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大狙

正文 第356章 第一杀手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几平找遍了整座小一岛,却依然没有找到信使的影甲卜池静下心来思考信使可能在什么地方时,藏在耳里的通讯器却突然想了起来。

    “铁蛋,我想你能听到我的拜”

    “是施罗德。”铁蛋暗自叫道,他听出说话的人是施罗德,而在这岛上能联系到自己的通讯器就只有信使有,就更确认信使落在了施罗德手里。“施罗德,你把信使怎么样了?”他问道。

    “他?”施罗德轻哼一声,“现在还没有死掉,不过一会就不知道了。”

    “你想怎么样?”铁蛋问道。

    “我想怎么样?”施罗德冷冷地讲道,“你把我的右手废掉了,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样?”

    “你把我的右手废掉?”铁蛋眉头皱了皱。

    “你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解决问题吗?”施罗德显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

    铁蛋接着讲道:“你想杀我?”

    “你还算聪明。”施罗德对这次的回答还算是满意。

    铁蛋知道对方一定是想利用信使诱自己过去,直接了当地说:“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能不能杀我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好。”施罗德爽快应道,接着说,“你来宫殿的南门,我会在这里等你的。你最好快一点,我不知道信使还能坚持多久。哈哈”

    “妈的!”铁蛋调转方向向宫殿南门跑去。

    铁蛋并没有马上将自己暴露出去,在抵达南宫殿南门之后先找地方隐藏了起来,暗中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信使被倒掉在宫殿大门上,肩膀上被插着一把刀,血已经在地上流了一滩,还没有停止的意思。现在铁蛋明白施罗德说信使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是什么意思了,如果再不把信使救下来的话,那信使迟早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铁蛋先顺着吊着信使的绳子看了看,只是普通的绳子,上面并没有连接诡雷之类的物体。再看看信使周边的环境。有些凌乱,却也看不出有什么陷井。接着又扩大范围,想要看看施里德躲在什么地方可是却非常的失望。施罗德要不然根本不在这里,要不然就躲的非常隐密,反正铁蛋找了两遍也没有找到施罗德躲藏的位置。

    “那家伙难道不在这里?”铁蛋心里疑惑不解,可是又不相信施罗德不在这里,也没有在信使身上制造诡雷之类的陷井,这丝毫解释不通,不然把自己诱到这里来干什么?不管怎么说,铁蛋都必须把信使先救下来再说。

    铁蛋注意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敞篷吉普车,于是就悄悄潜了过去。车上没有钥匙,却一点也难不倒铁蛋,轻轻松松就将车子动了起来。

    “嗡嗡”

    车子出强劲的马达声。接着就冲了过去。

    在离近信使的时候,铁蛋单手掌握方向盘,另一只将枪架在挡风玻璃上,朝吊着信使的绳子开了一枪。

    “啪!”

    绳子从中断了开,信使的身体坠了下来。

    几乎同时,铁蛋猛打方向盘,脚下踩住刹车,只听“吱”的一声。

    一切都计算的那么完美,信使准确无误地掉到了车子的后座上。

    铁蛋没让车子停下来,换档,踩油门,车子就又向前冲了出去。同时,铁蛋警觉地看着四周,寻找躲在暗处的施罗德,等待着那随时都可能到来的陷井。

    “嗵!”

    铁蛋没有见到施罗德的影子,却听到一声爆炸从车底传来,整个车子由屁股后翻了起来,一个跟头把铁蛋和信使全都抛了出去。

    现在铁蛋明白了过来,施罗德是一个非常工于心计的家伙,他给自己设计的陷井就是这辆吉普车。施罗德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绝不会仔细地检查车子,于是在车子下方装了一颗炸弹,等自己驾车去救信使的时候,他再在暗中引爆炸弹,以此来达到目的。

    “啪挞,啪啪啪”

    铁蛋在地上连滚了数围,这才缓冲掉力道,稳住了身子。

    看来施罗德并不想一下子就杀了自己和信使,要不然早就把自己炸死了。铁蛋心里想着,眼睛迅扫视了一下,现信使滚落在左侧距离自己五米左右的地方,自己的狙击步枪则在右侧十米开外的地方。此时想要去捡自己的狙击步枪已经来不及了,铁蛋知道施罗德紧接着就会向自己动第二波攻击,本能地拔出了备用的手枪,转身向信使冲了过去。

    “啪!”

    一颗子弹袭来。铁蛋迅刹住脚步,一个后空翻避开了子弹的袭击,同时看到施罗德出现在巷子口,朝自己走来。

    “啪!”

    铁蛋双脚刚刚落地就又见到一颗子弹袭来,他只能闪身躲避。随一颗又一颗子弹不断袭来,铁蛋只能的不断躲避子弹的射击,却丝毫没有还手的机会。

    “现在我看你还怎么躲!”

    施罗德那得意的笑声传到了铁蛋的耳朵里。

    铁蛋膘了一眼自己身前的施罗德及顶着自己脑袋

    “哦?”施罗德紧皱了下眉头,冷冷地盯着铁蛋,“你好像非常的自信。”

    “我知道你们的头想要拉我进入你们的组织,所以我敢肯定你不会开枪杀我的。”铁蛋说。

    施罗德好像被针刺了一下,身体微微一颤,恶狠狠地叫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一定会不杀我的!”铁蛋轻轻地笑了笑。

    “我杀了你又如何?”施罗德恶狠狠地叫道,“我才不管谁想拉你进入组织,我现在杀了你又如何?!”

    “杀了我?哼,你们头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铁蛋沉声讲道,接着又说,“最重要的一点,你根本就没办法杀我!”

    一脸冰色的施罗德突然笑了起来,“先前我说你非常有自信,现在我要收回这句话。你不是自信,而是自大,非常自大!”

    铁蛋不理会对方怎么说,双目紧盯着对方讲道:“我一点也不自大。刚才我一直在数着你枪里的子弹,你真的以为是把我逼的没地方躲了吗?不是的,是因为你枪里没子弹我才停下来不躲的。”

    “什么?”施罗德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惊讶地看着铁蛋。

    “不信的话,你可以开枪试试,看你枪里还有没有子弹!”铁蛋自信地讲道,同时故意微微抖动了下手里的枪,接着说,“我可是一子弹都没有打,死在这里的应该是你!”

    施罗德本能地向下膘了一眼铁蛋手中的枪。

    在对方眼神晃动之际,铁蛋抓住了这个稍纵即失的机会,上半身向后倒去,同时抬起右手中的枪。

    铁蛋一动,施罗德就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铁蛋先前根本就没有数自己的子弹,更不知道自己枪里还有没有子弹。

    “啪!”

    施罗德扣动了板机,一颗子弹飞了出去。

    铁蛋看着子弹从自己眉尖滑了过去,他连眨都没眨下眼皮,在身体倒下一半的时候,他的枪口也抬了起来,向施罗德扣动了板机。

    有一点施罗德错了,那就是铁蛋当真数了他枪里打出了几颗子弹,铁蛋知道施罗德的枪里还有一颗子弹,现在打出去之后就真的没子弹了。

    “咔。”

    施罗德现自己枪里还有子弹之后,就压低枪口第二次扣动板机,可是在听到撞针出一声空响之后,他知道事情不妙。这时,他更是现铁蛋手中的枪抬了起来,就学着铁蛋的样子将身体向后仰去。

    “啪!”

    铁蛋枪中的子弹飞出去之后在施罗德的上衣上穿出一个洞来,只是并没有伤到施罗德。

    施罗德临危不乱。反应非常快,在身体后仰的时候就已经将枪中的空弹匣退了出去,接着枪柄在自己腰间一撞,就将插在腰间的弹匣填了进去。

    “抨、坪!”

    施罗德马上还击两炮同时铁蛋又开了一枪。只可惜,施罗德和铁蛋的射击角度都不佳,子弹都只是擦着对方的身体惊险地飞了过去,却都没能给对方造成有效的伤害。

    “嗵、嗵!”

    铁蛋和施罗德先后倒在地上,两人一边滚动着身体一边向对方射击。

    高手过招总是惊险无比,别看两人都没有中弹,却只要有一人松懈,另一人就会立即击毙对方。

    铁蛋暗中计算着自己枪中的子弹和对方枪中的子弹,知道双方的都不多了,照这样下去非常有可能同时打光枪中的子弹。

    施罗德也在同时计算着枪中的子弹,他也知道两人可能同时打光枪中的子弹,到时候就只能看谁更换的弹匣快了,哪怕是快了零点零一秒。就会胜得这场战斗。他刚刚已更换了一次弹匣,另外的弹匣放在右侧,想再像刚才那样快更换弹匣是绝不可能了,而且他的右手已经废掉,根本起不到什么帮助性的作用,无法和铁蛋相比。

    “咔、咔!”

    两人手中的枪先后传来空响。

    铁蛋并没有想过枪中的子弹打光之后更换弹匣,他有另外的计划,那就是自己的狙击步枪。无论是先前的躲避。还是现在的滚动,他都是在向自己的狙击步枪靠近,当枪中的子弹打完之后,他的左手也已经抓住了狙击步枪,这比更换弹匣要快多了。

    施罗德眉尖微微一挑,反应的非常快,马上就将手中的枪扔了出去。

    “抨!”

    铁蛋狙击步枪中射出的子弹被施罗德扔出的枪挡住了。

    施罗德右手在地上一按,剧烈疼痛电击般流遍全身,额头连汗水都要冒出来了,可他强忍着疼痛,荐身子向铁蛋扑了过去。同时左手抽出军刀来。

    “当!”

    铁蛋用右手中的手枪挡住了刺过来的刀尖,刀尖正正好刺入枪管之中,想要再移动就没那么容易了。

    施罗德眉头微微一皱,他左手还拿着刀,右手本就受伤,刚才那一按更是伤上加伤,现在他还能用什么去攻击

    铁蛋几乎面临同样的困境,右手拿着枪挡着对方的军刀,左手中的狙击步枪在这样的近身战中根本挥不出作用来,他及时做出了一介,明智的举动,丢掉手中的狙击步枪,腾出左手来袭弄施罗德。

    “啪!”铁蛋一拳打在施罗德眼睛上,紧接着伸手抓住施罗德的左手腕。

    施罗德脑袋向后一仰,只觉眼前出现小星星来,低头一看自己左手被对方抓住了,这可如何是好。照这样下去自己就只有挨打的份了,施罗德情急之下张嘴向铁蛋的左手咬去。

    “啊!”铁蛋出痛叫,心里暗骂,“***,你***属狗的?!”

    正当施罗德和铁蛋死死地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后背一凉,紧接着一痛,感觉什么东西刺到了自己后背占眼角余光一膘,心里凉,早就晕过去的信使站在自己背后。这一惊可不得了,他本就和铁蛋争的难分上下,现在又受到信使的背后袭击,以一敌二可是会马上败北的。老实说。施罗德还是有点小瞧铁蛋,更没有料到事情会展到现在这种地步。现在他已经无心恋战了,身体一翻,滚到一旁,起身就逃去,为了阻止后面的追击,他还扔了一颗手雷出来。

    “嗵!”

    手雷在铁蛋十米开外爆炸,并没有对他和信使千万什么威胁。

    “信使。”铁蛋轻声叫道,网想说两句感谢的话,却见信使身体微微一晃,直挺挺地向自己砸了过来。“信使!”他大叫一声,伸出双臂接住了信使。

    开始的时候铁蛋还以为信使是被刚刚的手雷伤到了,仔细检查之后才现信使身上除了肩膀上的刀伤之外并没有其他伤口,此时只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又晕了过去而已。

    先前信使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见到铁蛋和施罗德战成一团,就本能地起身过去帮忙。他身上也没什么武器,听到铁蛋的痛叫,慌忙中拔下扎在肩膀上的军刀刺在了施罗德的后背上。军刀一拔集,无疑加快了血液的流失,当时他就再次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自己有没帮上铁蛋的忙,只是凭意力站在那里,对后来的手雷爆炸更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铁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信使的伤口止血包扎,不过信使失血实在是多,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一回事。铁蛋想到艾伦那里有生化专家,还有军医及一些医疗设备,地是就背起信使向艾伦所在的地方跑去希望能保住信使的命。

    如果说施罗德第一次败在铁蛋手下,被废掉一只右手是大意的话,那在第二次找铁蛋报仇时又负伤逃窜,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为自己找理由了,所有的就只剩下耻辱了。

    “如果我的右手没问题的话,那一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施罗德脑海里不断浮现这句话。要怪只能怪自己的右手废掉了,要不然,别说是铁蛋和信使联手了,就算再多两个人他也不至于落到逃窜的地步。

    施罗德完全疯狂了,他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铁蛋,洗刷自己的耻辱,他才不管头的命令是什么了。他一口气冲到怪医博士所在的地方,冲守在门口的女战士吼叫道:“那个娘娘腔呢?叫他出来,我要见他!”

    “对不起,主人正在做手术,现在不能见你。”女战士出手阻拦看起来如同疯子一般的施罗德。

    “滚开!”施罗德叫道。疯狂的他一下将挡在面前的女战士扔了出去,紧接着就将大门撞了开。

    “嗵!”

    一击铁拳从屋里飞了出来,直击施罗德的脸面上,使他倒飞出去摔在被自己扔出去的女战士身边。

    施罗德只觉得脑袋晕,鼻血直冒,再也没有比现在落迫的时候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乞丐。他抬头看向袭击自己的家伙,是怪医博士带过来的生化战士,这家伙一直守在屋里,并执行怪医博士的命令,有人闯进来的话就将他打出去。

    怪医博士正在为马恩的尸体进行手术。手术进行到关健时刻被打断使他非常恼火,也不看刚才闯进来的是谁,吼叫道:“妈的,给我杀了他!”生化战士上前走去,执行怪医博士。

    “等一下。是我,我接受你的建议施罗备急忙叫道,冲动的还重重地咳了两声,喷出一口血来。

    “是你?”怪医博士这才看清是施罗德,听到对方的话不由的笑了起来,再看施罗德那付惨样,就更加得意了,“怎么,我们尊敬的世界鼻一杀手这是怎么了,不要告诉我又你输在那个小子手里了?”

    遭到这样的奚落让施罗德非常难堪,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资本再骄傲了,尤其是他正有求于怪医博士,只能耐着性子说:“博士,我接受你的建议,帮我恢复右手的功能吧!”

    “什么?”怪医博士装着惊讶的样子,走到施罗德面前讲道“我刚才没有听清楚,你是在求我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