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客卿

第二百零四章 观音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事还没完,不久,李何又问起了中药的药性,以及一些草药的品性,和一些简单的药理的时候,夏宇却完全答不上来。

    李何惊愕不已,觉得夏宇是故意的,一个能知晓那么多医理知识的神医,怎么可能连入门的东西都不知道呢?

    而后,在听见夏宇说,他只看了许多医书,从来没有研究过药草。

    李何心中忍不住更加惊讶了,便眼睛闪着额亮光定定的看着夏宇,只觉的他是一块尚未雕琢的绝世宝玉。

    只需要稍稍加以修饰,便可以大放光彩,取得举世的成就,而让整个天下铭记于心的人。

    所以,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有权利,有责任将一个医道天才引入正途,便三天五天的往夏府钻,将持之以恒一词,发挥的淋漓尽致。

    夏宇苦笑不已,望着一直盯着自己,两眼放光的李何,心中没来由的一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靠,这眼光,怎么跟色狼看美女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

    他嘴角又急抽了几下,咳嗽了好几声,笑嘻嘻的道:“李大夫哪里话,你能来,是小子的荣幸,岂有怪罪之理?”

    李何眼睛一亮,缓缓点头,心中一喜,便自我感觉良好的点点头,道:“不怪便好,那以后便多有打搅了。”

    我日啊,听这语气,好像要在我这里长期住下似的。

    刚才我的话,可不可以收回来。其实我说谎了,我真的很怪罪的,你千万别来打搅了。

    但心中只能想想而已,终究是说不得的。

    他讪讪然的干笑几声,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便又摇起头来,这老头又是一个憨厚忠实的主,话说的稍微隐晦矜持一点,他又猜不出其中的涵义,真是让人头痛。

    陆菲见夏宇吃瘪的样子。扑哧一声。没心没肺的笑出声来。

    夏宇叹息一声,老婆见老公置身水深火热之中,应该奋不顾身的救人才是,哪有在一旁偷笑幸灾乐祸的。便摇头晃脑的喟叹着。直呼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晚上的时候,得好好调教调教。地点在床上的好,不然不够深刻,嘿嘿...

    陆菲见夏宇狠狠的瞪着自己,目光灼热的扫视着自己的娇躯,不由心头一跳,一股羞意涌上心头,便娇嗔的瞥了他一眼,拔腿跑出去泡茶去了。

    “呃,李大夫,近来可好啊?”

    夏宇很想逃,又很想将李何狂揍一番,我嘞个去,整整盯着我看了十几分钟,一边看还一边点头,就好像和我在酒吧的时候,跟一群室友看美女一样。

    “好好好。”李何道。“夏公子的伤,可否痊愈了?”

    “嗯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多谢李大夫挂念。”

    “你的伤,应该多静躺数日,毕竟血气亏损严重,需要细细调理一番。”李何慈祥的道。

    “小子省的。”夏宇点头,尽管伤势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但失血过多,元气损耗厉害,要全补回来,可不是几天的功夫。

    塔拉巴桑的一掌,乃由佛影挥出,威力滔天,纵使寻常的先天强者中了此掌,恐怕都会罹难,好在夏宇修炼了易筋经,体质远超常人,不然又岂会活到今日。

    李何欣慰的点了点头,抚着长须,便又开始说话了。

    “夏公子,几日来,不知公子想明白否?”

    夏宇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这老头当真是不弃不舍,难道我拒绝的话,他全是左耳进去,右耳出去了?

    夏宇一阵无奈,便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的道:“李大夫,我——”

    “你先别拒绝,夏公子,你身负广博的医理知识,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病症的解决方法,老朽自叹弗如,纵使神医和鬼医,恐怕也会难出其右。

    但若不学药理,不习草药品性,又怎能融会贯通,将一身医理发挥出来,造福百姓?

    老朽资质鄙陋,但对于药理一事,却深谙于心,如果公子不弃,老朽愿意将终生所学,传于公子。

    况且公子又是武林中人,刀光剑影,喋血江湖,难免弄伤,总会遇到需要治病疗伤的时候。

    生命攸关之时,生死一线之际,遇一良医,可拯救一命,如遇庸医,岂不是无故丢了卿卿性命?

    医者可自医,医者亦可医人,公子的朋友亲戚,恐不在少数,人之一生,生老病死,难以避免,但若病之时,又岂能听之任之,目睹亲朋好友痛苦死去?

    你深知医理,学习药理,定然会一日千里,只需花费些许时间而已,等到学会之后,公子便是一个实至名归的神医。

    神医,乃医者之神,可治万病,疗千疾,不仅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更能医治一些不治之症。

    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医者救人,于公于私,皆有利可图。

    一代神医,可受万人景仰,金银财宝,享之不尽,同时,又能拉拢关系,毕竟谁愿意得罪一个神医?

    如果你怕麻烦,可以有空的时候来我万草居,你何时来,我便何时教,绝无怨言。”

    李何一通话说的深刻实在,丝毫不带一点的功利心,夏宇很感动,毕竟一个人,能推心置腹,又锲而不舍的做一件对自己毫无利益的事,真的太难的。

    一旁的陆菲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听到李何的一番话,便定定的站在一旁,目光希冀的望着夏宇。

    她知道,夏宇如今是天香谷的客卿,身处江湖,曾经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江湖无宁日,生死瞬间,更何论受伤呢?

    李何说完,便静静的等着夏宇的话。心中暗叹一声,目光却溢满了希望和渴望。

    时间好像一下子定格下来了,大厅中变得沉重而尴尬。

    夏宇心中千回百转,眉头紧紧拧在一起,呈“几”字形,约许半盏茶的功夫,他徐徐抬起头来,淡淡的笑一声。

    起身站起来,挪步过去,一把牵起菲儿的小手。道:“小妮子。害你担心了。”

    菲儿身子一颤,一股泪意汹涌而来,一下子眼眶变得潮润起来,水雾雾的。仿佛只要微微的一沉。便能凝聚成熟。滴落下来。

    夏宇叹息一声,自己在外闯荡,无论如何。最担心的都不是自己,便将菲儿拥入怀中,转过头去,对李何幽幽道:“好吧,我学!”

    李何闻了,顿时惊喜不已,想着想着,不由老泪纵横,行医多年,他深知病痛带给百姓的是什么。

    是苦痛,是无奈,是悲伤,是一种难言的绝望。

    医者仁心,但却又要时时刻刻地,见到那些身受煎熬的病人,这又岂不是一件痛苦之事?

    李何看着夏宇,心中坚信,有了他之后,大赵的杏林,必将迎来一次改革,一次大换血,又或者是,一次新生。

    李何激动不已,在和夏宇交谈了好些时辰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走时,还一个劲地让夏宇承诺一定要去万草居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夏宇哑然失笑,心中一暖,却是十分佩服这个执著的老头。

    雨又是下了一天,一直等到晚上,才徐徐的停下了。

    第二天,天渐渐放亮,但却依旧暗淡无光,空中的乌云,像是一团帷幕,将浩瀚的天穹遮掩,挡住了挥洒下来的日光。

    空气很清新,温度适宜,不冷不热,院子里的树,不知不觉中,变得枯黄失去绿意,偶尔一阵风拂来,旋转着飘落了下来,堆积在地面。

    咚咚咚——

    府外,一阵敲门声传来。

    一个佣人,睡意朦胧的打了一个哈欠,嘴里不满的嚷嚷着,小声的骂了一句,哪个狗日的,没事起这么早来敲门作甚,这不是搅人清梦么,真他妈的晦气。

    打开门,几个人便闯了进来。

    “我要求见夏公子,快带我去见夏公子。”

    “哎哎,你们是谁,你们不能乱闯——”

    佣人意识清醒,定睛一看,便见来者几个身披铠甲的兵士,顿时心下一颤,想再去关门。

    “我们是靖王府的,速速带我们去见夏公子,不然耽搁了事情,纵使砍了你的脑袋,也赔罪不起。”一个侍卫道。

    佣人脸色一白,双腿直哆嗦,几乎要软倒在地,俨然没想到,对方几个来头这么大,竟是靖王府的。

    腾誉狠狠的瞪了侍卫一眼,和气的对佣人道:“你先去通报夏公子,就说靖王府的腾誉有急事求见。”

    佣人见腾誉态度缓和,便知应该不是来做坏事的,便点头哈腰,道:“几位大爷,先进来候着,我且去通报一声。”

    腾誉迟疑了片刻,便点点头,带着一行人走进了夏府。

    “咚咚咚——”

    “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夏宇翻了一个身子,嘴里嘟囔一声,听见敲门声,便半睁眼睛,往窗外瞄了一眼,见外面昏暗一片,不由勃然大怒起来。

    “少爷,我是二牛,外面有一个叫腾誉的人,说有急事找你。”

    腾誉?腾誉是谁?

    管它呢,继续睡。

    于是,便拉着被子,头一偏,便又心安理得的睡了起来。

    过了好半响,夏宇终于想起腾誉是谁了,便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睡意沉沉的掀开被子,下了床。

    穿戴洗漱一番,才走到大厅里,一见腾誉,便抱拳道:“哈哈,腾大哥,好久不见,小弟我十分想念啊,来来,小弟我最近发了点小财,各位拿去买酒喝。”

    说着,手中的一把银票,便递给了一干侍卫。

    “兄弟,这哪使得,快快收起来。”腾誉赶紧阻止。

    “腾大哥是不是嫌太少,看不上我这点小钱?”夏宇神色敛去,幽幽道。

    “哪里,哪里,只是——”

    腾誉脸色一变,额上冒着虚汗,面前这位爷,纵使王爷都得让着,何况我们这些虾兵小将,更不值得一提了。

    “没有就好,还只是什么,来来,都别客气哈,以后小弟找各位喝酒,可别婉言拒绝额我啊。”

    腾誉深吸一口气,便只好将手中的一把银票,收进怀中,心情不由大好。

    一众侍卫看着手中的百两银票,眼睛放着绿光,倒是没想到,夏宇会那样的豪气大方,出手便是一千多两。

    小小的寒暄了一番,腾誉才说起正事,声音一沉,压抑着兴奋道:“王爷清晨叫我前来,便是请夏老弟去府上一叙。”

    夏宇眼睛一转,嘴角勾起一阵笑意,道:“是不是已经查到塔拉巴桑的藏身之所了?”

    腾誉惊愣了一下,禁不住的感叹一声,道:“夏老弟不愧是让王爷看重的人,纵使不说,亦能将事情看得一清二楚,老哥我佩服得紧呐。”

    夏宇心中呵呵直乐,心中暗忖,司徒雄铁一大早,便派人来叫我,无非是为了塔拉巴桑的事,这还要猜吗?

    “你可知道塔拉巴桑躲藏的地方?”夏宇问。

    “不知道,只是半夜的时候,梦姑娘来了府上一趟,王爷便没有再去睡了,一直等到现在才派我前来。”腾誉道。

    夏宇暗暗诧异,想不到半天的功夫,武衙便将塔拉巴桑的地方查了出来,乖乖个隆滴咚,扬州大大小小的寺院,加起来起码上百家,要锁定塔拉巴桑的位置,必须要查明每个寺院的信息!

    半天的功夫,上百家寺庙,武衙的办事效率,真心不是吹出来的。

    夏宇倒抽一口凉气,稳住心情,便起身而立,方一走到门口,便见一旁的腾誉满脸紧张兮兮,欲言又止的表情,不由好笑起来。

    夏宇摇了摇头,拍了拍腾誉的肩膀,道:“腾大哥,这次剿灭塔拉巴桑余孽,我会向王爷举荐你的,你自己好好把握,可别让塔拉巴桑跑了。”

    腾誉神色一滞,目瞪口呆的望着夏宇,一时说不出话来,自己想什么,他是如何知道的?

    他眼神复杂又灼热的望着男子的背影,嘴里喃喃道:“果然如王爷所说的那样,此子是条隐龙。”

    隐龙,藏于万众之间,行迹如同常人,隐匿不出,一旦大乱将起,风云际会,隐龙必出。

    “谢谢夏公子,我腾誉一定会将塔拉巴桑抓住,不负公子所托!”腾誉冲上前去,激动的涨红着脸,敲着胸膛,铿锵道。

    夏宇点了点头,便钻进了马车。

    一行人走的很急,不久,便到了靖王府。

    靖王府中灯火通明,恍如白昼,夏宇方一走到大厅门口,便见几个人坐在里面。

    “臭色狼,你来啦。”碧瑶睡眼朦胧,见来者是夏宇,便惊呼一声。

    夏宇脚一歪,差点没摔一跤,嘴角抽了抽,表示没听见,打着哈欠,对一旁的司徒雄铁道:“王爷,草民还是个伤员,你这一大早的,就叫人来搅人清梦,不大好吧。”

    司徒雄铁讪讪一笑,但又咳嗽了一声,道:“没事,回去的时候,我送你几根萝卜,你回去慢慢啃。”

    夏宇一听,萝卜好啊,那可都是人参啊,赶紧一拜,道:“谢谢王爷恩赐,小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二女鄙视的看着夏宇,一阵无语,还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草民,几根萝卜就被收买了,真是廉价啊。

    待众人坐定,司徒雄铁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已经找到塔拉巴桑藏身的地方了!”

    “何处?”夏宇问。

    “观音山!”(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