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剪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正文]第十章剪纸——

    第十章剪纸

    ps老生常谈,求推荐票,求收藏。

    刘妈妈心里更痒了,丁柔偏偏在此时细嚼慢咽,刘妈妈忍了忍,问:“六小姐说得商机是?我可不是望本的人,请六小姐在指点一二。”

    丁柔并不是故意吊着刘妈**胃口,她是在想以当下的条件,该怎么做才能既赚到银子改善生活条件,又不会引起太大的麻烦,丁柔回想本尊九九重阳节的记忆,不得不说大秦朝开国皇帝特殊喜好,很重视九九重阳节,皇后不喜欢富贵牡丹,偏爱菊huā,大秦朝国huā定为了菊huā。

    上位者的喜好贯穿大秦朝,从定下国huā后,百姓也都喜欢菊huā,每逢九九重阳节是大日子,家家户户都会想尽办法n-ng盆菊huā应景,实在没银子人家n-ng一朵菊huā也能凑活,专m-n用于养菊huā的商户早就准备好了各式各样的菊huā预备大赚一笔,丁柔现在养菊huā是来不及了,况且她也不会sh-n-ng菊huā,勋贵重臣府上都有暖房,他们有专m-n人饲养菊huā,丁柔记得丁府的玻璃暖房里养满了各各品种的菊huā。

    “小柔,要不咱们也买一盆菊huā?”柳氏见nv儿沉默,又想偏了,“娘还有一块y-佩,再加上刘妈妈给的散碎银子,够银子买一盆菊huā,虽说比不上府里的,但我觉得是——”

    “我又不喜欢菊huā,l-ng费银子买菊huā做什么?重阳节那日我陪娘出去走走,摘茱萸。”

    柳氏眼里溢满喜悦,连连点头,“好,好,娘和小柔一起去。”

    丁柔看了眼跃跃y-试的岚心,她是个爱玩爱闹的小姑娘,笑着说:”岚心也一起去。”

    “谢六小姐。”

    岚心屈膝,丁柔从中可看出大秦朝对重阳节的重视程度,据说这一日皇帝不朝封笔,文武重臣也不用去衙m-n,跟过大年似的,丁柔对大秦的开国皇帝皇后多了几分兴趣,如果能有本记载他们生平的书该多好,丁柔好很想了解一番。

    刘妈妈不耐的打听:“六小姐重阳节可着心意玩闹,银子不能不赚。”刘妈妈瞧出来了,丁柔大病一场后变了许多,对柳姨娘孝顺,处事沉稳不好糊n-ng,老话说人死去活来后定会有所感悟不同,六小姐就是这样的。

    “绣活如六小姐所说,熬心熬力,您也不忍看着柳姨娘辛苦不是?您有主意,我空有把子力气。”

    刘妈**意思很简单,她们和在一起赚银子,刘妈妈相信丁柔有法子,哪怕丁柔曦现在不过十岁,刘妈妈看着笑盈盈的丁柔,心里更确定上一些,她的孙nv还比丁柔大上一岁呢,可比六小姐说话行事差远了去了,丁柔凭着几句话不打不骂就将自己占得便宜jiāo出来,这份本事刘妈妈不曾见过,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说话行事与众不同。

    “菊huā寻常百姓人家卖不起,可剪纸都能买得起。”

    前生丁柔的母亲有祖传剪纸手艺,丁柔学了几招,大秦朝的剪纸不普及,大秦都城燕京师没剪纸艺人的,寻常百姓在重阳节这日就连菊huā瓣都不肯放过,又好看又便宜的剪纸贴在屋子了,也算是应景了,太复杂的剪纸丁柔也不会,但剪朵菊huā却能做到,如果条件准许得话,丁柔还可以扎成纸huā,不知道大秦的纸张能不能达到要求。

    “剪纸?六小姐什么是剪纸?”

    “你等等。”

    丁柔让岚心收拾桌子,翻出家里的一张白纸,丁柔mō了mō改良过的纸张,跟现代专m-n用做剪纸的纸张没法比,丁柔暗叹古代到底哪好?她一点都不喜欢穿越。

    脑海里勾画出要剪的菊huā样式,丁柔先折纸,再拿起绣huā时专m-n剪绣线的小剪子,刘妈妈看着丁柔手中的剪子在纸上移动,纸屑落下,丁柔嘴角一直是上扬的,看得出很愉悦,柳氏吃惊nv儿这项手艺,她何时学会的?在丁府里,丁柔和柳氏不亲近,十天半月都见不上一面,柳氏只能偷偷的去看丁柔,不敢让丁柔发现了,所以柳氏虽然意外,但也没往深处想。

    丁柔收了剪刀,将手中的纸张展开,平铺在桌上,两簇菊huā盛开争y-n,刘妈妈r-u了r-u眼睛,“六小姐,我长了见识了。”

    只是一小会就能剪出菊huā,要比刺绣快得多,划几剪子就行,刘妈妈面带欢喜,“这法子可行。”

    “成本不高,胜在量产,贫苦百姓家都买得起。”

    丁柔对剪纸的定位就卖几枚铜钱,勋贵人家是看不上的,“我恍惚记得你孙nv也有十岁了?”

    “六小姐好记x-ng,转过年就十二了。”

    “明**让她来庄子上,我教她剪纸,多几个人动手能快些。”

    刘妈妈吃惊不小,站起身朝着丁柔叩拜,声音呜咽:“我代招弟谢过六小姐大恩。”

    丁柔怔了怔,才记起古人对于师傅,对于祖传手艺是保密的,招弟这名真有趣,“这没什么,刘妈妈快起来。”

    丁柔虚浮了一把,”我没教过谁剪纸,许会脾气不太好,刘妈妈可不许见怪啊。“

    “她如果不好好学,六小姐尽可揍她。”六妈妈脑筋灵活着,学了这m-n手艺过年也可剪年画,也能卖钱。

    刘妈妈千恩万谢后出了庄子,丁柔安排岚心买些n-ng些带颜s-的纸张,剪出来效果更好些,丁柔说:“岚心,我教你剪纸?”

    “奴婢笨拙,怕是学不会得。”

    丁柔笑着摇头,“很简单的,一点都不难学。”

    丁柔手把手的教岚心,一会功夫丁柔就佩服起古人的领悟能力,岚心学得比她当时还快,还能带创新的剪法,剪出来的菊huā活灵活现线条流畅,丁柔受了打击,”岚心,你是笨拙?你可知当初我剪坏了多少张纸?”

    岚心抿嘴笑着,越发的炫目好看,她知道六小姐虽然嘴上抱怨,其实心肠很好,丁柔看着岚心,这副好相貌不知便宜了哪家小子,蕙质兰心的岚心不好嫁人,大户人家看不上岚心出身,不会聘岚心为在正妻,平民百姓之家又保不住岚心,好在岚心年岁不大,等几年再看吧,丁柔可不忍随便就让岚心嫁人了,岚心是难得有骨气nv子,不为妾,就冲这话丁柔就会帮着岚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