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五章入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怎么了?从回来就一直偷看我?”

    “我用得着偷看?夫人,你看错了。”

    躺在床上的尹承善将同她并肩躺着的丁柔裹进怀里,得意的低笑:“我怎么看就怎么看,你是我的夫人。”

    丁柔的手在他的腰间拧了一把,尹承善丝毫不见收敛,“外面冷,离着近暖和。”

    原本打算再用点力气的丁柔停住了,在他怀里寻到一个舒适的位置阖眼,尹承善嘴唇动了动,按下了询问的话语,嘴唇扫过她的额头,紧了紧手臂也闭上了眼睛,无论安国夫人有什么难言之隐,怀里得人是他妻子就对了,她会一直冠夫姓。

    过了两日,尹府接到了皇后娘娘的脀旨,“着广州知府尹承善之妻丁尹氏入宫参加宴会。”

    杨氏等人眼里难掩羡慕,按照诰命高低,杨氏是可以去的,但尹大学士是闲职,寻常的宴会还好说,但入宫的宴会,没皇后娘娘吩咐,她没有资格参加。

    皇后单独通知丁柔,将杨氏等扔到一边,一直装作很大度慈爱的杨氏差一点绷不住笑脸,大儿媳妇小杨氏挽住她的胳膊,“姑姑,文莱公主也会去的。”

    公主去,没准是皇后想劝说丁柔退一步吧。文莱国王给公主的嫁妆越来越多,几座让人很眼热的岛屿归属,文莱彻底的臣服等等,很多人都在议论此事。清流御史和主张尹承善娶平妻的闲臣吵成一团,文熙帝沉默无为,对文莱公主的厚赏,无疑给这场争执加上了一把火。

    清流御史是坚决不赞同尹承善停妻再娶,或者娶文莱公主做平妻,公主再多的嫁妆都无法仍他们改变主意。另一些忧国忧民在无所事事的闲臣却对文莱公主嫁给尹承善是赞同的,兵不血刃的解决争端,并且让文莱并入大秦帝国,顺带大秦对南洋掌控越强。文莱公主又不是丑得没法子见人,这等艳福好事,尹承善与公与私都应该答应下来。

    大秦海军很厉害,但文莱却不是弱国。真打仗的话,消耗一定不少,一桩婚姻解决争端,他们实在是想不出尹承善拒绝的理由。

    丁氏如果深明大义的话,就应该主动的退一步,她可是大秦子民。

    热衷于此的闲臣们分成三拨,一拨游说尹承善再娶。一拨去同尹大学士进言,请他以父命命令尹承善再娶,另外一拨去找了丁栋。

    三拨的结果是,尹承善不气的就一个字——滚,尹大学士态度暧昧,但他对儿子的事情实在是做不了主,丁栋笑眯眯的同他们辩驳,停妻再娶是并非风流问题。而是品德问题。

    丁栋不愧是探花出身,最近几年专心做学问,熟读礼乐。说得一套一套的,同他讲国情,丁栋跟你将道德,同他将利益,丁栋跟你讲节操,同他讲暂时受些委屈,丁栋给你讲白首之约的承诺。跟他讲为了百姓,丁栋给你讲大秦帝国必胜的信念。

    于是没事闲得人散退了,丁栋铁嘴名扬京城,难怪养出的女儿敢大闹两广总督府衙。真不愧是虎父无犬女。

    杨氏想到外面的风声,心里的郁闷之气顺溜了很多,传旨意的女官说道:“皇后娘娘也请杨夫人入宫,并让你多陪陪丁夫人。”

    “我也入宫?”

    女官点头,“皇后娘娘不放心丁夫人,不仅是你。丁夫人的母亲,娘家姐姐都会入宫。”

    “遵命。”

    杨氏心情愉悦的送走了女官,看向丁柔儿的目光里透出一份的怜悯,心中的算盘拨拉开了,皇后娘娘如此安排,还指名点姓的让丁柔娘家人入宫,看来丁柔这一步是必须得退了。

    杨氏见丁柔平静沉稳如常,以她的聪慧岂会看不透其中的关节?背地里指不定怎么难受呢,杨氏说不出是难过还是愉悦,如果有个公主儿媳妇,对她来说实在是有些棘手,“哎,受苦得总是女人。”

    “母亲早些安置了吧,我先回去准备明日入宫的衣物。”

    杨氏脸上怅然的神色不改,喃喃的说:“别穿得太艳丽了,你素雅柔顺一些得好,既然已经主动,怎么都得了站住最有利的位置我”

    杨氏眼里滑过懊悔,她同丁柔说这些做什么?丁柔哭死了,委屈死了,她本应该更高兴,都是狡猾得丁柔,在她怀孕的时候总是气她,结果生出来个体弱多病的儿子,丁柔不仅平安同尹承善出京,还带走了他生母,狠狠的甩了她两巴掌,这样的儿媳妇休了就对了。

    “你是得准备,省得将来穿不上红衫。”

    杨氏扶着大儿媳妇的手离去,丁柔无奈的摇了摇头,杨氏的性子真是一点都没变,虽然人品不太好,但这性子真是够直接。她同尹承善之间是化解不开的矛盾,杨氏丁柔暗自叹息一声,如何她都会站在尹承善这边的。

    “主子,您别信太太的话,皇后娘娘绝不会让您退着一步的。”

    “我知晓。”

    丁柔笑了笑,受够先帝皇贵妃欺辱的皇后怎么都不会赞同停妻再娶的,让娘家人入宫是不想让自己觉得孤单,人生起起落落没一刻平静,静世美好只能存在于小说中,从她魂归大秦开始,不说一步一个砍儿,但总是波折不断。

    丁柔的眼睛亮晶晶的,充满蓬勃的生机以及毫无畏惧的战意,享受起这些波折,平静如水活着也没有意义了。

    入宫宴会,杨氏按品妆打扮,当她看见丁柔的时候,怔怔的出神,原来平时打扮寻常的四儿媳妇也是一位美人,这一身的珍珠红,从没见过比她更能穿出耀目火红气质的人。

    “母亲,我们走吧。”

    是丁柔,直到送走了她们,尹家的儿媳妇才缓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想着是不是也做一件珍珠红的衣裙?

    皇宫宴会,勋贵女眷是必然会被邀请的,丁怡到了,丁敏也到了,就连一向不爱出门走动,淡出社交圈很久的太夫人也在大太太的陪伴下入了皇宫。

    在荷塘水榭的女眷命妇中,太夫人的年纪不是并非是最大的,但同上了年纪的楚凌王太妃,列侯的太夫人做在一处攀谈,丝毫没有谦卑之感,她也曾经是京城比较有名的人物,勋贵女眷因太夫人是帝师的夫人也好,还是因为丁栋位高位,或者因为太夫人往日的名声,对她都是气的。

    大太太跟在太夫人身边,仔细看太夫人一言一行,不卑不亢的的气质,大太太学了好几手,她最为得意得是丁怡在太夫人身边养了几年,在列侯夫人中丁怡的品行绝对是有数的,如果完全由她教养,大太太没信心能让丁怡有今日的凤仪。

    丁敏作为岳宁侯的继室夫人自然也是在邀请之列,岳宁侯前两日上给丁敏请封诰命,虽然圣旨还没下达,但请封的事情大多是走个过场,谁家也不会在这上半路横插一缸子。

    于是丁敏腰杆挺得直直的,举手抬足之间侯夫人的风度尽显。宴会只论爵位高低,并非讲究官职,丁敏的位置还是比丁怡高上一些。即便是继夫人不太受嫡妻的待见,但很有涵养的勋贵女眷不会当面给丁敏难看。

    丁敏也清楚没有嫡妻会待见的继室的,也没有谁会想着死后被哪个女人取代位置,因此丁敏更为的注重风度,结合她两世所学,丁敏的表现堪称完美。

    “她是你娘家的妹妹?我说得是岳宁侯夫人。”

    同丁怡很好的朋友陪坐在她身边,拢在袖口的手暗自指了指笑颜如花品行高洁的丁敏,丁怡含笑颔首,“是我娘家的三妹妹。”

    “我看着同你有几分的相像。”

    说话的人见丁怡皱眉,唇边荡开微笑:“并非但指容貌,举手抬足之间同你也像。”

    丁怡斜睨了一眼丁敏,对丁敏今日的表现很是奇怪,按说母亲不会教导她这些约定俗成在本善学不会的规矩,仔细看来是有些相像,她找人学的?

    “文莱公主到。”

    一袭紧身银色长裙,头戴黄金发冠的公主走进水榭,塑身的衣裙完美的勾勒出她诱人的身体曲线,比天空还干净碧蓝的眸子扫过早到的勋贵夫人,轻声问道:“哪位是尹大人的夫人?”

    在文莱公主身边是理藩院属臣的夫人,她身后跟着侍女,有别于大秦的装束虽然稍显的开放,但文莱公主的穿戴尺度在大秦的勋贵女眷也能接受,由于与众不同,她又有女人的本钱,很是惹人眼球,在亭台水榭的另一面是勋贵重臣,不管是年老,年轻的人目光都锁定在文莱公主身上。

    “公主殿下。”

    丁敏款款的站起身,一袭绛紫色衣裙衬托她美艳高贵的容颜,“您要找得是我娘家六妹妹,她还没到,公主殿下请落座吧。”

    “你不是丁夫人?”

    丁敏含着气的笑颜,头上的点翠孔雀珍珠钗环一颤一颤的,渀佛孔雀开屏般绚丽,“我是岳宁侯的夫人,六妹妹是我护着的。”

    “我不怕你。”

    “别说得太绝对了,我其实对抢我妹妹的丈夫的公主殿下您,没什么好印象,然大秦是帝国是礼仪之邦,再不满公主所做作为还是会接待您。”

    丁敏的贞静娴熟的气质,引人侧目。此时水榭外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公主殿下,您是问我吗?”

    ps算是一小拍吧,咳咳,夜再也不敢保证什么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