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六章 引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丁敏当着岳宁侯的面只能答应,她会结好娘家姐妹。又过两日,岳宁侯将他认识的钻石切割师送去广州,并且让可信的管事亲自带队,他更看重同尹承善夫妇表示亲近。如他所想,朝中的大佬阁臣们看不起他,如果现在支持将来可能会位极人臣的尹承善,也算结下善缘。

    况且尹承善本身不是迂腐的人,能接受岳宁侯大商人的身份,岳宁侯早就明白耀眼能影响朝居的粮食等等生意,他不会再经手,即便是操持也只是皇帝的管事,不是为了享受赚钱的乐趣,岳宁侯没准都打算金盆洗收。

    世上的人,有人喜欢做官,有人喜欢美人,亦有像岳宁侯一样喜欢赚钱的人,如果能带起钻石的潮流,如太祖皇后留下的珍宝坊,豆蔻坊等等一般,看似不起眼,但利润并不少。

    在经商上,岳宁侯很是有天分,稍加盘算,便舍弃了大额的海贸商途,慢慢京城的勋贵发现岳宁侯倦怠了,专心帮文熙帝理顺内务府的商道,原本属于岳宁侯府的商道,慢慢的转让出去,或者归入皇家,或者分给诸多勋贵。众人有疑惑,想着是不是岳宁侯做官上瘾了?

    藏拙可不是只有装穷一条路,岳宁侯手中的银子足够几辈子用了,他如今在京城越发低调,不仅同燕王疏远,同哪位皇子都不亲

    当然在皇子们眼中,岳宁侯实在算不上什么人物,掌握权柄的朝臣,才是他们拉拢的对象,对他关注少了一些。

    丁敏不敢当着岳宁侯的面同燕王亲近,只能在暗处表示岳宁侯是支持燕王的。有岳宁侯府一堆的极品亲戚,再加上岳宁侯的庶子庶女们,丁敏实在是抽不出功夫结交燕王,小孩子应付起来并不容易。

    在广州的丁柔同尹承善提过岳宁侯的事儿,虽然尹承善说过让丁柔放开一些但同姐夫做生意的话,丁柔还是会誓言相告,

    “我除了向侯爷求了两名钻石分割师之外,别的牵扯不深如果让京城贵妇们接受钻石,侯爷帮不上忙,首饰做好后,安阳郡主,太妃殿下都可以佩戴。”

    “比玉石亮闪,比珍珠好保存,比翡翠坚硬如果能找到带颜色的粉钻,贵妇们接受钻石会容易一些,我没打算一口子气所有人都会喜欢钻石,我没那么蠢。”

    丁柔将样品钻石耳环挂在耳朵上,对镜子里的尹承善测了测头,“好看吗?”

    一项新生事物被人接受需要一个过程,首饰的佩戴尤其如此,大秦的贵妇们更看重温玉习惯虽然难改,但有接收新鲜事物的可能,其中的关键是营销记得大学里教授见过营销策略,丁柔不是没想过别的生意,但赚钱的大生意大多被权贵掌握,你贸然进去,很容易得罪人,只有他们看不眼的东西,没准会使顽石变石头。

    “还好。”尹承善明显兴致不高,喝茶还能愣神,丁柔又撩了钻石耳环,凑近烛火时再次问道:“好看吗?”

    尹承善眯了眯眼睛,钻石闪烁比玉却是多了锋芒,他改口道:“好看。”

    丁柔满意的笑了,带上了耳钉,走到他身边,看出他有难处其实丁柔也同尹承善一样,自从上次花会之后,总督夫人几次让丁柔碰壁,虽然都是无伤大雅的事儿,但一直顺风顺水的丁柔略感不顺利,姨娘虽然没再弄出什么事儿来,但丁柔敏锐的感到姨娘对尹承善没有通房伺候有些不满了。

    上次她来小日子,姨娘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安排人伺候他,丁柔全当做没听懂,也许她畏惧丁柔,不敢明着说,她虽然是尹承善的生母,也有诰命夫人的名分,可她是妾,管不到丁柔头上,除非她撕破脸面,料想姨娘不会有这胆子,她怕自己不是怕得要死?

    “你一下子震动广州官场,他们岂会坐以待毙?”丁柔拍了拍他的手背。

    尹承善思考了一阵,点头说:“我知晓,瞧着吧,只是最近辛苦夫人了,同我一起一起受罪。”

    “这种事说起来怪没意思的,夫妻一体,我总是随着你的。”

    尹承善说道:“最迟一月,广州的局面便会有大的改变,不会再有谁给你难看。”

    最近尹承善一直埋在案首中,翻看广州以前的资料。他提出改良的法子被总督大人否定了,说他太激进,在两广一众实权官员的反对下,尹承善的整治主张并未实行。

    “那个检察院的于大人可曾到了?”丁柔询问,听尹承善说过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监察两广的人,能有趣到哪去?

    文熙帝既然将他同尹承善一起派到广州,应该会对局面有所影响,检察院应该类似于明朝锦衣卫的机构吧,可监察百官,听说院子里的规章制度也是太祖皇帝留下的。

    尹承善对检察院没好印象,虽然开国至今,检察院出面的并不多,但睡会喜欢监察他的人?他们一路南下,尹承善可没给那位于大人面子,“于大人先去了广西,还得过几日才会到广州。

    “我听说于大人的夫人很厉害,别看于大人在外面风生水起,回府后是围着夫人转悠的,对夫人言听计从呢。”

    丁柔斜睨了尹承善一眼,语气有着她特意留露出微酸,尹承善执起妻子的手,另一只手碰触闪烁的钻石耳环,亮得刺目,“我也围着夫人转悠,然我的夫人却不厉害,柔顺极了,美极了。”

    尹承善抱起了丁柔,“公事虽说重要,但为夫不会冷落娇妻。”

    丁柔没同尹承善提起姨娘的异状,不是说不信他,但对生母他于过多的愧疚,给生母尊荣,是他努力证明自己的动力,何况且给儿子塞通房丫头的事儿很多婆婆都会做,也不是只是她一个人由此肩头,丁柔略感遗憾没有碰太夫人一样的开明正统的婆婆。

    他虽然不说,但丁柔知道他面临很大的压力对于空降到广州又敲了官场一门闷棍的尹承善来说,面临的挑战困境比刚到广州的时还要大。丁柔总不能拿婆媳冲突来烦他,局面尚在控制中,看清楚姨娘的打算再说。

    丁柔送尹承善出门回屋里完善了钻石首饰的策划营销计划,她之所以找岳宁侯,而忽略了钱老板,是不想同楚凌王府过多的牵扯,她本身同信阳王府的关系因柳氏扯不断了,两家尚存的异姓王关系太亲近,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综合考量走南闯北,观念不陈旧,经商手段灵活的岳宁侯更容易接受她这项策划书。

    钻石分割师可不是大白菜,谁能使唤的。丁柔将企划书收好,说道:“我去陪姨娘用午膳,把饭食摆放到姨娘房中,记得做姨娘最喜欢西湖醋鱼。”

    “是,四奶奶。”

    多交流没准姨娘会想通,丁柔没她想得可怕,如果她不是尹承善的生母丁柔不会废这些心思,她身边的小红看不出一丁点的异象,难道是她想错了?

    对于丁柔来陪她用膳,她略微有些恐慌,丁柔实在是想不通,她暗示自己给尹承善纳通房丫头时,怎么不觉得恐惧?在她印象里,不纳妾的男人才不正常吧,也许见惯了杨氏总是给尹大学士纳妾,贤惠的夫人应该像杨氏′

    她还按时即便生了庶子也是她养着,丁柔当时听见这话,恶心的想吐,谁稀罕给别人养孩子?庶子庶女是丈夫背叛她的证据,丁柔疯了才会留下他们。

    “姨娘,今日的西湖醋鱼您觉得如何?味道地不地道?”

    “四奶奶的安排的一向很好,您不用专门迁就我的。”

    姨娘一如既往的恭谨,丁柔自信可以面再刁钻的人,但对她逆来顺受恭谨更害怕的她,丁柔有几分束手无策,用计谋怕伤到她,说话根本说不到一起,丁柔笑着问道:“姨娘可想出门看看?广州同京城的风貌不大相同。”

    “我¨.”姨娘结巴了,她是想出门转转的,但看丁柔的打算是她们一起出门,不知道丁柔会不会算计她,没准会离间她同儿子的关系,“还是算了,我¨”

    “明日广州城西郊有庙会,我陪着您去逛逛,也给佛祖上柱香儿,保佑夫君平安,您看如何?”

    “我”

    小红端着茶盏靠近,笑吟吟的说:“回四奶奶,奴婢一直伺候姨娘,知晓主子虽然想出门,但怕耽搁您正事,主子知晓您很忙。”

    在丁柔抓住小红痛脚前,小红接着说:“请四奶奶饶恕奴婢多嘴,本来主子说话,奴婢不应该插嘴,实在是主子抹不开口,在背后没少同奴婢说起想出门的话,奴婢才会请四奶奶恕罪。”

    小红跪下主动请罪,一般情况在夫人身边的大丫头都很有脸面,即便主子奶奶也不轻易同她翻脸,比如红楼梦里贾家几名大丫头,鸳鸯,平儿等。

    “四奶奶,不怪她,她是为我。”

    姨娘身子一软也跪下了,仰头呜咽道:“您别怪她。”

    丁柔忙搀扶起她,再来这么几次,被尹承善看到,还不知道回想什么,小红不能再留了,管她是不是有毛病,她对姨娘的影响太深了。

    书名:花木呈祥

    作者:鬼鬼梦游

    书号:

    简介:不会巫女的看家本领役兽术?没关系,她有能和花草树木沟通的自然之力。

    不能婚配?左左想了想,可以,反正这里没有思想同步的人。

    请神?没问题,要是世上真有神的话。

    你…···你真是神?左左惊悚,那她活了两世的秘密不是守不住了?

    原来,神也没什么了不起嘛没洗漱就惦记她的饭菜,没人侍候就不会束发,如厕宁可憋着也不会问人…···

    这些都是小问题,大问题是,尊敬的神,你能不把人当蝼蚁吗?没有人类,哪有你们这些神。

    只是,相许,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