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地府临时工

正文 765 慧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老道士yù哭无泪,怎么自己横竖都要死啊!?

    眼看着老僧们就要把他当成魔鬼的信徒,作为异端来处死,尤其是被绑在香炉上,炉中还有青烟徐徐,让他不由得想到了很多相同死法的英雄人物,如海帕西娅、阿斯科里、塞尔维特、布鲁诺等等,诸多用科学来挑战神权,反对封建迷信而最终被神权执行者活活烧死的科学家。

    而老道士也差不多,他大肆宣扬佛本是道的理念,又呼吁有道高僧去红尘炼心,青楼炼体,和异端学说差不多。

    “月儿救命,师弟救命!”老道士生死关头想起了宋月和刘英楠,一声师弟叫的情真意切。

    刘英楠白了他一眼,实在是懒得理他,没想到这老家伙如此贪得无厌,竟然想要拉拢自己的势力,妄图获取更大的功劳。

    只不过,他走错路,踏错步,惹得高僧发了怒。..

    他一口一个师弟的叫着刘英楠,一群和尚瞬间看向刘英楠,可刘英楠却靠着倒塌的山门,悠然的点了根烟,一副旅游观光客的摸样,在寻找着合适的地方,刻上‘到此一游’来彰显果然情怀。

    刘英楠轻易风轻云淡的装傻,但宋月不行,眼看着一群和尚要对老道士下手,宋月急得不行,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不过她也没有伤害老僧的意思,只是想解决老道士。

    只可惜,她去的凶猛,回来得更迅速,都不用老僧动手,那几个中年和尚齐刷刷的形成了一面人墙,各个摆出不同的造型,很轻松的就把宋月挡了回去。

    哟……刘英楠顿时来了兴趣,看着几个中年和尚摆造型,啧啧称奇,难道是源自少林的十八铜人阵?

    宋月现在怎么说也算高手了,只不过没有经过系统的练习,更没有名师指点,完全是自己摸索,自然敌不过这些常年在深山苦修的和尚。

    这几个中年和尚挡住了宋月,那几个老和尚对老道士恨之入骨,都准备破戒杀生,斩妖除魔了。

    老道士急得都快哭了,一个劲的对刘英楠求救,刘英楠混不在意,就当没听见一样,最后老道士无奈的吼道:“以后月儿可以和你随意交往,我再也不阻拦了。”

    总算说了句刘英楠爱听,这年月,好人不是随便当的,见义勇为不是谁都能干的,没点好处谁会干这玩命的勾当。

    刘英楠扔掉烟头,大步朝里走,那几个中年和尚顿时如临大敌,很显然,刚才和宋月交手,他们看出了宋月的不凡,如今宋月叫来的援兵,肯定更厉害。

    看着刘英楠从容不迫的步伐,风轻云淡的表情,目空一切的眼神,一切都是绝世高手的做派,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有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气度,胸中蕴藏着惊雷般的力量,一旦爆发将不可阻挡。

    特别是此时,刘英楠竟然还将手伸入怀中,这一下不仅中年和尚,就连那些老和尚都朝这边看来,神情凝重,他们虽然久居深山,却也知道现在外面的世道已经是热武器盛行,非血肉之躯所能抵挡。

    难道刘英楠马上要拔枪吧?宋月和老道士以及一众和尚紧张兮兮的张望着。

    眼睁睁的看着刘英楠一步步走来,马上到了中年和尚们的身前,那几个和尚还拉着架势,摆着姿势,原本各个不动如山,现在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忽然,刘英楠的手猛然从怀中抽出来,强大的jīng神压力让几个和尚不自禁的大叫起来,随后,当他们看清刘英楠手中的东西之后,叫声更大了。

    开始的叫声是因为紧张,后来的叫声是因为鄙视。

    刘英楠缓步走来,整个过程极度压抑,几乎让人窒息,特别是手从怀中掏出那一刻,很多人都以为他在掏武器,结果竟然掏出一盒烟和打火机,刚才脸上那从容不迫,风轻云淡的表情全然不见,换上了一副热情的嘴脸,给眼前十几个中年和尚发烟,边发边道:“大家都是有信仰的文明人,有什么事儿不能和平解决呀,何必动刀动枪的呢?来,抽根烟消消气,有事儿好商量!”

    一种和尚险些摔倒,跟不上刘英楠的思维,其中一个和尚拒绝他递来的烟,刘英楠诧异道:“佛门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yín、不妄语、不饮酒。并没有说不能抽烟啊?来,哥几个别客气,至于几位老师傅就算了,年纪大了,吸烟有害健康!”

    和尚们满头黑线,真难为刘英楠这时候还未老师傅考虑,可年轻抽烟也有害健康。

    “诸位高僧,稍安勿躁。佛曰:得饶人处且饶人,心低无私天地宽,而后便心空无限!”刘英楠但的那的说。

    诸多僧人齐齐看着他,其中一个老僧开口道:“施主你颇有慧根啊!”

    刘英楠摆手淡笑道:“哪里,哪里。不过前一阵子我遇到一位师太,她也说我有一条慧根!”

    诸多和尚哪听得懂他的荤话,倒是老道士听明白了,险些笑出来,在和尚们的逼视下,硬生生的别处了内伤。

    可眼前的事儿,并不是刘英楠三言两语,插科打诨,发两根烟就能混过去的。

    可是,当刘英楠闲庭信步的穿过一众和尚,来到老道士身前的时候,诸多和尚都愣住了,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刘英楠,又下意识的看了看脚下,刘英楠这才发现,脚下好像有一些古怪的痕迹,四周看了看,这些古怪痕迹连成了一片,应该是传说中的阵纹吧,不过没听说过阵纹是用香炉灰摆成的。

    其实刘英楠哪里知道,这摆阵用的香炉灰,都是经过千年积累的,功用非凡,再加上有诸多高僧加持,寻常人根本无法靠近,就连宋月都不行。

    可刘英楠却视若无物,轻松的走了过来,这让和尚们很惊讶,真正意识到了刘英楠的不凡。

    刘英楠看了看四周,又撇了老道士一眼,对几位老和尚说道:“诸位大师,如果说,这老家伙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只是诚意邀请诸位的,并没有说过任何挑拨离间,破坏诸位信仰的话语,你们信吗?”

    老和尚们当然不信,因为刚才他们亲眼看到,亲耳听到老道士说什么‘观音坐莲战金刚,如来佛棍威名扬,怒目罗汉肢交叠,白液寒过地上霜。’而且,确实煽动了一些向佛之心不纯之人,真的要逃出山门去入世。

    现在可不是说改口就改口,说不承认就不承认的。

    可是,老和尚们看着刘英楠,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似乎这其中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不过,老和尚们虽然有信仰,有本事,有法力,但却并不是专业捉鬼驱魔的,何况遇到的是一些有特殊能力的恶鬼。

    刘英楠索xìng也不兜圈子,直接挑明,道:“在死亡世界中有一种鬼,业内称之为‘神通鬼’,当然,并不是说这种鬼物神通广大,也像所有鬼物一样,会附在一些身体虚弱,或者居心不良,怨念相同的人身上,不过,这种鬼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能够蛊惑人心,特别是那些有信仰的人,能够动摇他们坚定的信仰,甚至让他们的信仰崩塌。

    传说,这种鬼生前大多都是邪教组织的创始人,又或者是一些犯了戒律的而受惩罚和尚,道士。前者怨念不散,死后化作鬼,仍然想创教立派广收信徒,四处传播他的理念,迷惑人心。后者则因为犯了戒律被处罚而心怀不满,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不满与质疑,死后怨念不散,想要报复与自己有相同信仰的人。”

    刘英楠简单的介绍着,听得一众和尚目瞪口呆,他们虽然不是圈内人,但多少也算周边企业,最起码比普通人了解,且更容易接受。

    再脸上刚才发生的一切,和老道士现在的变化,和尚们很快相信了刘英楠的话。

    刚才老道士所说的,确实是像一个jīng修过佛法,却又陷入迷茫,信仰动摇的老和尚,也正因为如此,他那入世修行,红尘炼心,青楼炼体的理论才会引起部分人的共鸣。

    人是最没有耐xìng的生物,尤其是长时间做一件事儿,开始的时候很感兴趣,但久而久之会变成习惯,却绝不再是爱好。

    对信仰也是如此,越是虔诚的信徒,在充满逆境的生活中,越容易迷失和动摇。

    如此说来,那刚才附在老道士身上的,真有可能是神通鬼,而且生前没准是个犯过戒受过罚的和尚,来此地忽悠其他和尚的。

    “请问施主,那厉鬼现在何处?”有一个老僧很淡定的说。

    刘英楠双眼放光,扫过在场每个人,看得众人心惊胆颤,那双血sè的双眼中,有血海在翻腾,无数的尸骨在血海中沉浮,但这些心如止水的和尚却没有在刘英楠身上感受到任何杀气,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平静。

    刘英楠忽然摇了摇头,道:“这种鬼真的很特别,我也是第一次遇见,竟然无法识破他,不过我敢肯定,他一定在这里,而且就在我们这些人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