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冒牌少主

第二卷 欲乘风 90 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生戒毒所里。顶点小说手打小说['www.26dd.Cn']免费文字更新!

    陈风扬、乔雨寒还有刚子一同走进了陀螺的单间。

    陀螺现在的状态还不错,看到陈风扬和刚子都来了,兴奋的不得了,狠狠的忏悔了一顿。

    陈风扬笑道:“你现在知道毒品的可怕了吧,以后千万别碰了,否则你就死定了。”

    陀螺道:“出了戒毒所,我再也不碰毒品了,连烟我都不抽了。”

    陈风扬道:“那倒是不至于,正常的去生活就行了,也不用让自己过分紧张。”

    陀螺问起了陈美心的情况,陈风扬和乔雨寒都说很好,难得陀螺是个有心人。

    陀螺道:“风扬,刚子,等我出去了要去学一门手艺,一招先吃破天,我不想一直在市里帮忙。”

    刚子道:“我也不想一直给人端盘子洗碗。”

    该是陈风扬表态的时候,当他朝乔雨寒看去时,乔雨寒笑了,陈风扬也笑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风扬和乔雨寒变得默契了。

    陈风扬笑道:“我有个建议,你们两个都当厨师好了。”

    对于陈风扬这个意见,陀螺和刚子都是举双手赞成,当个厨师一辈子不愁没饭吃的!

    刚子道:“到时候选一个好点的厨师技校,要学就学精。”

    陈风扬笑道:“你认为哪个厨师技校的手艺能胜过富丽堂皇或者是清风明月大酒店的名厨?”

    陀螺和刚子都呆住了。

    很显然的,没有!

    刚子笑道:“风扬,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和陀螺到你家的五星级酒店厨房里去当学徒。”

    陈风扬道:“怎么?不愿意?”

    刚子兴奋道:“当然愿意了!”

    陀螺激动的泪都出来了:“我也非常愿意,不如我明天就出去好了。”

    陈风扬道:“那不可能,你在这里再给我乖乖的呆上两个月,哪都不许去。”

    陀螺笑道:“我听你的。”

    他想,假如自己不认识陈风扬的话,可能现在已经死了。想到死这个字眼,陀螺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有一句话是,活着的时候开心一点吧,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看到陀螺那一哆嗦,陈风扬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陀螺道:“没有。”

    出了新生戒毒所,把刚子送回饭店之后,陈风扬和乔雨寒才朝乔家别墅赶去。

    陈风扬很希望现在妈妈已经醒来又不希望妈妈醒来,很是矛盾的心理,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乔雨寒抓住了陈风扬的手:“不用太担心。”

    陈风扬道:“怎么可能不担心?”

    乔雨寒叹息道:“如果在你来乔家之前,妈妈闹腾这么一场,恐怕当下就离开这个世界了,但现在妈妈的身体素质比以前强多了,我相信妈妈会挺过去的。”

    陈风扬又一次泪眼朦胧。

    这个不是妈妈却胜似妈妈的女人让他如此揪心。

    乔家别墅里,当陈风扬和乔雨寒到的时候,乔珍龙也回来了,今天本来还要约见两个大客户的,不过陈美心出了这样的事,所有的一切都要推迟。

    任何东西都没有他的美心重要。

    陈风扬道:“爸爸,妈妈情况怎么样?”

    乔珍龙道:“还睡着呢,那种药的药力很大,恐怕不到明天早晨是不会醒来。”

    陈风扬道:“今天晚上我要陪着妈妈。”

    乔珍龙非常低落:“好吧,今天晚上你、我还有雨寒都要在美心的身边。”

    陈风扬和乔雨寒都明白乔珍龙的意思,他是怕陈美心就这么睡去,再也不会醒来。

    如果她真的去了,爱她的丈夫、爱她的儿子和女儿在最后一刻都是陪在她身边的。

    很安静的夜。

    陈美心的卧室里,陈风扬、乔珍龙还有乔雨寒都在。

    陈美心在安详的睡着,面无表情,但她的呼吸很匀称,心跳也很正常,这就让一家人少了一份担心。

    陈风扬道:“妈妈一定会挺过来的。”

    乔珍龙道:“应该不会有事的。”

    乔雨寒道:“不知道妈妈醒来之后还能不能认可风扬。”

    乔珍龙一脸凝重道:“不管认可不认可,风扬都永远是我的儿子,永远是你的弟弟。”

    乔雨寒自内心的嗯了一声。

    此时几人都在期盼黎明的到来,期盼看到太阳的光芒,期盼陈美心睁开双眼。

    黎明到了,天边泛起了一片白。一直到现在,陈美心还没有醒来,每个人都在等待。

    此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在陈风扬三人殷切的目光下,陈美心的右胳膊动了一下。

    陈风扬道:“妈妈。”

    乔雨寒道:“妈妈。”

    乔珍龙道:“美心。”

    陈美心睁开了眼,很是纳闷的看着他们三个,很快又笑了:“你们三个怎么了,怎么都跑过来了?”

    陈风扬和乔雨寒喜出望外,看来妈妈没事,在她心里,眼前的陈风扬还是她的小江。

    陈风扬笑道:“妈妈,你昨天晚上大哭大闹,是不是做了可怕的梦。”

    陈美心回想了一下:“是啊,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那个梦把我吓坏了。”

    陈风扬道:“妈妈,梦的内容是什么?”

    乔雨寒朝陈风扬的后背轻轻拧了一下,意思是,你别在引导下去了,要是再出点意外就坏了。

    但是陈风扬认为,必须引导下去,这样对妈妈有好处,乔珍龙也认为引导下去是必要的。

    陈美心一脸的惘然:“妈妈真该死,居然梦到你出了车祸,哎……有哪个妈妈愿意自己的儿子出事的,真是的……”

    陈风扬笑道:“妈妈,你没听人说吗,梦里的凶兆往往是预示着好运,我的成绩越来越好,这就是好运呀。”

    陈美心开心道:“也是。”

    这一次当陈美心要坐起来时,陈风扬三人才现,她的身体比昨天的时候虚弱了很多。

    都是那一场给闹的。

    看来以后陈风扬在回答陈美心时是不能说去爸爸的公司了。

    今天早晨没练功夫,乔雨寒让陈风扬明天早晨要补回来,虽然明天周一要上课,该起大早还是要起。

    对于漂亮姐姐的良苦用心,陈风扬是很理解的。

    周日的上午,陈风扬一直在陪陈美心,陈美心让他去学习,陈风扬就拿了课本在陈美心身边学,时而逗陈美心开心。

    中午饭陈美心没吃多少,但情绪一直都很稳定,陈风扬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

    以后一定要小心!

    过了中午,陈美心睡着了,陈风扬才放松了下来,到了客厅里刚坐下来,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小雨,陈风扬的嘴角挂上了淡淡的微笑,接了起来。

    陈风扬道:“小雨,想我了?”

    小雨急声道:“风扬,有收保护费的。”

    陈风扬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还在你那里?”

    小雨道:“走了,我让他们两个小时之后再来,我说去给他们找钱……”

    陈风扬道:“我马上过去。”

    陈风扬和周名勇、韩大洋朝小雨花店赶去,陈风扬开车,车非常快,怕那些狗东西提前到了难为小雨。

    周名勇提醒道:“前面有个拐弯,少主你慢点!”

    陈风扬笑道:“现在那种难度的弯我已经很有心得了。”话语之间已经很轻松的拐过了那个急转弯,度没降下来多少。

    周名勇道:“这个弯拐得真漂亮。”

    陈风扬笑道:“不断进步中。”几人都笑了起来。

    当陈风扬三人到小雨花店时,小雨和田心都在焦急的等待,看到陈风扬,小雨的心就放了下来。

    以前她多次照顾过陈风扬,现在陈风扬反过来成了她的主心骨。

    陈风扬冷笑一声,很是凌厉的眼神:“哪个不要命的东西到这里收保护费来了!”

    小雨道:“来了五个人,说是这条街归他们管。”

    陈风扬笑道:“那就看他们有没有能力管了。”

    陈风扬忽然想到了油门,于是让田心到隔壁阿迪达斯店里把油门叫了过来。

    91修理斧头帮

    油门已经知道了陈风扬要问什么,陪着笑脸道:“风扬,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陈风扬道:“是呀,听到有人来花店收保护费就来了,你在这里时间不短了,这条街一般是什么人收保护费?”

    油门笑道:“已经换过几帮人了,听说前两天又换了,这里成了斧头帮的地盘,今天来的人就是斧头帮的。”

    陈风扬道:“那你给了吗?”

    油门哈哈笑道:“我给了2ooo,不是怕事只是怕麻烦,跟他们较劲耽误我的生意,他们说一年2万让我一起给,我先给了2ooo,其余的以后再说,他们也没硬着要,谁知道过些日子又是什么人来了……”

    陈风扬心里道,以前我在天桥上练摊可没人跟我收过保护费,没想到今天碰上了。

    陈风扬道:“不给,一毛钱都不给。”

    油门道:“风扬,这事恐怕还要通过雨寒,她接触的面非常广,如果是你出马,恐怕那些人不会买账。”

    油门的意思很明白,如果打着乔家的旗号去压制斧头帮,那也要姓乔的人斧头帮才认可,但陈风扬姓陈。

    对于油门的话陈风扬是理解的,他是完全善意的。

    陈风扬道:“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油门出去了,花店里迎来了几个顾客,小雨和田心都忙活了起来,陈风扬和两个保镖到了小房间里。

    周名勇笑道:“少主,等会儿你别出手,让我打断他们的狗腿。”

    陈风扬道:“我今天还真没有出手的意思,你和大洋动手,教训一下,不要太重。”

    周名勇和韩大洋齐声道:“没问题。”既然少主说不要出手太重,到时候他们就要悠着点了。

    几个顾客刚出去没一会儿,刚才过来的五个人又过来了,都是十**岁的男孩,一个个留着怪异的型,黑T恤黑裤子黑皮鞋,相信他们的胳膊上还纹着斧头。

    带头的一个高个子喊了一声:“丫头,钱凑齐了吗?”

    有陈风扬在,小雨并不是很害怕:“你们等一下,我去拿。”

    高个子道:“一年是两万,这次最少给五千。”

    小雨刚要开小房间的门,陈风扬和两个保镖就走了出来,朝收保护费的五人迎面走来。

    五个斧头帮的人看到这种阵势马上就反应过来,他们是让这个开花店的丫头给骗了,眼前的三人是给她撑腰的。

    五人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对陈风扬三人并不害怕,他们心里,帮主才是最厉害的。

    陈风扬笑道:“谁让你们到花店来收保护费的?”

    高个子冷眼看着陈风扬:“我说你是真不懂事还是假不懂事?这里已经成了斧头帮的地盘,在这里混你连这么大的消息都不知道……”

    陈风扬懒得听他说什么,微笑着朝两个保镖看去,淡然的口气:“揍他们!”

    一听要揍他们,五个斧头帮的人马上亮出了家伙,那就是藏在腰间的特质的斧子!

    斧子在五人的手里摇摆着,连他们的腿都乱颤了起来。

    不等五人手里的斧子招呼过来,周名勇一脚朝刚才和陈风扬理论的高个子踹了过去。

    高个子手里的斧子刚抬过胸口就吃了一脚,身体飞将起来之时手里的斧子已经到了周名勇手里。

    与此同时,韩大洋也一个扫堂腿绊倒了一个小子,手里多了一把斧子,不过他并不稀罕这把看上去很锋利的斧子,拿在手里瞟了两眼就朝花店外扔去,只听当啷一声。

    几乎就是一瞬间,五个人里就废了两个,剩下的三人相互看看,还没想好是进是退就让周名勇和韩大洋打倒在地上了,鼻青脸肿,但胳膊和腿还齐全着。

    整个战斗过程不到一分钟,陈风扬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面带微笑看完了整个过程,为两个保镖拍起了巴掌,巴掌的节奏很慢却很有力度,让倒在地上的五个斧头帮的人浑身抖。

    陈风扬起身走了过来:“就你们这种档次还到这里来收保护费,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就说这条街的小雨花店不该他管,其他地方就另说了……”

    五个家伙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走了,其中一个小子忘记把落在地上的斧子拿起来,在一个同伙的提醒下又翻了回去。

    如果让帮主知道谁把斧子丢了人却没什么大事,那就会砍掉他的一根手指头。

    小雨和田心此时都很自豪。

    小雨钦佩的目光落在陈风扬的脸上:“风扬,你的保镖真棒,你更棒!”

    陈风扬笑道:“棒不棒不重要,起码收拾几个收保护费的是没什么问题的,让斧头帮的人见鬼去吧!”

    陈风扬知道,这件事不算完,斧头帮的人会派大批人手过来,估计会在今天晚上。

    陈风扬给了乔雨寒一个电话,告诉了她小雨花店生的事,乔雨寒说随后就到。

    小雨道:“风扬,雨寒姐要过来么?”

    陈风扬笑道:“是呀,一会儿就来了。”

    小雨担心道:“事情会不会越闹越大?”

    陈风扬道:“不管闹到多大你都不用怕,有我呢!”小雨甜甜的嗯了一声。

    大概是二十分钟之后,乔雨寒和大卫就到了。

    陈风扬走到了乔雨寒身边:“斧头帮派过来收保护费的五个家伙已经让名勇和大洋收拾了。”

    乔雨寒道:“打得严重么?”

    陈风扬道:“不是很严重,他们是自己走的。”

    乔雨寒点了点头,坐到了椅子上,笑看着小雨:“你是不是吓坏了?”

    小雨甜甜的微笑:“有风扬在,我不害怕。”

    乔雨寒道:“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还是少和那些帮派结仇好,不过不要紧,斧头帮的帮主白天人我认识,我相信他不敢怎么样的。”

    陈风扬是越来越佩服乔雨寒了,这个漂亮姐姐的接触面太广了,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达到她的水平。

    不过想起来白天人这个名字还挺有意思的,白天是人那晚上会不会就是鬼了?不知道白天人看到自己的手下收保护费被人修理了会有什么反应。

    虽然他们是黑社会,但也有让人修理的时候,打人的人都少不了会挨打。

    五个在花店里吃了苦头的家伙很快就把情况告诉了白天人,白天人大雷霆,说是今天晚上要把小雨花店给灭了,让这条街的所有商户都看看,跟斧头帮叫板后果是什么样的。

    当白天人知道小雨花店的小老板小雨生得花容月貌,心里就更痒痒了,他好那一口……

    快是晚饭时,陈风扬和乔雨寒回乔家别墅了,周名勇和韩大洋都留在了小雨花店里,如果有什么突qing况好去应对,陈风扬和乔雨寒都放心不下妈妈,只能回去。

    乔家别墅里,晚饭之后。

    陈风扬当着妈妈的面学习了一会儿,就把妈妈送到了卧室里,折腾了那么一场,陈美心的气色不如前几天了,走几步就会感觉到很累,她现在已经困了。

    听了陈风扬的两个故事,陈美心面带微笑睡去了,陈风扬希望妈妈今天晚上能有个好梦。

    陈风扬和乔雨寒朝小雨花店里赶去,一直到现在,周名勇和韩大洋没传来什么消息,想必是斧头帮的人还没到小雨花店。

    陈风扬还有点担心,斧头帮的人会不会给乔雨寒面子,那些黑社会的人头脑一热什么事都可能做出来的。

    如果是那样,就只能是开打了。

    如果是自己加上漂亮姐姐还有两个保镖的组合,斧头帮就是过来大群人也不怕,如果非要惨烈那就惨烈到极致吧。

    快到小雨花店了,陈风扬忍不住道:“姐姐,你真好。”

    乔雨寒笑道:“你个小东西,你会现姐姐越来越好的。”

    小雨花店里,当陈风扬和乔雨寒到的时候,周名勇和韩大洋迎了出来,花店里还有人在买东西。

    92吓破胆

    几人一起坐到了花店里,陈风扬笑道:“没什么动静吧?”

    周名勇道:“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不过应该会有的,斧头帮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今天晚上就会行动。”

    陈风扬道:“我也这么认为。”

    小雨花店关门一般是晚上十一点,陈风扬几人猜想,也许那些家伙会在花店关门之后行动。

    小雨也知道乔雨寒喜欢百合,她包了一大把百合走到了乔雨寒面前,微笑看着她的脸:“雨寒姐,这是我送给你的。”

    乔雨寒欣然接受了,甜美的微笑:“小雨,谢谢你。”

    送给了乔雨寒一把百合,让乔雨寒流露出了甜美的微笑,这对于小雨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

    虽然小雨担心乔雨寒一直都会瞧不起她,可乔雨寒一直都在帮她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距离花店关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还是没什么动静。

    难道今天晚上要在这里等一夜么?

    就在陈风扬几人猜疑的时候,有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停到了花店门口,后面还跟着五辆白色的面包。

    几辆车的车门都打开了,走下来二十多个人,带头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薄料西装的年轻男子,中等身材,一脸的横肉。

    此时这些人还没有亮出来家伙,但是其他店面看到的人已经开始害怕了。

    乔雨寒不是很大的声音:“风扬,那个穿黑西服的就是白天人。”

    陈风扬笑道:“他长得挺让人郁闷的,脖子上的肉比脸上的肉还多。”

    白天人和几个手下走进了小雨花店,其他手下在门口聚集,白天人一脸的不可一世,此时他还没留意到乔雨寒。

    白天人懒洋洋道:“哪个该死的在我的地盘把我的人给打了,真***是反了!”

    乔雨寒笑道:“白天人,你很猛啊,什么时候杀到这条街上来了?”

    白天人的目光终于落到了乔雨寒的脸上,不再四处打转了,顿时他就大吃一惊。

    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乔家大小姐了!如果是平常想见乔家大小姐还要预约呢!

    白天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笑眯眯道:“真是太巧了,居然在这里碰到你了,雨寒小姐,你千万不要吓我,说这家花店的老板是你。”

    乔雨寒笑了:“花店的老板不是我,可却是我弟弟的朋友,你说这事怎么办?”

    白天人故意装起了糊涂,很是搞怪的样子:“什么事?出什么事了么?我们可都是来买花的,兄弟们,喜欢什么花就拿,我们要给小雨花店捧场的,这个花店在我们的地盘,我们不能让这里生意不好啊……”

    顿时,十几个人就说笑着开始选鲜花了,不过陈风扬几人都不担心他们会赖账。

    在这里消费了1ooo多块,白天人带着他的人走了,走之前乔雨寒已经跟他说清楚了,其他店面你想怎么着我不管,但小雨花店不允许你做手脚,如果是再出现点不愉快的事,那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白天人对乔雨寒很是客气,一口答应了她。

    事情都平息了,花店关了门,陈风扬几人也朝乔家别墅里赶去,一直到现在陈风扬还不知道白天人的底细,感觉斧头帮的实力在天东应该不是很大。

    陈风扬笑道:“姐姐,白天人是什么来历?”

    乔雨寒道:“这是一个没多大斤两的家伙,他的哥哥白天喜有一家不是很大的房地产公司,他的斧头帮起先就是借助白天喜的那家公司展起来的,具体现在实力有多大我也不知道,不过看上去很一般。”

    陈风扬道:“姐姐,你和白天人是怎么认识的?”

    乔雨寒道:“两年前的一个酒会,那次白天喜去的时候白天人也跟了过去,就算是认识了,后来不经意间碰到过几次,每次他对我都很客气。”

    这个不寻常的周末终于过去了。

    周一的早晨,陈风扬提前半个多小时到了班里,看到林雨姗已经到了,顿时心里就升腾起一股喜悦,热热的感觉,慢步走到了林雨姗身边坐了下来。

    想到自己以前无奈辍学现在却能坐在美女身边学习,可谓是感慨良深,这让陈风扬懂得了珍惜时光。

    一种感悟总是用一种代价换来的,这就是人生。

    陈风扬笑道:“周末忙什么了?”

    林雨姗道:“没忙什么,周六写东西,周日陪奶奶逛街了。”

    陈风扬道:“你也是个孝顺的孩子。”

    林雨姗得意道:“那是,可惜……我的父母都不在身边,为了工作……为了生活……”

    陈风扬道:“我不是在你身边么?”

    林雨姗抿嘴笑了:“去你的。”

    陈风扬打开了初三的数学书:“雨姗老师,快帮我看看这里,我不懂。”

    林雨姗娇声道:“都说了,别叫人家雨姗老师。”目光落到了陈风扬所指的地方。

    林雨姗也感觉,陈风扬在知识上亏欠的太多了,真为他担心,不知道这次期末他会考出什么样的成绩。

    他可是班长,总不会考个倒数第一吧?

    中午放学陈风扬和林雨姗是一起走出教室的,刚走到院子里,陈风扬就看到了王名宣,这简直就是个阴魂不善的家伙,太让人郁闷了。

    奇怪了,王名宣好像是在等他,但陈风扬还是装作没看到王名宣,和林雨姗继续朝前走。

    让人无视的感觉是很痛苦的。

    痛苦之中的王名宣朝陈风扬和林雨姗跑了过去,喊了一声:“陈风扬,我找你有事!”

    喊声很大,就像是吃了zha药,陈风扬知道这小子受了不小的刺激,随之站住了:“说吧。”

    王名宣冷声道:“这里不能说。”

    陈风扬笑道:“那你想到哪里说?”心里道,你不会也想让我和你到圈子里去说道一下吧?

    王名宣道:“我们两个到那边去,你让林雨姗先走。”

    陈风扬不屑道:“我为什么让她先走,她是我的女朋友,就要在我身边。”

    林雨姗满心的怨念,陈风扬你这个过分的家伙,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女朋友了?上次在车里搂我,我是看在你为我解围的情分上才原谅你的,这次居然这么说……

    王名宣朝林雨姗看去:“你是他的女朋友吗?”

    林雨姗沉默了片刻,嬉笑道:“是呀,你有意见?”

    王名宣快要气炸了,冷声道:“如果你们两个有胆量,就跟我到这边来。”

    陈风扬心里道,狗屁的胆量,过那边去我揍死你!

    三人一起到了一片树荫地带,这里路过的人不是很大,显得很是清净,陈风扬笑看着王名宣:“你想怎样?”

    王名宣不屑道:“陈风扬,你不要以为你是乔家的少主就牛逼,我不怕你!我要和你竞争。”

    陈风扬笑道:“谁给你权利跟我竞争了,雨姗答应了么?她是我一个人的,跟你不相干。”

    话语之间,狠狠推了王名宣一把。

    王名宣朝后踉跄了几步,没站稳倒在了地上,破口大骂着起身就朝陈风扬冲了过去。

    当王名宣靠近了,陈风扬后退半步,用出了直腿里的招式,一脚踹到了王名宣的肩膀上。

    王名宣痛苦的尖叫一声就摔了出去。

    陈风扬追了过去,把王名宣提留起来,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大嘴巴子,打斗的场面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

    大家对此都是很热衷的,嘻哈着看热闹。

    当陈风扬松开王名宣时,王名宣就瘫软到了地上,一脸的血。

    陈风扬朝王名宣出了一口气,搂住了浑身抖的林雨姗:“我们走吧。”

    林雨姗几乎是让陈风扬牵着走,心里一片茫然,但她也感觉到了美好,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林雨姗小声道:“风扬,你放开我。”

    陈风扬笑道:“就不放开你。”反而把林雨姗搂得更紧了,感觉着她的柔软。

    一段时间之后。

    在陈风扬的努力下,新得到的妈妈恢复了正常人的思维,不再是个疯子了。

    在这个富有的大家庭里,每个人都把陈风扬当成了自己人。

    多彩的生活中,陈风扬有了很多朋友,在这个偌大的都市里,反手为云覆手为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