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阴阳师

恐怖医院(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第四章诡异医院(三)

    下午邱教授连班都不上了,直接把老徐给叫出来,两个人约好在家茶馆见面。

    两个人都准时来到茶馆,选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点了壶普洱。就直接进入主题。邱教授先把冲洗出来的照片拿出来给老徐看。

    老徐一边看着照片一边听邱教授说着“今天上班我我看到那具死尸已经少去了半截,而且药水在我们医院里其中一名女护士身上起了反应。”他把今天上午发生的恐怖的事儿全都告诉给老徐。老徐听完也是打了个冷哆嗦。

    “你说一个人为什么要去跑去天平间偷吃人肉。是不是得了某种怪病?”邱教授品了一口茶说道。

    “老师,要不咱们先报jǐng吧。我觉这个事情挺邪的。”

    “不要,再怎么说也是医院内部的事。先不要生长。”邱教授摇摇头说,怕传出去影响不好。

    “那她要是又继续去天平间偷吃人肉呢?”这到是老徐所担心的。

    邱教授想了下说道“要不,这样我回去把锁里换掉,在派人盯紧她,等观察观察再说。”

    “老师,不是学生多嘴,您这事最好的尽快解决,是得病了咱赶紧治病,如果是撞邪啥的,咱赶紧…”

    “你都说啥啊?”邱教授打断老徐“现在是什么时代,你以为还是解放前啊,人家zhōng yāng电视台《走进科学》那节目不是都说了,什么事都要相信科学。”

    老徐被邱教授教育了一番,一脸苦相。

    两个人又随便唠了唠家常,聊着聊着,邱教授就接到一个医院电话,有位患者要动手术,让他马上回去。于是两个人准备告辞。邱教授掏出钱包要结账,老徐说什么也不让,怎么能让自己的老师请客。非要自己结。两个互相争执了会,最好还是老徐把茶水钱给结了。就在此告别。

    邱教授回到医院,正巧在大门口遇见了马军。就把叫道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把门关好。就对他说“马军啊,一会你去院长那跟他说咱们六楼那天平间的门锁换掉了要换一个。你再去买把新锁把原来那个换掉。”说完从兜里掏出现在门的钥匙和二十块钱放到马军的面前。

    马军在部分待惯了,听了邱教授的话,也不多问,外加上邱教授在医院里口碑挺好,对自己也挺不错。就答应了。

    马军走后,邱教授就准备了下,去做手术了。

    这个手术做了四个多钟头,去卫生间解手时,遇见了马军。马军见到邱教授后就跟他说锁已经换好了。{纯文字 . ☆③看书蛧☆13800100.☆ 小说}邱教授这才放心。马军又把新锁的钥匙和买锁剩下的八块钱还给邱教授。邱教授只收下钥匙,剩下的钱说让马军自己留着。马军不肯,邱教授就跟他这是算给你的报销车费的钱,最后推辞不过,马军只好把钱收下。

    这点正好是下班的时候,邱教授把衣服换了准备回家。出门时看见了助手刘丽丽,就向她问道“刘丽丽,你看见秦洁了吗?”

    “她啊,下午时就回家了?”

    “走了,因为啥?”

    “我当时正忙着,看见她换了身便装,我就好奇的问她干嘛去?她说家里有事,然后就走了。”

    “哦。”邱教授动了动眉头。“

    “你找她有事吗?教授,要不我帮你给她打的电话,我有她号码。”说完掏出手机,作出一个准备要拨号的姿势。

    “不啦,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

    然后和刘丽丽说了声再见,自己骑着他那辆二四式自己车就回家去了。

    晚上,七点多钟左右,耗子没事在走廊里溜达。走着走着就听见有声音。再仔细听听是个女人的声音。耗子断定这声音是从林广国的办公室里传出来的。他坏笑几下,就静悄悄的来到林广国的办公室前。贴着门窗的纸缝往里面偷看。只见林广国把张媛华按到在桌子上面,上身衣服脱得只剩下一个胸罩。在她的脸上乱亲乱啃。耗子心里说‘这对狗男女又在干这事,想不到老子撞见,运气真好。’

    正当耗子看着正起劲时,林广国的谢顶的后脑勺张开,变成一张大嘴。血盆大口,露出尖牙,朝着耗子伸出一尺多长的舌头。耗子“妈呀”的一声撒腿就跑。跑到楼梯口的时候,“碰”的一声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自己被弹了回来,一屁股摔地上。

    “耗子,你小子急着投胎呢。”

    耗子一看,是马军。就像遇见救星一样。“马哥,马哥,有鬼,有鬼。”

    “你慢点说,有啥啊?”马军一点都没挺清楚耗子说的话。

    耗子又说,“有鬼,真有鬼。”

    “有鬼?你是不是发烧。”说完摸了摸耗子的头。

    “真的,我不骗你,刚才我亲眼看见。在林广国的办公室里。真的,他是鬼。”

    耗子的嘴像一把机关枪一样,一下子跟马军说了一大堆。马军大概意思是说听懂了。看耗子惊慌失sè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走,我跟你去看看,”

    “别去了,马哥,吓人啊,那嘴比洗脚盘都大。”

    “有没有你屁股大。”马军笑骂道“如果是假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就跟耗子来到林广国的办公室里。

    耗子小声的说“马哥,你窗纸上有个缝,你往那看,能看的很清楚。”

    马军瞅了他一眼。就朝着缝隙往里望了望。可是并不像耗子说的那样,里面什么连个鬼影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这屋根本就没人。你自己看!”马军生气的对耗子说。

    耗子一听也趴着缝隙也往里看了看。‘诶,奇了怪了,刚才还…….怎么就?’

    “耗子啊,不是我说你,工作不好好工作,竟想着乌七八糟的事情,你要是在部队啊,非得让连长把你屁股踢开花了”

    耗子被马军巡的一声不吭,自己理亏,只好在马军屁股后面跟着。心里就觉的奇怪,自己明明看见有人可一会工夫人就没影了,是不是自己刚才的叫声惊到了他们。跑了?一定是这样。刚才想跟马军说,可注意到马军也没个好脸sè,又把话吞了回去。

    过了十二点后,马军巡完楼,正想去厕所解个手,然后回屋休息。等他走到男厕所时,突然听到里面有哗哗的流水声,好像有人在里面。他下意识的一想这点怎么会有人,是不是耗子那小子。不可能。那个胆小鬼这会早就在床上打呼噜呢。会不会是病人上厕所。更不可能,住院部在后身那个座楼,不可能是病人。那会是谁?马军放轻脚步小心翼翼的来到男厕所的门口,身体贴在墙上,探出头往里看。只见有个女人,穿着护士装,面对镜子也不知道在干嘛。马军心想是医院里的护士,好像是张媛华。她怎么大半夜的跑到男厕所里来。这个角度马军也看不清楚她在干嘛。

    马军觉的很奇怪,想先不惊动她,等看清楚她在干什么再说。于是。马军想先到门的另一侧看看她到底在干嘛。只见马军敏捷的一个侧滚,动作干净利落。就翻到了门的另一侧,直起腰。看样子里面的人没有发现马军在外边。马军舒了一口气。身子靠在墙上,头慢慢的朝里面探去。

    此人的的确确就是张媛华。马军心想她不回家在这干嘛。这个角度他正好能很清楚看到镜子。只见张媛华对着镜子,右手拿着一根锥子。左手把着嘴。一针一针从自己的下嘴唇穿进去,穿透上嘴唇,再从上嘴唇穿透下嘴唇。嘴上,手上,镜子上,水池里,地上,弄的全是血。

    看的马军心惊肉跳。虽然说自己当过兵。可哪见过这种自残手法。这时张媛华已经自己把嘴全部缝死。然后竟然慢慢的把头转过来,脸对着偷看的马军,嘴角微微向上翘动,好像是在对着马军笑。马军一惊,自己被他发现了。突然间,迎面的朝马军扑过来。对着举动太突然了,马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张媛华已经冲了出来,一下子就把马军扑到在地上,抓起锥子就要刺向马军。马军赶紧抓住她的手腕。想用把她踢开。可是平时看起来瘦弱的张媛华此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像变了个人一样。死死着压着马军,拿锥子的手**朝马军的眼睛刺下。嘴上血不停的滴在马军的身上。马军使出浑身力气。可锥子还是慢慢的像自己的眼睛一点点的靠近。

    马军心想这样下午不行,必须赶紧想办法,要不今晚自己姓名不保。在这紧张时刻,他突然想到自己还带着jǐng棍,连骂自己笨,有武器怎么还不拿出来。于是另一只手赶紧就去摸腰间的jǐng棍。抽出照着张媛华的头的就是棍。这一棍打下去不轻。可张媛华一点都不知道疼,还继续拿着锥子想捅死他。马军急了,大吼着朝着张媛华的头不停的打下去。一棍,两棍,三棍,一连打了二十几棍。最后终于把张媛华挣脱掉。倒在了一旁。

    马军他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用脚踹了踹她。一动不动,这才松了口气。这时,耗子听到马军的吼声跑过来了。看到马军坐在地上,上衣上全是血,旁边躺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是张媛华。

    “怎么了,马哥?”

    “快,快报jǐng。”马军有气无力的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