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手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正文]第七十一章手段——

    第七十一章手段

    丁敏丁柔姐妹两人刚一进主院,大太太跟前的丫头压低声音屈膝道:“两位小姐,太太尚未起身。”

    丁敏抢先道:“我和六妹妹候着。”丁敏拽住打算去西厢房等大太太起身的丁柔,善良的提醒说:“六妹妹,做nv儿得应当在回廊下等候,你怎能躲清闲去西厢房?”

    丁敏提醒的声音不小,不仅丁柔听见了,院落里的丫头妈妈也听得清楚,这是提醒?丁柔笑盈盈的甩开丁敏,“我同三姐姐想得不一样,去西厢等候也是一样的,这一日寒风起,万一冻坏了找了凉气,母亲还得跟着c-o心,若我说啊,真正对母亲的孝道,可不是故作孝顺,身体好好,母亲也跟着欢喜。”

    丁敏错愕,眼看着丁柔去了西厢房,偷懒也能找出一堆的理由借口?丁敏有点急佩服丁柔的刁钻,丁敏既然说了在廊下候着,也不会随着丁柔进m-n,丁敏裹了裹衣衫,深秋时节,寒风吹拂,丁敏感到了阵阵凉意,看了一眼太太的正房,丁敏不知道太太能不能看出她的敦厚孝心来,如果能得太太一分看重,也不枉她在寒风中矗立。

    丁敏坐在温暖的屋子里,看的出大太太畏寒,还没到初冬,便在屋里放了个小小的炭火盆,银炭不多,可足以取暖,丁柔见了炭火盆展开眉m-o,她想对了,大太太的本意便是让她们进西厢等候。

    丁柔悠然品茶,心里衡量着大太太是不是有什么话同人jiāo代?丁敏等候在回廊下,大太太不一定好开口说呢,最为重要的是现在日上三竿,大太太怎么可能没起身?丁敏在外面站着立规矩可不是孝心,是故意给大太太难看,会让人误解大太太在刁难庶nv,丁柔想得明白,名声是大太太最为看重的,这其中不仅牵涉着f-德,还关系着出嫁的大姐丁怡,娶亲的大哥等大太太嫡出的nv儿,有个刻薄庶nv的母亲,大太太的儿nv也会被误解的,母亲是子nv的第一任老师。

    父母名声好了,对子nv很有好处。大太太明理贤惠,嫁进来的儿媳f-娘家也会放心些,起码不是刁蛮婆婆,娶丁家小姐的人家也会满意,这世上鲜少没庶出的子nv,亏待庶nv庶子,可不利于家族的兴盛。

    丁柔也从侧面了解过,丁府在政治上正处于上升期,丁家大老爷稳步提升官职,这样的家族最是容不得内部纷争,即便丁府长房二房有些摩擦也不妨碍大局,丁府姐妹有些计较,不过是义气之争,出了丁府他们是一家人,齐心合力维护丁府的名声,谁敢败坏丁府的声望,上面坐镇的太夫人可不是泥塑,丁柔虽然没见过太夫人,但对她却有着比大太太还深的忌惮。

    等候了一盏茶的功夫,清秀的丫头提醒丁柔:“太太让六小姐过去。”

    “嗯。”

    丁柔含笑放下杯盏,随着丫头去见大太,回廊下的丁敏先于丁柔进m-n,丁柔请安后抬眸看见大太太搂着丁敏,“我的儿,可是冻着了,真真是个让我心疼死了,麝月,n-ng碗姜汤给三小姐暖暖身子。”

    “母亲,无碍的。”丁敏谦恭的一笑,安静的趴在大太太怀里,虽然冻得够呛,但能的大太太的夸奖,值得的,不是吗?

    “你这傻丫头,太懂事了些。”

    丁柔安静的坐在不远的绣墩上,傻丫头?太懂事了些?丁柔嘴角弯了弯,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个嘲讽的意味,丁柔悄悄的抬眸,正好同大太太的目光相碰,丁柔忙垂下眼,做出恭敬状,大太太道:“我方才听说你们姐妹有了争执?是怎么回事?六丫头,你才回府就同敏儿计较?我原本还以为你懂事了,如今看来你”

    丁敏顺势滑跪到大太太tuǐ边,“母亲,不怪六妹妹,是nv儿没管好丫头,惹六妹妹动怒,六妹妹x-ng子急,烟翠有是个嘴笨的,许是误会了才有方才的事儿。”

    丁柔起身道:“回母亲我同三姐姐说不上是争执,不过是不懂事的烟翠仗着三姐姐怜惜胡言lu-n语罢了,以烟翠的婢nv身份敢妄言主子,为了三姐姐的名声着想,我稍加教训。”

    你会上眼y-o,我就不会?任由你颠倒黑白?丁柔可没吃过这等短了嘴的亏,论辩驳丁柔不见得是能强过所有人,但她前生是高校风云人物,多少才思敏捷的对手败于她嘴下?找切入点,找话语中破绽,是丁柔最拿手的,今日母校还保留着丁柔的诸多语录传说。

    丁柔笑盈盈搀扶起丁敏,“三姐姐别动不动就跪地请罪,母亲明察秋毫岂能误会咱们姐妹?若让外人瞧见了,还以为你犯了多大的过错,以为母亲不慈呢。”

    丁敏脸一变,她重生后努力过,发奋过,比之前生丁敏要好很多,但有句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x-ng难移,不能重生了就改了x-ng子,丁敏前生敦厚老实,中规中矩,ch-n舌上也没占过便宜,这是她x-ng格使然,今生丁敏极力改变,但她满打满算比人多活了三十年,前生从出生到出嫁,丁敏可以说走的顺畅,并没遇见bō折,在闺阁中丁敏是官家小姐,衣食无忧,出嫁后婆家对丁敏也没刁难过,除了有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子丁敏说不过外,婆母丈夫都护着她,并未偏心小姑子,丁敏并没丁柔的在现代的经历,丁敏只记得前生丁柔的尊荣,记得丁柔让她回府等消息,其实是见死不救,重生的丁敏不想再走前生的路,同为庶nv,丁柔能是侯爷夫人,她为何不成?

    “母亲,nv儿,nv儿不是六妹妹说的那样”丁敏向大太太辩白,“nv儿怎能忍心让母亲名声有损?”

    大太太握住丁敏微凉y-手,拍了拍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还不了解你么?你是最有孝心的一个,比姝儿都孝顺我。”

    丁敏听见大太太如是说,这才止住了眼泪,丁柔巧笑嫣然,“三姐姐又误会了我,母亲,nv儿也冤死了。”丁柔语调轻快,声音清脆,眼底满满是笑意,让人看着暖心窝儿,比丁敏动不动就下跪,拘谨的样子舒心得多。

    大太太戳了丁柔的额头,笑骂道:“你这丫头,还敢叫冤枉?快些向敏儿赔礼。”

    “是,听母亲的。”丁柔笑着屈膝,“三姐姐,你就原谅了我吧。”

    丁敏跟不上丁敏和大太太的思路,是自己占优势了?丁敏道:“六妹妹,我没怪过你。”

    大太太含笑将丁敏丁柔的手合在一处,“且记得,你们不仅是丁府的小姐,更是嫡亲姐妹,再为了个丫头争嘴,我可是不依的,到时不论对错一起罚,你们那会别向我哭板子打得疼。”

    “不说,不说,再疼也忍着。”丁柔娇笑,“有道是打在儿心,痛在娘心,nv儿不过是受些皮r-u之苦,母亲才是真真的心疼呢。”

    大太太笑意浓了些,“和着六丫头是真想挨板子?还打算再犯错?”

    “哪敢啊,有您这尊菩萨坐镇,nv儿哪敢再犯错?一定乖乖老实的在菩萨面前当童nv。”

    丁柔双手合十做叩拜菩萨的样子,大太太大笑,“鬼丫头,真真是鬼丫头,在庄子上学坏了。”

    丁敏眼睁睁的看着丁柔在大太太跟前讨喜,她如何就想不到?做不了呢?丁敏先于丁柔进m-n,也看出大太太不快来,可她不会说话,哄不了大太太,即便有了前生的经历,丁敏也不可能事事先知,她根本想不出大太太为何不悦,想不出原因,自然找不到哄大太太高兴的法子,又不像丁柔没皮没脸的,丁敏不自觉的有种矜持,也有种骄傲,她是重生的,知道很多人的命运在,这种预知的能力冲淡了丁敏骨子里因庶nv出身的自卑,凭着多出的三十年,丁敏对娘家,对将来的夫家都会提醒指点,她一定会让兰陵侯府比前生更为荣耀。再过五年,可就是夺嫡之争了,丁敏比任何人都清楚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同样丁柔从进m-n开始便看出大太太眉宇间的淡淡yīn郁,原先的猜想更确定上一分,丁柔费心思讨得大太太欢喜,就是不想让大太太借着方才的事罚丁敏丁柔。姐妹们相争,是得挨罚的,丁柔可不想去背nv戒nv则。

    大太太将手腕递给丁柔,丁柔诚惶诚恐的扶起大太太,“母亲。”

    “六丫头,今日打扮得喜气,我瞧着好,你帮我看了今日穿何颜s-的披风?”

    大太太身边的丫头捧着是三四件斗篷,丁柔先是看了一眼大太太的妆容,所佩戴的首饰,给人贵f-人着装建议,前生丁柔也是用过心思的,为了丈夫的生意,丁柔没少在贵f-人中间周旋,丁柔笑着取过酱紫s-泛着兔m-o边的披风,为大太太披上,“这件最衬今日的母亲,y-n而不俗,极衬母亲的高雅沉稳。”

    大太太照了镜子,淡淡的笑道:“六丫头眼光不错。”高雅,便不同小人计较,沉稳,便不可lu-n了分寸,大太太向丁柔一瞥,却让丁敏扶着她出m-n。

    丁柔敛目跟在大太太和丁敏身后一步的距离,就要见到丁府的老太夫人了,她会给丁柔何等的惊喜呢,这些在后宅里打滚一生的nv人,着实不能小看啊。

    ps吐槽一下,夜看了很多的重生复仇文,别管前生nv主怎么悲催,重生后立刻战无不胜,明朝秋毫,是,重生是优势,可以改变命运,但总不能连本x-ng都变了吧,前生都没宅斗的经历,被欺负的惨兮兮,重生后立刻宅斗高手,这正常吗?反正夜没理解,当然也有重生复仇文写得很好看的,合情合理的,夜还是很喜欢的。求两张粉红票暖暖心,求点订阅,哎,本来夜心气很高滴,但订阅不好,一句话jiāo代了,夜落后于时代了啊,喊一声穿越nv不都是脑残,丁柔很聪明,为啥穿越nv成炮灰配角了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