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机魂

第四卷 觉醒 第十五章 跨越时空的推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罗杰现在有种被人遗忘的感觉。

    好罢,其实这种感觉并不是现在才有,老实说从他进入无限世界之前,就早就习惯这种感觉的存在了。只不过从他被投入高达g世界然后被意外吞噬开始,由于一直被迫跟dg“共生并存”着,在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之下,自我存在感会凸显得很强,因此在无限世界的头两个任务位面里,他已经多少产生了点被“万人瞩目”的适应性。

    然而自打进入这个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大剑位面以来,两次重创的培养槽治疗让罗杰重新找回了“被遗忘”的状态,这不得不说有点“时也命也”的宿命感。

    当然喽,如果罗杰能够保持足够的清醒意识和逻辑能力的话,他会跟dg推理出几乎相同的结论——压根不是什么霉运之类的问题,纯粹是武力侧轮回者不太适应高低能位面之间的无隙切换罢了,你看上个任务位面的陈弈不也一躺两年多么……

    “喂?哪位?”

    原本在自己意识海中独自飘荡的罗杰耳边忽然响起了某个熟悉的声音。呃……应该说是几百年以前比较熟悉的声音才对,因为这明显是陈弈在接电话时的惯用语式。

    等等,为什么是陈弈?他不是已经同化为上个位面的鸣海孝之,从此以后跟凉宫家姐妹在那个BeTa横行的地球上,每天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了么?

    为什么在现在这种一看就应该是标准的“濒死体验”,或者用高达系列黑话来说就是“裸漂”状态下会听到那个可恶(好命)家伙声音的?

    心中产生疑惑的同时,原本放纵自己的意识体任意在暗色调无边无际空间中晃晃悠悠的罗杰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有看见。然后接下来他本能地往“自己”身上扫了两眼,现还算穿戴整齐,就是还维持这mF世界格蕾丝手下的那身打扮,看起来有点不吉利。

    表面看起来一切正常,那么难道刚才的声音是自我封闭的时间太久,终于产生幻听了?

    不过很快地,这个假设便被推翻了。因为在罗杰正装意识体身旁大约几十米开外的地方,无声地闪现出了银色光之巨人的身影——没错,那是诺亚奥特曼形态的陈弈。

    “喂,明明是你起的通话请求,为什么半天不出声?漫游费很贵的,而且双向收,你难道不知道么?”

    好罢,确实是那个家伙没错。

    不过看起来在凉宫遥的调教下,这厮已经越来越融入主夫角色了。

    虽然对陈弈为什么能在自己“意识世界”里传音甚至现身感到很好奇,但或许好奇占用了罗杰大部分思维流量,使得他居然不太想得出到底应该如何接话。所以从表面上来看,罗杰的意识体投影甚至连动都没动,就那么傻呆呆地继续在诺亚面前飘荡着。

    “我说……你是不是几百年不说话了,怎么语言功能和思维完全不同步呢?”好在以奥特曼形态出现的陈弈心灵感应能力一如既往的强,所以即使罗杰什么都不说,他也能大致明白自己这位前队友到底想表达什么。

    所以接下来,陈弈懒得继续等罗杰重新组织语言浪费时间,直接就进行了信息读取作业。

    “还真是……过了近千年,又是大剑位面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原来你被黎理那个紫女狐狸甩了啊哈哈哈……不对啊,这不后宫展得挺好的么?北马啧啧,这你都下得去手……”

    连罗杰自己都不知道,自打进入大剑位面以来,积攒下来的记忆居然还不少的样子,可明明感觉时间从早到晚真的是睁眼闭眼就过去了,为何还会有能被陈弈读取到的记忆留存呢?

    多年来早就习惯用心感模式交流的某人知道陈弈比dg还要有分寸得多,更何况如果他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秘密的话,早在上个位面已经被对方刺探得差不多了才对。现在这个大剑任务虽然还附带了mF位面,但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的角色属于典型死跑龙套的,否则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重伤濒死都无人过问的下场呢?

    “你是言情小说里的悲情女二号么?怎么受了这点伤就自闭症作躲起来要死要活的?你把那些大剑女战士们抛弃掉的伤春悲秋文艺气息全自己收拢过来了么?”

    好罢,看来上个任务位面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至少从陈弈的讽刺功力来看,依旧保持在十成状态。

    罗杰继续油盐不进浑浑噩噩地想着,然后接下来便被陈弈那边倒灌过来的大量信息冲击得头痛欲裂——

    反正对于意识体来说,大量的信息资讯不会造成什么严重损害。而且就算是罗杰撑不住,理论上还会有dg帮忙分担,反过来说既然dg没有出面抗议,那么便怎么整那位伪文青伪小资都没问题,所以陈弈连讽刺都懒得讽刺,直接用思感轰炸完事。

    既然已经读取了罗杰和黎理在新任务位面的大致情报,自然也要礼尚往来地以陈弈自己位面的更新作为回应不是?

    陈弈这次自称被召唤而来的时间,只不过是两位轮回者化白光消失的一年多之后。

    关于这点不要说罗杰,就连陈弈自己也很好奇,毕竟如果纯粹按照因果量子论的位面时间流差来计算的话,尚未达到真正冲出地球层次的位面时间不可能过的比mF世界还慢才对。但事实偏偏就摆在眼前了,由不得他们不信。

    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由于凄乃皇四型保存得相当完好,两位驾驶员和主控电脑貌似一直过着战斗生活两不误的双飞生活,于是在陈弈的协助下,亚洲地区大部分hIVe已经被依次推平。

    虽然BeTa们曾经妄图在其他高阶hIVe基础上重新建立起六级巢穴来,但既然人类一方早就大致了解到了敌人的相关习性,所以这种妄想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而且从亚洲方向推起,实际上也是按照当初BeTa的扩张路线,从高到低地对付hIVe。

    欧洲那边由于距离相对较远的关系,陈弈他们并没有不远万里地去扬风格。再说米国人不是很能跑么,亚洲不需要他们,自己去欧洲展势力呗。

    总之表面看起来,世界形势一片大好。

    假如不是头顶月亮以及远方火星上还有大量BeTa威胁的话,没准现在人类已经动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了。正版的香月夕呼在天才程度上似乎真的胜黎理一筹,在有大量研究素材稳定供应的前提下,她对g元素的研究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自然也引来了其他国家级势力的窥视。

    要知道凄乃皇系列原本就是米国那边开的,如果不是横滨基地一直有看起来更加神秘的陈弈坐镇的话,米国人早就攻过来了也说不定。

    “所以你们准备先制人么?”在阅览了刚才这一大通之后,罗杰现自己的语言能力也似乎得到了恢复。

    陈弈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示意他继续看下去。

    香月夕呼从事的研究其实并不只限于已经顺利完成的计划四,或者附带的g元素之类。实际上从罗杰和黎理莫名消失时起,那位天才博士便对整个无限流世界产生了兴趣。

    不过既然陈弈在那个任务位面选择了同化,理论上就等同于尽量切断了该位面同原本那多元宇宙般无限世界的关系,所以在香月夕呼研究的初期,从罗杰和黎理消失细节进行的方向上,可以说是毫无进展。

    不过这点困难明显成为不了天才博士的阻碍,正路走不通的话可以另辟蹊径——白银武返回原位面的时空机器不是还没拆么,就算上面的大部分资料已经伴随着过载运行而消失了,但只要认真去搜罗,总能找到合用的信息。

    更不要说,罗杰还留下了若干台改造战术机在横滨基地里。

    理论上dg在进入大剑位面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分身,或者战术机改造aI的意识层面进行了足够的删改,但架不住百密一疏,罗杰在白银武原位面求它拯救神宫司麻里裳时候留下的痕迹,当时没顾上,后来肯定更是没有清理的。这就使得刨根问底的香月夕呼在煞费苦心之后,终于找到了疑似dg分意识的存在。

    接下来自然就是跨任务位面通信的问题了。

    之所以仅仅是通信,而不是直接反向解析无限流世界,显而易见是出自安全上的考量。能够制造出陈弈罗杰这种怪物的主神甭管是不是实际存在,对各任务位面或者同化世界的干涉能力到底多大多小,贸然去招惹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做事情要循序渐进,既然找到了dg的分身,那么就此直接去联系一下dg才是相对最为妥当的做法。而且只有先找到它才能顺藤摸瓜到罗杰或者黎理不是?

    当然,进行这种研究同样也存在风险,即使是陈弈也不知道罗杰他们下一个任务位面是什么。万一高端到了打个电话就能毁灭世界的程度(注:这里说的可不是机器猫的如果电话亭。好罢,大家给个面子装作不是吧),以香月夕呼区区普通人的身份,贸然链接过去不是找死么?

    于是,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被宇宙英雄奥特曼接了下来。为此人类甚至还付出了短期内无法反攻月球的代价——废话,没陈弈的话,人类单靠凄乃皇怎么上月球?难道在卫星轨道上现组装不成?可那也照样是光线种的射程范围好呗,而且月球上还没空气,光束损耗小的很……

    陈弈其实也是一个更加小心谨慎的人,而且现在都拖家带口了,行事自然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年少冲动。总之与其说是他配合着香月夕呼尽量联络dg,倒不如说他一开始打的就是接触罗杰的主意,毕竟后者还是人类而且以前交情还不差,怎么看也比跟恶魔高达做交易强点。

    然后在失败了无数次之后——主要是因为刚才说过的,罗杰自打进了大剑位面,准确地说进了mF位面之后,就一直受伤个没完没了——终于在“陈弈”两字的意外共鸣上好不容易抓到了罗杰的精神波动,跳跃过来一看,居然是罗杰在搞自闭,这算什么?

    虽然在探测到了罗杰这近千年来的遭遇之后,陈弈扪心自问换了自己估计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还是对前队友现在这种自暴自弃的状态有些无言。

    “话说你的内心到底有多空虚啊?或者说你到底有多渴望有人来主动关心你,才这么一直死赖在自己的意识空间里不出去?”

    当然,这个问题是得不到任何回答的。就算某人知道陈弈说的半点没错,但以他的要面子程度肯定不会坦然接受。

    “你要再这么装模作样的话,等我要到dg的坐标信息,立马把濑水月和将军大人给你传送过去,怎样?”

    怎样?当然是敬谢不敏。

    原本打算装死到底的罗杰在听到两个久违的名字之后,终于不再继续木头人。这倒不是他真的对那两位少女有多惦记,毕竟几百年时间什么感情也淡了。主要是那两位在陈弈塞过来的资料里明显时刻处于濒临爆的状态,罗杰当初可以算是不告而别,万一被暴怒近两年的事主揪住的话,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当然,就算罗杰说不,也得其他人肯配合才成。所以这一次罗杰总算从半躺半坐的姿态恢复到了直立。而诺亚形态的罗杰反倒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个巨型躺椅倒了下来,等着某人自觉自地进行忏悔。

    恩,其实是转达忏悔。对于陈弈本人而言,被凉宫遥看得死死却还总有凉宫茜的绯闻传出,相比而言罗杰这种踏三船以上的,有机会亲手添柴浇油来烧自然是大快人心。

    不过,罗杰在说完作为开头的对不起三个字之后,相当悲剧地现,即使已经经历了千年时光,相隔两个位面,他却找不出多少能够作为“交代”的字句。

    大剑任务位面难度太低,内容乏善可陈。mF世界倒是有些新鲜,不过一切都由黎理策划,或者不知道是否还有腕表进行主导,他实际上能做的事情,比传授女子防身术给雪莉露的伊斯莉还少。

    因此,在对面陈弈投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之下,罗杰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自己太过矫情了。

    别的不说,单就最近这次由于偷懒不学VF,结果导致肉身硬抗VaJRa编队的情况,纯属自找,重伤也是活该。

    即使是回到大剑位面面对南猫的细节,也是由于罗杰自己偷懒渎职所导致的。

    如果不是他放任位面剧情按所谓“原著走向”流动的话,充分利用dg多年经营,要想不显山不露水情况下击败或者驱赶一个区区初生深渊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搞到现在这样灰头土脸,除了稍微能在伊斯莉那里刷一点好感度,以及连累了雪莉露跨位面冒充迪妮莎之外,似乎半点实际意义都没有。

    更不要说很快身为轮回者的普莉西亚就要出现在组织内部了。

    假如那位新人轮回者具备最起码正常人类智商的话,以罗杰现在这种消极怠工的状态,恐怕在大剑授印之前就会被前者试探出底细来——要知道在上个任务位面,罗杰自己现黎理触手都是铁原之前的事情,距离传送进任务世界才多长时间?——对方如果选择的是武力侧方向还好说,万一又是个智力侧的,到时候轮回者之间的内耗就够喝一壶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迪妮莎和普莉西亚的决战已经足够近了。你再这么玩裸漂下去,等你睁眼没准看见的就是雪莉露的头颅也说不定。”

    这一点其实不用陈弈提醒,原本罗杰也是知道的。dg瞒过别人简单,瞒过作为共生者的他进行跨时空替身行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某人只是在装不知道而已。

    在很多情况下,把自己扮成装傻充愣的武力侧轮回者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不管这些麻烦到底是不是会对罗杰带来什么严重后果,现在的他都懒得去想懒得过问。

    反正就算是出了问题,了不起也就是任务失败而已,又不会死。

    当然,这种消极心态是逃不过陈弈双眼的。

    “如果说在我这个位面,对轮回者的考验是理解人心向背或者投入摘出的话,大剑任务位面真正的难度,是在于消磨。”

    这是陈弈丢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能看出问题,不代表他的解决方案对罗杰就适用。

    就像dg对伊斯莉所说的那般,罗杰的沉睡实际上是在进行必要的“进化”。大剑位面不能给他提供体质上的帮助,mF位面不动用全部真身和意识过去的话,同样也不会带来武力侧的助益。罗杰如果想要不浪费任务位面的话,就只能从心灵角度寻求进化。

    在上个位面里,他充其量只是勉强纠正了“与全世界为敌”的自毁本能,却没有相应地进一步锻炼出主动寻求进步的心态。结果在现在的大剑世界里,这种得过且过的态度自然就连带着被放大到了极限,结果就是自己倒霉。

    倘若伊斯莉不是恰好具备穿越者身份的话,那么罗杰就等于在整个大剑位面中压根没有产生半点“羁绊”。这对于轮回者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坏事,但别忘记了他连腕表都没有,如果黎理真的存心陷害他的话,光那两次mF世界之旅就够他死好几次了,更不要说回来后连南猫都能折腾他。

    万一普莉西亚如原著般拥有深渊实力的话,就他现在这个畏缩态度,又是害伊斯莉和雪莉露倒霉呢吧?

    提不起劲,任意妄为……这些在上个位面里就被陈弈克服过的缺点,明明已经在眼前生过一次了,现在的罗杰居然原封不动地自己重演上一回,这本身也够让人无话可说了。

    不过所谓的“点醒”之类看来倒是不必,陈弈在断开精神链接的时候,也没有把气氛搞的多沉重。毕竟对于擅长心感的奥特曼来说,身为战士要“强心”的那条坎坷道理,罗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踏足于其上了。而且说是只跟罗杰的意识体交流,陈弈还是抽了些时间与dg啰嗦了几句。

    大家都是心灵感应方面的好手,交换信息的效率质量数量准确程度都比与罗杰之间好上太多,所以前后几秒钟足够搞定。然后,自然就是陈弈准备拔脚闪人了。

    反正理论上讲,距离大剑真正的主线剧情还有一段时间。一旦轮回者这边专注投入的话,恐怕是低能量位面也能产生一系列包括时光流在内的剧烈变动。

    他罗杰毕竟和陈弈是不一样的,后者的信念坚定程度,罗杰这边经历了两个世界也未必能达到人家的一半。有dg兜底的情况下,恐怕还得继续这么颓废几个位面下去。

    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完全不是旁人能够干涉或者影响的。

    能不能真正想通,能想通到什么程度,还是要看罗杰自己不是。

    ……

    ……

    已经回到组织重拾教官身份的伊斯莉在例行完成了某日的大剑候补生培训后,习惯性地拐向了医疗室方向。

    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当她轻轻推开房门的时候,现医疗室内比往常多出了一个人的存在。

    没错,就是那个坐在实验桌旁边,灰袍覆身的纤细身影。

    是格蕾丝,不……是黎理回来了。

    “《银河歌姬明美》的决选通知已经到了,我是来最后征求一下雪莉露本人意见的。”轻描淡写地吐出上面这些字句,却等于将大剑位面所有生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一般,这就是黎理的风格。

    当然,也是伊斯莉最为讨厌的,智力侧轮回者的装腔作势。所以她毫不客气地反问了回去:“如果你把这个大剑位面里生的事情,仅仅当做一款虚拟游戏的话,你就不怕雪莉露与普莉西亚的原著之争,会彻底毁掉你那个位面的进度么?”

    “又或者,这次失败了也不要紧,反正你可以继续寻找下一个平行世界来重新玩一遍呢?”

    后面这句话是伊斯莉不自觉提高音量吼出来的,尤其是在她现黎理坐在实验桌前貌似很忙碌,但罗杰的培养槽内明显没有任何变动的情况下。她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其实是在替某个变态不称职的家伙在鸣不平。

    当然,这种属于“少女”范畴的质问,黎理是不会搭腔的。而且她实际上自认为已经说得足够清楚:

    别看雪莉露在这个世界里的身体已经长到了“成年”的层次,但由于位面时间流差的关系,在mF世界里,甚至连某场歌剧还都没有正式开拍。

    这种时间上的不对称,对于极为讲究效率的黎理来说,最为直观的结论就是dg在浪费时间。而伊斯莉也好,罗杰也好,只不过在陪着玩一把大剑养成游戏罢了——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刚才伊斯莉倒是总结出了些许她的思路。

    任务位面里有没有迪妮莎又怎样?真的找不到的话,随便找一个大剑战士洗个脑,调整一下dg细胞参数,不就制造出来了?

    像那种“表面上在笑,心里一直在哭”的,从《浪客剑心》时代便够老梗了好呗?

    一成不变的中二模式,一成不变的中二喜闻乐见。伊斯莉也就罢了,罗杰到底还想放任自己中二多久啊?

    如果自己真的选择在mF位面同化的话,这场大剑任务他是不是不打算通过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并没有什么意义,dg虽然做了些无用功,但从伊斯莉进门前,黎理通过dg分身调集过来的“相认”场景来看,如果是雪莉露那边,目前看起来还是能暂时顶一下正版迪妮莎来用的,反倒是北之深渊会出点古怪问题……

    于是在下一刻,黎理摘下灰袍的风帽,以难得的,尽量严肃的语气面对着伊斯莉,“从今天起,你还是回北方去罢。”

    伊斯莉握拳的手指几乎险些将手心扎破,足足沉默了半分钟之后,她才将那句“为什么”强行压了回去。

    明摆着的事情其实根本不必问,普莉西亚要来了,将来可能会为雪莉露提前杀她的伊斯莉当然要走。

    虽然轮回者彼此之间一样要互相防备,但在信息明显不对等,至少现在可以轻松掌控轮回者新人的情况下,自然不需要一名普通的穿越者在眼前碍眼。

    反正黎理不是罗杰,跟伊斯莉之间完全没有除了上下级之外的其他关系。就算是有,也充其量是实验者和试验品之间的关系而已。

    能放任她自己走出去,已经算额外开恩了。

    难道不是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