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妻居一品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四章 所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丁柔从未想过时隔三年再见丁敏时,会如此的惊讶。

    丁敏衣着素雅,往日最为喜欢的金银首饰在她身上再也见不到,丁敏身体整整廋了一圈,眸子暗淡无光,如同死水一般的平静,在她的手腕上带着一串佛珠,如果不是没有穿尼姑僧袍,丁柔会以为丁丁敏出家苦修去了。

    “三姐姐。”

    丁柔试探的说道,丁敏木讷的眸子多了一抹的生气,嘴唇蠕动:“六妹妹,不,江浙巡抚夫人,昭阳县主。”

    丁柔看向岳宁侯,猜测丁敏了无生趣的死寂是不是受了家庭暴力?丁柔虽然在不在京城,但常同京城有书信来往,没听说岳宁侯亏待了丁敏,岳宁侯府还是丁敏在掌管,老刘氏都不敢随便的得罪丁敏,可她怎么是如今这样?莫不是情报有误?

    岳宁侯苦涩无奈的一笑,“夫人信佛,除了处理府中事情之外,大多时候都在佛堂苦修,这次我带夫人出京,便是想让她看看江南的美景,再让她清修下去,岳宁侯府会出现一位出家的当家夫人。六姨妹聪敏过人,帮着我劝劝她。”

    丁柔又看看了漠不关心外物的丁敏,实在是想不出,她好好日子不过到底在想什么?

    以前丁柔想不明白丁敏为何对姐夫如此执着,如今丁柔更想不明白,一样是侯府继夫人,岳宁侯如今比兰陵侯富贵,权柄更重,丁敏是列侯第一夫人,这些不是她最为渴求的?

    虽然岳宁侯风流一点,但丁敏这样无为而治,这般的死气沉沉,岳宁侯没有休妻而是尽量挽回丁敏厌倦世俗的心里,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我尽量说说三姐姐,她这样子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不知道能不能说通她。”

    丁柔不敢全然应承下来,只能尽力而为,岳宁侯谢过丁柔,同尹承善去书房商谈如何处理海事衙门的事情。房中紧紧留下丁敏和丁柔。

    “三姐姐。”

    “昭阳县主请说。”

    丁敏极为的平静,丁柔反倒希望丁敏有点情绪上的波动,“三姐夫想给世子选个什么样的妻子?三姐姐心里可有分寸?”

    提起继子,丁柔料想丁敏会多些波动,谁知丁敏平淡的说道:“不知,一切侯爷说得算,昭阳县主不是说过。继子的事情我最好少多言。多说多错,不说不错。”

    丁柔第一次被丁敏弄得张口无言,看出她是真的不在意,不是故意让她好看,丁柔的目光落在丁敏手指捻动的佛珠上,轻声问道:“三姐姐厌倦了红尘?真的打算在世子夫人进门后,便要出家?”

    丁敏宛若僵硬的嘴角自嘲般的翘起,”我做错了太多。佛说世事轮回,我不愿意再受轮回的苦楚,帮衬着岳宁侯管理侯府算是我报答他的恩情。我的心已经死了,再占着岳宁侯夫人的位置便是造孽,下辈子我还不起的。”

    “三姐姐为什么这么想?是谁说了什么?”丁柔对丁敏实在是有素手无策之感,“什么轮回的我不懂,但三姐姐应该先过好这一辈子才是,明知道岳宁侯对你很好却不知晓惜福,你为什么总是想得同旁人不一样?”

    “因为我不是六妹妹,知晓得太多,做错得太多。”

    丁敏平静的笑着:“我出家是为了给自己赎罪,六妹妹。我对不起你,做了许多许多荒唐的事情,现在想来我我其实只是脑子不清楚罢了,但我总不能因为我不是坏人,就能轻易求得六妹妹原谅,六妹妹知道吗?

    我恨你。恨你明明比我的身份还低,明明不如我,最后哪一世你都比我过得好,我被这种恨意蒙住心,一错再错,我生母为我死了,为了我的野心贪心死了,这是我的原罪,永远也摆脱不了的原罪,我唯有念经才能给自己赎罪,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丁敏出家的意念很深,丁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丁敏以前执着于前生的种种,总是按照前生的事情来看待今生,想要一成不变,好的都是她的,坏得她都能躲开,可即便是先知又能怎样呢?丁敏撞得头破血流,最终她想明白了,却也心灰意冷,丁敏最后的选择让人哭笑不得。

    “刘姨娘怕是不愿意看到三姐姐这样的。”

    丁敏嘴唇颤抖,低垂下眼睑,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六妹妹,我能看看尹睿阳?我想看看外甥,我还没见过他,往后再见不容易了。”

    “去领阳儿过来。”

    “喏。”

    丁柔对丁敏解释:“我儿子皮得很,比七妹妹家的小子顽劣。“

    丁柔提起丁云的儿子果然丁敏眼里荡起笑意。

    “七妹妹的儿子很好,同他父亲一样的性情,将来定能子承父业的,七妹妹的婆母极为疼七妹妹,七妹妹三年生了两个儿子,七妹妹在梅家得宠得不行。”

    丁云肚皮极为的争气,除了长子之外,三年里接连添了两个儿子,梅家五代单传,子嗣极为的艰难,但在丁云身上彻底破除了,梅家上下都快将丁云给供起来了,丁柔也听说丁云过得极为的顺心,婆母对她比对亲生女儿还好。

    “七妹妹又有了身子,梅家希望这回是位小姐。”

    丁敏脸上多了几分的神采,丁柔听丁云有喜之后先是高兴,随即看丁敏的样子,心有些下沉,丁敏对生母愧疚是真,反省自己以前做的错事也是真的,丁敏想要出家赎罪,为今生也为前生,丁敏以前想要摆脱前生,抢别人的路走,如今却被前生的困住,遗憾没有走上前生的路,她不是极左,便极右,是不是重生的人都无法端正态度?总是被前生和今生的得失所影响。

    今生如意了便会想到前生的不如意,想到是因为掌握先机,才会如意,如果今生不如意了,一样会想到前生。莫怪会有孟婆汤,别说丁敏,便是她对尹承善也有犹豫。

    是不是自己又会挑一个前夫那样人儿,是不是这段婚姻又经营错了?是不是她的付出不值得?这些困惑丁柔都曾经有过,她唯一比丁敏好的一点,失败了一次,不一定会次次失败,前生愿赌服输,今生总结教训,最终觅得一心一意的人,得到一段锦绣良缘。

    如果无法突破前生的影响,今生也不会幸福。丁柔看出丁敏对丁云儿子的喜爱之意,更为坚信丁敏直到今日还没从前生走出来。

    丁柔忍不住问道:“三姐姐就没有想过为你现在而活着?”

    丁敏脸色煞白,“现在?”

    “你是岳宁侯夫人,即便这辈子没有儿女,但三姐姐一样可以活得很好,岳宁侯虽然多情,但不是无情之人,三姐姐多用些些心思,岳宁侯不见得不会将心专一的放在三姐姐身上,岳宁侯吃够了嫡庶不分的苦楚,他不会对三姐姐无心。他有他的长处,有时即便是我夫君,都说岳宁侯有勋贵难得的见识,有商贾难得胸襟,夫君亦有比不上岳宁侯之处。”

    丁敏摸了摸眼角的泪水,呜咽的说:“我知道他很好,只是我如此不堪配不上他,亦不想耽搁他。”

    “什么配不上?你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哪里配不上呢?三姐姐,每个男人都有优缺点,这世上没有过于完美的人,祖母总是说以柔克刚,就是用女子的柔韧掰正丈夫不如意的地方,三姐姐总是想着旁人如何如何好,你怎么就没想到你是不是对你身边的人用了心思?”

    “我生不了儿子,这是老天给我的报应。””岳宁侯大三姐姐十岁有余,三姐姐如果关心照料他,以三姐夫的家资什么好东西吃不到?名医也能请到的,心情愉悦焉知不会长命百岁?说句打嘴的话,三姐姐心思重,没准会走在岳宁侯之前,退一步说,三姐夫撇下您去了,您依然是侯府的太夫人,六七十岁的年纪,世子夫妻会欺负您?岳宁侯对三姐姐有情分,定会安排好后事,三姐姐总是想着报应啊,想着别人怎样,却不知经营过好自己的日子,你不是去出家赎罪,是去逃避罢了,刘姨娘在天之灵不会开心。”

    “没有谁,一生做得决定都是对的,没有人能不犯错,我以为,人要有承担自己选择道路的勇气,有承担错误的勇气。”

    丁柔该说得都对丁敏说了,不是谁都有回档重来的机会,丁敏走到今日这一步,让人唏嘘,丁敏是害过她,但没有一次是害成的,丁柔也没少算计丁敏,两面扯平了,重生也好,穿越也罢,彼此总不能成为不死不休的仇敌,丁敏有自己的选择,丁柔也有自己的路走,她们从来就没在一条路上过。

    至于以前的丁柔因为丁敏而死,丁柔想过报复,但她又有什么理由代替丁柔报复?丁柔不死,又哪来得她?因果循环,那是一笔烂帐,想想都觉得头疼。

    “娘。”

    尹睿阳走了进来,看向陌生的丁敏,丁柔道:“她是岳宁侯夫人,你三姨母。”

    尹睿阳磕头到:“见过三姨母。”

    丁敏怔怔的看着尹睿阳,在丁家姐妹的儿子中,尹睿阳是长得最好的一个,他姓尹是尹承善的儿子,丁敏扶起尹睿阳,喃喃的说:“前生今生是不同的,我怎么到现在才明白呢。”

    ps明天双更,下月一号完结。

    《阿莞》——人生为棋,我愿为卒,谁也不能逼我后退一步,已完结,欢迎品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