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高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丁柔银票一张一张的放在桌上,每一张都是一万两,一共九张,如果放在现在的话会是一笔巨款,但在大秦帝国勋贵世家眼中也不算是了不得的大事。

    海上贸易带来了许多的真金白金,大秦远比同时空的大明富庶很多。经过太祖帝后都影响,商贾也不是士农工商排名最后的一个了,大秦的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虽然百姓日子过得还不错,但贫富差距比丁柔想象的大得多。

    想到她在庄子上时为挣到万两银子而欣喜,跟在太夫人身边,又听丁怡讲了一些,才知道勋贵的日子过得多奢侈,丁柔从银票上想到很多,贫富差距过大,海上贸易集中在皇帝手中还好,将来勋贵即便当猪养着,皇帝也不放心,难怪文熙帝接连收回开国列侯的丹书铁,接连赏赐朝臣不世袭的爵位,是有所图谋。

    “四奶奶,这些银子都给了太太?”王妈妈见识过大场面,九万两银子虽然寻常人家拿不出,但她也没一惊一乍的,丁柔做得一些安排,自然也没隐瞒过她,“虽说太太有些事情上是糊涂的,但外面的人也都承认太太是个守诺之人。”

    “名门贵胄嘛,不到万不得已,她还得要脸面的。””但四奶奶您不能不防着太太一手,一旦您给了银票,太太又找出什么理由借口来阻止迁坟,太太有着身子,借口好找的紧,前面答应了您,后面说什么不舒服,做恶梦老爷可不见得会同意迁坟,太太到时一推三六五,是老爷不乐意,也不算是违约您这笔银子不久白花了?您再去找太太议论,一旦让她动了胎气,有理也变成没理了,工部的账面平了,一切都了解了,您总不能满世界嚷嚷去,也没人相信您。”

    丁柔手指点在银票上,感慨的说:“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光想着如何”

    在大秦可没法律保护杨氏一旦反悔,丁柔还真不好弄,将银票重新收好,“你说我将尹承焕陷到牢房去如何?不行,有个贪污工部的银子的兄长对夫君的名声不好。~”你亲自去同母亲说我筹备银子不是很顺利,让她安心等两日。”

    “是,奴婢这就去,”

    王妈妈笑着应了,丁柔轻声说:“谢谢。”

    “安阳郡主让奴婢等伺候您不就是为了帮衬主子?当不得主子谢字的。”

    从四奶奶叫主子,看来丁柔已经得到了她们的认可,丁柔将准备出门的王妈妈叫住,“你等一等。”

    抽出三张银票,丁柔想了想,又取出一张,一共四张交给王妈妈“这银票上的标记贵字号,母亲会明白这些银票出自何处她如果问起,你就说是我救下安阳郡主后,信阳王府给的赏赐,剩下的银子我回娘家想办法筹措。”

    “主子您这是”

    王妈妈了解几分丁柔的意图,无非是让杨氏明白信阳王府的郡主对她另眼相看杨氏不守承诺的话,别怪丁柔翻脸去信阳王府求救信阳王整治尹承焕还是很轻松的,不是尹承善从不在齐恒面前提起家里的事情,齐恒没准早就收拾他们了。”先给一部分银子,才能让母亲把货物转交给我,你问明白了母亲囤放的货物如今在哪。“

    王妈妈看出丁柔笑容里隐含着一抹得意,虽然慢慢出手,顶天了亏万八千两,亏大的是杨氏,就算转交给丁柔,杨氏也亏了起码三万两,“您着急取货?”

    丁柔眸子亮晶晶的,笑意越浓,“不是我着急,是有人着急。做生意不单单是一笔买卖,不了解时事朝局,永远不过是行脚的货商,赚不了大钱,王妈妈快去快回,这居棋也应该收关了。”

    丁柔做生意也赔过,但凡是做大笔的生意,她都会作出详细的计划,谨慎的思考每一步,以防止疏漏。同杨氏这笔买卖,丁柔有过最完整的计划,不仅是完成对尹承善的承诺,同时她也想做出点别的事情,为以后结下一份善缘。

    王妈妈狐疑的离去,在丁柔身边伺候的齐妈妈,雅菊也是一头雾水,唯有岚心最是从容,她比任何人都相信丁柔,在庄子上那么艰难,六小姐照样闯过来了,岚心就没见过六小姐吃亏的时候。

    丁柔站起身,“套上马车,等王妈妈回来,我出门去一趟。”

    杨氏给丁柔了相对高的自由,也是为了给她筹备银子,杨氏知道丁柔有私房银子,但绝不会认为丁家会给她十万两这么多,两万两顶天了。

    当杨氏看见王妈妈送来的银票,又听说丁柔筹备银子不顺手,也不觉得太意外,如果她一下子拿出手九万两,杨氏才会甚得慌我让你主子为难了,我答应的事情,总会做到的。”

    “四奶奶的意思是尽力,迁坟是需要吉日的,后日,大后日都算是吉日,事情早点定下来,四奶奶也可专心的筹备银子。“

    杨氏面前放着四张银票,阖眼忍了一会,“既然你们奶奶看了风水,吉时,就按她说的后日迁坟,开宗祠,重写族谱,我估摸着会很快见到另外的银票了吧。“”四奶奶一定会尽快办妥的,还有一事回太太,四奶奶买下的货物,您放在何处?”

    杨氏狐疑的看着王妈妈,“她想做什么?”

    王妈妈恭谨的垂头:“四奶奶说为了孝道她认了,只是这么一大笔银子,在勋贵人家不算什么,但四奶奶不仅赔了私房银子,也向人借了一些,四奶奶最是要脸的人,宁可自己亏了,也想将东西早点弄出手,好还上旁人的银子,四奶奶借的银子都是有利滚利的,欠债不还,四奶奶成什么人了?”

    杨氏说:”我把东西放在城北的仓库,你拿着这块牌子直接去取就是。”

    王妈妈弯了膝盖,接下了牌子,“奴婢告退了。”

    “嗯。”

    杨氏在王妈妈走后,摆弄着四张银票,虽然心疼亏损的三两真金白银,但丁柔借了利滚利的高利贷,着急出手货物,她会得更多,丁柔接下了倒霉的摊子,比自己亏损多,杨氏心里平衡了,将她的银子和丁柔的银子给了尹承焕周转,杨氏听说四奶奶出门了,终于郁闷在心口的闷气散了一些,“派一人盯着四奶奶的马车。”

    “是。”

    杨氏嘲讽的说:“就这样的还是帝师的孙女?借印子钱,一股子铜臭味,难怪信阳王府.¨也是用银子买下了救王府郡主对情分,莫怪丁柔成亲,安阳郡主都没到,定是看出她的小家子气十足。”

    如果杨氏身体准许,她会跟在丁柔后面,亲眼看看她如何向卑微下贱的人借银子,杨氏才不相信丁柔会从娘家拿银子回来,是人都是要脸面的,保不住私房银子,还为个死人倒贴,丁家的太夫人能将她打出门。

    杨氏冷笑,是不是有机会同亲家说一句?杨氏抚着肚子心情非常的好,“为了个死人,九万两真真是傻得可笑,丁氏全心为尹承善那个没良心的,他是不是全心对你?呵呵,我越来越期待了。”

    马车行驶在朱雀大街上,丁柔手中把玩着取货的牌子,眸子越发的明亮,王妈妈撩开车帘,向远处看了一眼,说道:“主子,有人盯梢。”

    丁柔怔了怔,“是尹家的人?”

    “方才奴婢搀扶你上马车时,定是有人向太太通风报信去了。”

    丁柔面容凝重了一分,“回府不,去皇家银行¨不对,是去大票号。”

    “主子,您是要迷惑太太?”

    大票号算是很有信誉的放印子钱的地方,借钱容易,还不上银子,他们就会化作凶徒,丁柔说道:“一会王妈妈进去走一遭,询问一下利息,我在车上等着你,”

    王妈妈点头,丁柔有对岚心说:“你拿着这牌子去提货,城北的仓库不是只有她能用,你.¨最好紧挨着她的仓库,租下另一个将货物存放进去,记得只需要付出两天的费用就行。”

    “是,四奶奶。”

    岚心长得好,买东西比一般人的人有优惠,而且经历得事情多了,岚心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王妈妈说道:“两天?折损起码一半啊。”

    丁柔抿了抿发鬓,“你道我为何出门?我想见的人是岳宁侯。

    王妈妈拧紧了眉头,迷惑不解,丁柔笑着说:“他会需要这笔货物的。”

    杨氏的人盯梢,她就不能去见未来的三姐夫岳宁侯,虽然大秦民风还算开放,但丁柔已经嫁人了,能少见面的男人,就要少见,省得被杨氏搬弄是非让尹承善误会了什么。

    在街上转了一圈,王妈妈去了大票号,岚心搞定仓库,将不同数字的牌子交给丁柔,丁柔回尹家后就去了书房,写了一封不长的书信,目光落在白银十五万两上,提起笔又加了一句话,丁柔轻笑:“三姐夫家大业大,不在于这点银子。”

    岳宁侯因奇货可居,丁柔跟着发点小财罢了,杨氏没看明白,但不意味着丁柔看不清楚。

    ps求粉红,咳咳,夜是亲妈,从来不虐主的说,丁柔从一开始就打算把货物高价卖给岳宁侯,丁柔是生意人,她很少做亏本的买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