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客卿

第三百零九章 被擒!(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步步为营,想限制空间,阻碍我的步法,夏宇冷冷一笑,凌波微步由四象八卦衍变而来,每一步都有着诸多变化,诡异多端,难以揣度,纵使空间缩小,也无法阻碍。

    他身子翻飞,快如闪电,有如惊龙,来回穿梭,好像预知一般,每每躲过攻来的招式,让洪毅俊一时暴跳如雷,面色难看至极。

    对方不过是一名武者,凭借一门步法绝学,竟让我们一干人疲于应付,数十个回合之后,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摸到,这下脸丢大了。

    夏宇暗暗叫苦,突破巅峰武者后,他的内力暴涨,凌波微步的威能,也倍增了许多,一动,犹如飓风,速度快到了极致,同时,步法的精义,也愈发熟练,几乎可以踏虚而行。

    萧紫洛在旁,看得目瞪口呆,眸中满是神采,不知不觉,几个月的时间,对方已成为一名高手,不但内力深厚,而且还学了身法绝学,真是不可思议。

    美妇面沉如水,好像要滴下来一般,阴郁的可怕,目光炯炯,暗芒舞动,不知在筹谋什么,须臾后,她嘴角微翘,带着几缕阴谋的意味,好似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夏宇暗暗沉思,一边催动步法,躲避攻击,一边思量该如何是好,洪毅俊的阵法,进退有度,攻击密集,丝毫不给夏宇喘息的机会。

    先破阵!

    五人阵法,实力最高的的中期强者。最低的是后期武者,夏宇当机立断,目光匆匆一瞥,定格在一个人身上,不由冷冷一笑,就你了!

    何迁心头一凛,见其冷笑,以为是嘲讽,不由大怒,瓮中之鳖。还这么嚣张。找死,心中一恨,禁不住暴喝一声,提着剑往前踏出一步朝夏宇冲杀而去。

    夏宇大乐。老子刚想找你麻烦。你自己就主动找上门来了。二话不说,一拳打出,连忙迎上去。洪毅俊皱眉,暗呼不好,要扑上去救助。

    晚了。夏宇一掌拍出,空气震荡,几乎扭曲,化作一条匹练,洪毅俊见状,只能咬牙躲避,心中满是惊怒,没了阻碍,夏宇鼓足气劲,身如潜龙,雷霆出手,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一把抓住何迁杀来的剑。

    “怎么可能?!”何迁脸色大变,暗叫不好,一股危机感瞬间笼罩周身,头顶发麻,赶紧剑势一转,要将剑抽出。

    “不好!”其余几人亮剑一挑,焦急起来,赶紧上前,要将何迁救出。

    “哼!”来了就别想走了,机会难得,自然不能放过,他目光一冷,身子一晃,张开五指,朝何迁抓去。

    何迁大急,吓得胆子都要破了,目眦欲裂,满脸的慌张之色,立马放开剑,往后暴退,寻求庇护。

    “你太慢了!”脚步生风,背后留下阵阵虚影,不等何迁回神,他就出现在了何迁的面前,眸如寒星的看着他。

    “你,你,你怎么这么快!”何迁呆若木鸡,怎么也想不到,夏宇到了自己的面前。“你想干嘛。”他本就知道,对方的厉害,本想趁着阵法,给夏宇一点教训,却没想到对方凶猛至斯,躲闪之暇,居然还有余力攻击。

    “嘿嘿,借你一用!”夏宇咧嘴一笑,不管何迁的惧色,一把将之擒住,右手翻转,扣在他的脖子上。

    “再敢动手,我就杀了他!”人质在手,该轮到我说话了,夏宇幽幽的扫了一眼,站在场中,大喝一声,目光望向美妇,手中当下一紧。

    “师傅,救我!”何迁脸色刷白,喉咙被人锁住,呼吸立时受阻,快要窒息了。

    洪毅俊几人登时住手,收下剑势,紧紧的盯着夏宇,等待美妇的命令。

    美妇丝毫不着急,面不改色,望向夏宇,赞赏道:“好本事,我这么多徒儿,都奈何不了你一个人,最后还能让你擒获一人,难怪那么嚣张。”

    嚣张你妹,少爷我才是最无辜的,我好心好意,从金陵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来救你,你却想要杀我,想想老子就冤得很。

    “废话少说,你就好好的享受,你最后的日子吧,少爷我不奉陪了。”夏宇将何迁推向洪毅俊,一掌拍飞窗户,身子一闪,便钻了出去。

    “不错,这么久了,药力居然还没发作。”美妇暗暗诧异,嘴里嘟哝,细若蚊呐,大手一挥,“还愣着作甚,给我追!”

    说罢,洪毅俊领着一众师弟跑了出去。

    夏宇跑出去,便立即朝山下掠去,怎么回事?突然他感觉丹田中的内力,居然在快速流失,他大慌起来,赶紧潜心探查,运转心法,怎么不受控制了,内还在流逝,速度丝毫不减。

    “追,在这边!”

    背后的追赶声,清晰的传来,距离想必不远了,夏宇急的大汗淋淋,照这个速度,自己很大可能会被捉住。

    怎么会在这样?

    他揣思片刻,一边跑,一边想着,最后恨恨的想着,问题出在自己喝的茶水中,这分明是中毒的迹象。

    我擦,这个老毒妇,居然在茶水中下毒,难不成提前知道我要来不成?这应该不可能,我来的时候,都是自称夏三的,绝无可能提前预知,看来是那美妇,心思歹毒,不相信任何人,事先便在茶水中下了毒,不然怎会这么巧合?

    这是什么毒,竟无色无味无臭,喝了之后,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异样,而后便会摧枯拉朽的,让内力流失,比之五筋软骨散,还要厉害几分,运转易筋经,都无可奈何。

    他终于急了起来,脸色煞白,隐隐可听见洪毅俊的声音,不由冷汗涔涔,要是给洪毅俊赶上了,自己绝无存活的可能,立即咬紧牙关,趁内力尚未枯竭之际,催动凌波微步往山下掠去。

    “在那里!”何迁羞怒不已,方才一战,自己居然被擒,沦为人质,当众求救,将脸都丢光了,故而,只有鼓足劲,加入追击夏宇的行列中,希望能找回点面子。“大爷的,老子不宰了你,还怎么在宗门混下去!”

    洪毅俊眸光一亮,见夏宇的速度,竟慢了下来,不由疑惑不已,难不成对方有阴谋?转念一想,又没想出所以然来,便暴喝一声,身子腾空而起,穿过茂密的树丛,飞驰而去。

    我擦,老子又不是美女,追这么紧干嘛,就算追到了,老子也不会喜欢你的,你就死心吧。夏宇怨念极重,一股危机感,习习传来,浑身都发凉了。

    该死的老太婆,竟这般阴险,难怪一副志在必得,轻松淡定的模样,就算抓了老子,老子也不会帮你治病的。

    “夏三,有种给我停下。”何迁尖叫,眸中充满了忿恨和疯狂。

    “有种你就别追。”夏宇头也不回,停下等你来抓,我又不是白痴,要是你不追的话,我倒可以商量商量。

    洪毅俊眸光如星,身影晃动,带着阵阵劲风,刮起一旁的树叶,婆娑作响,已来到离夏宇背后,不足百米的地方了。

    夏宇亡魂大冒,我个乖乖,这也太惊悚了,这小子打了激素,还是打了鸡血,这么卖力干嘛,我又没和你老婆搞联谊,用得着这样吗?

    头顶光线一暗,一个身影腾跃而过,落在了夏宇面前,夏宇定睛一看,来者俨然是洪毅俊。

    “夏公子,别来无恙啊。”洪毅俊温尔一笑,笑中一抹冷意一闪而过。

    无恙你妹啊,你走开,让老子下山,老子就大大的无恙了,夏宇嘴角抽了抽,这丫的也够能装的。

    “是毅俊兄啊,你怎么也在这里,刚刚分开,现在又见面了,缘分啊。”夏宇故作讶然之色,熟络的样子,像是见到多年不见了故友。

    洪毅俊嘴角抽个不停,缘分个鬼,这厮也太无耻了,什么刚刚分开,老子一直跟在你后面,从未离开过。

    “本想和兄弟你好好的喝几杯,谈谈人生,说说理想,泡泡妞,逛个青楼啥的,但想到家中的门还没关,恐会遭贼,就不与你多说了,再见。”夏宇面色镇定,心里却焦急万分,再等下去,内力就要告罄了,说罢,迈步欲走。*

    **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