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反叛的菜鸟鲁路修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兄妹重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竟然会有空中战舰,怎么可能打得赢?”

    “ZeRo呢?”

    “爆炸之后就不见了。书”

    “喂喂,不是已经死了吧。”

    ……

    在敌人压倒性的强大实力面前,黑骑士团只能躲在海底的潜艇里。而比起战场上的失利,更大的问题困扰着所有人――作为黑骑士团核心的ZeRo不见了!

    “我认为继续停在这片海域很危险。”藤堂沉默了好久才说道。

    要点了下头。

    “我认为我们应该留下来寻找特哈尔特反驳道。

    “虽然是这样……”扇要犹豫道。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连搜索队也派不出去……”藤堂说道。

    “所以呢?”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龙葵抬了下头,“你想抛弃ZeRo吗?”

    “不,我不是之个意思,只是……”藤堂欲言又止,“我们也无法保证ZeRo是否生还……”

    “ZeRo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卡莲猛地站起来,“难道就因为这种理由放弃吗?说不定他现在正需要我们的帮助呢!”

    “哦,卡莲?”龙葵看着她的脸歪了歪头。

    “怎么?”卡莲不解地看着她。

    “哦,没什么,本来还在想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龙葵轻笑一下,“现在可以确定了,的确是卡莲本人。”

    卡莲当然不可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无论如何,一个人的生命无法与整个组织的存亡相比!”藤堂说道。书

    “那我倒是想问,在这里的所有人又是因为谁而聚集在一起的?如果没有ZeRo,怎么可能会有黑骑士团?”迪特说道。

    “真是受不了你们,告诉你们好了。”cc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他还活着。”

    “我们没时间听你的愿望。”藤堂说道。

    “不是愿望,是确切消息。”netbsp;“你以为你是预言家啊?我早说过让你去练习操纵机甲了吧?你这白痴!”玉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出的某句话让旁边的龙葵把喝到口中的水全都喷了出来。

    “白痴?”cc转过身来,用看小孩一样的轻蔑眼神看着玉城,“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还真是久违了呢。”

    “你拽什么拽啊?就算你是ZeRo的情人……”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玉城还在口无遮拦。

    “够了,玉城。”龙葵抓起他的衣领把他直接按在桌子上,“为了你的人生着想劝你还是停止这种无意义的自杀行为吧。”

    “你说什么?”玉城挣扎了几下,却完全动弹不得。

    “如果你的职位再高一点就会明白了。”龙葵轻笑一下,“与她作对的人是没有办法在黑骑士团混下去的!”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那个……阿龙?”卡莲指着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cc叹了口气,完全没了吵架的兴趣,转身走出门去。

    看着cc走出去,藤堂才转过头来看向龙葵:“刚刚那些是玩笑吗?”

    “怎么?你看不起女人?”龙葵反问道。

    “不,我只是想问,她到底是什么人?”藤堂说道。

    “黑骑士团能有今天,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她的功劳,这样说你应该就会明白了吧?”龙葵扬了扬头。

    ****************************************起点***********************************

    蓝天,白云,大海,以及……美女?

    “啊!鲁路修,你终于醒了!”看到我醒来,一直坐在我旁边的尤菲立刻惊叫道。

    咦?她认出我了?我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才现,头盔不知哪里去了。

    “抱歉,鲁路修。”尤菲一脸歉意地把手上一个黑色头盔交到我手上。

    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啊……看来我似乎晕了很久。

    “这是哪里?”我努力坐起身来,突然现尤菲那已经有些红肿的眼圈。

    “你哭了?”我试探性地问道。

    “鲁路修你真是的。”尤菲揉了揉眼睛。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这时才想到了我们之间的立场,“说不定我醒来之后会像杀害克洛维斯一样把你杀掉。”

    “如果是鲁路修真的想这样做的话,随便你好了。那样的情况,我也不能放着不管啊。而且比起这个,你好像还有其他更应该关心的事吧。”尤菲指了指我身上。

    其他更关心的事?我低头一看,只见一头粉色头的某萝莉正死死地抱在我的腰间,似乎已经昏迷好久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立刻压低了声音,生怕把阿妮亚吵醒。

    “我遇到你时就是这样的了。”看到我这样的表情,尤菲忍俊不禁,“鲁路修真受欢迎哩!”

    “……”我无话可说。

    “柯内莉亚皇姐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吧。”沉默了一阵,尤菲才幽幽地说道。

    “抱歉,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内疚地说道。

    “鲁路修是不想让我伤心,我明白的。”尤菲说道,“因为鲁路修从小就最温柔的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克洛维斯的事。

    “你很恨吧?”尤菲说道。

    “也许吧。”我轻叹一口气,“不过早已经不是仅仅因为母亲的事情了。”

    “咦?”尤菲不解地看着我。

    “那个男人,他已经不止一次地从我心中夺走重要的东西了,就算是为了那些死在战争中的无辜平民,我也不能默不作声。”我捏紧了拳头,“为了让悲剧不再重演。”

    不知为何,直人哥哥与红月伯母的面孔再次浮现在我眼前,这两个曾经给了我第二个家的家人,现在一个已经死在战场上,另一个则长年睡在病床之上。卡莲那股不惜与不列颠同归于尽的想法,我也时常会有。只不过更多的时候,我是采用更为有效的方式。

    “已经回不去了吗?”尤菲伤感地说道。

    “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呢。”我别过头去不敢看她。

    “不过无论什么时候,鲁路修都永远是鲁路修的吧?”尤菲一脸恳求的看着我,“是这样的吧?”

    在这样的眼神之下,我哪还好意思摇头,只能点了下头:“嗯,我永远都是鲁路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