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客卿

第二十三章 卿玉楼!(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只见舞台上面,原来一群搔首弄姿,眼送秋波的女子全部退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卷珍珠纱帘格挡视野,隐约间,可以看见一个倩影跪坐下去,素手轻抚琴身,一阵轻拢慢捻抹复挑,登时,一阵琴声悠扬的缓缓流出,婉转清脆的好比山间潺潺的溪流,叮咛作响。

    随后,节奏倏然一转,琴音变得急促紧凑起来,高昂却不突兀,激越却不热烈,如同置身幽谷,寂静安详后,柳暗花明又一村,看到一条银线悬天瀑布,响声轰隆,震耳发聩,盘旋四野。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凝绝不同声暂歇!

    夏宇不由的忆起这几句诗来,琴音方落,不待众人回神,台上女子樱唇轻启,嘴角霞光点点,一阵天籁之音,好比空濛的仙曲,带着chūn雨绵绵的细柔,冉冉升腾在在场各位的心头。

    “骤雨新霁。荡原野、清如洗。

    断霞散彩,残阳倒影,天外云峰,数朵相倚。

    露荷烟芰满池塘,见次第、几番红翠。

    当是时、河朔飞觞,避炎蒸,想风流堪继。

    晚来高树清风起。

    动帘幕、生秋气。

    画楼昼寂,兰堂夜静,舞艳歌姝,渐任罗绮。

    讼闲时泰足风情,便争奈、雅歌都废。

    省教成、几阕清歌,尽新声,好尊前重理。”

    歌声轻盈飘渺,如梦似幻,让人不觉好比深处烟雾缭绕的竹林,朦朦胧胧,琴歌相合,婉转悠扬,低落清越,像一阵拂面的chūn风,又似一缕破晓的阳光,吹去闷郁照亮心扉。

    众人目露迷离,一副神往痴迷神sè,俨然还沉湎在妙云茜的歌声中。夏宇暗暗称赞,上一次晨跑听到妙云茜唱歌,他就惊为仙音,此次有琴为伴,就更加动听了三分。

    廖峰、王落凯和薛杰都痴痴的望着舞台珠帘后的倩影呆愣不动,面露爱慕,眼里满是炽热,周围的一些男子,早就垂涎三尺,目露凶光,连怀里的女子都置在一旁,没去理会。

    夏宇呵呵一笑,心情大好,抱着怀里的女子,重新回到桌边坐下,自顾自地的喝酒品茶,把注意力拉回。

    “公子不是为妙云茜而来的吗?”怀里的女子见状,忍不住开口问道。

    “呵呵,妙云茜只卖艺,听完歌后,还能作甚?”夏宇摇头,心里却暗道,妙云茜这妞,卿玉楼花魁之称,当真不是盖的,不但容颜绝美,身姿绰约,还歌喉绝顶,琴技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比起二十一世纪的那些靠各种绯闻崛起的女歌手不知好了多少倍。

    待到众人清醒,一阵惊天的叫好声爆发出来,妙云茜徐徐站起,拨开了珠帘,慢慢挪移了出来,登时,一张艳绝一方的面容出现在众人眼里。

    大厅一静,都痴迷的看着妙云茜,男子爱慕垂涎,心动不已,女的羡慕嫉妒,黯然神伤,隐隐间明白了自己与妙云茜之间的差距。

    妙云茜一袭粉红罗裙,粉白sè的莲花开满衣袖,身披淡蓝sè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眸含chūn水清波流盼,头上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艳比花娇,指如削葱口含朱丹,一颦一笑全是动人心魂。

    妙云茜走到台前,轻轻一礼,娇声道:“小女子妙云茜,这厢有礼了,谢过各位公子的捧场。”

    说完,迈步yù走,只是美眸一瞥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自己,正与几位女子调笑着,还时不时听到几个女子的笑声咯咯的传来。

    她眸光一亮,嘴角噙着一缕浅浅的笑意,便止住了转身的脚步,沿着一边的石阶走了下来。

    众男子眼光大盛,幽幽的泛着绿芒,好比饥饿已久的野狼。

    “在下廖峰,见过云茜姑娘。”廖峰首先回神,当即朗声喊道。

    “在下薛杰,见过姑娘。”

    “在下王落凯,给姑娘问好。”薛杰、王落凯见廖峰拔了头筹,不由大急,连忙接着唤道。

    “想不到三位公子也在,却是贱妾的荣幸,贱妾谢过。”妙云茜微笑着答道,不卑不亢,一一回礼。

    夏宇好笑,这一幕好熟悉,上一次妙云茜出现,也是这个场景,群雄激昂,却只为一雌,不以为意的斜了斜眼,就转过身去。

    三个公子见搭讪成功,立马收敛神sè,一副谦卑有礼且温文尔雅的君子形象跃然浮现,特别是薛杰,羽扇轻摇,面露淡淡笑意,让人看上去如沐chūn风一般。

    “云茜姑娘,鄙人最近在勤练琴技,可是一直苦无良师,而姑娘琴技超绝,可称大师,所以希望姑娘可以屈身指教一二,鄙人感激不尽。”薛杰表情诚恳,言语滴水不漏,几乎令在场众人都深信无疑,毕竟妙云茜的琴技大家都看在眼里。

    我擦,这小子又使花招了,王落凯和廖峰气愤,料不到薛杰竟然以请教琴技为借口,邀约妙云茜,真是无耻下流卑鄙,二人无穷的怨念中...

    妙云茜眸光流转,谦逊一笑,婉转道:“哪里,小女子琴技粗陋,难堪大任,公子还是另求他人吧。”

    薛杰一愣,想不到妙云茜会直言拒绝自己,不由心里恼怒,眼里的寒芒一闪而逝,方想再去劝说,妙云茜却已经错身走了,王落凯和廖峰二人见状,心里又乐了。

    等众人放眼过去,见妙云茜径直往一边走去,那里一个男子正搂着几个女子在嬉戏调笑,声音粗响,正说着一个荤段子,众人都可以清楚的听见。

    “我说一个问题,谁要是答出来,我就打赏十两,没答出的话,就要罚酒五杯,来不来。”

    众女一听奖励是十两白银,眼睛蓦然一亮,都点头答应,心想就算是输了也不过是五杯酒罢了,小菜一碟。

    “那听好了,男人有几肢,女人有几肢?”

    “男人跟女人一样,不都是四肢吗?”几女异口同声的道。

    “嘿嘿,答错了,男人可比女人多一肢,有五肢哦。”夏宇说完,众女疑惑,随后才想清楚时怎么回事,当即脸颊通红,舞着花拳敲击在夏宇的胸口。

    大厅的女子全都面红耳赤,羞恼难耐,嘴里急啐了几口,男yín们都憋得脸通红,深怕自己笑出来,丢了脸面,但心里对夏宇都快要膜拜了。

    “答错了就喝酒,不准耍赖,问题还没结束的。”夏宇催促,众女也不消极怠工,仰头就将五杯酒喝完,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嘿嘿,延续上个问题,男人五肢,女人四肢,加起来多少肢?”

    “九肢!”几个女子又一次异口同声,夏宇yīnyīn一笑,眼睛透露出一丝狡黠,旁边的一个女子见状,忽然想到什么,脸上立马晕红一片,便声如蚊呐道:“八肢。”

    “都错,嘿嘿,我告诉你们,答案是八肢、九肢、八肢、九肢、八肢...”

    “公子,你好坏啊,简直坏死了,就知道捉弄人家...”几个女子娇声唤道,脸露迷离,眸里弥漫着无限的chūn情。

    大厅的众女又集体啐起来,脸颊更红了,连站在楼上的冯云都是霞飞双颊,暗骂了一声小坏蛋,真可恶。一众男yín,更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对夏宇的一番见解深有理会。

    王落凯和廖峰集体掉黑线,只觉得头顶有一群乌鸦呀呀呀的飞过,二人在心里表达了对夏宇的无穷敬意之后,身子不由往外挪去,这个时候,避嫌是很重要的。夏宇听到笑声,便一转身,就看到妙云茜羞红着粉脸,低着秀首,俏生生的站在身后。

    “夏公子,你在干嘛?”见到夏宇转身看过来了,妙云茜神sè有点慌张,口不择言的问出声来。

    “也没什么,方才与各位姐姐探讨术数之法,特别是关于五加四等于多少的问题,进行各抒己见,发表议论。”夏宇正了正sè,一副正经的样子,丝毫没有半点异样,“云茜,要不要一起来探讨一下,这是一门极其深奥的学术,很值得研究。”

    说完,他就拉起妙云茜,挨着自己坐下了,这番过程中,妙云茜并没有如大家期待的那样,表现出剧烈的反抗,反而是一脸顺从乖巧,众男yín见状,石化的同时,心哐当一声,碎了...PS:祝大家五一快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