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地府临时工

正文 636 熊孩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刘英楠吓了一跳,以为任雨的怨魂发作得太厉害,除了针对他之外,对小家伙也愤怒以对,那不是更影响感情嘛。

    刘英楠连忙放下东西关上门,走上前,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他还是个孩子,有什么话好好说,用得着对他发火吗?”

    任雨闻言,立刻横眉立目对着他道:“发火?发火是轻的,我还想发飙呢。你也不用装好人,我正想问你呢,你孩子现在这样,是不是都是跟你学坏的?”

    “我……”刘英楠一脸茫然,低头一看,小家伙也正仰着脸,双手拉着自己的耳朵,眼圈红红的,神情比他还无辜,刘英楠看他可怜兮兮的小样,问道:“你都干什么了,惹干妈妈这么生气呀?”

    小家伙摇了摇头,继续表示自己的无辜。任雨更生气了,伸手在孩子脑袋上戳了一下,道:“你别装无辜,刚才你们老师都告诉我了。”

    一看任雨都要动手了,刘英楠连忙拦在两人之间,护着小家伙,道:“你想别激动,老师到底说什么了?”

    任雨气呼呼的说道:“昨天人家老师教他们认识动物,今天考他们记住了多少,老师就拿着动物图画问小朋友,牛儿怎么叫,羊儿怎么叫,猫儿狗儿怎么叫……”

    “挺好啊。”刘英楠点点头,这种教学方式生动活泼,让下朋友们印象会更深刻,可任雨却怒声道:“你问问他,老师问他鸡怎么叫,问他是怎么回答的?”

    刘英楠转过身,看着小家伙一脸无辜,但他还是有种不祥的预感,问道:“鸡怎么叫?”

    小家伙很自然的回答:“不要……讨厌……用力……快给我”

    刘英楠狂晕,连他都生气了,怒道:“你这都是和谁学的?”

    任雨在旁边yīn阳怪气的说:“他和谁学的你还不知道吗?”

    刘英楠冤呐,以死以示清白的心都有了。现在就是‘熊孩子’层出不穷的时代,有些东西并不需要刻意去接触,去学习,rì常生活中就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信息,这个年纪的孩子正好对世界充满好奇,不懂其意却愿意模仿的年纪。

    再看看现在,这些电视剧,动画片,哪个不是情与爱交织,爱与恨纠缠,就连动画片里的大灰狼,都一口一个老婆叫着,叫的何其**。别说是齐麟这个岁数的小孩子,就算高中生,大学生,还有对着美羊羊撸的呢!

    还有现在那些歌曲,唱得那叫一个露骨,有的甚至连歌词都没有,就是‘啊啊啊,嗯嗯嗯,咿咿咿……’歌名就叫‘嗨’。

    就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们还特意学吗?熏都熏出来了。

    可任雨是个传统的人,她不允许孩子这么小就懂得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更会将责任归罪于自己身上,当然,还有刘英楠,这是他们没有教导好孩子。

    此时,她将矛头直指刘英楠,认定就是刘英楠平rì里没心没肺,嘴上没把门的,什么话都往外吐,孩子很自然的听取了,在模仿他。

    刘英楠都想拉着她去yīn曹地府找阎罗王喊冤了,可任雨这种被怒之怨魂附身的人,和他讲道理是不明智的,也讲不通,小家伙齐麟一脸委屈,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却在任雨的强势下,揪着耳朵对着墙,泪珠打转。

    刘英楠无声一叹,和这不讲理的老娘们没啥可说的,但不能看着孩子含冤受屈啊,刘英楠索xìng将战火全都引到自己身上,一项温和顺受的他,忽然暴起,指责任雨道:“你够了,别没完没了的。你说孩子就说,往我身上扯什么?”

    嘿……一见刘英楠竟然一反常态的来了劲儿,任雨那就更火了,宛如猛虎下山一般朝刘英楠扑来,吐沫星子横飞,把小齐麟都吓傻了,刘英楠趁机朝小家伙挤了挤眼睛,示意他赶紧走。

    小家伙很聪明,知道刘英楠是故意为自己出头,祸引江东,感激的看了刘英楠一眼,轻手轻脚的回房间了,临走还不忘拿走刘英楠买来的零食和玩具,看得刘英楠一阵无语。

    这边,任雨口沫横飞,如猛虎出闸:“你说,怎么不关你的事儿,这孩子现在整个就一小流氓,今天老师说,还竟然还扒了女生的裙子,老师说他,他却连老师的裙子都扒,你说这么什么孩子,都是跟你学的。”

    刘英楠苦笑道:“怎么会跟我学的,我什么扒过女人裙子了?”

    任雨立刻瞪眼,道:“你没扒过?你敢说你没扒过?”

    任雨气愤的直接冲入卧房,翻箱倒柜,从衣柜中找出一条纱裙,就像斗牛士一般在刘英楠面前挥舞,道:“这条裙子,你仔细看看,你敢说你没扒过,上面还有你的指纹呢。”

    刘英楠无语,这女人,一旦被怒火支配,完全就是疯子,而这些,都是平时积压在任雨心头的事情,在张公子的怨魂作用下,爆发出来了。

    此时,刘英楠眼睁睁的看着,盛怒之下智商为零的女人发飙,她竟然将裙子重新套在自己的身上,模仿着当时刘英楠的动作,嘁哩喀喳,将裙子撕了,随后她挑衅似的看着刘英楠道:“喏,你当时就是这么撕的。”

    刘英楠耸耸肩,道:“那之后我又干了什么?”

    “只有你又撕了我的上衣,拽断了我的内衣带子,然后……”

    “然后就这样是吗?”刘英楠冷笑一声,宛如饿虎扑食,直接将任雨扑倒在床上,这一次比上一次手法更凶狠,不仅是撕,简直就是撕拉扯拽拧,最主要的是,直接堵住了任雨的嘴。

    常言道,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关键就在于这一个‘床’。根据刘英楠亲身尝试,得出的经验总结是,小腰一搂,火气锐减,小嘴一亲,怒火全无。摸摸又抓抓,爱意涌心间,叉叉加圈圈,恩爱到永远……

    小家伙齐麟听着隔壁宛如天摇地动的声响,有些胆战心惊,知道这是爸爸和干妈妈在吵架,他将耳朵贴在墙上偷听,只听那般任雨的声音传来:“不要……讨厌……用力……快给我。”

    小家伙顿时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点点头,道:“原来干妈妈也是属鸡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