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地府临时工

正文 811 抢生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沈枫的介绍和刘英楠的猜测基本一致,这些人确实是罪有应得,不过他们的阳寿未尽,正常情况下,再恶的人,如果阳间得不到制裁,也要等他寿终正寝下了地府才会受到酷刑严惩。

    可现在,他们的阳寿未尽,却被非阳间的力量弄死了,很明显是在惩罚他们,这严重违背了天道和人权。

    当然,刘英楠也认为他们罪有应得,世间有很多有权有势的恶人,即便为恶也能利用权势而逍遥法外,这是不公平的,同样违背天道的,需要有人出面来惩罚他们,弱势群体才会觉得公平且有希望。

    可是他们是怎么掌握生死簿的,这天生地养的灵物,仅此一家,对方总不会复印了一份吧?

    刘英楠觉得,关键问题还是处在举报上,所以他详细询问道:“你还记得他们是如何被举报的吗?”

    沈枫有些困了,蜷缩在他怀中,揉着眼睛道:“现在举报还不就那几个方法,上网举报,写匿名信,打电话,发微博……”

    刘英楠皱了皱眉,这听起来没什么奇怪的,是当前最常见的方式,当然还有一种是就是上*访,给jīng神病医院增加负担。

    此时事关重大,但刘英楠却毫无头绪,怀中的沈枫困了,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样子,像是在做梦,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的说:“我记得前些天有一个犯罪嫌疑人在审讯期间暴毙而亡,死者家属情绪激动,不听解释,采用了过激行为,在jǐng察局门口搭起了灵棚,摆花圈烧纸,哭天喊地的鸣冤叫屈……”

    说到这,沈枫就睡着了,她根本就没把这些当成一回事儿,而刘英楠却忽然眼前一亮,抓住了事情的关键。

    他觉得,引来那些地狱惩罚者的,就是这些含冤受屈的死者家属,活人的怨念是最可怕的。

    当然,这事儿肯定还需要核实,不能只听取一面之词,刘英楠认为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家属的怨念引来了地狱惩罚者,然后他们先是趁着地府混乱,无暇他顾,他们取而代之,勾走了冤死者的生魂,到地府取材听证,确认无误,再对阳间的肇事人进行惩罚。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应该就是想要借着赏善罚恶,来确立自己的地位,被拘走的冤魂,能够看着地狱惩罚者帮助自己报仇雪恨,看着仇人血债血偿,那冤魂必然会对这个新地府感恩戴德,鬼的怨念变成感念,甚至变成信奉和信仰,这必然对新地府和统治者有莫大的好处。

    老地府之所以设立轮回道,给死者以新生的希望和机会,就是要化解他们的怨念,让他们感恩戴德,从而产生的信仰之力来滋养统治者。

    众生的信仰之力,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的最爱,所以他们在世间建了那么多的庙宇,享受供奉。

    如此看来,这个新地府的统治者,图谋不小啊。

    他们采用的策略,看起来更像是大公司之间在挖墙脚,那些冤魂就是有才能的员工,怨念越大,将来转化的念力越强,所以,新地府给出了更高的福利,帮他们报仇雪恨,这样就能顺利将他们拉拢了。

    “不好!”刘英楠忽然惊觉的做起来,他想起了在自己浴池门外的那些yīn魂,如果真是这样,那些yīn魂岂不是集体跳槽了?

    刘英楠连忙起身穿衣服,沈枫已经睡熟了,安详小脸挂着幸福的笑容,这样很好,她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吧。

    一切事情都由刘英楠一个人来抗,不要牵扯到无辜的人,而且,这本来就是属于他的工作和职责。

    可当刘英楠赶回自己浴池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空空如也,刘英楠顿时傻了眼,果然,可怕的事情出现了,堆积在他这里,排队等着下地府的yīn魂全都不见了。

    yīn魂他不在乎,可是他现在已经是地府正式工了,手持生死簿,负责接应yīn魂下地府,责任重大,如今生死簿上在册的yīn魂都消失了,刘英楠心惊肉跳,暗想道,这不会是犯了天条了吧?

    现在地府大乱,新地府崛起,发生了古往今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大事件,新老地府之间,估计将会爆发一场恶战,从现在的挖墙脚,抢yīn魂开始。

    而现在,料想上面的人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估计还没有注意到他,可刘英楠也不能坐以待毙。

    他不管新老地府即将会发生什么,但他必须要做好本职工作,所以他决定,亲自去四处收集yīn魂以便交差。

    刘英楠叼着烟卷坐在浴池门口,翻看着生死簿,寻找着即将寿终正寝的人,尽快拉一些yīn魂混来凑个数。

    他翻看了几个即将寿尽的人,都是些七老八十的老人,还有一个马上就将寿终,此时应该在医院,而且这还是一个老干部,应该就在最高等级的公立医院,而且是老干部专属病房。

    刘英楠立刻赶往医院,并且顺利的找到了这个老人,目前正在高级病房里,已经病入膏肓,医生已经宣布死亡了,现在剩下最后一口气,和家人交代遗嘱呢。

    当刘英楠来到病房外的时候,病房里面已经哭声一片了,刘英楠没有进去,侧耳倾听,只听里面的人一边哭一边喊着:“爸爸呀,你的密码到底是多少啊……”

    刘英楠苦笑,什么人死了钱没花了,钱花没了人还活着,这哪是最痛苦的事儿,最痛苦的就是,人死了,本想留给儿女,却没来得及说出密码或者是藏钱的地方,虽然也能通过公证而顺利继承,但却要平白无故的支出一笔公证费和税务。

    刘英楠在外面没等多久,老人的灵魂就从里面飘了出来,不依依不舍的转头去看,神情很抑郁,最后关头,连存折密码都没说出来,这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儿。

    不过刘英楠的心情很不错,这么快就凑上了一个yīn魂,可他刚要上前,忽然眼前人影一晃,一个红裙黑发的绝美女子出现在眼前,她皮肤白皙,容颜秀丽,体态婀娜,站在刘英楠身前,竟然出人意料的一把拉住了那老人灵魂的手,嗲声嗲气的说:“大爷,跟我走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