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冒牌少主

第二卷 欲乘风 74、太棘手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当陈风扬走上天桥时,陀螺已经在天桥上站着,双手扶着护栏,在霓虹灯的映衬下一脸的茫然。

    看到陈风扬,陀螺的脑袋忽然耷拉了下来,他同样也有很多问题想问陈风扬,可此时却无法面对。

    陈风扬走到了陀螺身边:“是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陀螺憨厚的笑脸:“还是你先说。”

    于是陈风扬就把自己是怎么进入乔家的事告诉了陀螺,陀螺自然是越听越吃惊!

    有这样的好事自己怎么就没碰到呢!今天看到陈风扬知道这小子是撞了好运了财,没想到会富有成这个地步,成了天东饮食界龙头老大的儿子。

    陀螺哈哈笑道:“风扬,你小子的好运来了,以后就等着享福了,如果有这样的好事,让我去当孙子都行,更别说是儿子了。”

    陈风扬笑道:“你小子别***给我扯淡,我进入乔家主要是为了陈美心,我不想对不起她,当然了,对于我这个孤儿出生的人来说,家庭温暖也是莫大的享受,我……”

    陀螺打断了陈风扬:“我了解你,不用解释了,只要你以后还认我这个穷哥们,我就知足了。”

    陈风扬道:“现在该你说了,今天打你的是什么人?”

    陀螺哈哈笑了起来:“其实……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在走路不小心撞到了其中一个,他们就打我了,他***,也该我倒霉!”

    这个理由是陀螺想了很久的,但天生就不会说谎的他是瞒不过陈风扬的,可是陈风扬却沉默了。

    他和陀螺的关系那么铁,但陀螺却不想把实情说出来,这就更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

    陈风扬道:“不想说是吗?那我今天走了以后再没你这个朋友!”

    陀螺顿时就急了:“别……”马上又哽咽了:“我就知道我瞒不过你,真***,我呀……真该死!”

    陈风扬重重的拍了一把陀螺的肩膀:“别哭了,有什么说什么,不管你生了什么,还是我的朋友。”

    无比痛苦的陀螺把他的遭遇告诉了陈风扬。

    陈风扬不吃惊都是不可能的,简直是太棘手了!

    原来陀螺已经染上了毒瘾!

    陀螺告诉陈风扬,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他从市下班溜达到一家洗头房旁边,忽然听到了女人喊救命的声音,于是就寻了过去,在一个胡同里看到两个小子正在死命揍一个年轻的女人。

    那个女人长的好像还不错!

    如果挨打的是个男的,为了不招惹是非,陀螺可能就闪过去了,这个世界不平的事太多了,他也不想做正义使者,只要不是自己和自己的朋友受到了创伤,能过去就过去了。

    但是从来没谈过恋爱的陀螺对女孩总是充满了同情,认为女孩是需要男孩帮助的。

    尤其是这个挨打的女孩!

    陀螺冲上去就喊了一声住手,暴打女人的两个男子像是受到了惊吓,喊了一声快跑就从陀螺身边闪了过去。

    如此一来,陀螺大喊一声没动拳脚就成了英雄。

    年轻漂亮化着浓妆的女人珍珍对陀螺那是感激涕淋,要不是陀螺的一声大喊,她非让两个该死的家伙打成残废不可。

    珍珍说她很饿,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于是陀螺就带着珍珍到了附近一家饭馆里,请她吃了一顿。

    为了报答陀螺,珍珍让陀螺送她到了她在郊区租来的小*平房里,并让陀螺留下来过夜。

    陀螺还是个雏,过夜两个字顿时就把他刺激的流了,流了一裤子,但很快又站起来了。

    那天晚上,陀螺在珍珍的身上又流了,珍珍的身体很宽松,想必不是个处*女。

    珍珍道,舒服吗?

    陀螺道,舒服!

    珍珍道,其实我是个妓女,你是跟我上netg的第一千零一个男人。

    陀螺道,哦……

    陀螺虽然混在社会的底层,但他也是一个稍微有点处*女情结的人,即便自己的女朋友不是处*女,也不能是个妓女。

    珍珍也没有要做陀螺女朋友的意思,只是想认陀螺当弟弟,并随时免费满足陀螺。

    陀螺在情感世界里是一个孤单的人,马上就答应了珍珍。

    但是珍珍却留了一手,没告诉陀螺她还是一个吸毒的女人,大概是怕陀螺彻底瞧不起她,离她远去。

    就在陀螺又一次到珍珍的住所里时,误抽了几根珍珍藏在床下的含着毒品的香烟,染上了毒瘾。

    可能是无法面对陀螺,知道陀螺染上毒瘾的第二天,珍珍就消失了,消失的很干净,就像是从人间蒸了一样,陀螺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痛苦之中的陀螺很快就把自己辛苦积累起来的钱都抽了,还从一个叫张天翔的人手里借了两万的高利贷,经过了一个月,两万已经变成三万了……

    那天打陀螺的人就是张天翔手下的!

    陀螺痛苦道:“风扬,我真该死……我***真该死!”

    陈风扬此时反而是十分平静的,既然已经生了还能说什么,于是朝陀螺的裤兜里摸去。陀螺还没来得及遮挡,陈风扬摸出了两包烟,其中一盒应该是带毒品的。

    陈风扬道:“你陷的还不是很深,还没展到注射的地步,明天我就送你进戒毒所。”

    陀螺急声道:“我不要进戒毒所,我……”

    陈风扬冷声道:“你总不会还想让我借给你一笔钱,继续让你买毒品吧?”

    陀螺沉默了,片刻之后道:“能让我再抽一根吗?”

    陈风扬笑道:“可以啊!”随手就是一拳朝陀螺的腮帮子轰了过去,陀螺倒在了天桥上。

    今天晚上让陀螺在他租来的破房子里过夜陈风扬当然是不放心,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把陀螺带到乔家别墅,然后明天上午通过乔雨寒的关系把他送到戒毒所。

    陈风扬现在对天东所有戒毒所的情况都一无所知。

    陈风扬道:“你起来,跟我走!”

    陀螺慢悠悠站了起来:“到……到哪里?”

    陈风扬道:“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陀螺跟在陈风扬的身后走下了天桥,此时他的毒瘾已经到了作的边缘,一直都在强忍着。

    陈风扬的痛苦不亚于陀螺,到底该怎么对漂亮姐姐交代?自己居然要把一个染上毒瘾的朋友带到乔家别墅去。

    陈风扬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乔家别墅高贵形象的一种污蔑。不管即将面对的是什么,陈风扬都是不会抛弃陀螺的。

    奔驰越野车里,陈风扬和陀螺都坐到了后排,眼看着陀螺浑身都抖动起来,陈风扬真是无奈。

    “给……给我,风扬,你把那盒烟……烟给我……”

    陀螺一遍一遍的央求着,陈风扬一直都无动于衷,终于,陈风扬不耐烦了,狠狠抽了陀螺几个嘴巴子……

    陀螺痛苦的快要受不了了,陈风扬只能把他搂在了怀里,只希望陀螺在最痛苦的时刻能真切的感受到朋友的温暖。

    陈风扬轻声道:“陀螺,你还当我是朋友吗?”

    陀螺的眼泪和鼻涕都流了下来,嘴角还渗着血:“当……当……”

    陈风扬道:“那你就坚持吧。”

    陀螺道:“冷……我好冷……”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韩大洋回过了头:“少主,要我帮忙吗?”

    陈风扬道:“不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