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无限真神

神兵玄奇 第484章 初次见面,我是齐霞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秦舞阳的高度很低,绿sè的海洋正在他的脚下摇曳,他提着齐天圣,慢慢悠悠的向凝碧崖前进。由网友上传==后方突然传来一阵掣电排云的轰雷般的声音,头顶上一道乌黑发亮的遁光正以全速向这里赶来。所经途中,天上的白云被轻松的犁成了两段。

    “尼玛,奔丧啊!”秦舞阳嘟囔了两句,却并没有挑衅的意思,对方的目的明显是凝碧崖,也许是来闹事的旁mén高手,看着遁光的颜sè便知绝不是什么吃素念佛的家伙。

    没有理会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慢悠悠的再飞过一阵,秦舞阳的眼前陡然一亮,一片危崖扑面而来。危崖上几株青松傲然tǐng立,几个少男少nv正围着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神sè间兴奋与急切jiāo杂在一起,让人分不清他们到底是什么情绪。而那白雾似一层层的细纱,将内中的无限世界层层遮掩。

    那几个少年男nv见到秦舞阳这个外人到来,顿时更加紧张起来。

    忽然,一名少nv越众而出,训斥道:“你们在干什么,专心对付徐完,其他人由我来应付!”赤红sè的长裙将这少nv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黑sè的丝带束在腰间,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的装饰品,只有一柄三尺长的神剑挂在腰间。

    “大姐,那人是大魔头,是辟邪村的大魔头,赶快发讯号请爹娘过来!”齐金蝉脸sè铁青,大声叫嚷。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齐霞儿,其他诸人也是大吃一惊。齐金蝉只会用辟邪村的大魔头来称呼一个人,那就是秦舞阳。

    秦舞阳,提起这个名字,诸人都是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他是第一个让峨眉派吃了大亏,却又报复不了的人。齐漱溟夫fù提起他都是脸有忧sè,想不到对方藏匿数年之后,终于肯lù面了。

    当年白眉芬陀等五人前往圣陵围剿此人,不仅无功而返,还折损了神驼乙休。这种丢脸的事情,虽然知情者不多,但是在场众人个个都是峨眉的核心弟子,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顷刻间,她们便处在了进退两难之间,这两仪微尘阵中还困着冥圣徐完,若是不能将对方击杀,放出来便又是一个大敌。

    齐霞儿仿佛没有听到齐金蝉的话一般,没有做任何反应,她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形象散漫的秦舞阳。这就是她念兹在兹的仇敌,在她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闯进了她的生活,不对,她早已准备好了,早在数年之前。

    秦舞阳看到了人,心中很是高兴,一步便跨越千丈距离,来到了众人面前。秦舞阳哈哈一笑,道:“看来还有不少老朋友,想来诸位便是峨眉派的后起之秀了,果然是彩yù明珠,光彩照人。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玩云彩吗?”

    秦舞阳说着便已神识探索这一片云雾,只觉得里面广阔无边,以他的恐怖神识竟然无法穿透,隐约之间,只感到这阵势之中,似乎有一枚金sè的符篆高悬空中,统率这一方天地。能以微尘之地演化洪荒大地,在蜀山世界只有一个大阵能够做到。

    “这就是两仪微尘阵,啧啧,富二代就是不一样,果然名不虚传!”秦舞阳正撇着嘴啧啧赞叹时

    齐金蝉突然施展jī将法,朗声说道:“魔头你总是自命非凡,今日,我们几个小字辈在此摆阵,你可敢进阵一试高下吗?”

    秦舞阳好笑的看了看齐金蝉,反问道:“你看我有那么二吗?中二少年!”虽然断然拒绝,秦舞阳心中还是不无遗憾,他真的很想试一试以自己的身法能否快过两仪微尘阵的生死幻灭的变化。只要能够比阵势的转换更快,便足以找到阵势的破绽并脱身而出。可惜,今日哥不是来切磋的,而是来杀人的!

    齐金蝉顿时石化,随即,额头上青筋暴跳,jī将不成,反而将自己nòng得jī动万分,可见瓜娃子就是瓜娃子。

    齐金蝉还想说些什么,齐霞儿一挥手,道:“专心杀敌,金蝉!”对于这个大姐,齐金蝉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弥的畏惧,闻言一缩脖子,便不再言语。

    齐霞儿是优昙的弟子,按照辈分来说,和齐漱溟夫fù分属同辈,比齐金蝉齐灵云等,要高出一辈,同样地,齐霞儿的实力比之妙一夫人,丝毫不弱,甚至在jīng纯方面犹有过之,这也是齐金蝉如此惧怕齐霞儿的主要原因。不同人情世故的她,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我是齐霞儿,是你杀了我师父!”齐霞儿声音清冷,仿佛yù石jiāo击,在面对强敌之时,齐霞儿抛弃了一切的情绪,愤恨、无奈、怯懦,只剩下战胜强敌的**。

    世事如水,我心如石!

    齐霞儿眼睛一闭一睁,这短短的一瞬间,便将自己的一生梳理了一遍,幼时学道的艰辛,成年时枯守荒山的寂寞,数万日来打坐扪心自问的虔诚,这一切切如水流石上,明明白白的一一呈现在她的心田。

    齐霞儿似有所悟,她沉寂数年的境界在这一刹那突破,只要今日能够战胜强敌,那么,她齐霞儿将飞升在即!

    “如此资质,堪称逆天啊!”秦舞阳看对方在刹那间突破,禁不住心中赞叹,虽然她无论怎样突破都是死路一条,但并不妨害秦舞阳对她的欣赏。

    “来吧!”齐霞儿轻轻的拔出天龙伏魔剑,斜指秦舞阳。天龙伏魔剑长三尺,剑身狭长,中央处两条金sè的龙纹灵动如神、闪耀yù飞。随着齐霞儿催动神剑,一股龙威顿时充塞寰宇。

    秦舞阳将齐天圣随手一扔,将之甩下悬崖。若是他的运气够好,说不定还会遇到一些奇遇什么的,若是运气不好,会遭遇什么,显而易见。秦舞阳拿齐天圣过来,是想要恶心一下齐漱溟,可是面对齐霞儿,这种伎俩再用出来,便显得没有气度,所以,齐天圣同志只能接受自己悲催的命运了!

    齐霞儿对秦舞阳的动作毫不动容,仿佛等下要摔死的不是一条人命,而是一只老鼠,一条野狗似的。

    “好!”秦舞阳单手一指,手腕上的珠串在刹那间变成一柄湛蓝sè的长刀,浮在空中,四颗宝珠成四象方位布置,各居一端。

    齐霞儿见对方已经持兵刃在手,便不再客气,轻叱一声,剑光一催,便听一声震天龙yín声响起,两条金龙分头并进,以双龙抢珠之势向前扑出。双龙一左一右,浑圆如太极,笼罩四方,让对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唯有硬拼这双龙一击。

    和齐霞儿这一击相比,天秤座的庐山升龙霸之类的拳术便宛如过家家一般可笑,在这双龙一击之下,别说是让瀑布断流,即便是整个庐山,也唯有崩灭一途。

    齐霞儿一出手,便是全力,绝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

    齐霞儿如此强悍,可齐金蝉仍旧忧心忡忡,心思电转之下,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块yù符,一把捏碎,一道金光一闪而逝,消失在空中。

    齐金蝉心中大定,可是刚刚这一走神,便被阵中的徐完找到了两仪微尘阵的破绽。一杆黝黑的可以吞噬光线的大旗蓦然从白雾中伸了出来,其速绝伦,如梦如幻,直点向齐金蝉的咽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