意满满的任务位面里,应该很容易将技能封印解除掉才对。

    甚至不是解除封印,单纯重新修炼出来都应该没问题。

    可惜的是,他这五年来的每次尝试都失败了。结果就是除了动用dg附加的一丁点触手之力,或者眼看着dg搞吞噬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包括在明星作战里,由于实力差距不但败给陈弈,还眼睁睁看着后者与g弹同归……

    “到底是哪里错了呢?”

    “其实你根本是知道的吧?”

    类似的对话其实在他脑海里已经重复过无数次了,相对于已经适应到各种任意妄为的dg来说,罗杰真正不肯承认的到底是什么,还用说么?

    幸好,白银武出现了。

    这个位面主角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老实说罗杰最开始压根就没有意识到。

    白银武和他上位面的师兄比起来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不像的地方更多。经过dg无数次对比分析洗脑,甚至亲身体验了两次附身白银武穿越之后,罗杰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其实这个位面主角反倒更像他罗杰一些。

    而如果罗杰还继续一意孤行,宛如白银武一样但凡遇到不利局面便大呼小叫,甚至转身逃走的话,那么他一辈子都只能是个同样档次的中二。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把一切挫折与失败全部归结在别人身上。

    好罢,其实上面这段也不太对,至少罗杰在凄乃皇自爆之前,还是照例在否定着这点的。

    只不过有比较才有鉴别,过去在和陈弈搭档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光芒都在不知不觉间被身边那家伙所吸走。明明两人做出的事情差不多——在罗杰自己的角度上看来——结果是连dg都悄悄跑去跟陈弈合作。明明大家同样都是失败者——这个也是在罗杰角度上的,而且所谓的失败当然是说上一个任务位面的结局,还有这个位面因为丢了怀表一起被香月夕呼耍——陈弈那边却总显得成功许多……

    “我已经做的足够好了,而且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错。之所以……是因为陈弈那家伙更强……”

    这种翻来覆去使用了五年的借口,在出现了白银武这个能把罗杰衬托得各方面都伟光正无比的主角是,才终于宣告彻底废弃。

    佐渡岛上,面对着香月夕呼的“照例放弃”,白银武的“临阵脱逃”。罗杰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被这两个家伙比下去的。但当他见识到作为普通人的伊隅上尉,面临原本不该属于她的终结却义无反顾的时候,这家伙的扭曲,终于松动了。

    总被人比下去的话,难道就不能坦率承认一次,是自己做的不好,甚至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么?

    在按照dg指点对凄乃皇进行改造的时候,罗杰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理解,两年前陈弈冲向g弹时候的心情了——

    就算没有守护世界,守护全人类,甚至守护爱人这种伟大。至少要学会承认,有的事情,必须主动去做罢?

    至于这次被他嘴硬定义为“冲动”的结果,显然并不太坏。

    直到29白天的时候,陈弈都还陷入在凄乃皇零距离爆炸造成的昏迷里——他虽然是第一次见识自爆,但是近似同级别的爆炸,两年前明星作战附着在陈弈身上那一小部分dg分身可体验过。而且有了伊隅上尉的不知火,那台依靠着杀戮吞噬近万BeTa而将将还原成恶魔高达的机体,罗杰在守护好伊隅上尉的前提下仅仅昏迷个三天也没啥了不起的——不过等他迷迷糊糊地略微醒转时,便觉得自己记忆里多出了一些东西。

    实际上并不是多出来,而是上个任务位面中原本已经获得过的,依据失败惩罚被封印的东西,重新恢复过来而已。

    顺便一提,之所以说dg比他明白得早,其实从那台恶魔高达就已经能充分验证了。因为从理论上讲,恶魔高达形态也应该属于被封印的范围内。而且再深入一层考虑的话,触手也就算了,高达头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封印松动的最有利体现好呗?

    总之对于罗杰来说,他“本人”这个层面上率先解锁的,从机体相关来讲,是尊者高达的相关信息。而从纯技能来讲,自然就是十二方王牌和归山笑红尘。

    机体不说,反正利用击震来进行短暂还原只不过是临时手段而已。那个被他用来轰下一整个师团BeTa的技能,才是真正值得在意的东西。

    这两个相辅相成的招数,老实说在上个位面里,罗杰本人并没有真正运用过。师尊的确是有传授给他过,但即使没有封印,罗杰也记不太清楚这招式原本的功能和用途是什么。

    因为对于他来说,亲眼目睹实际运用的机会只有一次:

    师尊的最后一战,对手是罗杰的师兄。

    原本仗着年轻力壮取得些许优势的师兄正在一边得意洋洋一边全力猛攻的时候,师尊一句“大言不惭”后,轻松用这招式将师兄彻底放倒在地。

    威力……该说是大还是不大呢?

    师兄虽然倒下了,不过从后面表现来看,似乎没有受到什么重创,但那或许是师尊当时心软,没有趁机痛下杀手才造成的。可如果说这招式威力不足的话,能够在正面对决中一招放倒师兄。而且还放倒得那么彻底的,好似整个位面里也只有少数几人能够办到,而且肯定还都不如师尊来的轻松愉快。

    所以老实说,罗杰是有点想不通的。即使他在操纵着击震打出这招的时候,心里还略微有些打鼓。甚至已经做好了如果效果不佳的话,自己再动用dg触手追加攻击之类的主意……

    不过幸好,一切结果还算满意。

    “仅仅满意就够了么,已经打算继续心安理得地自我欺骗下去?”dg的言还是这么不留余地。

    罗杰并不太想回忆,因为他觉得自己将要回答的东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有些傻。“你觉得让一个连什么是守护都没有搞懂的人,擅自去下定决心开始守护行为就对吗?”

    明显还是在逃避,只不过有了逃得更加难看的人珠玉在前,罗杰无论如何也拉不下脸来有样学样罢了。而且dg还不怀好意地提醒他,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连白银武都会比他更加坚强勇敢一些。

    恩,这个提醒或者说警告,还是相当有效的。

    而且很具有实际意义。香月夕呼现在的确正在借助dg的力量改造凄乃皇,从二型直接跳跃到了四型,双人座椅之类的设计马上就要建造成功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这么急急忙忙地去折腾凄乃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又是位面任务?

    “大概是为了马上就要进行的本初hIVe攻略作战罢。”这又是陈弈的声音,听起来他这个一躺两年的人比大部分时间清醒的罗杰还要见多识广一些……

    最要命的是,罗杰知道那家伙说的没错。

    dg一边给香月夕呼帮忙,一边链接上了甲21号作战后,由鉴纯夏辛辛苦苦搞来的BeTa资料库,现在罗杰正在被迫阅读里面的重要信息之类。

    比如说,横滨hIVe确实是BeTa给人类设下的一个圈套,这个hIVe里的头脑级BeTa知道的东西比正常的少了很多。当初dg的确已经把它记忆里的东西全部榨干了,可把那些跟佐渡岛hIVe这里的一对比,就知道它明显少得可怜,而且从某些方面还明显做过了手脚,什么删改捏造之类虽然不多,但却都隐藏在要害位置。

    比如本初hIVe,甚至全球所有hIVe的详细结构图之类,横滨那边就从来没出现过——虽然佐渡岛里有这种东西本来也很奇怪——这里的结构,是指防御hIVe的BeTa仓促间难以改造的部分,只要沿着这些主干道来走,定然能在最短时间内直接到达反应炉附近。

    对于BeTa来说,这是留给hIVe间交流信息专用的最短通道。但对于未来的人类攻略来说,那显然是进行斩行动的最有利保障。

    如果,这些信息资料的来源确实可信的话。

    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单单这一套地图便足够宝贵。不过对于轮回者们来说,他们真正看重的是BeTa到底是否具备足够的进化能力,以及地球上的BeTa到底有没有召唤月球或者火星同伙的本事等等。或者反过来说,只要能够切断这些家伙的星间通讯之类,剩下的就只有单方面虐杀罢了。

    后面一条看起来比较乐观,根据分析显示,hIVe只有到了6级才具备星际间的信息传输能力,而在此之下的hIVe,只能依靠6级的指导来进行日常工作。

    “所以香月夕呼就要直接去打本初hIVe?”罗杰总觉得有哪里不靠谱。

    “不然还能怎样?并不是所有佐渡岛的BeTa都冲着横滨基地来的,你能保证没有少数残兵败将已经逃到铁原那边去了么?”dg说的好,反正不靠谱的也不止这一项不是?

    前面一条存疑的细节更突出一些:佐渡岛有关资料里其实并没有关于BeTa物种进化的细节,只不过详细描述了一下“采集g元素优先”的实施细则而已。

    在人类之前的研究里,已经知道BeTa会利用有机物或者同伴尸体“回炉”制造新的BeTa,顶多略微推断出光线种们离奇的照射能力来自g元素。但根据oo单元取回的情报,好像明确显示出了光线级和重光线级的制造用g元素消耗量。顺便,好像还有各级别hIVe积攒g元素的细则之类。

    简单来说就是,之所以BeTa没有多多制造光线种这种远程“武器”,主要在于制造本身的消耗会严重影响到hIVe产量。而假设hIVe本身都遭遇危险了,这种效率性限制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取消。而且到时候恐怕不只是光线种,没准还会有更加强力的BeTa新品出现。

    当然,在g元素消耗上也同样强力……所以这一切暂时还只是停留在理论上。而在佐渡岛之前,人类还真的没把哪个非诱敌用hIVe彻底攻下来过。

    “这也就是说,所谓的两星期,根本只是孤例验证,完全没有实际意义么?”

    “没错,光线种原本就在BeTa序列之中存在,原本是用来打洞的。”

    “那要塞级是用来干什么的?”

    “酸液腐蚀,融化出矿洞来。”

    “突击级呢?”

    “钻洞。”

    “要击级呢?”

    “挖洞。”

    “那也就是说,二十多年来杀害了几十亿人类的BeTa,只不过是一群初级矿工?”

    “级玛丽兄弟还是水管工呢。”

    ……

    这个研究成果实在不太容易让罗杰接受,但是其实他也不得不承认,恐怕那些的确是事实真相。比如好像哪个即时战略游戏里,矿车都是有攻击力的,至不济还可以拿来轧人……

    整个位面的恶意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泛滥。

    不止是罗杰,现在连陈弈那边都觉得有些别扭。这位奥特曼的心灵感应能力很强,而且好像从很早以前就能从香月夕呼那边弄到有价值的情报,所以他在晚宴上就已经大致理解了鉴纯夏和白银武这一对位面关键所代表的意义。

    而且他还推导出了一条非常令人难堪的结论——

    理论上,具有跨星系能力的种族应该起码具备一点最基本的时空能力,比如光航行之类。而鉴纯夏既然能从g元素这里获得位面重启之类能力的话,BeTa这种矿工本身不好说,它们的高级hIVe铁定具备时空运输g元素的能力。

    虽然不知道具体原理究竟是怎样,但不管怎么说,鉴纯夏重启世界,拉拢平行位面之类,估计对它们的采矿工作本身非但不是阻碍,反而没准是帮助才对。

    每重启一次,等于重新挖一回g元素么~~~

    当然事实上可能没这么诡异,因为看起来跟永动机似乎差不了多少了。但如果在所谓效率或者转化问题上,或者哪怕最简化到平行空间利用上,这种诡异推断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别的不说,罗杰和陈弈现在是轮回者,主神利用他们在任务位面中跳来跳去,最后收获一批实力强大的轮回者……

    是不是看起来很有些眼熟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罗杰又开始觉得背后有些冷了。

    “我什么都不想说。”陈弈吐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格外真诚。

    ……

    ……

    整个宴会就在两人彻底的心不在焉中结束了。相信比起他俩的走神来,作为智力侧轮回者的香月夕呼恐怕更早想到了类似观点,所以抓走白银武鉴纯夏她们赶工,与其说是为了逃避两个武力侧轮回者,倒不如说是逃避越来越诡异的位面展开。

    基地副司令可以加班,但之前还身为病号的陈弈找不到什么理由不去休息,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他卧床的两年里,原本配属给他的军官宿舍已经取消了。他如果不想回去睡病床的话,就只有到凉宫遥那边凑活一晚。

    于是罗杰目送着那个刚才还在一本正经地畅谈未来与时空,现在却装出一副“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实际上眼前就走到凉宫遥前面去了的家伙在眼前消失,心里诅咒不止。

    原因很简单,背后可不止一股寒气在盯着他。

    陈弈那边当然没有增加两名后宫,可罗杰纯粹自作孽不可活。不懂也不敢进行选择的他,甚至连寝室都不敢回,索性破罐子破摔地,在操场上跑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旭日东升才隐约觉得背后的寒意消散了不少。

    不知道为何,早餐时间的食堂里,好像一夜未眠顶着黑眼圈的人格外多。

    ……

    ……

    香月夕呼那边好似也熬了一个通宵,不过人家那边看似相当的物有所值。因为在晨会上她就迫不及待地将众人集中到地下十九层献宝——九十号仓库不可能一晚上就得以修复,xg系列是在十九层继续就地改造的。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编号为xg-7od的凄乃皇四型。

    在罗杰眼里,这台机体是站着的。

    当然这毫无意义,有意义的是,香月夕呼之后随口念出的一系列参数:

    除了照例的荷电粒子炮之外,这怪物机体上还装备了27oomm电磁投射炮一具,12omm电磁射炮8具,36mm链炮12具,各种用途目的VsL大小合计十四具……

    恩,的确是那种比二型还要厉害的,单机便可以执行hIVe攻略战的存在。

    而它的战目标,当然也就是整个地球上最为庞大的本初hIVe。

    在罗杰和陈弈归队的情况下,如果再加上这一台怪物,想必完成攻略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实际上战乙女中队的所有人都清楚,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

    比如为什么香月夕呼会把动攻击的时间顶在2oo2年元旦。

    这可是两天后好呗?就算是距离甲21号作战也不过是一个星期,为什么要赶得这么急呢?

    还用说么?虽然佐渡岛一战在凄乃皇二型和罗杰的先后挥下,用不到一天的时间便已经完成了作战,但两年前的明星作战可足足花了五天之多——好罢,虽然其实那也是一天就搞定了的,但对于地球上其他国家来说还是五天。

    作为六级hIVe的目标,做好花一个星期时间进攻的准备并不算过分吧?这样一加就是两个星期,刚好是传说中的BeTa进化时间。

    虽然无法推算出BeTa到底能不能搞出新兵种参战,但人类一方显然谁也不会拿最长期限来开玩笑吧?

    事实上这个作战计划甚至从甲21号作战提出之前,便已经被香月夕呼申请上去了。

    毕竟佐渡岛只是oo单元的试机而已,作为人类救星级别的计划,如果只能用在区区四级hIVe上,位面有些欠缺说服力不是?

    不过从oo单元这边带来的说服力倒是够了,只不过这东西本身谁都不太想要……

    反正联合国到大和政府不但已经全数通过了香月夕呼的这个计划,而且还又给它起了一个“樱花作战”之类的名字——老实说从这名字来看就不太吉利,罗杰在自己的故乡位面里,曾经在一个网上视频中看到过樱花啥的相关,好似是大和的啥啥敢死队在樱花曲子中一去不复返等等……

    话说那些所谓的高层们,到底是想让这场作战成功,还是不想呢?

    这些还仅仅是对于任务位面的土著们来说的,对于三位轮回者而言,樱花作战中肯定还带着他们的任务,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止是主线,恐怕已经到了关键结局还差不多。

    这个时候虽然有香月夕呼的腕表,但估计可参考性不大——何况那上面只显示了“获取樱花作战胜利”字样——而且谁知道智力侧和武力侧的任务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呢?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罗杰总觉得陈弈好像对此并不在乎。他在听到樱花作战,轮回任务这些关键词的时候,脸上或者口中的惊讶仿佛都只是为了配合其他两人而做出的,而且好像还故意表现得有些假。

    “dg,你对陈弈这家伙怎么看?”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凉宫遥。”

    “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我也一样。”

    好罢,这种照例的抬杠看来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但备战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

    先又是基本的编队问题:

    这个问题似乎不算问题,因为之前战乙女中队加上白银武是十二人,现在他不在的话,补充上将军恰好满员。

    由于是近乎终战,陈弈的变身已经出现过两次,而且在BeTa那边都已经不算是秘密了,所以他当然没必要再编进战乙女中队单独行动,甚至如果不是出于节约需要的话,他连最早那台击震都不太想开。

    与陈弈相反,罗杰倒是需要一台机体。而且表面上看是七七式击震,实际上需要用的时候变形成尊者高达也没有任何问题。于是这俩人倒是能组成一个额外编队。

    接下来就是白银武和鉴纯夏的a-o2,凄乃皇四型一台机体。

    不过在这里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因为香月夕呼突然宣布兔耳少女也要参加这次作战,并且是和白银武他们在一起。也就是说,之前那个改造后的双人座椅居然是给白银武和社霞准备的……

    这一点确实相当离奇,何况就算到了现在,战乙女中队里的所有人几乎都不知道社霞能够起什么作用。虽然有点稍微不尊敬吧,可无论从濑水月到珠濑壬姬,她们通常都是把这位兔耳少女当做吉祥物来看的,顶多还附带热爱清理打扫这一条。但樱花作战又不是女仆资格考试……

    罗杰和陈弈倒是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他俩的交流又在脑海中开始了,并且这一次并没有避讳着兔耳少女。

    “这应该不是所谓的孤注一掷吧?”照例由罗杰开始话题。

    他说出这句的同时,陈弈现社霞那边好像故意避开了这次心灵对话。“理论上讲不是,而且根据我后来查阅oo单元的设计资料,好像是香月夕呼把鉴纯夏做得太好了。”

    “你是说,她其实并不能保证彻底屏蔽掉鉴纯夏的读心与信息交换能力么。”虽然是技术盲,但在这种初级层次罗杰还是能搞清楚的。

    陈弈对此表示肯定,“是的,在我醒来之后,虽然香月夕呼说在oo单元那边已经加上了针对我的脑波屏蔽,但鉴纯夏好像还是能感应到我在想什么,当然不是我主动与她进行沟通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在另外一方所具备的心灵沟通能力足够强大的话,单纯依靠电子线路之类的屏蔽并不保险。假设本初hIVe中有这种头脑级的话,鉴纯夏还是会被读取资料。

    这的确是一个足够巨大的隐患,可把社霞派过去又有什么用?这个可怜的少女能力应该不足以隔绝那些强大的心灵能力者,莫非香月夕呼终于打算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罗杰对此表示疑惑,而陈弈也有点搞不清楚。事实上与其多此一举地动用兔耳少女,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陈弈变身然后与敌方交心来的更直截了当一些吧?反正双方从立场上来看绝对是死敌来着,也不存在鉴纯夏那样不知不觉被敌人利用之类的问题……

    等等,不知不觉?

    两位轮回者似乎终于现了问题关键。

    是的,不知不觉这个词本身可能有问题。

    根据dg某些分身的相关记录,甲21号作战中,香月夕呼并没能在第一时间现oo单元的双向信息交流能力。光这一点本身,仔细想想的话就有猫腻在。

    并不是说那位天才博士又在故意隐瞒什么,如果她当时真的是没有注意到这种巨大漏洞的话,那么问题显然不是出在oo单元设计思路与实际结构本身上。进一步讲,如果BeTa擅长的是生体改造的话,那么估计鉴纯夏的大脑本身被留下了漏洞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这一手看起来虽然很荒谬,但比起把死者复活来,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注:不用我再提醒这一段跟原著区别了吧?原著里根本留下的不是靠埋Bug,而是BeTa利用长期监那个禁调那个教把鉴纯夏改造成了心悦诚服的间谍。所以有时候我很想吐槽,这是抓了个女生才这样,万一当时抓到的是男性的铠衣尊人,莫非整个作品就借此趁机变成搅基向了?)

    那么,现在香月夕呼故意在凄乃皇乘客里加上社霞,看来是多加一道过滤,在鉴纯夏有可能被BeTa控制的时候,最起码对这“控制”本身进行一定的干扰,从而继续保证凄乃皇的顺利使用么?

    这个任务,可能还真的不适合陈弈来做,因为假设本初hIVe里的头脑级真达到了这个层次,那与其把陈弈浪费在玩心战上,还不如直接解放他的战斗力,用武力把对方干掉来的直接一些……

    这也就是说,香月夕呼其实还是打算从本初hIVe里继续套取一些情报。这个女人的赌博习性,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死不悔改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