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地府临时工

正文 640 东南风,西北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说起宋月,刘英楠连忙问道:“宋月在哪?”

    老道士朝浴池的方向怒了努嘴道:“我们都成了地府临时工,但地府也同样给了我们新的人物,你也看到了,外面那些人,因为最近yīn魂不能下地府,所以他们都被与自己有关的yīn魂所纠缠,而地府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他们,帮助那些yīn魂下地府,月儿现在就在里面的yīn阳路上,引导yīn魂下地府呢,同时她也在用yīn阳路下面的yīn气磨练己身。 .   . ”

    “怎么,她现在不研究阵纹和法术,开始淬炼肉身了,她这是准备魔武双修啊,到什么级别了,结丹期还是元婴期,你说她要是渡劫的话,咱买个避雷针能管用吗?”提起宋月,刘英楠激动了,对待老道士的态度也转变了,有点故意在老丈人面前关心媳妇的感觉。

    老道士白眼一翻,懒得理他,不说这世间的修道者是否真的能结丹,元婴,就算能成,也没听说过扛着避雷针度雷劫的。

    “月儿在修炼一途上有很高的天份,我其实只是给了他一些连我自己都不确定是真是假的秘笈,但她硬生生的修炼到了连地府判官都刮目相看的地步,天赋惊人。”老道士感慨道:“上次和张公子一战之后,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正好,这次成为地府临时工,改变了命运,她的体制也发生了改变,说要借助yīn阳路上的yīn气与地府中yīn魂的怨念来淬炼己身,找出不对劲的地方。”

    刘英楠自然知道什么地方不对劲,那是因为张公子的怨魂附体了,只是不知道是‘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中的哪个属xìng。

    虽然老道士并没有能见到他含冤受屈的妻子,但总算与yīn曹地府建立了真实的联系,且一下子跻身体制内,距离妻子的距离一下拉近了,等待转正那一天,他将真正获得和妻子长相厮守的机会。

    看着老道士重获希望,即将实现梦想的兴奋神情,刘英楠也为他感到高兴,毕竟屠灭张公子,人家也确实出力了,而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含冤受屈的妻子,这种为了妻子坚韧不拔的jīng神,值得每个男人学习,尽管刘英楠觉得有些不公平,毕竟他没有获得任何奖励。

    不过,他也明白地府的用意,现在yīn曹地府打乱,恶鬼出逃,yīn魂四散,地府的人手严重缺失,又隐瞒不敢上报,怕被上面追责,怕下面有怨气,所以他们许以一些在他们看来微不足道的蝇头小利,来诱惑民间高手帮助他们捉鬼,所谓奖励,不过就是增添一些阳寿,减轻罪孽,免去地狱刑法之类。不过遇到宋月老道士这种能帮上大忙,有真本事的高人,他们还是愿意拉拢的。

    刘英楠正想和老道士详谈一番,可在外面排队的人已经等不及了,一个满头银发,神情哀伤的老太太直接夺门而入,看到老道士,纳头便拜,泪珠成串:“仙长,请务必救救我家老头子啊。”

    老道士第一反应就是将刘英楠扒拉到一边去,刘英楠险些摔死,老家伙立刻容光焕发,一副世外高人的摸样,面无表情,轻抚胡须,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太太,淡然道:“老施主快快请起,我等方外出家人世,一项奉行的原则就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今rì你我能够相见便是缘分,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老太太激动的站起身,眼中泪花闪动,感慨道:“真是缘分呐,为了能见到您,我已经在外面排了两天的队了,总算拿到号了。”

    刘英楠满头黑线,拍了两天队,这还叫哪门子缘分啊?不过他没想到,老道士生意竟然这么好,不过刘英楠看了外面的那些人,有些人可能是因为最近yīn间大乱,真的需要老道士这样的人帮忙解决,有些人则是因为心虚,又或者居心不良,希望获得一些发财致富,泡妞把妹,报仇整人的手段。

    不过眼前这个老太太确实真有事,她相濡以沫四十年的老伴儿,在前不久过世了,老太太很悲伤,每天都想念着老伴儿,幸好有一群孝顺儿女,每天陪着她,开导她,让她打消了和老伴儿一起‘去’的悲观念头。

    可是最近,她几乎每晚做梦都会梦见自己的老头子,以各式各样不同的状态出现在她的梦中,有时老头子全身湿哒哒的,好像刚从水塘中走出来,又时候他又说全身如火烧,痛苦难耐,有时候被烟熏,有时候被重压……

    类似的梦,老太太每晚都做,而且无比真实,就好像她的老伴重新活过来了似地,在向他求救,求她帮助。

    老太太将这个事情告诉给儿女们,儿女们最然以为她是过度思念老伴儿所产生的幻觉,带她去咨询了jīng神和心理方面的医生,可老太太最近有儿女陪伴,孙子孙子承欢膝下,享受天伦之类,虽然同样思念着老伴,却不再那么强烈,所以,这并非心理和jīng神上的问题。

    有了‘科学’的解释,儿女们放心了,可老太太却越发担心了,她觉得那是自己的老伴儿在受苦,来向自己求救了,可是孩子们不相信,老太太没办法,就在这时,听到了老道士在这里开坛做法,普度众生,而且老太太身边就有人是老道士的客户,而且不断的夸赞其灵验,所以老太太带着一颗虔诚的心而来。

    刘英楠听完老太太的讲述,想到了一些可能xìng,不过老道士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刘英楠知道老道士不靠谱,混rì子多半靠宋月,以前他就是一个借着道士之名给人做白事的混子,可此时,一开头就让刘英楠刮目相看,最起码比他更像是地府临时工。

    老道士一本正经,一句正中要害:“老施主你想别急,能否告知你的亡夫现在安葬何处。”

    老太太神情哀伤,很明显这是她不愿意提气的话题,但老道士一本正经的问,她自然如实回答,说是安葬在本市西北方向的陵园内。

    那个凌云刘英楠知道,是一个很大的yīn宅开发公司,在本市开发兴建的,其yīn宅的销售状态,比活人的住房销售还要火爆,价格节节攀升,不再朝廷调控范围之内,不用浪费巨资做广告,不用买房子送家具,送装修,可生意就是火爆。而且,现在的有钱人,在朝廷大力度打压之下,钱已经不再投入到房地产市场了,很多人转行去囤积坟地了,利润更大。

    老道士听完之后,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掐指捏算,问道:“请问尊夫的坟茔具体在什么方位?”

    老太太想了想道:“也在西北方向。”

    老道士一副了然于胸的摸样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老道士神秘的眺望西北方向,掐指捏算,口中念念有词,神神叨叨,好像拥有了千里眼似地,老太太和刘英楠都不自禁的紧张起来,等着老道士开口,看看会有什么神音法旨。

    刘英楠和老太太都屏住呼吸,默默等待,许久,感觉时间和空间好像都凝固了,老道士终于停止了掐算和念咒,慢悠悠的开口,气息悠长,语调低沉,仿佛无量圣王在诵经,不过他说的却是:“冬天了,又到了刮东北风的季节了。”

    刘英楠满头黑线,老太太更是满眼懵懂,只听老道士说道:“大道至简,殊途同归,天有rì月,气分yīn阳,有人男女,善恶,死亡世界同样如此,鬼也有好坏之分,你老伴儿的情况,应该是被周边的坏鬼欺负了,最近刚刚入冬,正是人们给过世亲人‘烧寒衣’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在坟头直接烧,有时候甚至不等火灭人就离开了,有时候还会死灰复燃,若是虔诚的烧给自己的亲人,那肯定没问题,可若是烧错了,被别人收了,那就会业火加身。

    你老伴儿的情况,应该就是其他坟头的火,烧到了他的地盘上,所以他才会被火烧,被烟熏,有的坏鬼还会压在他的坟头吃你们给他的贡品,甚至还会有恶鬼因为坟地的风水位置而互相抢夺……”

    老道士一本正经的介绍着,老太太都听傻了,刘英楠满头黑线,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实在听不下去了。

    不过,老道士说的也对,鬼也有好坏,坏鬼也会欺负好鬼,在坟地中,抢风水,抢贡品的事情屡屡在yīn魂之间发生,不过老道士说的有些夸张,也有很多吓唬人的成分,这就是神棍的本质,和现在的某些医生有些相像,总之把病情说的严重些,事情说的复杂些,既能体现事情的严重xìng,又能耐体现他们的能力和本事,最主要是能多赚钱。

    当然最主要的是,老太太完全相信他,就像患者绝对信任医生一样,老太太焦急的问:“大师,请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帮帮我家老头子啊。老头子一辈子省吃俭用,与人为善,活着的时候家里外面就经常受气,他却总是一笑了之,现在死了还挨欺负,我这心里不好受啊。”

    老太太自然是真心难受和着急,老道士抚着胡须,一脸为难的说:“这事儿,不好办呐,要知道,人鬼殊途,yīn阳有别,我是不便干预yīn间的事儿的,不过念在你我有缘,又是爱夫心切,罢了,贫道就帮你一次,为你开坛做法,祈神符一道,烧给你的老伴儿,其他恶鬼自然就不敢欺负他,不过,这道神符需要用万年人参,千年灵芝,百年朱果,成熟圣人果,落叶无心萝,再配上大雪山中麋鹿的鹿茸血,山林中猛虎雄阳鞭来配合……”

    “这……”老太太一挺犯难了,这里面每样东西都可以说是稀世珍宝,根本无处可寻啊。

    刘英楠听得更是想一脚直接踹过去,这他妈是要画符还是调配壮阳药啊?神棍就是神棍,从来不会自己开口要钱,故意要一些刁钻古怪的东西,让苦主根本无处可寻,当苦主无奈的时候,再开口要钱。

    老道士装清高,刘英楠看着着急,索xìng替他开口道“你要是找不到,可以奉上等价的金银,由我们帮忙去寻找。”

    老太太一下愣住了,老道士也瞪了他一眼,老太太转头看向老道士,多少明白了些什么,见老道士点头,心中彻底了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