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商人也彪悍

凤凰涅磐 第九百一十九章 引起注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我知道我有点笨,你再给我说一下吧?”花木兰扯着二虎的衣角不停的哀求道,“我知道你们这次任务奖励很丰富,虽然我没有资格接取任务,但是你们完成的话,至少可以给我一点小小的奖励,我现在很需要钱,我的弟弟妹妹们马上就要补交学费了,要是这次再拖欠的话,他们就要辍学了,我不想的,我不想他们跟我这个做姐姐的一样,每天打几份工,赚一点点钱,连他们的学费都交不上,我不想的!”

    二虎也是农民的孩子,深知现在华夏国内还有很多贫富差距的地方,那些地方生的孩子大部分都是辍学状态。就算是铁打的心也有软弱的一面,二虎算是被花木兰的家境弄的心软了。

    “其实很简单的,你就像是平时在炼金商店门口派送传单一样,将这份东西不小心的掉在了莱蒙德的面前,然后你要做出很紧张的模样,要让莱蒙德对你产生疑心。”二虎几乎是一字一句的教给花木兰知道,看了一眼时间,距离蒙特利尔城城门开启还有不足2个小时,这是步惊云告诉他的,蒙特利尔城每逢早上8点才会开启半个小时,那些在外面游历的或者打怪的玩家都会在这个时间等候在城门旁,不然就要等待第二天才能进城了。

    原因是,自从帝国暗地里与教廷交恶后,蒙特利尔城就没有架设传送法阵,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

    “你放心,他不敢在里面对你怎么样的。到底还有位教皇在盯着他的言行。”二虎继续解释道。“ ” ” 你要在晚上8点前等在城门口。必须要让莱蒙德看到你走出城门,然后就这样来回个几天,直到看到莱蒙德跟着你出城,你就将他一路带往彩虹城方向,我们会沿路保护你并且生擒莱蒙德的。”

    “就这么简单?”花木兰不解的问道,“我还以为…以为…以为…”

    “不要吞吞吐吐的,时间差不多了。”二虎有点不耐道,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就陪着花木兰解说剧情,任谁都受不了的,“你不会是以为我要你去勾引莱蒙德吧?你想多了,那是个大yín魔,你去了不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你好坏啊!你才是肉包子!”花木兰对二虎这个比喻似乎很是在意,小肉拳不停的捶打着二虎的胸口,直到最后发觉不对,才低着头做起了鸵鸟,双拳紧紧攥着放在胸口。

    “时间差不多了,我现在送你去蒙特利尔城城下吧。”二虎尴尬的打破了沉寂。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揉了揉胸口。“小娘皮,打起人来,还挺疼的!”

    走出营寨的两人,二虎很快就进入了潜行状态,花木兰因为佩戴着风云天下的徽章,一路上遇到的不管是不是风云天下的玩家纷纷向她不停的打招呼,说起来花木兰也算是个美人胚子了,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样不是假装的出来的,所以,很快就有很多自称护花使者的家伙围在了周围,护送着她进入蒙特利尔城。二虎见差不多了,就原路返回。同时还给步惊云发了个消息过去,后面的事情就要靠步惊云来安排.. ””了。

    花木兰在一众自称护花使者的玩家们保护下进入到了蒙特利尔城内,虽然对眼前的景sè有种想要叫喊出来的激动,但是,她还是忍住了,装出一副我很熟的样子,那些玩家倒也没有怀疑,NPC就更加不会管了。

    步惊云安排的亲信很快就找到了花木兰,那些护花使者见到是风云天下的jīng英团的人来,也就散了开去,虽然现在风云天下已经不是盟主公会了,但是那份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到底风云天下在蒙特利尔城里面经营了那么久,光是公会人数就抵得上其他几百个小公会的总和还要多。很多玩家也是知道,是那个光明大主教莱蒙德公报私仇,故意整步惊云的。

    那位jīng英团的玩家偷偷的将自己标注过建筑设施的个人地图给花木兰做了共享,花木兰羞涩的还了一个微笑,顿时让那群狂蜂浪蝶一阵羡慕嫉妒恨,虽然不知道这个jīng英玩家与花木兰说了些什么,但是,只是那么近距离的接触那么久,也是很不错的。

    告别了花木兰后,那名jīng英玩家走向了那群狂蜂浪蝶,告诉他们,花木兰是步惊云的远房亲戚,这句话一出口,那些还对花木兰有些心思的玩家顿时打消了念头,俗话说的好,不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了整片树林。

    可是,也要有命找树林才好啊!要是被风云天下盯上了,别说是树了,树叶都没的泡。

    花木兰有了详细的地图指印后,开始按照地图上标注的可”商人也彪悍 第九百一十九章  引起注意”行动区域闲逛,看到与自己徽章相似的就上前打招呼,很快就在风云天下众会员面前混了个熟脸,也方便之后的任务。

    不过花木兰没有留意,自从她走进蒙特利尔城开始,就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留意她的一举一动,这个人的嘴角不断的流淌着哈喇子,好像是忽然发现了猎物一般的双眸,闪着绿光,这个人就是光明大主教莱蒙德。

    当花木兰路过圣彼得大教堂的时候,遇见了门口的圣殿骑士守卫,那些守卫很是粗鲁的将靠近的花木兰朝着身后推搡,花木兰惊呼一声朝着后面狂退几步,差一点就要摔倒在地的时候,被一个人从身后托了一把,待到花木兰惊魂稍定的时候,她发现一个帅气的男人一袭白衣的站在自己身后,他的头上显示他的名字和身份,光明大主教莱蒙德。

    “为什么这么粗鲁的对待一位美丽的女士?”莱蒙德走上前去,质问那个圣殿骑士,那名骑士只顾着道歉,并没有留意花木兰偷偷的在莱蒙德身后将那卷有点褶皱的发黄的散发着腐朽气味的rì记残卷丢在地上,然后还做出一副急切的寻找的模样来。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东西?”莱蒙德感觉到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也没有细看,平时对待这种恶心的东西他是不会捡起来的,因为他是有洁癖的,“下次要小心一点,圣彼得大教堂是教皇大人诵经的地方,一般人是不能接近的。”

    系统提示:您获得了光明大主教莱蒙德的好感+10!

    ”商人也彪悍”“哎呀,是的,就是这个了,我刚才在附近的花园里面挖到的,正准备给教皇大人送去呢!”花木兰装出一副惊喜的模样,还在原地转了几个小圈,示意莱蒙德自己真的是很开心,很激动。

    “要交给教皇陛下的?是什么东西呢?能不能给我看看?”莱蒙德让花木兰的话提起了兴趣,或者说他的目光开始注意起那卷褶皱的兽皮纸了,他越看越是心惊,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似乎就连那种隐隐间弥漫的腐朽气味都是那么的熟悉。

    “唔,既然您贵为光明大主教,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就给您吧!”花木兰假装做出一副思想斗争后,还是小心奕奕的将手里视若珍宝的兽皮纸交给了莱蒙德。

    莱蒙德一把夺过了兽皮纸,背对着花木兰仔细的阅读起来,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心口不断的弹跳着,“该死的伊莲娜,到处跟我作对,就连这要命的rì记也到处掩埋,一定还有几张更加要命的埋在了什么地方,一定不能让你的诡计得逞!只要我找到所有的rì记残页,然后付之一炬,就算你再有本事,就算找到了喜鹊的尸体埋藏地那又能怎么样?没有了证据,谁能拿我怎样?当初要不是太着急,也不会不见了那本rì记本,早知道就应该全部烧掉!”

    莱蒙德内心不断的自责着,他从来都不知道伊莲娜有记rì记的习惯,虽然他清楚每一个人的绰号,但是,没有想到伊莲娜的rì记本不止一本,上一次他趁乱撕掉了几页””要命的残页,以为只要伊莲娜死了,这件事情就不会有人知道了,没有想到,居然在花园里面又被人挖出来一张,到底还有多少张残页在?

    “莱蒙德大主教!”花木兰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我突然想起来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既然您是教皇陛下身边的人,那么能不能拜托您将这张我挖到的残页交给教皇陛下呢?”

    “你…”莱蒙德本来想说你有没有挖到其他的残页,但是话到嘴边又吞咽了下去,花木兰表现出来的模样实在是太过诱人了,让他想起了当初与他媾和的喜鹊,那个美丽的小修女,要是不是一个劲地烦他的话,他也不会错手杀了她,非要将那个孽种生下来干什么呢?

    “啊,是的,我正巧要去面见教皇陛下,等下我就顺便帮你递交给陛下!”莱蒙德连忙换了一个柔和的语气,清了清嗓子笑道,“花木兰,这个名字取的真不错,要是下一次再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直接交给我,你要知道,教皇陛下最近因为一些事情很是头疼,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就要为其分担是不是?”(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