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客卿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先天之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栖灵塔内,此时,一片静默死寂,气氛沉重。

    塔壁四面,悬挂着几方油灯,全部点燃了,散发着昏黄的光芒。

    “方丈,外面来了人!”一个和尚弟子兴奋的,仿佛看见了一缕生的曙光。

    栖灵塔,乃是全封闭式的佛塔,有门无窗,故而,里面的人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虽看不见,但能听见。

    一众和尚和一众香客眼睛遽然一亮,都附耳在墙,细细的听着。

    而一旁的方丈慧安,却紧闭双目,暗运功法,在默默的疗伤,恢复功力。

    慧安的真气身后,虽静坐不语,但一双耳朵,竟轻轻扇动,将塔外的一番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心中不由一喜,随后又是一紧。

    来者,竟是四个月前来的江南第一才子夏宇夏施主!

    当初,便是夏施主,识破了扎西的阴谋,才未让之得逞。

    对于夏宇,慧安一直怀念在心,念念不忘,先是大恩,后又见其佛缘深厚,想将之收入门墙。

    可如今,大明寺危在旦夕,转瞬间便会湮灭,一切想法,谁又能来实践呢?

    慧安苦涩一笑,摸了摸怀中的盒子,深邃的目光中,带着疑虑决绝的意味。

    这个东西,已经传袭了数代,关乎了华夏的命运,倘若让一群外邦的喇嘛拿去,定然会留下滔天的隐患。

    所以,纵使玉石俱焚。亦不能成他人之美!

    心里一边这样想着,慧安又飞快的,闭目调息起来。

    但是,外面的一众喇嘛,分明是不想留给慧安太多时间,扎西又张嘴说话了。

    “慧安,不会有人来救你,一个后天后期的小子而已,掀不起什么大浪,快点交出宝物。不然的话。休怪贫僧大开杀戒!”

    咆哮一句,扎西双手握拳,顿时,十数个满是棱角的金轮。漂浮在了身前。泛着幽幽的冷芒。

    人群之中。

    陆菲神色紧张。朱唇紧紧抿着,目光死死的盯着夏宇离去的方向,眸子中蕴饶着一缕希冀。心中一遍又一遍的祷告着。

    听到扎西的一句话,一众香客又紧张了起来,方才夏宇打断了扎西,才免去了流血死人的一幕,这一回,如果慧安不现身的话,恐怕会大祸临头,难以躲避了。

    “阿弥陀佛,塔拉巴桑,要老衲交出宝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宁可玉碎,也不能瓦全!”慧安悠悠的说出一句话来,震荡在每个人的耳中。

    “你——”扎西气急,怒火中烧,倒没想到,对方竟这般的固执,简直食古不化。

    自己拿一众的香客的性命相要挟,对方居然无动于衷,稳坐点鱼台,简直岂有此理!

    塔拉巴桑神色淡然,朝扎西微微点头。

    扎西见状,立时敛去脸上的怒意,道:“你且先说说,是什么条件?”

    “哐当——”

    栖灵塔紧闭的大门,缓缓地开启了。

    首先出来的是一众和尚弟子,随后便是慧安,再往后是一群香客。

    一众喇嘛神色肃然,纷纷亮出武器,缓缓的围了上去。

    “让开!”慧安厉斥一声。

    塔拉巴桑眉头一皱,见慧安手中紧握着盒子,生怕他会将宝物毁掉,便一挥手,将围上去的师弟屏退了。

    “慧安,说出你的条件!”塔拉巴桑冷冷道,整个人坐在场中,一动不动。

    “老衲的条件便是放这些香客和弟子一条生路,仅此而已!”慧安平和的说出来一句话。

    顿时,场中立时一静。

    一众香客们一听,脸上不约而同的涌现出一分愧疚之色,方才不顾一切的刁难慧安,辱骂,甚至咒骂,可如今,慧安方丈却丝毫不耿耿于怀,还要求着敌方放过自己。

    想起来,众香客面色不由一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心中满是羞愧之意。

    “不行!”扎西大喊一声,随后又对塔拉巴桑道:“师兄,慧安等人全是强弩之末,只要我们一起动手,定能瞬间将之击毙,倘若放任他们离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咔嚓!”

    慧安手一用力,掌中的盒子立时破碎,一块裹着东西的锦步露了出来。

    “准!”塔拉巴桑见慧安要动手了,眸光波动,露出一抹焦色,当即吐出一个字来。

    塔拉巴桑的一句话,众喇嘛不敢反抗,场中的香客们,全部跑向到了慧安身边,纷纷言谢起来。

    慧安扫了众香客一眼,突然面色一滞,浑浊的目光,微微赤亮了一下,便走了一步,来到陆菲面前,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陆施主,你受惊了。”

    陆菲摇了摇头道:“方丈大义,陆菲来寺几日,承蒙方丈开导,不然小女子,定然会做出一些傻事来。”

    当初,陆菲来大明寺,说要留在寺中斋戒沐浴,礼佛诵经,但大明寺向来不留女客,一番争执,最后慧安见到了,知道陆菲便是那日陪伴在夏宇身旁的女子,便破例让其住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日里,陆菲久等夏宇不来,心中的希望逐渐流失殆尽,多次生出轻生的念头,却都给慧安劝导了下来,才免下一场悲剧。

    “夏施主福缘不浅,命理绝非夭折之象,吉人自有天相。方才他奋不顾身的赶来,可见他对施主的情意,坚若磐石。”慧安道。

    陆菲面色一红,却不知慧安后面的话是何意思,但也不在乎,又望了望夏宇离去的方向,见那里空荡荡的,不由叹了一口气。

    “施主大可放心,夏施主绝不会出事的。”慧安眸光一闪。哪里不知陆菲的想法,沉吟了片刻又道:“这一次大明寺突逢大难,让汝等二人受了惊吓,此乃老衲之过。”

    “方丈切勿这般说,大祸将至,又怎地能怪罪方丈呢?”菲儿赶紧劝慰道。

    慧安慈祥的扫了陆菲一眼,道:“老衲一声不曾求人,但今日却要厚着脸皮,求陆施主一事。”

    “方丈请说,只要小女子能够办到的。便定然不会拒绝。”

    慧安隐晦的深处右手。手指轻轻一弹,一个物什便射进了陆菲的袖戴里,陆菲惊疑的望了慧安一眼,见他不动声色。便立马敛去异色。亦不说话。

    “老衲恳求。将来有一天,夏施主能够多多庇佑大明寺,护其百年屹立不倒!”

    陆菲听得浑浑噩噩。却不知慧安方丈,为何会请求大哥护佑大明寺,但终究摇不下头,默默点了头。

    “多谢!”慧安神色蓦然一定,这才转身,下令道:““虚和,你领着众子弟,保护香客,速速下山!”。

    “方丈,弟子不走,弟子纵使死,也要与方丈一起,誓死保卫大明寺!”虚和双腿跪地,语气铿锵道。

    语毕,身后的一众弟子,全部跪了起来,道:“誓死保卫大明寺!”

    慧安眼里浮现出一阵柔和,但随即又坚决的道:“虚和,难道我的话,你不听了吗?大明寺遭逢此难,恐怕会毁于一旦,你们出去后,才可以为大明寺留下一丝火种,要是你们留下的话,只会平添一具尸首罢了,到时候,大明寺传承一断,老衲死也不会瞑目。”

    虚和等一众弟子,静静听着,一股莫大的悲伤,翻天覆地的涌上了心间。

    他们都是自小便出了家,在寺中生活了数十年之久,大明寺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家一般,而作为方丈的慧安,便是如同父亲,如今家要破,父要亡,谁能不悲伤。

    虚和擦去脸上的泪水,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吸了一下鼻子道:“方丈,你且放心,弟子一定将香客们平安带到山下!”

    香客加起来近百余人,一众弟子带着香客,纷纷朝山下走去。

    “慧安,可以交出宝物了吧!”扎西道。

    “等香客们平安下山,老衲定会将之给你!”慧安淡淡道。

    “等那些人全部下去,你若食言,我们岂不是吃了大亏?”扎西道。

    “哼,老衲言出必行,不屑与你打诳语,半个时辰后,老衲定会亲手将宝物交出!”慧安说完,便坐下身去,不再言语。

    半个时辰,已经足以让香客们下山离去了。

    扎西大急,后来又想到,山下还留着一众师弟,对付那一帮和尚,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了,这么一想,便也不着急了,静静的等待起来。

    半个时辰,转眼即逝。

    这个时候,夏宇正好赶来,但没立时现身,目光一扫,见到场中的香客不知去了哪里,便往栖灵塔瞥了一眼,又看几个月不见的慧安老方丈,嘴角带血,神色委顿的坐在地面。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慧安,半个时辰已到,那些香客想必都下了山,速速交出宝物!”扎西道。

    夏宇算是明白了,原来是慧安持宝要挟,让对方放了那些香客,但又忍不住嗤笑一声,幸好老子提前将山下的一群搞.基男杀了个精光,不然的话,纵使那些香客下了山,也活不了。

    他蓦然松了一口气,这么一来,菲儿算是安全了。

    慧安睁开眼睛,一缕精光迸射出来,一挥手,便将那块锦布扔向了空中。

    塔拉巴桑眸光一动,身子快到了极致,肉眼难以捕捉,一下子晃身来到空中,作势要将锦布抓进了手中。

    但慧安的速度,也丝毫不慢,一拳挥出,竟打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拳影,向着塔拉巴桑砸去。(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