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客卿

第二百二十三章 剑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梦雨欣和腾誉,紧随而上,纵身而下,护在司徒雄铁的身旁,双眸如鹰目,防备的望着莫问天。

    司徒雄铁闪电般的跑去,将夏宇扶住,见其一副狼狈模样,心中恼怒,赶紧点向他的几个穴位,又立即一掌拍在夏宇后背,徐徐的输送真气,梳理他体内的瘀伤。

    夏宇浑浑噩噩,脑袋一阵幽暗,肩膀处,像是粉碎了一般,用不上丝毫力气,一举一动,巨痛绞心 ”“小说章节 。

    司徒雄铁感动,虽然惋惜塔拉巴桑丧命,不能拿到钥匙,但他深知,这种情况下,将之击杀,最适合不过。

    bìjìng,在莫问天的窥伺下,他méiyǒu半点信心,能留住塔拉巴桑,与其让莫问天夺走,不如将塔拉巴桑击杀,以除后患,生出诸多波折来。

    司徒雄铁目光炯炯,泛着一缕暗红,多年赋闲的他,心xìng早yǐjīng岁月沉淀,变得沉稳和难以揣度,看待事物,nénggòu直见本xìng。

    征战沙场数十载,早已见多了生死离别,兄弟罹难,好友遭亡,一颗心沉寂已久,天塌不惊,波澜不起,但今却fènnù如cháo涌,怫然难平。

    “莫问天,你最好祈祷夏宇没事,否则,大赵铁骑之下,必将直捣黄龙,覆灭整个鬼渊!”

    司徒雄铁气得胡子微翘,一张脸铁青难看,发指眦裂,虎躯一震,一股滔天的气势,排山倒海的涌出。

    莫问天眸光一闪,嘴角勾起一缕残笑。竟然不顾司徒雄铁所言,一步一步的迈去,眼睛死死的盯着夏宇,两袖衣袂猎猎作响,淡然平静。

    众人始料未及,全然没想到,莫问天会这般嚣张,李鹏大惊失sè,赶紧挥兵直下,群人汹涌的冲向莫问天。

    奈何距离太长。鞭长莫及。众士兵心中陡然一紧,紧屏着呼吸,目光灼灼的看着莫问天。

    他不会丧心病狂的对靖王出手吧?!

    不由心中一跳,靖王于大赵。不止一把剑的程度。不但锋芒无人能敌。而且赫赫威望震慑八方诸国,剑锋所指,谁不心惊胆跳。谁不彻夜难眠?

    倘若靖王出事,大赵圣上绝对会龙颜大怒,对诸国的震慑力顷刻消散,暗藏祸心的邻国,必定会无所顾忌,再无远忧。

    李鹏等人不会联想许多,但司徒雄铁向来大义,且又忠君侠义之士,众志成城,心悦诚服已久,视为一生贵人,不可坐视灾祸发生。

    心有余而力不足,便只能目眦yù裂,怒发冲关,剑锋所指,却只能怒吼一声。

    莫问天一步一步走去,神sè愈发冰冷,望着昏昏沉沉的夏宇,心中波澜又起,脑海不由忆起诸多。

    许是半月前。

    一rì,女儿莫诗萱回来,不如往rì静心仪礼,反之一脸凄然,泫然yù泣,眼角残留几缕泪痕。

    知子莫若父,虽不常陪伴女儿zuǒyòu,但身为父位,且又是一教之主,察言观sè,见微知著,必不可少。

    猜知必有恶事发生,问女,女不答,将zìjǐ锁于一放,不见诸人,每每探访时,常能闻见隐约抽泣声,心中一恼,不由大疼起来。

    女儿莫诗萱,天生冷淡,xìng子淡薄,不但武学天赋,继承了他,而且一身如深智力,上揽明月,知晓天理循环,古今往事,下查江山,推知天下大势,掌控格局,每每口出华章,一字一句,晦涩莫测,常常令其嗟叹。

    他多年闭关,当年一战,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但也给了他突破的契机,后期强者,想要突破,几乎难比登天,大多一生困于此境,难再作突破,昭昭光yīn如水逝,寿命一尽,便化作一抔黄土。

    所以,契机难求,也是争取一线生机,当时魔教大兴,称霸之势,势不可挡,大有席卷江湖的势头。

    但莫问天果断的抛弃,之前的荣华和一切,带着一众心腹,隐伏一处,销声匿迹,其后鬼渊大乱,摧枯拉朽的溃散,几大宗门见机崛起,奋力围剿,发扬壮大,将鬼渊屠戮数万,造就九大宗门赫赫威名,立于当世。

    莫问天闭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求修为更上一层楼,那时,鬼渊教事,无人统领,犹如一盘散沙,毫无凝聚力,加之整个武林同仇敌忾,杀的鬼渊人心惶惶,便愈发衰败了。

    那段岁月,几乎是鬼渊最为艰难的岁月,食不果腹,荒山野地,苟且偷生,一旦现身,便成了过街老鼠,不是人群激愤,乱刀砍死,便是重金悬赏之下,杀手横来,纠缠不断,直至身死。

    这种境况,一直延续到莫诗萱惊世而出,那时,鬼渊早已名存实亡,摇摇yù坠,但莫诗萱身为莫问天的女儿,上位之时,便以圣女之姿,收敛教众,收紧人心,之后,凭借莫问天埋下的种子,以及所剩不多的资源,把鬼渊隐于市,隐于光明,飞速发展起来。

    父亲闭关,女儿cāo劳,两者缺少家人的温馨,故而,莫问天一直有愧女儿,一直想寻机弥补,更将之当作掌中明珠,怜爱得紧。

    不明缘由,他便派人调查一番,才知是右使幽若兰掉落悬崖,生死不知。

    他大怒,zhīdào举教之中,能与女儿交心的,仅幽若兰一人耳,便寻根溯源,才zhīdào女儿埋在金陵的种子失败了,而将之破坏的,便是一个叫夏宇的小子。

    他当时并没在意,一个后期武者,且又方入江湖不久,虽才华横溢,诗才如妖,但终究难入他的法眼。

    他不想趁一时之快,将夏宇击杀,但且当时,诸多利害guānxì牵涉,不宜显露真身,露了马脚,便搁置一旁,不再去理会。

    但听得如今,女儿竟然有杀人之心。看来,那小子的分量,yǐjīng到了女儿难以容纳的地步了。

    他心中一紧,zhīdào女儿向来识人很准,往常,若察觉一人,必将大祸于圣教,便会绸缪,派人前去处理。

    如今,这个夏宇。却让她亲自动手。倒不知这小子何德何能?

    但夏宇yǐjīng和幽若兰同行坠落悬崖,九死一生,几乎希望断绝,却没来由的不知所措。难不成zìjǐ又造出一个幽若兰来不成?

    最后。却只能不了了之。嗟叹一声,或许shíjiān一长,女儿便能从伤心中脱离出来。便不再强求shíme。

    本以为此事到此为止,不会再提起,可却在数rì后,右使幽若兰竟然回归,浑身无恙,不伤一处,带回一个令人惊悚的消息。

    那个几乎遗忘的名字,又被幽若兰提起,夏宇没死,而且出言要挟,索求天香谷宗主的妹妹。

    而他的凭借,竟然是鬼渊埋下的十颗种子!

    这没来由的让众人惊骇,莫诗萱先是惊喜,bìjìng好友姐妹无恙而归,算是美事一桩,而听到她吐露出来的消息,立即陷入一种难言的沉寂。

    鬼渊做事向来诡秘,且又干净利落,数十年来,自莫问天埋下几颗种子以来,便无人发觉。

    而一个初入江湖的才子,竟然nénggòu看出,鬼渊长久以来的布置,且一口说出十颗种子,其谋略才智,绝不是寻常之人,nénggòu做到的。

    众人惊悚,对视无语,相看无言,但每个人眸中的讶然,都波动得厉害。

    种子的重要xìng,众人皆知,那可积聚了鬼渊的所有的力量,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一切策划和布置,毁于一旦,顷刻破碎,常年的处心积虑,全部灰灰。

    更坏的是,一旦九大宗门得知,联合猛扑,那鬼渊绝对会损失惨重,败事一发不可收拾。

    莫问天咯噔一跳,不由深思,暗暗心忖,这个夏宇,竟如此大才,神不知鬼不觉,仅凭胡月宗之势,推测出十颗种子,以及鬼渊的境况,这等才思,卓越超人,yǐjīng到了让人无语的地步。

    而且,夏宇所zhīdào的,绝不是只有十颗种子而已!

    这样的人,如今早已得罪,几乎不死不休,便断了收为己用的念头,余下的,便是想方设法的将之击杀。

    莫问天是个眼里留不得沙的人,一旦触及底线,便会雷霆扼杀,这样的果决和毫不犹豫,才是一方枭雄的品质。

    梦雨欣和腾誉挡在司徒雄铁面前,大喝道:“莫问天,你想如何?!”

    莫问天毫不掩饰zìjǐ的杀意,嘴角勾起一缕讥诮,喃喃道:“夏宇,想不到你就是夏宇!”

    夏宇咳咳一声,嘴角又流出一缕血迹,嗤笑一声道:“莫非教主要杀我不成?”

    梦雨欣和腾誉见莫问天依旧走来,不由眉目一蹙,纷纷拔出利剑,zuǒyòu窜出,掩杀而去。

    梦雨欣乃武衙第一女捕快,实力达到先天中期之境,且一手剑法,炉火纯青,jīng妙绝伦,舞动出漫天的剑影,化作千万柄光剑,刺向莫问天。

    莫问天一步一步走来,不动分寸,却见漫天的光剑,如洪荒猛兽汹涌而至,却飞到莫问天的一丈处,平白的发出一阵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光剑应声而没,消失不见。

    梦雨欣脸sè大变,zìjǐ的一击,竟然连莫问天防御都破不了,不由心气一起,娇斥一声,又卷土重来,一剑重华,嗖地一声,手中宝剑,轻鸣着,变成一道惊雷。

    这一招,看似平白无奇,却胜在其意蕴,一剑祭出,紧接着,万剑共鸣,那些冲击而来的士卒,佩戴的剑,陡然颤抖起来,瞬间出鞘,随着梦雨欣手中的剑cháo莫问天倾泻而去。

    “剑意!”莫问天惊疑一声,不由惊悚的呼出来,神sè禁不住的漫上一缕讶然。(未完待续……)

    PS:萝卜回家了,用手机开热点发文,表示流量刷刷刷的往下掉,桑不起的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