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冒牌少主

第一卷 幸福之门 60、编织的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乔雨寒唱的是那么动情,不了解情况的人会误认为她是一个被爱伤过的人,殊不知她到现在从没谈过恋爱,也没有一个男人让她真正的看上过。

    至于陈风扬这个还只有16岁的少年,差的还远着呢!可是陈风扬认为,自己正在朝目标一步步靠近!

    到底是不是这样的?

    那是为什么呢?

    乔雨寒一曲唱完,众人都拍起了巴掌,陈风扬和小雨的巴掌拍得分外欢快。

    在乔雨寒眼里,陈风扬是在拍她的马屁,拍她的马屁是很危险的,稍不留神拍到马尾巴上就会受到创伤,就会感觉到痛苦。

    乔雨寒把麦克风朝陈风扬递过去时暗地里掐了陈风扬的手一把,疼痛之中陈风扬的手一抖动,麦克风差点掉到地上,装出什么事都没生的样子,笑道:“小雨,你先来吧。”

    小雨不好意思道:“风扬,还是你先来。”

    陈风扬道:“那我就先来,来一《再次来临》。”话语之间,伴奏已经响了起来。

    惊醒在那个冬天的早晨,冰雪融化洒满森林,紧闭着心灵倾听着大海的声音,重复着那句勇敢的话语,夜空在笼罩着黑色的心灵,出的时候就等待天明……

    陈风扬的嗓子的确是不怎么样,但是这他很喜欢的歌是私下里唱过无数次的,现在唱起来还过得去,赢得了成片的掌声。

    陈风扬笑道:“还能听吧?”

    乔雨寒道:“马马虎虎。”

    小雨道:“风扬,你唱的真好!”

    周名勇和韩大洋道:“少主,你唱的太棒了!”

    陈风扬手里的麦克风朝小雨递去:“小雨,现在该你了,想唱什么就唱什么,想怎么唱就怎么唱。”

    别人从陈风扬的话里听出的是霸气,小雨听出的是关心。

    小雨道:“我给大家来一《盛夏的果实》。”优美的伴奏马上就在豪华的包厢里回荡。

    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时间积累,这盛夏的果实……

    小雨的嗓音跟莫文蔚太像了,唱的真是好,陈风扬几人都鼓起了掌,虽说只是几个人,掌声却分外的热烈。

    听到如此热烈的掌声,小雨就紧张起来,节奏跟不上了,终于还是停下来道:“风扬、雨寒姐,都别鼓掌啦!”

    看到小雨可爱的窘态,众人都哈哈笑了起来,乔雨寒对小雨这个可怜的孩子印象更好了,果然够可爱的。

    吃好了唱够了,陈风扬和乔雨寒又带小雨到酒店的总统套房和游泳馆、健身馆里看了看。

    小雨当真是大饱眼福。

    在总统套房里,小雨坐到了红木制成的靠椅上,感受到了莫名的高贵,心里道,人啊,实在是太会享受了。

    为了追求享受,人的智慧是无限的,因为享受是一种yu望。

    傍晚的时候,陈风扬和乔雨寒回到了别墅,陈美心在刘妈的陪同下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看到陈风扬,陈美心微笑道:“小江,快坐到妈妈身边来。”

    陈风扬脸上挂着只有儿子面对妈妈时才会流露出的微笑,在陈美心身边坐了下来:“妈妈,你今天比昨天更精神了。”

    陈美心开心道:“小江,这都是你的功劳,你这么乖,妈妈当然就好起来了,天气一天天凉了,妈妈想给你打个毛衣。”

    陈风扬道:“妈妈,我有毛衣的,昨天姐姐还给我买了一件新的,我……”

    陈美心道:“妈妈想让你穿上我亲手打制的。”

    陈美心现在的状态要织毛衣显然是很吃力的,陈风扬和乔雨寒都不能保证,她是不是还记得织毛衣的手法,对一些尺寸是不是能理解明白。

    可是陈美心执意要织毛衣,他们谁也没办法!

    可以说在这个家里,疯癫的陈美心为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很快的,乔雨寒就帮陈风扬量出了尺寸,一项项记在了纸上,认真的给陈美心讲解着,陈美心时而皱皱眉头,时而点点头,两只手时而像织毛衣似的动几下。

    或许她想到了什么,或许她一直都没有忘记……

    陈美心道:“小江,小寒,我们现在就去买毛线吧!”

    陈风扬微笑道:“妈妈,马上就要吃饭了,吃了饭再去,晚上也能买到。”

    陈美心连连点头:“好……好……”

    乔雨寒的好奇心倒是起来了,还真想看看,妈妈是怎么给陈风扬织毛衣的,如果大部分记忆都丧失的疯癫的妈妈能成功的把毛衣织成,那实在是太神奇了。

    或许这也是人的潜力所在,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爱能激这种潜力。

    吃过饭,在陈风扬和乔雨寒陪同陈美心去买回来了高级的红、黄、灰三色的毛线,陈美心在心里勾画着毛衣的样子。

    她要让这三种毛线完美组合。

    织毛衣上,除了尺寸之外,陈风扬和乔雨寒都没法给陈美心提什么意见,就由着她的性子来。

    乔雨寒也预料到了,妈妈会不停的问她的。

    毛线买了回来,陈美心的一些记忆也回来了,笑看着陈风扬道:“小江,快把红色的毛线撑起来,妈妈要把它绕成团。”

    陈风扬说了一声好呀,就用两只手把毛线撑了起来,陈美心的手也轻快的动作了起来,乔雨寒坐在一边,一只手轻轻的放在陈美心的肩膀上,用心看着。

    陈美心越来越投入,一脸的忘情,唱起了歌:“当我躺在妈妈怀里的时候,常对着月亮甜甜的笑,她是我的好朋友,不管心里多烦恼,只要月光照在我身上,心儿像白云飘啊飘……”

    这是一老歌,也是陈美心所喜欢的,她喜欢那种意境,以前她的小江很小的时候,她时常搂着小江唱起这歌。

    现在要给小江织毛衣,她又想到了那歌,想到了那种意境……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甜美,让陈风扬和乔雨寒动容……

    一歌唱完,陈美心还是满脸的陶醉,但是陶醉渐渐的散去,她居然是皱起了眉头,就像想到了不高兴的事。

    陈美心忽然把手里的线条重重扔到了沙上,很生气的朝陈风扬的手背拍了几下,含着泪道:“小江,你这个小混蛋,你怎么那么顽皮,谁让你用火把毛线给烧了的?”

    陈风扬一脸的愕然,连声道:“妈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陈美心又打了陈风扬的手几下:“你总是惹妈妈生气,真拿你没办法。”很快又心疼起来,叹息道:“小江,手疼么?”

    陈风扬道:“妈妈,不疼。”

    乔雨寒坐在一边,一脸的惘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的情绪才能完全稳定下来。

    陈美心已经很累了,两只眼睛都在打架,但她还是坚持着把毛线都绕成团才睡下。

    已经快是午夜的时候,陈风扬和乔雨寒还在客厅里坐着,乔珍龙在应酬朋友,一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此时的陈风扬已经知道,就在小江四五岁时,陈美心想给他织一件小毛衣,结果他却用火把毛线烧着了,结果是让陈美心给修理了一顿,但陈美心修理小儿子从没下过狠手,小儿子一哭她就会满含热泪。

    乔雨寒道:“风扬,你说妈妈的情绪什么时候才能稳定下来?”

    陈风扬道:“不知道。”

    乔雨寒忽然一把抓住了陈风扬的手:“你说有朝一日妈妈会好起来吗?当妈妈好起来了,知道你不是小江她能接受吗?她能经得起如此大的打击吗?”

    一个个问句让陈风扬浑身颤抖,连声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个迷,他真的不知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