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无限真神

神兵玄奇 第426章 妙一夫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黄máo约翰此刻的形象与原来有着极大的区别。[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为了达到目的,而不被人发现,黄máo做出了极大的牺牲!亮金sè的头发被彻底的连根抹掉,光秃的脑壳被一个黑sè的布片包裹起来,灰sè的大褂,多耳麻鞋,整个的穿着十分的不伦不类。

    但是,黄máo的心中却微微有些得意!

    前些日子他的提议被黄沙不屑的否决,黄máo心中大怒,连带对方飞龙也不满起来。作为六道轮回的统领,竟然对一个小屁孩言听计从,这让崇拜力量的黄máo十分不解。

    当这种不解带来的郁闷达到顶峰时,便会迎来背叛。而今天黄máo的行为不过是牛刀小试,总有一日,他会彻底的和方飞龙决裂。

    因小隙而分崩离析的团队实在是太多了!

    “杀!”约翰双手大剑猛然挥下,人随剑走,霎那间向前直冲数十米,斩向齐金婵。剑锋过处,一股恐怖到极处的光明能量喷薄而出,和秦舞阳常用的无限光明狱十分相近。

    傍晚的成都府仿佛落下了一轮圆月,辉煌,壮丽,明耀百里。剑光下的齐金婵仿佛待宰的羔羊,无能为力!

    齐金婵即便是从娘胎里便开始修道,至今也不过是十多年的时光,这种按部就班的修炼带来的进步十分的有限,和在遴选空间搏杀出身的黄máo约翰相比,他实在是太过稚嫩了!

    更加可笑的是,直到齐金婵决定来慈云寺凑个热闹,他老母妙一夫人方才赐给他鸳鸯霹雳剑,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已经不能用xiōng大无脑来解释,其中必然另有原因。

    齐金婵面对凛冽的杀机,眉宇间皆成碧sè,脸sè惨白一片,这是他不可抵挡的力量,死亡尽在眼前。

    但是就算到了这种地步,齐金婵也没有放弃,两世为人的他纵然有太多的缺点,但是坚不可摧的灵魂却不会改变。

    感受到生死危机,齐金婵身上的鸳鸯霹雳剑一阵悦耳的jī鸣,两道红紫sè的剑光猛然挣脱了齐金婵的控制,正面迎上了黄máo的双手大剑。

    红紫sè剑光中不停的喷发雷霆,将黄máo的剑光瞬间撕裂开来。黄máo狞笑一声,道:“区区两柄废铁,也想要反抗你家爷爷吗?”

    “给我碎!”

    黄máo虽然看上去不靠谱,可是一身斗气已经凝若实质,猛然jī发潜力,双手大剑上的光明力量隐隐之间似乎有赞美诗在歌唱。

    一片片光明力量凝成的羽máo自空中飘落,背后似乎有天堂之mén的虚影成型,只是太过模糊,难以看的清楚。

    鸳鸯霹雳剑感觉到灭亡的危机,猛然一颤,jiāo叉一斩,红紫sè的剑光中,一个眉目如画,风姿卓越的fù人在光芒中悠然现身。

    刚刚自剑光中出现,鸳鸯霹雳剑便发出一阵欢快的鸣叫,似如燕归巢一般落入她的纤纤yù手之中。

    若说黄máo此刻仍旧看不出来来者是谁,那么接下来齐金婵惊喜的尖叫立刻揭示了来人的名字!

    “娘亲!”看到来了救星,齐金婵顿时来了jīng神,在不远处蹦跳不止。

    黄máo却不会为妙一夫人所míhuò,冷笑道:“故nòng玄虚,若是你真身来此,我自然要望风而逃,可区区一个虚影也想要挡住我的去路,岂非可笑之极!”

    黄máo历经百战得胜,穿越无数难关,无数个世界的冒险经历让他相信自己的剑可以斩开一切障碍,从某一点来说,他的道和蜀山世界的剑仙非常想象,都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给我闪开!”

    妙一夫人自然不会闪开,鸳鸯霹雳剑或挑或抹或卸或挂,无数繁杂到极点的细腻剑诀在妙一夫人手中如同穿针引线,轻松自然的倾泻而出。黄máo的剑光顿时遇到了麻烦,如同落入了淤泥之中,没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成倍的努力。

    黄máo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麻烦,若是不拿出一些真的本事,他连眼前这一关都难过去。黄máo心下踌躇了一阵,他所扮演的是一个隐藏了行迹的和尚,而他使用的功夫是模仿秦舞阳的光明力量。至于黄máo本身的力量还为用处四成。

    可是如今在妙一夫人的剑光下,再隐藏行迹就是找死的行为,再说,他的自尊也不允许自己在一介投影之下败退。

    “凡悖逆主的皆要被毁灭!”黄máo用古怪的语气低声念叨了这么一句,然后浑身气势狂涨。运剑速度猛然增长了三倍,当速度快到顶点的时候,可以压倒一切jīng妙的招式。

    黄máo的双手大剑在瞬间突破了鸳鸯双剑的封锁,直斩妙一夫人的xiōng腹要害,这对一个fù人来说,堪称颇为下流的招数了。

    妙一夫人的不动神sè,身形飘然后退,一把拎起齐金婵,盯着黄máo问道:“你是什么人?胆敢伤我爱子!”

    黄máo冷笑道:“这小畜生杀戮我派剑仙时,怎么不见你们出来多管,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除此妖孽!”

    妙一夫人顿时哭笑不得,这种话向来都是他们峨嵋派对他人开战的经典台词,想不到今日用到了自己身上。

    不过,恼怒这种情绪是不会出现在高贵优雅的妙一夫人身上,闻言,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将手一转,齐金婵已经不知去向。

    妙一夫人的身影也逐渐淡去,然后,她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伤势,猛然爆发出恐怖的光明剑气,让妙一夫人顿时烟消云散。

    黄máo却没有什么高兴的情绪,在他的感知范围内,早已没有了齐金婵的踪迹,这意味着对方已经离开了他的感知范围。

    杀掉妙一夫人的神念投影更是没有任何好处,嗯,也许漂浮在眼前的鸳鸯霹雳剑除外。黄máo对这一对可以自动发出雷霆的飞剑非常好奇。只是,这东西好像还是贼赃,若是被东海三仙或是嵩山二老发现,那么,他黄máo的下场已经不能用‘悲剧’来解释。

    但是,若是就这么简单的放弃,可不是他黄máo约翰的风格。冷哼一声,自己给自己壮胆,喝道:“老子怕个máo,几个死老头能奈我何!”

    说完便准备去取空中的仙剑,可是还未迈出两步,便发现鸳鸯霹雳剑像是有知觉一般,朝黄máo点了一下头,然后破空而去。

    这nòng得黄máo有些心惊胆颤,难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人识破了,这可是最最要命的事情。想到这里,他几乎就要立刻转身向回走去,可是转念一想,若是齐金婵返回了辟邪村,自己现在回去不是惹人怀疑吗?不如前往慈云寺打探一番,明天也有话说,不是吗?

    嘿嘿一笑,黄máo将全身的衣物扒下来放到储物手镯中,那柄极少用到的双手大剑也一并收好,至于头发,那就更简单了,将生发的yào膏一抹,金黄sè的头发立刻如发芽的chūn笋一般快速生长起来。

    身体也开始节节拔高,发出一阵咔咔巴巴的声音。黄máo将一切事情做完,没有敢多做停留,快速无比的翻墙而走,他没有直接前往慈云寺,而是躲在某一个角落里,收敛全身的气息,将心跳降低到最慢的速度,仿佛冬眠的狗熊一般。

    黄máo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他躲好没有多久,现场便飞来两个老头,正是追云叟白谷逸和矮叟朱梅,看着狼藉不堪的现场,明显已经没有搜索的必要,两个横眉怒目的老头对视了一眼,白谷逸道:“若是慈云寺的贼秃们做的,此刻必然是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不妨去搜索一番!”

    朱梅愤然道:“齐道友将儿nv托付我们二人,今日却差点被人杀死,他年还有何脸面去见他夫妻!绝不能轻饶了慈云寺的魔崽子们!”

    白谷逸道:“小不忍则luàn大谋,此刻慈云寺尽是一些废材,大鱼还没有到来,没有动手的必要,况且是不是慈云寺做的还有待两说,我总觉得这其中必有古怪!”

    朱梅不以为然的道:“能有什么古怪?”话虽如此,可是数百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听白谷逸的话,因为对方考虑周全明显要强过他不少。

    白谷逸脸sè凝重,道:“朱文和孙南都不容有失,我们立刻前往慈云寺查看,但是却不可随意动手,以免打草惊蛇。”

    朱梅点头同意,两人立刻御剑向慈云寺飞去!搁置此处不说,我们再谈笑和尚。笑和尚和齐金婵两人打头前往慈云寺,不像齐金婵是小孩儿xìng格,笑和尚还算是比较稳重,最起码他不会向齐金婵一样,半路上贪看人物风景,止步不前。

    等他到了慈云寺外围之后,立刻施展无形剑遁,隐去身形。不要说是在晚上,即便是在白日里,也无法找到他的身影。

    在慈云寺转了一圈,找了七八个该死的家伙,准备待会儿让无形剑发发市利。然后,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准备等齐金婵来了之后,一同动手,可是左等不到,右等不到,心中不耐之下,便如同原著一般,闯进大殿,伤了‘无敌金刚赛达摩’慧能。

    可是,没有齐金婵在外捣蛋,没有周轻云和孙南在外接应,区区笑和尚一人尚且无法掀起什么风làng。

    没过一会儿,慈云寺一干莽汉便将粉嫩的笑和尚bī到了角落之中,眼看他就要身死,却突然失去了踪影。和其他一切遁法不同,无形剑遁神妙异常,堪称蜀山世界中最最吸引人的法诀之一。绝行藏影,绝不lù一丝行藏。

    仗着无形剑遁,笑和尚再伤两人,好在他初次出道,还没有养成杀人如杀jī的xìng格,仅仅是将人刺伤便了。

    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手段,彻底将慈云寺众人的心理瓦解,法元惊恐的大叫道:“这是东海三仙的无形剑遁,这是苦头陀的绝技,难道那个家伙是苦头陀?”

    法元的胡luàn猜测让众人更加惊慌失措,这让笑和尚更加的如鱼得水,就在他玩的最开心的时候,一声冷哼在他的耳边炸响,顿时让他身、魂难以合一,现出真身出来!

    紧跟着一声佛号响起,空中悠然降下两个方面大耳的和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