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商人也彪悍

凤凰涅磐 第二百二十章 作茧自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几天第三章!以两个小时为间隔,如果推荐和收藏点击彪悍一点的话,我会一直更新下去!没有存稿,都在脑子里,你们懂吗?)

    “想必您就是这普罗万城最杰出的工匠大师欧沃斯巴克吧?”张清扬恭敬的向着欧沃斯巴克鞠了一躬道,“我和我的学生阿斯兰游历大陆期间,还是第一次在西部大陆见到大师级工匠!”

    欧沃斯巴克虽然在张清扬面前训斥过阿比让,但是,这些工匠多多少少有一些虚荣心的。在听到张清扬称呼自己的时候,在看到张清扬一副恭敬的样子的时候,欧沃斯巴克的内心小小的满足了。

    “冒险者,我的父亲想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欧沃斯巴克现在对于张清扬表现出不一般的友好,这在工匠坊里其他侏儒工匠眼中是那么的不可置信,最吃惊的大概就是他的儿子阿比让了,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父亲无微不至的爱,自从发现自己在锻造方面没有特长后,父亲已经很少与自己交流或沟通了。这次他将这两个外来者带回家的时候还一路忐忑过,可是,欧沃斯巴克的转变让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在父亲心目中的形象正在挽回,做不成一个合格的工匠已经成为定势,目前唯独做好一名向导才是重要的。

    “尊敬的工匠大师欧沃斯巴克,我是来自南部大陆的索菲亚帝国的一名商人兼学着,这是我在精灵帝国无意中收的学生,他是暗夜精灵部落的。”张清扬言语中透着恭敬,虽然围观的侏儒中没有几个清晰张清扬话中的意思,但是通过阿比让的翻译后,很多人的脸上逐渐出现了笑容,但是,在提到暗夜精灵的时候,这些侏儒表现出了一定的骚乱和恐慌,那些原本聚拢在阿斯兰旁边的侏儒都迅速向两边散开。

    看样子暗夜精灵当初的凶名还有一定的影响力,张清扬笑着看了眼阿斯兰,阿斯兰脸上有一丝无法遮掩的自豪。

    “我的父辈对上一次暗夜精灵大肆进攻地精部落还有一些看法,那次我还很小,所以没有多少印象,只知道那边死了很多地精。”阿比让显得很是兴奋,“可惜,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停战了,那些暗夜精灵走后很久这些狡猾的小偷才慢慢复苏过来。因为他们的繁殖能力很强,很快就有了一大部分有生力量来跟我们抢夺矿产,因此,我们有很多先辈死在了矿产争夺中。”

    “那会儿森林精灵正向多兰纳尔营地处集结,泰兰德大祭司生怕奥萨拉克斯神殿遭到袭击,所以连夜派出多名侍候将我们叫了回去。那时最多还需要半个月时间就可以肃清整个地精部落了,但是泰兰德大祭司的话就是命令,我们只带走了同伴的尸体和一些掠夺的财宝。”阿斯兰捏着拳头泣不成声道,“要是那会儿再多给我一些时间,我就可以为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了!”

    “那么多工匠没日没夜的工作就是为了抵挡地精的攻击吗?”张清扬走到欧沃斯巴克工匠坊里,拿起几样成品把玩着,然后看了一眼阿斯兰对着阿比让道,“你们的民族自豪感让我折服,比起外面的世界,你们所表现出来的爱国意识已经远超很多种族了。”

    “因为那些小偷在我们庆祝活动的间隙里偷走了一份绝密图纸,我的父亲说那是一份全新的创造理念----铁皮人偶。”阿比让说道这里,脸上满是惆怅,“作为一名大师级工匠的后裔,我必须要承认那些小偷的制作能力已经不亚于我们这里所有工匠,他们仅仅靠着一张不完善的图纸就在短时间内制造出了不下20架操纵式铁皮人偶,在矿产争夺上,现在几乎是一面倒的劣势,这些父辈们没日没夜的工作,就是在加固我们的防御工事,那些极其稀有的木料和沙土根本抵挡不住铁皮人偶的一轮进攻,唯独使用同为铁皮的防御工事才能抵挡。”

    “一味的抵挡仅仅是多苟活一段时间而已,只有让你的敌人受到伤害感觉到疼,他们才会有所收敛。”一直没有说话的阿斯兰突然说道,“如果你们只是一味的防守,未来某一天你们将面临更加强悍的敌人,那时候,对于你们来说就是灭族!”

    阿比让被阿斯兰的话吓倒了,他不知道该怎么翻译给那些急切的父辈们听。他求救似得看向了一旁的张清扬,张清扬笑而不语,拿起一根木炭在地上画着,画完后才开始对阿比让说:“我来给诸位说一个故事,这是我们索菲亚帝国周边很容易见到的一种生物,它被我们成为蚕。对于蚕,我们帝国古老流传一个典故,叫做作茧自缚。意思就是说人做事原来是希望自己有利的,结果却反而使得自己吃亏受到连累。”张清扬看了一眼阿比让,他似乎还有一点不明白得地方,于是,张清扬继续解释道,“也就是相比你们为了减少与地精的冲突或者说是自我保护,将自己这里修建的像是铁桶一般,但是也从而限制了城市继续发展的步伐和速度。因为想要得到保存而不跟地精战斗,却用自己制作出来的产品将自己包裹在里面,将整个矿产资源拱手相让给贪婪的地精,待到地精依靠那些矿产逐步强大起来的时候,这道屏障反而扼杀了你们自己的退路,这就是作茧自缚!”

    阿比让将张清扬的意思全数翻译给了身后的所有工匠听,可以看出那些工匠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就连工匠大师欧沃斯巴克的脸色也阴沉无比,随后这些工匠以欧沃斯巴克为中心,开始乌拉乌拉的激烈讨论起来,阿比让在一旁听得越累越震惊,就差将手指咬掉了。随即,那些工匠似乎得到了共识,欧沃斯巴克用力拍了拍阿比让的肩膀,用粗短的手指指了指张清扬。

    “我的父亲,欧沃斯巴克,他说服了众多的工匠,他完全认可你刚才的说法,我们侏儒一族不是怕死的孬种,但是,我的父亲说,他们这代人除了会打铁外还真找不出几个战士来,除了城主府那些卫兵外,这整个普罗万里都是像他们那样的工匠。”阿比让说着停顿了下,回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欧沃斯巴克正在给他打气,他继续说道,“我的父亲希望您的学生可以带领部落里面的战士去与侵略者进行战斗!”

    “如果这是你们讨论后的答案,我替阿斯兰答应下来。”张清扬说着回头看了眼阿斯兰,阿斯兰连忙点头,一把匕首出现在掌间,眼里闪着嗜血的神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