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离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文熙四十五年七月,三皇子遭文熙帝怒斥,废为庶人,贬黜京城,随后其母如妃贬为贵人,幽居冷宫。

    文熙四十五年八月,丁栋升为吏部侍郎,官居从二品,丁府贵客临门,庆贺三日。同月丁栋长子丁萧,悄无声息的成为国子监祭酒手下监察,半月出京去杭州书院巡检。

    文熙四十五年九月,丁栋次子丁全游学回京,正是入读燕京书院,准备下次大笔,同时大太太为丁全择闺秀,丁府今非昔比,欲于丁府联姻之人很多,大太太一时难以定下。

    文熙四十五年十月,丁瑜出嫁,同周家结下百年之好,丁府欢庆,张灯结彩,丁瑜是丁栋升官后第一位出嫁的小姐,虽然是庶女,但二太太为了挽回名声,婚礼很是隆重。

    二老爷丁梁的文友齐齐赶来庆贺,周世显又是是京城后起的才子,许多文人公子来凑热闹,一是看在周世显的面子,再有也是想让丁栋有个印象,每年中进士的人官职大小,都操纵在丁栋手里。

    “六小姐,您不去看看?西府上很是热闹,听说三小姐堵着门口,让四姑爷做诗呢。”

    岚心声音清脆,出落得越发好了,谁不知道丁柔身边丫头岚心绝美俏丽,雅菊淡雅沉稳,不是没人向丁柔打听岚心,但她只是摇头,旁人不由得猜测,丁柔是准备留着岚心做通房,大多也歇了心思。

    岚心听后一笑而过,她相信六小姐不会亏待了她,六小姐早就答应过她,不会让她为妾。

    不是岚心不知道丁柔为柳氏守孝,自从安葬了柳氏后,丁柔回到丁府后深居简出,整日死气沉沉,仿佛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也不去书房看书或者陪伴丁老太爷了伺候太夫人虽然没疏忽,但太夫人也能看出丁柔暮气沉沉,心知她因柳氏的事伤心,除了感叹几句之外,倒也没为难丁柔,反倒对她更疼惜了些。~

    “不去了热闹场合不适合我。”丁柔身子靠向垫子,放下了手中的绣针,无论她如何用心,如何努力,都赶不上柳氏,“我的嫁妆,娘还没绣完。”

    “您不能再消沉下去了,柳姨娘看见您这样也会伤心的。”

    手指轻抚过她绣的花样,丁柔道:”我怎么了?”

    “您同以前不一样了奴婢嘴笨说不好,即便在庄子上再难,您都是精神的,即便您以前发脾气训斥奴婢,怨恨柳姨娘也比您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做强,您不是发呆就是绣花样,您如果想做什么,同奴婢说,奴婢的针凿比您要好。

    岚心抓住丁柔的手,看向她平静的眸子,急得有大哭的冲动,“柳姨娘说过的您的手是写字的不是拿绣针的。”

    “奴婢不怕吃苦,你如何奴婢都会跟着您可可奴婢看不得您这样子您知不知道三小姐来看望太夫人?知不知道太夫人总是被五小姐逗得大笑,前些天三小姐甚至去了书房,同老太爷谈论好几个时辰,晚上时老太爷赏了她一顿饭食,大老爷也说三小姐聪慧。”

    “你是我被取代了?”

    丁柔眸子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不在意岚心所言,岚心急得落泪,“您怎能这么想?您不是在怀念柳姨娘,您是让她在地底下难安,大太太她还看着您呢,说了几次将您移出太夫人身边,由她照料,六小姐,奴婢幺i婢不了解大太太,但她不不会像对太夫人一样对待您,柳姨娘被追封为四品淑人,又同信阳王府¨女i婢听前面的姐姐说,有好多人上门打听您¨就等您孝期过了提亲。”

    “提亲?不是好事?”

    “怎能是好事?六小姐,您甘心去做填房?或者配个勋贵次子?”

    丁柔神色淡淡的,“你不明白,祖母不会听母亲的,我做于不做,她都会给我选个好人,祖父那里,我不是不想去,而是我得了他另眼相看又有什么用?我娘她不在了。”

    唯有离开才让人思念,柳氏一直存在感很弱,她的离去,却让丁柔失去了方向,她做于不做,将来都不会太差,她又何必再去算计,再去争,柳氏不在丁府,丁栋已经是从二品妁吏部侍郎,稳扎稳打,以丁栋的谨慎之心,不会再引起什么波折,她也没心情再为丁栋谋算,只要丁府平安,她顺顺利利的嫁人也就是。

    “六小姐。”岚心抹眼泪,“你怎能如此消极?万一太夫人在您没定亲之前有个三长两短,您不是又落到大太太手中?您甘愿被大太太操纵?您不是总不是说未雨绸缪?总是说人活着就得争取更好的●子,有争取才有进步,你给奴婢讲过的,您怎能糊涂了?”

    丁柔目光一凝,叹道:“岚心,你先下去,我会想想的。”

    岚心知道再说六小姐也不会听的,屈膝道:“无论您什么样,奴婢就跟着,奴婢最喜欢看精神的六小姐。

    随着岚心退出去,屋子里回府了宁静,丁柔嘴角翘起,捧着她绣的图样看着,明明是艳丽鲜活的牡丹图样,她却绣得死板难看。

    岚心都能看出的是事儿,她何尝看不出?她就住在承松园,能听见太夫人的笑声,顺着窗户也能看见丁敏长去书房,丁敏不仅讨好大太太,有心结交老太爷,或者争得丁栋的看重。

    原因无它,是看见丁柔受到得优待,不管是因为什么丁栋对丁柔有了疼惜。他有时会来看望她,虽然次数很少,但足以证明丁柔是他看重的女儿。

    丁敏两世为人,见识会更多些,趁着丁柔伤心,想要取代她的位置,只可惜丁柔扔掉图样儿,生母死她不能不伤心,否则太过薄凉,因信阳王当众送她那块令牌,虽然丁柔将令牌埋入土中,但同信阳王府的牵扯无法斩断,丁家的人只会有人想要借着她同信阳王府更密切些,她只有郁郁寡欢死气沉沉才可躲开利用。

    况且真心同假意,别有所图同真心相待,太夫人也好,老太爷也罢,会看不出?丁敏越是亲近他们,学得自己越像,他们会越是记得她的好,东施效颦只是落得嘲弄罢了。

    前两天听太夫人说起过,丁敏给老太爷指出不应当结交信阳王府,勋贵之首不仅仅是荣耀,当时太夫人是不屑于故,丁柔却知道丁敏说对了,但她没看出信阳王府最根本的隐患,也许她也想不明白吧,声威赫赫的信阳王府,倒塌起来也会很快。

    老太爷许是会因丁敏的话警惕,但他此时可不敢疏远信阳王府,在三皇子被贬为庶人后,谁敢轻易得罪信阳王府?信阳王齐恒明显的善意,丁府可没胆子拒绝,拒绝了疏远了就是不识抬举,连皇子都碰不得信阳王府,一旦因丁家不识抬举而震怒,收拾起丁家来就是抬抬手的事儿。

    “看来是三皇子操纵了这个局,木太妃为皇上去了个不良没资格继承帝位的儿子,剩下的皇子会老实许多几日,只可惜除了我之外,谁还记得死去的柳氏?”

    丁柔按了按额头,距离万寿节越来越近,京城太热闹了,她—一丧母之人还是避一避的好,丁栋是从二品大员,按照规矩他的妻女是可进宫参加万寿节庆典的,丁柔实在不想再见权贵,更不想见木太妃。

    翌日,丁柔向太夫人恳求去庄子上看望丁慧母女,太夫人看了看丁柔,道:“六丫儿,何时回来?”

    “多则一月,少则半月。”

    “我是问你何时再像以前的六丫头。”

    丁柔抬眸见到的是太夫人慈爱信任的眸子,心中一暖,“祖母。”

    “好了,好了,别掉金疙瘩了。”太夫人握住丁柔的手,拍了拍:“我晓得你伤心,也不愿逼你,你听我说,记住你娘不是只有伤心,你过得好,你娘才会安心。”

    丁柔呜咽不语,但眉宇间少了往日的暮气,太夫人笑了:“我让文丽给惠丫头准备的东西,你一并带去,告诉她常领着贞姐儿回来,我惦记着贞姐儿。”

    “嗯。”

    这话意味着丁惠可以再丁府了,风头已过,丁惠可以堂堂正正的见人了,贞姐儿也能有更好的照顾。

    太夫人满眼不舍的送丁柔出门,她轻抚过丁柔的脸颊,“瘦了,六丫头,再回来时养胖些,不许再瘦下去了。”

    丁柔眼眸泛起水雾,原来出了柳氏之外,太夫人也是关心她的,”六丫儿早些会来,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了你去。”

    丁柔拜别太夫人,带着岚心,雅菊离府去别院小住,太夫人回转屋子时,见到了站在窗口的老太爷,叹道:“咱们六丫儿聪慧机敏,会想明白的。”

    太夫人瞧见玻璃窗户上,映着丈夫含笑的模样,“老爷,你做了什么?”

    “知会老朋友,我孙女去了别院。”

    “六丫儿知道会埋怨您的。”太夫人神情放松了许多,眼底满满是笑意,“也罢,都是小辈在一处,也可劝劝她,六丫儿太重情,看得人心疼啊。”

    老太爷冷哼一声:“便宜他了。”

    p明天双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