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二章 女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虽然太夫人相信丁柔的为人处事的能力,但还会问她有什鼷不清楚的,尹家毕竟是那么个地方,杨氏又身孕,想也知道不会让丁柔好过。丁柔不想长辈还为她操心,轻松的笑道:“没事的。”

    太夫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越发怜惜起她来,丁柔却说道:“如果整日里无所事事,我才觉得没趣得紧,况且我们在京城住不上两个月,总是要外放出京的。”

    在怀孕的头三个月据说是最容易滑胎,杨氏虽然极品了一点,但她对自己生的孩子全然的宠爱,甚至可以说是溺爱,她老蚌怀珠证明得宠,怀得最后一个孩子,杨氏会更为的重视,刁难丁柔是一定的,但不至于做出不顾及身体的事情。

    “六丫儿得记住,一定小心再小心,轻易别往杨氏身边凑。”

    “我晓得的。”

    杨氏不舍得肚子里的孩子,不见得不会借着怀孕生事,听见太夫人提醒,丁柔倒是不担心她自己,回尹府后得找个机会同尹承善的生母说一说,杨氏对他们夫妻没法子时,总会将气出在她身上。

    丁柔陪着太夫人说话,丁老太爷的书房里又是另外一番的情形,丁老太爷坐在书桌后,轻抚着手杖顶端,眼皮耷拉仿佛对儿孙的谈话不敢兴趣

    “岳父大人,小婿以为陛下重用您是一定的,却不是当下。”尹承善显示给丁栋分析了当年的局面,“吏部尚书不会是您。

    丁栋面露一分难看,丁全皱紧了眉头,“谁还能比父亲更为适合?以前不是都说父亲一定是尚书?”

    丁萧止住丁全对尹承善的质问怀疑口气,说道:“皇上一日不曾下圣旨,哪有一定一说?什么叫有谁比父亲更适合?你且不可小小看朝堂上的重臣。”

    丁老太爷撩了一下眼睑,丁栋恢复了平时模样,“陛下已然对我是皇恩浩荡,我只求为陛下尽忠·为国效命。”

    尹承善拱了拱手,对义正言辞的丁栋道:“小婿佩服岳父的豁达,六部之首的吏部尚书,仅次于阁臣和三大总督·不是任何人都舍得。”

    丁萧眉间簇起,舍得?尹承善到底什么意思?难道做不成吏部尚书丁栋在吏部待不下去?丁栋心里一紧,权位对如今的他是最为看重的。

    丁老太爷嘴角微微弯起随后有显得垮了一些,儿孙都是他精心教养的,没少教导仕途官场的东西,但还是比不过经过宝亲王调教过的尹承善。虽然是弱冠探花郎,但比在官场多年的丁栋看得透彻。

    “六妹夫·你说得是什么意思?”丁全直接问道:“莫非父亲会调任?”

    尹承善点了点头:“先前的风声太盛,陛下如果另外命令吏部尚书的话,岳父大人如何在他面前自处?陛下不会想要尚书同侍郎不和,搅得吏部大乱。岳父在吏部多年,谁接任吏部尚书都只会打压岳父。”

    顶头上司不得意,总会想尽办法给丁栋小鞋穿,难保丁栋不会落入圈套毁了前程。尹承善话里话外透着这种意思,丁栋面色凝重·他给人小鞋穿的时候同样也没手下留情,吏部是六部中最重要的部门,名义上管着天下官员的升迁·这等耀眼的部门丁栋稍有不慎,不仅他仕途毁了,整个丁家都会给他陪葬。

    但丁栋也不是说放弃就能放下的人,他性格上存在着犹豫,虽然怯懦经过天牢之行少了,但还是渗透在骨子里,丁栋看向丁老太爷,“父亲”

    尹承善露出恭听丁老太爷训斥的样子,丁栋不是没有争取成为吏部尚书的可能,只可惜他不够果决·牵挂太多,丁老太爷唇边露出一丝释然,也有几许的失望,“最好的法子是主动向陛下请求调离吏部。”

    丁栋怔了怔,垂下脑袋:“是,父亲。”

    尹承善插话说:“祖父说得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在陛下做出决断前,主动调离吏部也可显得岳父不贪恋权利,岳父必然会被陛下记住。然贸然上奏折也可能会让陛下疑心,揣测君心是大忌。”

    丁萧敬佩的看了一眼六妹夫,丁全咂舌说:“这不行,那也不成,做官真是不容易。”

    随了陛下心愿,还得被猜忌尹承善想了想建议:“岳父退了这一步,但总不能去偏冷衙门。”

    既然丁栋没决心去争取吏部尚书的位置,尹承善便改变了思路全心全意的给丁栋谋划,丁栋无所谓的说道:”离开吏部到哪里都无妨。”说不惋惜是骗人的,谁不想成为阁臣?

    丁老太爷突然插口问道:“你认为他该去何处?”

    尹承善被丁老太爷锐利的目光镇住,神色稍微带出一些紧张但镇定沉稳还在,“小婿建议岳父重回翰林院。

    丁栋倒吸了一口凉气,“为什么?”

    翰林院是进阶之地,清水得不能再清水的衙门,对在吏部呼风唤雨的丁栋来说,失落不单单是一点点,方才听尹承善话里的意思·丁栋以为他会建议去个好地方,工部,刑部,甚至下一科的主考官的位置他都想到了,唯独没想过重回翰林院。

    丁老太爷的眸子明亮,抚了抚胡须,“翰林院?”

    屋子里所有人的都在等候尹承善的说下去,就在此时门外小厮说:“五姑爷到了。”

    丁栋,丁老太爷都将朱能抛到了脑后,一心都在尹承善身上,丁萧迎了出去:“五妹夫。”

    朱青冷硬的说道:“岳母问祖父,岳父是不是可以用膳了?”

    丁全拽住朱能,笑着说:“五妹夫来了就别想再走,六妹夫语出惊人,咱们听听他如何说。”

    丁老太爷看了朱能一眼,察觉出他的失误,朱能是嫡出孙女的丈夫,他确实有些疏忽,也只能说尹承善太过耀眼,“你也留下参详一番。”

    “是,祖父。”

    朱能虽然这么说,但却安静的站在一旁,不问到头上不会多言,这幅沉稳劲头,丁老太爷对大儿媳妇选女婿的眼光还是赞赏的,无论是朱能,还是兰陵侯都很适合,大儿媳妇只比他差一点点,比如他选中了尹承善。

    尹承善向朱能友好的笑道:“见过五姐夫。”

    “嗯。”朱能同样拱手,闷闷的说:“六妹夫不必多礼。”

    连襟殷勤也是很重要的,朱能也不是一点人情世故都不通的人,虽然凭本事立足军中,但如果能在信阳王麾下,朱能的晋升会更顺利,有仗可打才能升官,凡是同信阳王出征过的武将,凯旋后都会得到晋升,世人皆知信阳王唯有的知己是尹承善,安国夫人即将在皇家军事学院开课,有志疆场的朱能也想得一个旁听的名额。

    “岳父在翰林院待了十余年,重回翰林院谁也说不出什么,舍弃吏部侍郎去翰林院,更为彰显岳父为清流,出身清贵淡漠权柄,陛下心中想必会对岳父更看重。”

    皇帝的看重有时往往比官位重要,尹承善能得到如今偌大的好处,除了他有真才实学之外,入了文熙帝的眼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尹承善尚且不敢说才学出类拔萃,他机缘一直比旁人要好一些。

    “如果岳父去吏部而去另外的实权六部的话,不过是平调而已,绝做不到尚书之位,但岳父去翰林院小婿有八成他把我您会成为翰林院的院长,官位等同于六部尚书,您会高升过一格,轻而易举的跨过最难走的一关。”

    仕途漫漫,从九品小官到一品大员,每晋升一级都很不容易,尤其是在六品,四品,正二品是三道砍儿,多少人终其一生吐突破不了,栋栋神色好看一些,能提升半格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翰林院虽然比不得中书令常常见到陛下,但翰林院院长还有另一个别名,陛下的客卿”

    尹承善不需要再多说了,在场的所有人哪怕是朱能都明白,经常能见到皇帝绝对是好事,丁老太爷对尹承善是毫不掩饰的欣赏,“麒麟儿不愧是麒麟儿,六丫头好大的福分。”

    “能娶到夫人才是小婿今生最大的福分。”

    尹承善今日说出这么一番话,为丁栋谋划分析,最主要的是感激丁柔对他的情意,也是想再次提升丁柔在娘家的地位,他们即便是庶子庶女一样可以位于嫡出之上。

    丁柔有多聪明,尹承善是知道一些的,他小心眼儿的很,就是不想让丁柔因庶女的身份总是在姐妹背后,可能丁柔不在意,但他在意,他的妻子值得最好的。

    丁老太爷见尹承善的认真模样,欣慰的笑容越来越重,却又板着脸说:“我记下了你这句话,亏待了六丫头,就算陛下,你师傅拦着,我也饶不得你。”

    别看你给丁栋出了主意,丁老太爷心说,同丁柔说的话,她没准也能想到,丁老太爷对他们两人的将来越发的看好,只要尹承善不做出对不住丁柔的事情,他的最出色的孙女没准真会助他官居一品。

    丁柔端茶侍奉太夫人时,大太太,二太太,丁姝,丁瑜到了,姐妹自然凑在一起谈笑,大太太看向丁柔的目光透着一分的感激,更多的是难懂,要不是丁柔借着太夫人的名义去前面提醒她,朱能会被落下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