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反叛的菜鸟鲁路修

结局卷 “终身未嫁”的天皇(神乐耶结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神乐耶大人,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

    京都参议院内,几名政府高官在桌子后面站了一排,平时不可一世的他们,此时却噤若寒蝉,低着头,不时地偷眼看着桌子对面的某个人。

    不过与这样的气氛格格不入的,反而是桌子对面那个本应该是在大雷霆的少女,不要说怒了,她脸上甚至还挂着温暖人心的笑容。

    ——如果这笑容不是出现在日本天皇神乐耶的脸上。

    “在说什么呢?我并没有责怪你们哦。”神乐耶依旧是那可人的微笑,“京都纪念馆的扩建,嗯……花了这么多的钱呢,结果却是那样一副样子,唉呀,都怪那些工人不尽力啦,是吧?”

    “是……是啊……”一名官员立刻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然而,另外几个比较熟悉神乐耶的官员立刻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他,那眼神,就仿佛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就是说嘛,都是因为找了一批那么笨的工人啦。哦哦,找来那个工人的是谁呢?记得好像是你的秘书吧。”

    “对……对,都是那个秘书,他一定是收了好处!”那名官员立刻附和。

    “就是说嘛,他一定是收了好处嘛,这种人应该怎么处理才好呢?”神乐耶一边玩着笔一边微笑地看着他。

    “枪毙。对,这样的重罪,一定要枪毙,没收财产!”官员完全没有看到其他人已经完全看不下去了的表情。

    “是哦,枪毙哦,是不是太重了啊?好可怜哦。”神乐耶说道。

    “大人不可以因为一时的仁慈而放过这样的不法之徒,想我们当年可是千辛万苦从不列颠倒手中夺回了自己的国家,所以无论如何也……”一心杀人灭口的官员越说越激昂。

    “好了好了,不用这样子表忠心的啦。”神乐耶摆了摆手,“不过记得你不是在战后刚从不列颠留学回来的吗?”

    “呃……”官员一时语塞。

    “不过没有关系哦,我会一视同仁的。”

    “谢大人!”官员很是感激地说道。

    “所以啊……”神乐耶又翻了一下眼前的文件,然后按下桌子旁边的电铃。

    立刻有几名卫兵推门进来。

    “把他带走吧。”神乐耶微笑地看着某个倒霉鬼。

    “等等……神乐耶大人,我怎么了?”官员慌了手脚。

    “啊哩?不是你刚刚自己说的吗?枪毙,没收财产哦。”神乐耶反倒作出一副意外的表情。

    “可是,那不是说的是我的秘书吗?”

    “所以我已经说了嘛,我会一视同仁的。”神乐耶嫣然一笑,然后挥了一下手:“带走!”

    “大人,大人……”官员的声音随着厚重房门的关闭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喂,下一次是谁呢?我很期待呢。”神乐耶一边微笑着一边从众人身边走过,离开了房间。

    天皇神乐耶的微笑,世上无人能看懂,有时候她在笑,说明她很高兴,有时候她在笑,却说明她在大雷霆。无论国内的高官还是国外的外交官,每个接触过她的人都会被折磨得身心疲惫。原本只是被京都六家当作道具来使用的人,此时完全成为了世界巨头之一。

    但是任谁都明白,身为ZeRo的遗孀,身为黑骑士团的重要人物,这位大人有着远出一般人想像的经历。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明白,这个人作为天皇,当之无愧。

    当然,虽然作为天皇她很称职,但是大家还是有一件感到遗憾的事,就是神乐耶大人的婚姻。为了得到黑骑士团的合作而牺牲个人的幸福嫁给了ZeRo,但是对方却早早地离去了,而神乐耶就仿佛为了保住ZeRo的名誉一般,再没有结过婚。有人说她是在战争中对ZeRo动了真情,也有人说她是不想因此而与黑骑士搞坏关系。究竟是为了什么?当然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神乐耶大人。”早已经成为日本军部最高指挥官的藤堂在走廊边等候多时了。

    “和千叶的婚礼定下时间了吗?”神乐耶走到他面前微笑着问道。

    “呃……那件事……”藤堂目光游离。

    “我说你也快四十的人了,就算不替自己想想也要替千叶想想,再过几年她可是要变成老处*女了。”神乐耶一边说一边把脸凑近,“嗨,嗨,不要说你们还没上过床呢吧?”

    “神乐耶大人!”藤堂真是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你们的事都是板上钉钉了,早点办了吧。”神乐耶微笑道,“能够有这样自由恋爱的机会,要好好珍惜哦。”

    “唔……”藤堂心里已有了计较,然后话题一转:“说到这个,我有好消息带来。”

    “是吗?”

    “他来了。”

    虽然藤堂没有说来的人是谁,但是原本挂着招牌式笑容的神乐耶神情一变,双眼瞪得大大的,然后下意识地拉了拉衣服:“我……我现在的样子会不会觉得很奇怪啊?都怪那几个老家伙,型都乱了。”

    现在的神乐耶哪还有刚刚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完全就是个普通的小女孩嘛。

    “我想他不会在意这种事的。”藤堂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可是……”

    “好久不见了。”还没等神乐耶整理好衣服,少年的声音已经传入她的耳中。

    “哇啊——不要看我!”少女如同松鼠一般躲在了藤堂的身后。

    曾经作为ZeRo解放了世界的男人,此时只是一介学生的身份,原不列颠十一皇子——鲁路修·不列颠。

    “那,我先行告退了。”藤堂一边偷笑一边从两人之间让开。

    于是偌大的走廊就只剩下少年与少女两人。

    “回头扣他的工资……”神乐耶小声嘀咕着。

    “至于这样么?”少年笑道,“我又不会吃了你。”

    “哈?你还敢说自己不吃萝莉?娜娜莉算怎么回事?阿妮亚算什么回事?”说到这里神乐耶异常地义愤填膺,“可恶啊,没想到ZeRo竟然是这样的大小通吃,想想就打寒战。”

    “不用这么说我吧……”少年恶寒一下。

    “那么这回又是如何?两个月都没见过你了。”神乐耶有些幽怨地说道。

    “陪我一下。”少年说道。

    “陪什么?陪聊天?陪逛街?陪睡?陪造人?”少女连珠炮一般。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少年按了按额头,“有个地方,想要你陪我一起去。”

    “哈?我才不去,我可是很忙的哦。”神乐耶说完又附加一句,“不过陪造人除外。”

    “喂喂……”

    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劲爆对话,虽然少女还是习惯于用那独特的方式掩饰自己的紧张。不过对此两人早已经心照不宣。

    京都城内的小山上,曾经在战争中被“爱之女神”毁去一半,现在依旧健在的枢木神社。虽然战争结束了,但是这里却一直保留着原来的样子,年久失修的神社早已经布满了灰尘。

    “哈?来这种地方造人你比较容易兴奋吗?”神乐耶捡起一块破损的木板,然后又丢回到地上。

    “当年那么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现在怎么变成这样的邪物了呢?”少年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这应该是你的问题吧!”神乐耶不满道,“就这么想让我活生生地变成老处*女吗?”

    “我说你……”少年手指朝着神乐耶晃了两下,终于还是无奈地放下了,“你啊,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性格的啊?”

    神乐耶看着旁边,没有说话。

    这里,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还是孩童的两人,在此度过了难忘的童年。最初的神乐耶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的她是心如白纸一般单纯的少女,高兴的时候会开心地笑,伤心的时候会放声地哭。

    她本应该是以这样的身份继续活下去,也许某一天会被安排成为某个政客儿子的未婚妻,也许某一天会嫁给一个从没有见过面的男人。但是即使如此,她大概还是会继续保存着当初那纯洁的心灵直至终老吧。

    如果不是那场战争。

    如果不是皇家被灭门。

    但是——

    “在这一点上,我似乎应该感谢那场战争。”神乐耶微笑地说道,“那场战争,让我的整个人生都改变了。”

    的确,那场战争改变了所有人的未来。

    “不过我那时以为自己一生都不会有幸福的婚姻呢。黑色革命的时候,我甚至想过致使ZeRo是个长相丑陋年过半百的大叔,自己也要装作天真无邪的样子把他控制在手中。”神乐耶转过头来看向少年,“我无数次夜里都在想着,如果ZeRo不是鲁路修,如果我把自己的婚姻当作政治筹码,那么现在的结果又会如何呢?”

    单以结果来说,大概不会有什么区别,除了神乐耶自己的幸福。

    “吾名皇神乐耶,在身为女人之前,先是属于日本的精神支柱!”神乐耶一本正经地说道,“在那个时候,为什么鲁路修没有娶我呢?”

    “已经这么多年了,还在说这件事情吗?”少年顾左右而言他,“你看,好不容易我们回到这里……”

    “我知道,我的生命和婚姻都影响着整个国家的未来,日本也不能容忍天皇终身不嫁的未来,但是即使如此……”

    “我已经不是ZeRo了,现在只是普通的学生。”

    “即使如此,我还是喜欢鲁路修!”神乐耶说出了一直压在心中的话语,“与日本无关,与政治无关,与ZeRo甚至黑骑士团都没有任何关系!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神乐耶?”少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我今生今世不会再喜欢第二个人,不会再嫁给第二个人,不会再对第二个人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所以……”神乐耶鼓足勇气上前一步,“请让我生下皇家的继承人!”

    “即使会受到人民的指责?”

    “我为国家努力了这么多年。”神乐耶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时,双眼炯炯有神,“但是现在,我要为了自己的幸福任性一次!无论任何人,任何事,也无法阻止我!这样,鲁路修,你的回答呢?你是怎么样看待我的呢?”

    “神乐耶。”少年第一次没有逃避她的双眼,“为了民族和国家挺身而出,放弃自身的幸福拼命地努力,这样的女孩,我怎么会讨厌呢?”

    一瞬间,少年的眼中看到了,那个已经消逝了十年的笑容,只属于神乐耶的,那不含有任何虚假的,最真挚的笑容。

    “神乐耶爱鲁路修,一生一世!”

    属于王子与公主的故事。拿起剑来保护自己的公主,同来自异国的王子,共同与魔王战斗,最后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童话,不仅仅在此刻,也会继续一代一代地流传下去。

    多年以后,当日本传出天皇神乐耶有一个紫瞳黑的私生子的传言,没有谁想到过,这与ZeRo有着怎样的联系。天皇神乐耶私生子的父亲,也作为日本十大不解之谜继续的流传下去。虽然也有人为此提出ZeRo并没有死的猜想,但是这样的说法,大多数只是作为野史或者“美丽的希望”而存在着。

    历史的真相?假相?谁又说得清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