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客卿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临死论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塔拉巴桑讥诮的一笑,眸里幽光泛起,瞥了一眼,空中坠落的锦布,神色隐晦的露出一阵炽热,便不由分说的伸出右手,往空中虚抓了一下,就将锦布吸到了手中。

    终于拿到了。塔拉巴桑心情激动,便立马掀起锦布一看,便又愣住了。

    锦布包裹的物什,竟是一块石头,哪里是意料中的钥匙!

    塔拉巴桑勃然大怒,抢了这么久,最后得到的竟是一块石头。

    “慧安,钥匙呢?!”塔拉巴桑怒斥一声,一把将手中的石头捏成了粉末,气急败坏的吼道。

    慧安身受重创,嘴角的血迹愈发鲜艳了,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面不改色的道:“塔拉巴桑,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我不想听你废话,快将钥匙交出来,不然我一把火烧了大明寺!”

    塔拉巴桑的怒火攻心,面色紫青轮变,慧安的偷梁换柱之计,使之怒不可遏,打得他措手不及。

    “阿弥陀佛,钥匙已经被老衲毁掉了,纵使你烧了大明寺,也无济于事。”慧安不急不慢的道。

    “什么!你毁了钥匙?”塔拉巴桑身子一颤,眼里有一阵怒火在酝酿,拳头一握,身后的佛影竟发出了一声长啸。

    嗡!

    一圈气波轰然震荡而出,一时间,飞沙走石,风声鹤唳。气波四处席卷,场中的香炉巨石,纷纷炸裂,漫天飞舞。所过之处,轰鸣声不绝于耳。

    慧安忍住胸口翻涌的血气,手一挥,顿时一阵金光,将之包围在了中央。

    气波速度极快,朝着金光护膜轰击,两者相持几息的功夫,金光忽明忽暗起来,裂开了许多缝隙。

    不等慧安补救,金光护膜转瞬溃散了。气波一往无前。又将慧安轰飞了出去。

    “你竟然将钥匙毁了,为什么?那不是大明寺守护了百年的东西吗?你怎么能够将它毁了?!”塔拉巴桑神似癫狂,怒目圆睁,咆哮着质问慧安。

    “咳咳咳!”慧安又呕出几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倏然之间。整个人仿佛苍老十几岁。

    “这把钥匙事关重大,牵涉极广,想必尔等十分清楚。当年尊师将钥匙交到贫僧手中,便嘱咐贫僧,它日若烽烟四起,战乱纷纷,便可寻觅贤明之主,将钥匙交与他,助其扫荡天下,但如果将来守不住,且又处于国泰民安之际,便定要将之毁去,万万不能使其落入奸诈小人之手,以免生出祸端。”

    塔拉巴桑听得怒火交加,瞳孔上布满了血丝,一股莫大的暴戾,仿佛火山爆发,轰然喷涌出来。

    “你做的好事,居然真的毁了它!”

    慧安的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将来由细细坦白,容不得塔拉巴桑去怀疑,但塔拉巴桑又如何能甘心?

    塔拉巴桑,乃是小昭寺的绝世天才,也是小昭寺下任方丈的接班人,可谓尊崇无比。

    小昭寺在吐蕃相当于神庙一样的存在,寺中的高手众多,不但掌管了国内诸多的势力,而且吐蕃皇室每一年都会捐赠小昭寺许多宝物。

    当然,小昭寺绝不是吃白食的,只会收获不会付出。每一年,小昭寺都会派出众多高手,守卫皇室一族,或是紧要的官员。

    除此,小昭寺宣扬的佛理,都隐隐吻合吐蕃的政治理念,这无形间便加强了皇室对百姓的控制。

    而最后,小昭寺的可以自由出入任何的国家,做一些寻常国人不能做,或做不了的事情。

    一方付出,一方收获,一方收获,便又付出,这一番循环,几乎达到了一种精妙的平衡。

    两者缺一不可,相辅相成,几乎达到共生关系,这便是双赢!

    塔拉巴桑此番来大赵,便是为了抢夺宝库钥匙,可如今钥匙都毁掉了,想起一路而来的艰辛,心中免不了涌出一股愤慨。

    但又想起圣上的话,心中没来由的更加难受了,面色变了又变,难看至极。

    夏宇见塔拉巴桑在和慧安相持,便阴阴一笑,一个纵身飞到屋顶上,手中的生死符接连朝着扎西射出。

    扎西暗恼不已,他身上伤痕累累,每动一下,都会扯动伤口,痛不欲生。但好死不死的,偏偏这个时候,夏宇来找茬,他迫不得已的闪躲着。

    “小杂种,别让我捉住,我定然要抽你的筋,拔你的皮——”

    “老畜生,老杂毛,有种你来捉我啊,你来啊,不来的话,让你母亲来,我定会宽衣解带,扫榻以待,虽说你的样子,看起来像部经典恐怖片,但我相信你老爹是无辜的,绝对是你老娘偷汉子的缘故...”

    “呀呀呀,有种再说一遍!臭小子,等我伤好了,我一定要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扎西胸口鲜血直流,嘴唇发青发紫了,但瞥到身旁几个痒的奄奄一息的师弟,心里一阵发凉,便强行的苦撑着。

    “哎,老畜生,听到你生世的真相,是不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没关系,不就是你娘偷汉子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重在习惯,习惯就好。”夏宇摊了摊手,意味深长的道。

    习惯你妹!扎西几乎要暴走了,可奈何让夏宇的生死符,逼得跳来跳去,痛的死去活来,冷汗淋漓,抽不出身去,便只能任夏宇揶揄和嘲弄。

    “混小子,贫僧自幼出生在小昭寺,你休要胡说八道,随意编排!”扎西吼道。

    “呃,老杂毛,弱弱地问你一下,平日里在寺中,哪个老喇嘛对你很是关爱?”夏宇嘴角勾起一抹奸笑,夹杂着一阵淫荡。

    “哼,贫僧自幼无父。得方丈大恩,才进入小昭寺,多年来,受到方丈的器重,才学得一身本领。”

    “我靠,这下我全知道了,原来你娘偷的不是汉子,是喇嘛,还是一个名叫方丈的喇嘛,我个乖乖。你娘真厉害。偷汉子的质量这么高,看来一定是惯偷,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格老子的。贫僧不弄死,就跟你姓!”

    扎西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佛自挂东南枝,浑身颤抖个不停,便张牙舞爪着,要冲上去与夏宇拼个你死我活。

    终于暴怒了,终于动手了,老子等的就是这一刻。

    人只要一怒,便会破绽百出,这几乎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不然为何那些高手大战的时候,没事便会鼓着腮帮子,恶语相向,不是骂娘,便是咒全家,不就是激怒对方,寻找破绽,然后蓄力一击,制敌于死地么?

    夏宇右手一扫,卷起余下的水瓶,然后内力一震,将之全部击碎。

    他从容不迫,鼓动着真力,将水凝聚在空中,在面前漂浮着,然后双掌连连拍出,便见一片片冰花像箭雨一样,四面八方的扑向了扎西。

    “乒乒乓乓——”

    扎西脸色巨变,吃力的指挥着十数个金轮,将飞来的生死符尽数挡下,然后双臂大开大合,几个金轮便分身出来,指向了夏宇。

    夏宇并不着急,嘴角始终挂着一缕微笑,不但不躲,反而一个纵身,带着漫天的冰花,冲向了扎西。

    扎西万万没想到夏宇会攻来,旋即神色一滞,又飞快的收拢金轮,排成队地挡住夏宇的来路。

    夏宇撇了撇嘴,一掌拍掉一个金轮,一面躲闪着,一面又飞快的纵向扎西。

    扎西将生死符全挡去了之后,嘴角又冷笑一声,没了暗器,你一个后天后期的武者,纵使我受了伤,又何惧于你?

    夏宇眸光一闪,见扎西将所有的金轮全部砸向了自己,嘴角缓缓地又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接下来,他做了一个任扎西打死也想不到的举动。

    只见夏宇张口吐出一口水,然后又是一阵冰花射出,扎西眼里洋溢着惊恐之色,便立即控制金轮迂回护身。

    而这个时候,二人的距离不过才数丈而已,金轮回旋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生死符,扎西没做出其他的举措,便让一枚生死符打在了腿上。

    扎西神色惶恐,指着夏宇,身子打着哆嗦,还没说出一句话来,一阵巨痒吞噬了全身,双手肆意的抓挠起来。

    “哐当——”

    那些金轮失去了主导,便纷纷落在地上了,夏宇嘲讽的笑了笑,心中幽幽说了一句,你的愤怒便是你的破绽,最后的轻敌便是你的死路!

    他悠悠的走过去,经过一些躺在地上喘息,尚有一丝气息的喇嘛时,便会随意的挥出一掌,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等将余下的四个喇嘛全部拍死,夏宇终于来到了扎西面前,咧开了嘴,嘻嘻的笑了起来。

    “轮到你了!”

    扎西岂能甘心,见夏宇一路将一众师弟,全部拍死,看得眼眶欲裂,心里一阵胆寒,这个小畜生,这个恶魔,明明是后天后期的武者,如今却让自己一方连连受挫,折在他手中的师弟,已经达到了十二名之多!

    “你...哈哈...别过来...哈哈哈....你别过来...”

    夏宇讥诮的一笑,手腕一翻,身子一闪,直直跃向了空中,朝着扎西的头,便狠狠的拍了下去。

    “师兄救我——”

    见夏宇必杀的一招袭来,扎西眼睛蓦然一瞪,当即大喊了一声。

    塔拉巴桑拳头握了握,整张脸变得狰狞扭曲,望着不远处的慧安,厉声道:“你毁了钥匙,我便要毁了你,毁了大明寺,有朝一日,定然也要毁了大赵,纵使没有钥匙,没有宝藏,我也会辅佐我皇,雄霸天下!”

    “塔拉巴桑,你错了,大错了,两国相争,带来的只有灾难,宏图伟业,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名利富贵遮了心,蒙了眼,你我皆是我佛的信徒,本应惩恶扬善。如今你却甘愿成为朝廷鹰犬,肆意杀人,小昭寺何时沦落成如今这幅田地?”慧安喟叹一声道。

    接下来,他做了一个任扎西打死也想不到的举动。

    只见夏宇张口吐出一口水,然后又是一阵冰花射出,扎西眼里洋溢着惊恐之色,便立即控制金轮迂回护身。

    而这个时候,二人的距离不过才数丈而已,金轮回旋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生死符,扎西没做出其他的举措。便让一枚生死符打在了腿上。

    扎西神色惶恐。指着夏宇,身子打着哆嗦,还没说出一句话来,一阵巨痒吞噬了全身。双手肆意的抓挠起来。

    “哐当——”

    那些金轮失去了主导。便纷纷落在地上了。夏宇嘲讽的笑了笑,心中幽幽说了一句,你的愤怒便是你的破绽。最后的轻敌便是你的死路!

    他悠悠的走过去,经过一些躺在地上喘息,尚有一丝气息的喇嘛时,便会随意的挥出一掌,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等将余下的四个喇嘛全部拍死,夏宇终于来到了扎西面前,咧开了嘴,嘻嘻的笑了起来。

    “轮到你了!”

    扎西岂能甘心,见夏宇一路将一众师弟,全部拍死,看得眼眶欲裂,心里一阵胆寒,这个小畜生,这个恶魔,明明是后天后期的武者,如今却让自己一方连连受挫,折在他手中的师弟,已经达到了十二名之多!

    “你...哈哈...别过来...哈哈哈....你别过来...”

    夏宇讥诮的一笑,手腕一翻,身子一闪,直直跃向了空中,朝着扎西的头,便狠狠的拍了下去。

    “师兄救我——”

    见夏宇必杀的一招袭来,扎西眼睛蓦然一瞪,当即大喊了一声。

    塔拉巴桑拳头握了握,整张脸变得狰狞扭曲,望着不远处的慧安,厉声道:“你毁了钥匙,我便要毁了你,毁了大明寺,有朝一日,定然也要毁了大赵,纵使没有钥匙,没有宝藏,我也会辅佐我皇,雄霸天下!”

    “塔拉巴桑,你错了,大错了,两国相争,带来的只有灾难,宏图伟业,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名利遮了心,富贵蒙了眼,你我皆是我佛的信徒,本应惩恶扬善,慈悲为怀,如今你却甘愿成为朝廷鹰犬,肆意杀人,小昭寺何时沦落成如今这幅田地?”慧安喟叹一声道。

    “轮到你了!”

    扎西岂能甘心,见夏宇一路将一众师弟,全部拍死,看得眼眶欲裂,心里一阵胆寒,这个小畜生,这个恶魔,明明是后天后期的武者,如今却让自己一方连连受挫,折在他手中的师弟,已经达到了十二名之多!

    “你...哈哈...别过来...哈哈哈....你别过来...”

    夏宇讥诮的一笑,手腕一翻,身子一闪,直直跃向了空中,朝着扎西的头,便狠狠的拍了下去。

    “师兄救我——”

    见夏宇必杀的一招袭来,扎西眼睛蓦然一瞪,当即大喊了一声。

    塔拉巴桑拳头握了握,整张脸变得狰狞扭曲,望着不远处的慧安,厉声道:“你毁了钥匙,我便要毁了你,毁了大明寺,有朝一日,定然也要毁了大赵,纵使没有钥匙,没有宝藏,我也会辅佐我皇,雄霸天下!”

    “塔拉巴桑,你错了,大错了,两国相争,带来的只有灾难,宏图伟业,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名利富贵遮了心,蒙了眼,你我皆是我佛的信徒,本应惩恶扬善,如今你却甘愿成为朝廷鹰犬,肆意杀人,小昭寺何时沦落成如今这幅田地?”慧安喟叹一声道。

    接下来,他做了一个任扎西打死也想不到的举动。

    只见夏宇张口吐出一口水,然后又是一阵冰花射出,扎西眼里洋溢着惊恐之色,便立即控制金轮迂回护身。

    而这个时候,二人的距离不过才数丈而已,金轮回旋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生死符,扎西没做出其他的举措,便让一枚生死符打在了腿上。

    扎西神色惶恐,指着夏宇,身子打着哆嗦,还没说出一句话来,一阵巨痒吞噬了全身,双手肆意的抓挠起来。

    “哐当——”

    那些金轮失去了主导,便纷纷落在地上了,夏宇嘲讽的笑了笑,心中幽幽说了一句,你的愤怒便是你的破绽,最后的轻敌便是你的死路!

    他悠悠的走过去,经过一些躺在地上喘息,尚有一丝气息的喇嘛时,便会随意的挥出一掌,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等将余下的四个喇嘛全部拍死,夏宇终于来到了扎西面前,咧开了嘴,嘻嘻的笑了起来。

    “轮到你了!”

    扎西岂能甘心,见夏宇一路将一众师弟,全部拍死,看得眼眶欲裂,心里一阵胆寒,这个小畜生,这个恶魔,明明是后天后期的武者,如今却让自己一方连连受挫,折在他手中的师弟,已经达到了十二名之多!

    “你...哈哈...别过来...哈哈哈....你别过来...”

    夏宇讥诮的一笑,手腕一翻,身子一闪,直直跃向了空中,朝着扎西的头,便狠狠的拍了下去。

    “师兄救我——”

    见夏宇必杀的一招袭来,扎西眼睛蓦然一瞪,当即大喊了一声。

    塔拉巴桑拳头握了握,整张脸变得狰狞扭曲,望着不远处的慧安,厉声道:“你毁了钥匙,我便要毁了你,毁了大明寺,有朝一日,定然也要毁了大赵,纵使没有钥匙,没有宝藏,我也会辅佐我皇,雄霸天下!”

    “塔拉巴桑,你错了,大错了,两国相争,带来的只有灾难,宏图伟业,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名利遮了心,富贵蒙了眼,你我皆是我佛的信徒,本应惩恶扬善,慈悲为怀,如今你却甘愿成为朝廷鹰犬,肆意杀人,小昭寺何时沦落成如今这幅田地?”慧安喟叹一声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