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地府临时工

正文 303 持续发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刘英楠无比震惊,甚至都忘了自己手臂的伤,蹭得一下跳了起来,瞪圆了眼睛盯着隔壁床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宛如植物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sè苍白,呼吸均匀,但就在刚才,他忽然攥起了拳头,脸sècháo红仿佛喝醉了酒,紧皱眉头,额头脖颈上青筋暴露,仿佛大便干燥,下身支起了小帐篷,甚至喷发了一腔生命jīng华种子。

    刘英楠知道,他那些反应并不是大便干燥,而是叉叉圈圈最后关头的冲刺表现。

    一个植物人竟然突然有了反应,而且还是梦遗,这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能够见证奇迹,让刘英楠很高兴,可是,奇迹接二连三的出现就不能算奇迹了。

    就像此时,刘英楠明明亲眼看着他下身支起了帐篷,喷发了生命jīng华种子,被子很薄而且是白sè,他看得很清楚。

    而此时此时,原本疲软的小帐篷又支了起来,在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况,又扑啦扑啦的喷shè了一发,而且这一次,小帐篷都没有软下去,只是稍稍停顿了几秒钟,又一次扑啦扑啦的喷发了……

    刘英楠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一连看了‘五发’,而且是几乎没有间断的发shè,刘英楠傻了,据他所知,能够保持如此告诉发shè生命jīng华种子的生物,全世界只有亚洲大颊鼠,这种生物一小时可以喷发五十次。

    隔壁床这个小伙子可能要打破生物喷发最多的记录,因为就在刘英楠目瞪口呆的时候,‘他’又开始抖动了,做好了第六次喷发的准备。

    而这个小伙子的脸更红了,他始终紧紧攥着的拳头也终于无力的松开了,眉头皱得更紧,呼吸早就开始紊乱了,而他本人,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仿佛一下子瘦了不少。

    刘英楠不能再看热闹了,在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死的,刘英楠连忙按下了墙壁上的召唤铃按钮。

    盘坐在床上,近乎抓狂了,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还在输血,尽管医护人员来的很快,但在这短暂的过程中,那小伙子还是喷发了两次,不过一次比一次时间短,波动小,jīng华种子的量也在减少。

    如果第一次是喷泉,第二次是溪流,那么刚才的两次就像是眼泪。这说明要尽了,人也要亡了。

    这太可怕了,刘英楠一直认为,喷发的一瞬间,是男人最快乐,最舒爽的一瞬间,所谓尽了亡了不过是一种劝人节制的方式,但今天亲眼所见,一发一发不停歇,尽管那小伙子始终闭着眼睛,但刘英楠可以肯定,那绝对没有一点快乐和舒爽,反而会很痛苦。

    刘英楠摸着自己的腰子,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有些蛋蛋的忧伤……

    两个年轻的小护士冲了进来,直奔刘英楠,因为他按响的是属于自己床位的铃声,但见到刘英楠盘腿坐在床上,左右臂包裹的像粽子,右手臂插着吊针,而他自己却摆出一副要渡劫的样子,把小护士吓得愣住了。

    一见到她们,刘英楠连忙指着隔壁床的小伙子,道:“快,快看看他,不好了,快救命啊!”

    刘英楠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而且也不用他说,因为两个护士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第七次正在发shè。

    两个护士红着脸尖叫着冲了出去,满楼道里都是她们的喊声:“任医生,任医生,三十八床的病人又犯病了。”

    很快,任雨宛如一阵风一般冲了进来,看都没看刘英楠一眼,直接冲到那年轻人身边,伸手直接掐他的鼻下唇上的人中穴,另一只手按着他手臂弯曲处的曲池穴,人中可以提神,而曲池是疼痛感最明显的穴位,任雨是想用这个方式将他唤醒,或者分散他的注意力。

    不管在什么情况,注意力不集中是不会喷发的。

    在任雨jīng准的点穴手法下,果然起到了效果,那本就挺而不坚,坚而不硬的家伙彻底疲软了下去。同时脸上可怕如火烧的cháo红也渐渐退去,恢复了惨白之sè,眼窝深陷,眼圈青黑,嘴唇干裂,短短的几分钟功夫,一个植物人变成了动物人,现在看起来已经不算人了。

    任雨神情冷峻,目光凝重,轻轻拍着年轻人干瘪的脸,在他耳边轻声呼唤着:“李大维,李大维,你能听到我的话吗,睁开眼睛看看好吗?”

    只可惜,任由任雨如何召唤,对方就是没有一点反应,任雨无奈一叹,颓然的坐在床边。

    刘英楠并不像涉及病患的**,可毕竟同在一个病房,而且刚才那一幕实在太可怕了,让他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如果没有个合理的解释,他恐怕自己会对喷发生命jīng华种子产生恐惧,留下心理yīn影,以后自己不敢喷发,人生岂不是没有了乐趣。

    所以,他不顾任雨的原则,忍不住问道:“他到底怎么了,险些喷发致死?”

    刘英楠既然看到了整个过程,任雨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她自己对于这种病症也是毫无头绪,与其自己胡乱猜测,摸着石头过河,还不如告诉刘英楠,毕竟他也是男人,没准能从另外的角度分析出一些端倪,或者刺激一下自己的灵感。

    任雨叹息一声,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三天前被送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但那时候他还没有如此深度的昏迷,当时他就像昏睡一般,时不时还会说两句梦话,谁也听不懂,随后没多久就陷入了昏迷,就连他的基本资料都是通过多方打听才了解到的。

    至于他具体的病症就更奇怪了,通过中医号脉只知道他很虚弱,但经过西医通过高科技手段进行的全方位检查,却发现他一切生理机能完好,无论是心脑血管,还是脏器官,骨骼肌肉,都处在一个人的巅峰,好的就像一台崭新的发动机一样。”

    “你的意思是,他没病?”刘英楠捏着下巴分析道:“但他却一点点的陷入了昏迷,而且越发的严重,那这会不会是一种jīng神疾病?”

    “这点我也考虑了,只不过他这种情况,很多问题jīng神科的医生没办法当面问,就无法了解具体情况。”任雨无奈的说:“当初他是被坟地的工作人员送到医院的,说他当时在陵园某座墓碑前忽然昏倒了,后来我们通过他的身份证,又请求公安机关帮忙,才勉强了解了一些他的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