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客卿

第二百三十五章 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姜的话刚落下,李树忠迸发一股惊天的喜意,顿时感动的无以复加,差一点就要热泪盈眶了。

    深深觉得,他之前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真是这么一回事。

    他霎时意气风发,一时无两,嘴里嘀咕,少爷我怎么没发现,我的辩才如此超绝,铁齿铜牙,妙语如珠,简直就是诸葛转世,一张嘴,可颠倒乾坤,吓破敌胆。

    可未等他欢呼出来,李姜又说话了。

    “你明天就去湘南,帮李全通打理布行。”

    轰隆隆——

    李树忠一时呆愣,面颊僵硬,喜色犹存,而后又逐渐敛去,眸中闪过一缕莫大的惊恐。

    “父亲,你...你...你说派我去湘南?”他全然没料到,父亲会针对他,将他派往湘南。

    李姜不说话,淡淡瞥了李树忠一眼,暗暗叹息一声。

    “不行,不行啊,父亲,我怎么能去湘南呢,我将来是要继承家主的啊——”

    李树忠深知,一旦他离开扬州,去往湘南,那代表着,他永远的失去了,夺得家主之位的资格。

    同时,湘南一地,是家族势力最薄弱的地方,生意发展艰难,几乎是李家不闻不问的地方。

    他被派去湘南,等同被发配,被家族遗弃!

    他惊慌失措,俊朗的脸,变得苍白如纸,怯意充斥,狰狞而扭曲。上下牙床发抖打颤,见父亲沉默,身子不由一软,倒在地上,两眼发黑,几欲晕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今的下场,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夏宇冷眼旁观。丝毫不予同情。神色淡然,继续喝酒吃肉。

    李姜叹一口长气,见夏宇不动声色,不由忐忑不已。又瞄了瞄李树忠。眸光又黯淡几分。

    知子莫若父。李树忠志大才疏,一肚子坏水,难成气候。他刁难李晴茹,想夺得重视,却每每只会耍手段,让李姜失望透顶。

    家族陷入危难,李树忠牵线康家,给家族谋求一线生机,此乃大功一件。但,如今生了变故,夏公子注资李家,天大好事一件,他却帮衬外人,临时发难,污蔑夏宇和李晴茹。

    这几乎是不能原谅的。

    若是一旦处理失了偏颇,夏宇一怒,放弃注资,那整个李家,又将陷入不可挽回的地步。李姜沉吟片刻,这个儿子,太令他失望了,他这般偏向康史甫,定得了康家诸多好处。

    李树忠见状,心中凄凉,咯噔一下,越发绝望起来,便一下子跪倒在李晴茹面前,“小妹,哥是混蛋,不该污蔑你,我混蛋,我该死,求你原谅我,帮我求求父亲,我不想去湘南啊——”

    李树忠声嘶力竭,一边磕头,一边扇耳光,看起来狼狈不堪。

    李晴茹避开,但面露恻隐,毕竟是朝夕相处的亲兄,纵使水火不容,但亲情难舍,不能落井下石。

    “父亲,哥哥他一时怒火冲心,失了口实,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李姜不会话,反而转头,问夏宇:“贤侄,你觉得呢?”

    夏宇抿一口酒水,嘴角勾起一缕冷笑,慢悠悠喃喃道:“湘南好啊,不但风景宜人,而且湘南妹子,向来水灵,我神往已久,好地方,好地方。”

    李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中一凛,禁不住叹息一下,却很快有了抉择,当下大手一挥:“明日一早,你就赶往湘南,五年之内,若表现优良,则可回来,不然,就一辈子呆在那里吧。”

    李树忠一脸死灰,目光空洞,听到李姜的话,便知自己去定了湘南,再也难以改变。

    他瞥一瞥夏宇,目光满是阴狠,要不是因为他,康李两家早已联姻,时机一到,他接任家主之位,水到渠成,唾手可得。

    最后,收拾零落的心情,怅然若失走出包厢。

    康史甫面色变了又变,没想到,李姜为了讨好夏宇,竟然将李树忠发配到湘南,手段凌厉,雷霆一般。

    他气得面颊铁青,看到夏宇,就一股子的气,很想操起身旁的椅子,就狂扁他一顿。

    最后盯了半天,别人理也不理他,便站起身来,留下一句狠话,“夏宇,此事没完,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夏宇儒雅一笑,“我保证,你很快会来求我。”

    康史甫身子一顿,讥笑一声,也不在意,袖子一挥,便扬长而去。

    ... ...

    接下来几天,天气逐渐转好,阳光微暖,普照八荒,秋风略凉,少了几分萧瑟之色。

    中秋临近,扬州的大街小巷,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灯笼,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街上人来人往,行人如织,商家摊铺,如雨后春笋,纷纷显露真身,之前难得一见的刷杂表演,也粉墨登场,三五圈层层环绕,围得水泄不通。

    夏宇很有兴致,与李何招呼一声,便回家拉着陆菲,就往街上走去。

    街上吆喝不断,此起彼伏,交织成一首独特的音符,夏宇拿着一个糖人儿,随着人流往前走着,眼睛扫视着四周。

    陆菲小脸绯红,带着淡淡的激动,望着夏宇,眸光柔情似水,“大哥,前面有杂耍耶,我们去看看吧。”

    杂耍,便是刷杂,现代的说法,便是杂技表演。

    夏宇觉得新奇,便应了一声,疾步而去,而后凭借一身刚劲的内力,轻轻松松的挤出一条道来,拉着陆菲走到前头。

    刷杂的是一对人,约莫十一二个,分成三堆,各自表演一个杂技。

    一个是胸口碎大石,这个几乎是古装电视剧里,不可或缺的表演,早已数见不鲜了。

    夏宇凝望一眼,瞳孔不由一缩,接着倒吸一口气,吞了一口口水,我个乖乖,五块块巨石,每一块至少数百斤,五块加起来至少两千斤!

    “哗!”

    周围一阵阵惊呼,屏气凝神的盯着,心里暗暗佩服,等到几人将石头摆放好,便见一个拖着大锤的人走了过来。

    大锤在地面移动,留下一阵沉闷的声音,一听,便知其分量定少不了,持锤的大汉,往手掌吐一泡口水,便暴喝一声,锤子举起,哐地一声,击在了巨石上方,五块巨石应声而碎,下面的汉子,一个鲤鱼翻身,站起来,拍了拍胸膛,大喝几声,表示身体无恙,顿时喝彩声连连。

    夏宇被雷到了,惊得目瞪口呆,我日啊,这样也行,后世的胸口碎大石,简直弱爆了,几乎是浓缩加打折版的,缩水的不能再缩了。

    “好厉害啊。”陆菲惊呼一声,眸中异彩连连,“大哥,那汉子是不是也修炼的武功,不然怎会那样厉害?”

    夏宇撇嘴一笑,“是啊,应该是一种炼体的功夫。”

    他目光如炬,轻轻一瞥,见那汉子肌肉内敛,浑身透露着一股苍劲,而内力修行却只到后天中期,便知他修炼了炼体之术。

    随后又将目光转到另一边,一个是由五六个女孩组成的团队,在一根绑在木杆间的绳子上,做着各种惊险的动作,只见她们如履平地的翻越,滚动,奔跑等等,引得周围的观众一阵阵惊呼和叫好。

    另一边是一个刷飞镖的,一个年轻男子,绑着一根黑巾,手中持着五把飞镖,另一个男子双手,双肩,头顶,总共放了五个苹果,站立在三丈之外,神色坦然,准备好后,只见手持飞镖的年轻男子,缓缓举起手,轻轻一甩,五把飞镖倏然飞出,将五个苹果全部定在身后的木板上。

    夏宇大呼一声好,这些人身上全无修炼的痕迹,看来全是苦练出来的,便扔下十两银子,拉着陆菲离开了。

    一直逛到夜幕降落时分,街上的行人并没减少许多,街道两旁,灯笼连成一线,将整座城找的通亮。

    一路行来,陆菲一直笑声不断,开心的像一只喜鹊,她难得逛一次街,平日里奔东奔西的,没多少空闲时间。

    夏宇一直陪着她,吃好吃的,看好玩的,还买了一大堆东西,菲儿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整个人沉浸在一股巨大的欣喜中。

    到最后回来的时候,陆菲兴意阑珊的嘟起小嘴,抱怨时间过得真快,夏宇呵呵一笑,一下子搂住她,狠狠的啄了一口,刮一下她的鼻子,“来日方长,以后你想逛街的话,我就一直陪着你,陪着你一辈子。”

    陆菲闻言,感动不已,娇羞的红着脸,却也大胆的吻了夏宇一下,让他心中一阵乱跳,直想将怀中女子,就地正法一百遍。

    她一扫脸色的郁色,脸上又笑起来,轻轻嗯一声,宛如一朵娇艳盛绽的芍药,顿时让整片天地黯然失色。

    两人你侬我侬的回到家,方一走到大厅,一个女婢走进来,“少爷,方才有个叫我把这封信给你。”

    夏宇好奇,却不知是谁,便摊开一看,就见一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

    “中秋之夜,靖王寿宴,切莫出席!”

    落笔者,萧!

    只一个字!

    夏宇脸色大变,赶紧叫住退走的女婢,慌张的问:“刚才送信的,是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

    女婢回道:“身形像个男人,但听声音又像是个女人,那人带着斗笠,看不真切。”

    夏宇心思一转,很快有了想法,又问:“他去了哪个方向?”

    “橙玉客栈那边。”

    夏宇闻言,一个晃身,直直的飞出院子,朝橙玉客栈飞去。(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