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冒牌少主

第二卷 欲乘风 89、突发棘手事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可是跟在陈风扬身后朝过走时,刚子看出来了,陈风扬的车是那辆奔驰越野车。

    怎么可能?

    这个少年到底是不是陈风扬?

    可也不会错呀!

    陈风扬还在朝前走,可是刚子的脚步却停下了,不敢走下去,隐约之间他想到了以前美国大片里的镜头,这仿佛是一个陷进,正在把他引向危险之地。

    这个少年绝对不是陈风扬!

    可是当陈风扬回过头时,刚子恍惚之间的想法又都抛到了脑后,就如同是黑夜里幻想的一个角落里有鬼,可是白天阳光照到那里又会觉得自己黑夜里的想法太荒诞。

    这个少年就是陈风扬!

    刚子笑了,几乎是自言自语:“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风扬回头两步到了刚子身边:“如果你不愿意上车说也可以,那今天晚上到天桥上去?”

    刚子思量片刻:“那不是多此一举么?有什么不敢的?”

    于是陈风扬和刚子都座在了奔驰越野车的后排。

    在刚子眼里,周名勇和韩大洋是可怕的,看他们两个的样子,任何一个人出手,只要一招就能把自己弄死。

    旁边的陈风扬却让他感觉到亲切,虽然与以前的着装打扮全然不同,那张脸还是熟悉的。

    陈风扬把该让刚子知道的都说了。

    刚子除了吃惊之外还是吃惊,刚子也是一个善于去幻想的人,但陈风扬说出的故事他是想不到的,忍不住挠了挠头:“真是邪门,不过……不过你小子运气挺好的,以后再也不用愁没钱了,对了,你妈妈现在好点了么?”

    陈风扬知道刚子也是个孝子:“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我相信有朝一日,我妈妈会完全好起来。”

    刚子心里道,就是不知道等你妈妈完全好起来,乔家还需不需要你了,你毕竟不是乔家真正的少主。可是他明白,自己的担心是无济于事的,陈风扬根本没有退路可走。

    刚子道:“你的事陀螺知道么?”

    陈风扬本想马上告诉刚子关于陀螺的事,没想到这小子自己问到了:“他已经知道了,不过他的状态很不好,我已经送他去了一个地方。”

    刚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啊……陀螺得了精神病,你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去了?”

    陈风扬一脸苦笑:“那倒是没有,他染上了毒瘾,我把他送到新生戒毒所了。”

    刚子一脸的诧异,眼睛瞪得大大的,陀螺那个家伙怎么会染上毒瘾,难道他会去故意寻找刺激?

    怎么想陀螺都不是那种人!

    当陈风扬把陀螺染上毒瘾的经过告诉了刚子,刚子终于明白了,原来是下半shen惹的祸,别人做那种事都是爽的要死,可是陀螺却痛苦的要死。

    幸亏是有陈风扬帮他,否则他就完蛋了。

    陈风扬让刚子下午和他一起去看陀螺,刚子当然是答应了,刚子和陀螺到一起经常拌嘴,但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刚子走了,陈风扬说下午三点去饭店找他。

    陈风扬回到别墅时,乔雨寒正陪着陈美心在客厅里说话,欢笑声连连,不知道在说什么开心的事。

    陈风扬走进客厅的那一瞬间,陈美心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微笑道:“小江,去哪里玩了?”

    陈风扬没敢说是到同学家去了,害怕陈美心一高兴让他把那个同学叫过来,笑道:“我去爸爸的公司了!”

    陈美心的脸色渐渐灰暗了下去。

    她想到了让她痛心疾的事!小江的骨灰盒好像在公司的办公室里……

    骨灰……小江已经没了……

    “啊……”

    陈美心痛苦的大叫一声,双手抱住了头大哭了起来,陈风扬和乔雨寒都是万般焦急。

    怎么会这样?

    陈风扬不记得自己以前是不是也这样说过了,没想到这一次妈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管陈风扬和乔雨寒怎么劝都没用,陈美心一个劲的哭喊,她的小江已经没了,再也回不来了。

    陈风扬和乔雨寒都着急了。

    陈风扬急声道:“怎么办?”

    乔雨寒直抓头:“只能叫何医生了。”

    乔雨寒嘴里的何医生是天东精神病疗养医院一名很有经验的中年男医生,以前陈美心病情很重时多次请过他。

    焦急之中,乔雨寒已经拨通了何医生的电话,确定他在医院之后就让大卫开车去接了。

    太棘手了!

    陈风扬把陈美心搂在怀里,嘴里一个劲的叫着妈妈,可是根本就没有用,陈美心根本不听。

    很快的,何医生就到了。

    这是一个很高大很斯文的医生,他走到了陈美心身边,很有耐心道:“伯母,你还认识我么?”

    陈美心听到这个对他来说很熟悉的声音,很是茫然的朝何医生看去,带着哭腔道:“我好像见过你,你知道不知道啊……我的小江已经没了啊……他飞走了……”

    何医生很有磁性的声音:“伯母,你又犯病了呀,小江不就在你的身边吗?”

    陈美心木木的声音:“没有,他不是小江,我的小江还很小,没他这么大!”

    这句话对陈风扬和乔雨寒来说,都是晴天霹雳。

    如果陈美心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么陈风扬的角色就算是失败了!

    到底该怎么办?

    何医生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药丸:“伯母,那是你的错觉,你吃了这颗药再去看,就知道她是你的小江了。”

    陈美心犹豫了,一脸的病态,片刻之后道:“我吃了这颗药,真能看到我的小江么?”

    此时陈美心的脑海里完全是小江小时候的样子。

    何医生道:“一定能的,我是医生,你要相信我。”

    陈美心的手慢通通伸了过去,接过了白色的药丸放到了嘴里,马上就咽了下去,陈风扬赶紧端水。

    几分钟之后陈美心就睡去了,陈风扬把她背到了卧室里。

    重新回到卧室之后陈风扬道:“何医生,那是什么药?”

    何医生道:“稳定病人情绪的,同时有催眠的作用。”

    陈风扬道:“不会有副作用吧?”

    何医生道:“是药就会有副作用,只是大小而已,这种药还是值得信任的。”

    陈风扬道:“那就好。”

    何医生感叹道:“风扬,你让我很感动。”

    何医生走了,坐在沙上的陈风扬一脸茫然,已经把要去戒毒所看陀螺的事给忘记了。

    刚才陈风扬被吓坏了。

    他还不知道等妈妈醒来之后是什么情况。

    乔雨寒看到陈风扬伤心的样子,坐在他身边,把他搂在了怀里,哽咽道:“好弟弟,让你受苦了。”

    不经意之间,陈风扬已经是泪流满面,很是低落的声音:“我受苦不要紧,只要妈妈能好起来。”

    乔雨寒抓住了陈风扬的手:“有你的诚心,妈妈会好起来的。”

    看到陈风扬依然痛苦,乔雨寒心里很难过,怎么样才能让弟弟高兴一些呢?他本来应该是那样的阳光:“风扬,你看着姐姐,你快看啊!”

    陈风扬有些呆滞的目光落在了乔雨寒的脸上,表情是那样的木讷,乔雨寒扮了个鬼脸,像是哄孩子似的。

    陈风扬并没有笑。

    乔雨寒笑道:“风扬,亲姐一口。”

    陈风扬在某种意义上苏醒,但却是摇了摇头,很快就挣脱了乔雨寒的怀抱靠在了沙上,闭上了眼睛。

    渐渐的,他清醒了,想到了要去戒毒所看陀螺的事,和刚子约定的是下午三点,现在已经是三点半了。

    陈风扬无奈的摇了摇头。

    乔雨寒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风扬,我们该去戒毒所看陀螺了。”

    陈风扬道:“妈妈这个样子。”

    乔雨寒道:“妈妈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我们快去吧。”

    陈风扬和乔雨寒到刚子所在的饭店门口时,刚子正在焦急的等待,本来是想给陈风扬一个电话的,又怕陈风扬有事。

    几人一起朝新生戒毒所去了。

    看到陈风扬情绪不高,刚子疑惑道:“怎么了?你不是说陀螺的毒瘾不深,容易戒掉么?”

    陈风扬笑了:“没什么,我是困了,刚才没睡醒。”

    在刚子看来,陈风扬刚才是在别墅里睡懒觉了,他的大床一定特别舒服,他躺在上面就不想下来了。

    不知道陈风扬这小子现在有没有女人?

    现在的少年,十三四岁很多就老公老婆的叫了,更有十一二岁的已经体验过了男欢女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