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无限真神

神兵玄奇 第192章 寂灭魔刀 魔宗初现(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秦舞阳一共有三个称号。“巨怪屠戮者”、朝觐者以及“万人斩”。他们的属性各有不同,组合起来的效果随着场景的不同也有所区别。

    称号1

    巨怪屠戮者:独立杀死五个传奇怪物使的你的勇猛传遍整个宇宙,人尽皆知。中立阵营声望+300,秩序阵营声望+1000,混乱阵营声望+800。

    称号2

    朝觐者:千里路途的朝拜,让朝觐者的神经十分坚韧,重伤状态取消,任何伤势都无法阻挡他们继续战斗。

    称号3

    万人斩:在一个场景内,杀戮超过万人的屠夫。所有人类都将为你的凝视而战栗,对胆怯者尤甚!中立阵营声望+1000,秩序阵营声望+500,混乱阵营声望+800,天劫威力+50%!

    称号在具体的任务世界中并不直接出现,比如说在《魔戒》的世界中,人们仅仅是听过秦舞阳(埃德蒙)的名号,却不会直接称呼他‘巨怪屠戮者’或者‘万人斩’。现在看来,在倩女幽魂的世界中同样如此。

    甘道夫等所谓的正义使者听到秦舞阳的名号之后,并没有马上翻脸对手,说明秦舞阳这两个称号的组合效果并不偏向混乱阵营。

    但在本世界中,长空无忌听到他的名字之后没有任何反应,秦舞阳起初以为是进阶任务与其他任务世界有所不同,现在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

    寂灭魔刀,听着名字便知是一个邪派人物,和正道中人完全是驴头不对马嘴,说实话,这让秦舞阳心中拔凉拔凉的,借助正道人物的帮助干掉黑山老妖的希望如青云遇狂风,消失不见……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秦舞阳思索了一阵,认为应该是两个世界的背景不同。在《魔戒》中,中土世界是一个混乱的世界,没有统一的世界观。他们敬畏强者,故而秦舞阳的两个称号虽然有一些邪恶,但是瑕不掩瑜,他们还是会给予一定的尊敬,但是若说是完全服从那就有些搞笑了!

    在《倩女幽魂》中则大不相同,儒教统治了所有的人类意识形态,‘巨怪屠戮者’会让人尊敬,更会让人畏惧,‘万人斩’基本已经宣判了秦舞阳在正道方面发展的机会为零!

    想明白这些,秦舞阳叹息了一声,对自己前些天在长空无忌身上投资的时间要打了水漂了!只是为什么在见长空无忌的时候,对方没有将自己认出来呢?这个问题让人有些挠头……

    秦舞阳转身面向刘彦昌,只见原本的贵公子此刻颇为狼狈,和宁采臣扭打的时候,衣衫都被撕破。原本温文尔雅的宁采臣在刚才的搏斗中爆发了极强的战斗力,将刘彦昌揍的不清。

    看到秦舞阳平静如水的眼神,刘彦昌只觉一阵恐惧。畏惧之下此人没有直接崩溃求饶,反而是大声叫嚣道:“你敢动我,我父亲是刑部尚书,我母亲是龙虎山张氏嫡脉,你敢动我一根汗毛,小心我父亲灭你满门!”

    秦舞阳轻轻一笑,道:“我倒要看看你父亲怎么包庇你这个当街伤人的罪犯,走,去刘府!”

    宁采臣温言,略一皱眉,上来两步对秦舞阳道:“这样不好吧!我们直接打上门去,这是在打尚书大人的脸,岂不是要接下不死不休的深仇!”

    秦舞阳一拍宁采臣的肩膀,自信的道:“放心,一切交给我!”宁采臣无奈苦笑,只能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了!

    秦舞阳对兀自叩头不止的两人喝道:“起来吧!”

    两个老头磕头十分卖力,早已头破血流。秦舞阳也不为己甚,况且还有些事情要问他们二人。

    “前面带路!到刘府!”

    两人以为秦舞阳要去大开杀戒斩草除根,寂灭魔刀向来以心狠手辣、六亲不认著称于世,此刻刘彦昌惹到了这家伙,只恐老尚书一家凶多吉少。

    张小少爷虽然厉害,但此刻不在京城,正所谓远水不解近渴,于此事毫无所补自己二人也不是对手,为了活命还要早作打算为妙啊!

    “两位怎么称呼?”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秦舞阳的问话,两人一阵慌乱,连走路也不知道该迈那只脚了!

    “伍子牛!”“伍子马!”

    “你们是两兄弟!?”

    “是的,前辈!”牛马二人说的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此人。秦舞阳温和一笑,却让牛马二人一阵毛骨悚然,又问道:“刘彦昌的舅舅是谁,竟能够随意指派两位!”

    “是我圣门的圣子,名号我们二人不敢提及!”

    “呵呵,真是好威风!好霸气!你们二人连名字都不敢说吗?那要你们二人还有何用!”牛马二人一听急得额头出汗,连忙讨饶道:“前辈饶命!圣子叫做张乘风!”

    秦舞阳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只是跟两位开个玩笑,千万不要介意!他既然姓张,那么说是龙虎山张家的人了?”

    牛马二人面面相觑,迟疑的道:“这个,我二人的确不知!”

    秦舞阳也不介意,又道“圣门是什么?你们又是圣门的什么人?”

    牛马二人对此倒并不隐瞒,详细解释了一番。圣门就是千百年来被儒、释、道三家打压的其他学说,苦大仇深的这些人最后团结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独特的门派,也就是所谓的魔门。

    魔门自从建立开始便和儒、释、道三家处处敌对,他们的力量不足以压制对方,在历代的交锋中处于失利的位置。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联系妖族,他们彼此间藕断丝连,却又并非同一条阵线的盟友。用某位伟人的话来说,他们就是即相互勾结又相互斗争的关系!

    说话间,刘府便已到了!

    在京城,方家昂贵之极,即便是尚书大人也难以买下符合他们身份的宅院。为了不失大臣们的体面,所有三品以上大臣的院子都是皇帝赏赐的。

    当然,若是一朝一代这般赏赐下来,京城无论有多大也不够赏赐的,所以这种宅院只不过是给他们住下来,一旦丢官罢职或者说是谪外任官,那么这些宅院还是要收回公用的!

    刘府!朱漆描摹的两个大字挂在中央,朱红色的大门上,铜钉金灿灿闪闪发亮!几名家仆端立门口,神态傲然!

    有刘彦昌开路,一行五人顺利的进入刘府,几名家仆看刘彦昌黑的向锅底的脸色,一个个都知趣的没有上前询问。

    等到了家,最前面的刘彦昌又露出了一丝狞笑。他刘公子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大亏,若不找回场子,还让他的脸面往哪放!

    伍子牛这两个老家伙真是废物点心,在街上被人吓得跪下了!只怕过两天整个京城都会传诵他刘大公子的笑话,只有那两个贱民的血才可以洗刷这种耻辱!好在家中高手众多,比牛马二人强胜百倍,足以对付那个家伙!

    刘彦昌转身,满脸笑容,看不到一丝刚才咬牙切齿的样子,道:“两位莅临寒舍,真乃蓬荜生辉!我这就去安排客房给两位歇息!”

    宁采臣一路上被刘府连绵不绝的建筑群落所震惊,尚书府真是豪奢的惊人!此刻,他犹自在回味亭台楼阁假山长廊的秀美,对刘彦昌的话没有什么反应!

    秦舞阳一摆手,道:“慢来,我们次来是为了拜访令尊,怎可半途而废!前面带路!”

    刘彦昌恨恨的心道:我父亲是你这种贱民想见便见的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刘彦昌还是懂得的!他二话不说,当先向前走去!

    刑部尚书刘舸是当年圣上甚为倚重的大臣,他是一个十分有能力而又特立独行的人,和群僚的关系说不上好!

    按说,刘舸如此权位,他的府前应该是人流如织,前来拜见的人排出几条大街去,才算合理。而如今刘府却是门可罗雀冷清异常,这和他的性格有极大的关系!

    只要下朝之后,刘舸从来不接受同僚的拜访,无论是低级官员或是高级官员都是同样的待遇,这让他显得非常另类。而皇帝显然非常欣赏这种个性,提拔他于微末之间,直至如今高位,可谓是圣眷之隆,无与伦比!

    刘舸的这种个性非常之出名,连宁采臣这种远离帝国中枢的小民都有耳闻!而,秦舞阳在看到刘舸的一瞬间,禁不住摇头失笑:“叉叉的!人生真是充满意外啊!”

    (两更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