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一百三十三章 诡异的佛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ps:两章六千字送上,求订阅!

    掌风yīn柔,吴明感觉双腿就好像踢在一团团棉花上,用不上一点力,刚感受到受力点的时候,瞬息之间又被转开。竟有点太极拳四两拨千斤的味道,而且速度极快。

    看似过招了多次,其实也就一瞬间,不过两人出招的速度太快,肉眼难以看得清,眨眼之间已经交手数十招了。

    吴明盘旋在半空毫无借力点,就见他一脚踏出,借着白衣和尚的力道,身体迅速的往白衣和尚身后退去。这才缓一口气,jǐng惕的看着已经收招的白衣和尚。

    “施主腿法不错,不过却太过于刚硬,须知刚过易折的道理,太过于刚猛,终究不好。”白衣和尚依旧一副谦恭的模样,对着吴明行了一个佛礼。

    “小和尚,你这话就不对了,刚过易折没错,但刚猛到了极致,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何来不好之说?”降龙神腿本就是至刚腿法,若是走了yīn柔的路子,那还叫降龙神腿么?那就成葵花宝典了。

    也许以前的吴明也会觉得刚过易折,可当见过独孤霸天那霸气十足的降龙神腿之后,他就明白了那什么狗屁的刚过易折,只是他们练得还不够刚猛,找一些歪理罢了。独孤霸天当初那霸气的身影,一直都存在于吴明脑海之中,是他努力赶超的对象。

    “额,看来是小僧谬言了。小僧是大悲寺第四十三代弟子,名号空戒。”白衣和尚脸无变sè的说道。

    吴明心头一乐,这和尚莫非是对我叫他小和尚有些不乐意了?

    “原来是空戒大师,不知你师尊又是何人?为何一定要我去见他?”

    白衣空戒道:“我师尊乃是大悲寺第四十二代弟子法虚禅师,至于说为何?小僧也不清楚,还请施主随小僧走一趟吧!”

    “走一趟?可以啊。只要你打得过我!”吴明邪笑一声,拿出空间里的清风剑。降龙神腿修炼不到家,还没达到刚猛的极致,镇不住这家伙的大悲掌,那就用剑法试试。

    能遇到一个实力跟自己相差无几的武者,这是最好的磨练石了。

    “额,原来施主是剑术高手。小僧却是走眼了。”白衣和尚微微一愣,随即笑言道。

    “打过一场再说吧!”吴明大喝一声,单手持剑。扑下空戒。剑幕如火如光,甚是耀眼,长剑挥舞之间,犹如一道九天银河划破天际,浩浩荡荡如大河奔向空戒和尚。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空戒声音似乎带着一丝奇怪的魔力,就见他脸sè不变,右掌缓缓推出,等吴明长剑缠绕过来时,瞬间变招,一掌压在了清风剑的剑身上,身体一转。双手大张,犹如一直鹏鸟展开双翅一样,身体脱地近一丈往后飞去。飞出数米之远,落在屋檐上。

    随后身体一动。冲天而下,双掌带着强大的掌风拍落下来。吴明不知怎的,感觉到一股极其哀伤的情绪顿时充满心头,说是哀伤。却又好像是叹息天地不仁,怜悯万物生灵。本来他的轻功比空戒大师还要高上一筹。可偏偏就是他那一句话念出之后,动作毫无因由的一滞,等再抬头时,空戒已经从屋檐上扑下,双掌夹杂着微微细风落下。

    “剑一,破!”吴明凝住心神大喝一声破开心中的杂念,简单的一剑直刺而上,逼得空戒不得不变招躲开,终究还是剑长手段,肉掌挡不过兵器的锋利。同时他心下出现一丝骇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难道也是武意吗?

    “剑二,给我散!”吴明又是一声大喝,清风剑舞动,带动着奇怪的韵律破入,将空戒的掌风劈开,随即如影随形又追了上去。

    “再接我一剑!”吴明动用了剑三,清风剑在他手里宛如活了一般,化作一条灵蛇不断变幻,速度极快,才说句话的时间,已经挥动不下上百次。招招不离要害之处,逼得空戒和尚手忙脚乱的抵挡,甚是狼狈。

    “噗……”

    空戒胸口被吴明的剑芒划破一道口子,里面鲜红的血肉若隐若现,白衣上露出一道血印。不过借此,空戒也避开了吴明那如狂风暴雨的攻击。

    “施主武艺高强,剑器锋利,哪怕用尽手段,小僧实不是对手,看来以往都是小僧犯了嗔念,以为天上地下,青年一辈无人是我对手。今rì亏得有施主点醒,不然小僧将继续狂妄自大下去了。”空戒和尚叹了一声。

    吴明笑了笑道:“我曾听以为禅师说过,佛门有一位菩萨就常道: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原来你也有嗔念?我还以为你六根已净,红尘已除了呢!”

    “咦?施主何处知晓我祖师留下来的佛偈?”空戒诧异的说道,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红,看来终究还是有些脸皮薄。

    吴明一怔,问道:“你祖师留下来的佛偈?”

    “是啊,我第大悲寺第三代祖师在世之时,就常言这句: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小僧在寺中典籍里就有看过,所以记得很清楚。不过我祖师却不是什么菩萨,只是一个普通武者罢了。只是不知,施主从何得知?莫非以前遇到过我大悲寺的弟子?”

    “额,没有,没有,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第一个和尚。那个,你师祖只是一个武者么?后来他又去那里了?”吴明又问道。

    同样一句话,菩萨说过,而空戒他祖师也曾说过。而似乎空戒只知道他祖师说过,难道说这佛门也有蹊跷?为何地球上都有提到过的,在这里知道的却少的连这和尚都不知道?假如说,这句话是出自于菩萨之后,他那祖师后来借用,那也不应该就成他的吧?这可是对菩萨的大不敬啊!

    “三代祖师他早在数万年之前就已经破虚飞升了。可惜我等后人却是无能,竟无人可破虚飞升。”空戒有些汗颜的摇摇头,随后又道:“既然小僧不是施主的对手,也就无法带施主去见师尊了,如此,那小僧就此告辞!”

    空戒说完就要走,吴明出声喊道:“等等!”

    “不知施主还有何事?如我知晓,必不会隐瞒。”看得出来,白衣空戒是个实诚的和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问必答。

    吴明道:“先前见你念了一声佛号,我便感觉四周有一股无形的阻力,心中杂念纷纷,这又是为何?”

    “这是我佛门之秘,实在不可对施主说起。不过,这也算是大悲掌的武意吧!”空戒依旧如实回答,毫无骗人之语。

    “原来如此!”吴明点点头,武意,看来自己猜对了!

    “可惜,没想到小僧练出武意,却依旧不是施主对手。小僧就此告辞,磨练自身,以求达到更高层次的突破。施主,我觉得你与我佛有缘,若是有机会,可来西方大悲寺。”说完,空戒转身离去,几个跳跃,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

    这时候,那金蟾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一跃跳起,蹲坐在吴明肩头。

    “莫非临江王的敌人是他们?难怪秦家不敢动手!”

    “怎么,佛门势力很大吗?”吴明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个世界的佛门,他是一点都不清楚的。

    “岂止势力很大,而且还很邪门。沾上了,有你倒霉的。”金蟾撇了撇嘴,十分不屑吴明的无知。

    吴明不解的问道:“额,不至于吧?佛门有那么邪门吗?他们不就是和尚?不吃肉,不杀人,不妄语,不偷盗,这比起江湖中人还要好管的多吧?只要规定好教条规矩,他们还能多邪门?”

    “呵,真有你说的那么好,那就好了。他们是不吃肉,不杀人,不妄语,不偷盗,几乎啥都不干,无yù无求。但他们有一个致命硬伤,就是他们自称方外之人,不服管教。也就是说,朝廷官府的条令在他们内部行不通。他们在乎的是教规。而且佛门众多寺庙,可不是一个统一的门派。更更令统治着无法接受的就是,他们会渡化人,口灿金莲,说的天花乱坠。长此以往下去,天下还有何人生产,还有何人经商?对于我们妖兽来说无所谓,但对于你们人类,嘿嘿……rì子可就没法过了!”

    “这话没错,但也不能说他们邪门吧?莫非还有什么隐情?”吴明疑惑的问道。

    金蟾道:“嗯,确实没错。与佛门沾边的人或者妖兽,要么死去,要么就被渡化带去西方。你说这邪门不邪门?”

    “额……”吴明犹如被卡住了脖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不止说不出话来,心里更是一阵毛骨悚然,就是因为空戒最后那句话,与我佛有缘?我不会死了或者被渡化吧?

    “嘿嘿,你现在知道了?这佛门,最好是不要沾上。诡异的很,估计这次他们来,应该就是冲着临江王来的。只是不知为何等了十几二十年才来呢?真是奇怪!”金蟾自言自语,满是疑惑。

    “对了,吴宝和吴贝,没被吵醒吧?”吴明这才想起自己的那两个乖徒儿,不由的问了一句。

    金蟾用他那独特的蛤蟆眼狠狠的翻了个白眼:“我让他们好好睡去了,就是地龙转身了,他们也不会吵醒的。你大爷的,也不知道谁才是他们的师父!”

    “哇……”吴明一口黑sè污血喷出,“尼玛,这武意太强了!现在终于舒服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