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龙血战神

第1284章 无耻之尤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他丝毫沒将旁边的赤霄殿主看在眼里,

    现场先是鸦雀无声,然后响起了一阵阵的哗然,

    龙辰的速度更慢了一步,等他到了入口之后,反应过來的执法长老杨望拦住了他,

    看到下方陆君月的得意,还有燕轻尘的惨状,龙辰心中无比的愤怒,那一股yīn冷的杀机,从他身上爆发出來,连杨望此刻都有些心惊了,

    “那燕轻尘不是已经认输了吗,为什么陆君月还攻击。”

    “会不会是收手不住啊,毕竟陆君月那攻击太强了。”

    “不可能,我看他是要用对付燕轻尘來报复龙辰,可是,这样不是违反的规则,不是要被逐出积分战的吗。”

    “是啊,还隔着那么远都认输了,我们也听到了,那陆君月不可能沒听到,但是他仍然动手,很明显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议论了起來,

    耳边传來这些沸腾的声音,赤霄殿主双眼通红,那属于神武境第九重的力量,让旁边的陆君月终于感觉到害怕了,还好的是,天神殿主和太上六长老陆之桓,出现在他的身边,陆君月重新变得嚣张起來,大声笑道:“赤霄殿主,真是不好意思,我这绝技的力量太强了,一时间收手不足,晚辈深感遗憾,等潜龙榜之战结束,晚辈拿了冠军,必然登门拜访谢罪。”

    这句话,实在是说得太贱了,燕轻尘这时候的伤势,明白人都知道,或许燕轻尘从此都要废了,

    这让赤霄殿主怎么忍得住这口气,

    先是施展了违禁的血炼真经,然后又在对方认输之后,继续动手,抓住了对方松懈的机会,这种人,只能用无比的卑劣來形容了,

    赤霄殿主浑身的火焰都在燃烧,他抱着自己昏迷不醒,身上满是血气的儿子,一双眼睛通红的看着陆之桓和陆chūn秋两位,

    “两位,这陆君月两次违规,最后甚至趁着对方认输的松懈,用恶毒的功法攻击我儿子,两位莫非不准备给我一个交代,给我赤霄殿一个交代吗。”

    这时候,整个赤霄殿的弟子都出动了,纷纷围在了潜龙战场身边,每个人的脸sè都是无比的愤怒,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chūn秋其实也沒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闹这么大,但是此时也是骑虎难下了,赤霄殿主xìng格孤直,很少有朋友,他陆chūn秋可不放在眼中,此时打了个哈哈,笑道:“燕兄严重了,两人对战,受伤乃是常事,这次轻尘受了点伤害,但是不碍事,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让潜龙榜之战继续进行吧,还有一战需要开始呢。”

    旁边的陆之桓,乃是太上六长老,代表的是刑罚殿的意见,他便道:“说得对,就算是死亡,也是正常的事,敢参加这一战,就必须要冒着身死的危险,燕轻尘技不如人,就沒什么好说的了,我看他情况不好,燕兄弟还是赶紧带他去治疗吧,要是错过了治疗的时间,那可就要悔恨终生了。”

    说罢,他张开双臂,宣布道:“这一战的胜利者,乃是天神殿的陆君月。”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潜龙战碑上的排名再次变化,

    陆君月变成是六分,燕轻尘只有四分,

    “请无关人员赶紧离开,下一战马上开始。”执法长老杨望连忙朗声宣布道,他嗓门大,让他來宣布再合适不错了,

    赤霄殿主是不善于言辞的人,在陆chūn秋和陆之桓两人的强词夺理之下,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应,只有满腔的热血,

    他知道自己是吃亏了,甚至还可能吃一个哑巴亏,但是他绝对不甘心,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心中唯一顾忌的,就是燕轻尘的伤势确实不能拖了,

    赤霄殿主知道,中了血炼真经,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内心是无比的痛苦,恨不得把眼前的陆之桓和陆chūn秋都马上杀了,可是他又知道,他不但不是陆之桓的对手,如果这样贸然和他们硬碰硬,他的下场也会很惨,

    就在这个时候,心中已经沸腾的龙辰,趁着杨望不注意的时候,冲进了潜龙战场,站在了赤霄殿主的身边,他先是查看了一下燕轻尘的伤势,

    在燕轻尘的体内,无数的血液淤积,简直不会流动,一道道的血魔虚影在其中游走着,破坏他的身体,

    “血……”

    龙辰浑身一震,

    要说血,他可是祖宗,

    手指上刺出一滴龙血,进入了燕轻尘的体内,在龙辰的掌控下,那些血魔顿时一个个尖啸着倒退,龙辰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已经知道这血炼真经的伤害并非是不能治疗的,他首先拿出一颗來自武神宫的紫菁玉蓉丹让燕轻尘服下,稳定住燕轻尘身体上的伤势,至于残留的血魔力量,回去后再驱逐也不迟,

    而现在,怎么能够这么算了,

    赤霄殿主估计很多,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但是龙辰知道,在这沸沸扬扬的时候,龙辰专门面前陆家三人,

    在所有人都好奇龙辰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发出朗声大笑,狂放不羁的看着对面的三人,眼睛喷发着火光,谁都不知道,龙辰此时心中有多愤怒,

    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陆君月这种人了,

    仗着长辈的势,为非作歹,无所不为,还真以为沒人能够制的住他,

    陆君月冷冷的看着他,舔了舔嘴唇,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

    “下一场战斗马上就要开始,无关人员马上离开。”杨望在上空大声道,

    龙辰反击笑道:“马上要开始,我看啊,这什么狗屁的潜龙榜之战,今天就可以结束了,这狗屁的东西沒有任何的悬念,最后得到的冠军的肯定就是这陆君月,当然他沒有这个实力,但是他后面两头老狗有啊,他们可以使用各种手段,坑蒙拐骗,各种下贱的招式用出來,直到你输了残了为止,今天的事大概看在眼里,心里都有数,我龙辰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两条老狗,可让陆chūn秋和陆之桓气晕了,他们知道让这小子说下去肯定沒好处,准备动手,而赤霄殿主将龙辰死死的护在身边,

    “沒法解释是吧。”龙辰大笑,眼中满是鄙夷之sè,冷声道:“诸位可能还有人不明白,我龙辰就为大家解释一番,陆君月这狗rì的孙子,实力最多也和我兄弟燕轻尘差不多,不过为了潜龙榜之战胜利,这孙子去偷偷修炼那真武帝宫已经违禁的血炼真经,血炼真经使用一次折寿三年,今天这孙子已经折寿六年了,当陆君月使用这违禁的战技的时候,那么长的时候,刑罚殿的人竟然沒有阻止,刑罚殿是干什么吃的,我真的很好奇啊,后來我明白了,刑罚殿不就是陆家开的吗,他陆君月就算是把自己老爹叫进來参战,干掉他的对手,好像也沒人敢说什么吧。”

    龙辰的话尖锐而直接,刑罚殿许多的脸sè都被说得通红了,

    台上,剩下的几个太上长老脸sè也相当不好看,

    他们倒不是听陆之桓的,只是陆之桓和太上二长老是师兄弟,所以就买个面子而已,沒想到后面陆君月竟然不顾燕轻尘认输,闹出这事來,

    龙辰当然不敢善罢甘休,

    很多人一开始不知道血炼真经,听龙辰这么一说,还真想起了这件事,

    “血炼真经,这种违禁的功法,要是弟子修炼,就会受到刑罚殿的重罚,但是陆君月在这潜龙榜之战光明正大的施展出來,刑罚殿的人竟然都不吭一声,看來这刑罚殿根本就是为你陆家服务的嘛,那又有什么意思,同为三千大殿的弟子,凭什么我们就的被刑罚殿管制,这陆君月就因为有个伯伯是太上长老,就能够逍遥法外,大家说这样公平吗。”

    “堂堂威名远扬的真武帝宫三千大殿,竟然让这么一群孙子掌控,还呆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啊。”龙辰这里,龙辰环视四周,那股睥睨的气息让众人感觉到动容,众人都明白,龙辰说这话,心中可沒有一点儿害怕的意思,他就是骂刑罚殿都是孙子了,又有人能够奈他何,

    陆之桓和陆chūn秋的脸sè都非常难看,但是这时候,已经大了群雄激愤的时候,那些围观的人,尤其是一些小殿的人,还有雪莲殿,赤霄殿的人,都非常的不满,等着他们给解释呢,若是这时候他们还堵住龙辰嘴巴,显然事情会闹得更大了,

    “最重要的是……”龙辰这时候拉长了声音,冷冷的看着陆家的几个家伙,怒道:“燕轻尘刚刚明白认输了,所有人都听到他说认输两个字,那时候谁都看得明白,陆君月明明距离他很远,完全可以收手了,但是他收手了吗,他却趁着燕轻尘认输之后的松懈,以残忍的手段,血炼真经,毁掉了对方的修为,大家想想,我们都是武者,什么对我们來说最重要,还不是武道,而这丧心病狂的家伙,毁了燕轻尘的武道,如此卑鄙无耻,应该被囚禁到紫极天火阵,囚禁终生的家伙,这陆家的两位老狗却有颠倒是非,说胜败乃是常事云云,如此无耻下流下贱之行径,诸位身为武者,难道看得过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