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阴阳师

恐怖医院(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快点,八十三号产妇就要生了。{纯文字 . ☆③看书蛧☆13800100.☆ 小说}”产房里一个女护士焦急的说。

    “通知家属没有?”一个医生年纪大点的问。

    “已经通知了,正在赶来。”另一个护士答道。

    “不能等了,我们马上给她做刨妇产。”医生说。

    于是,一个医生带着两个护士在产房里给这个即将要生小孩的产妇做刨妇产手术。孕妇躺在床上嘴里再呻吟着,一个护士不停的拿着手绢给她擦汗“别紧张,马上就好会好。”

    时间再一分一秒的过去,孕妇得痛苦越来越大,呻吟也越来越大。

    护士给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滴,担心的问“医生,会不会是难产。”

    “别胡说,这不挺顺利的吗,脚都已经出来了。”

    “医生,她大出血。”旁边那个护士手指着叫道。

    “你小点声,快点给她止血。”

    护士赶紧提产妇止血。“不行,医生,止不住。”这时,产妇血越流越多,像流水一样哗啦哗啦流淌在地上。

    两个护士来医院工作才刚刚一年多,没见过这场面,吓的腿的直哆嗦。“医生,怎么办啊,医生。”

    主医生也奇怪了,按道理说不应该这样啊。心里多少也有点慌。这时,孩子整个身体已经出来了,就差头了,主医生慢慢的把新出生的婴儿拉出来,并且对着那产妇说“孩子要出来,你再坚持一会。{纯文字 . ☆③看书蛧☆13800100.☆ 小说}”

    产妇还是疼的直叫。

    医生用手去摸了摸婴儿的脖子,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上面,一看,原来是肠子缠在脖子上了。我什么怎么产妇疼的这么厉害,原来是这么回事。也就放心起来。小心翼翼的把肠子从婴儿头上拿下来,这婴儿的头怎么感觉怪怪的。她心里在想。等她把整个婴儿从母体里拿出来捧到手里一看。顿时,从产房里穿出一阵尖叫声。“铛”的一声响,从产房里跑出三个人。浑身沾着血。好像被什么东西吓到了,没命的跑。嘴里喊着“有妖怪啊,有妖怪啊。”

    没一会,一个人走进了产房。躺在手术床的产妇已经失血多学死去,两只眼睛睁得大大望着天棚。这个嘴角上挂起了yīn森恐怖的笑容。然后他走到床边,捡起地上刚刚出生的婴儿。朝脸上望了望。只见这个婴儿简直就是个怪婴。他的头像篮球一样的大,竟然长着三只眼睛。生在头额上那只眼睛像灯泡一样的凸起。这个人把婴儿身上的血迹擦开。满意对着婴儿又笑了笑。这个婴儿没有像其他刚刚出生的婴儿娃娃啼哭的情况。反而也对着那个笑了笑。

    “好宝宝,我们要走了,跟妈妈说声再见。”那人笑着对婴儿讲。( . ☆③看书蛧☆13800100.☆ 免费小说 )

    婴儿好像听懂了,把硕大的头转向死去的产妇,嘴角慢慢张起。“恩”了两声。

    “真乖。”那人把怪婴抱在怀里,迈着缓慢的步伐离开了产房。留下了死去的产妇和一地的鲜血。

    他们刚走没多久,孩子的爸爸气喘吁吁的跑来了,冲进了产房。“老婆。老婆”看到眼前的一切,孩子的爸爸扑向孩子妈妈的声音“老婆,你醒醒,你怎么了?”他哭喊得声音在走廊里响起了回音……

    一个小时后,医院所有的干部都聚集在一起,连jǐng察也来了,还来了不少。一个晚上出了两件大事,第一就是产妇死亡,孩子莫名失踪。另一件就是医院里的保安打死一名护士。

    两名jǐng察押着马军上了jǐng察。耗子也跟着上了jǐng车。马军坐在jǐng察里一句话也不说,耗子怎么叫他他也不答应。眼神呆滞,一脸的疲劳。一会又被送上来一个人,是那个死了的产妇的丈夫,名叫刘长志。是一名外企的白领。今天公司开了一个紧急的会议,正开着开着医院就打开电话说他妻子要生了,于是他赶紧给老总请假,来到医院,可是见到却是……

    “王哥,这可是大案子,明天一定上报纸头条。”车下一名jǐng察队另一名jǐng察说。

    “是啊,六子。那两具尸体我都没敢看,具说特吓人,浑身都是血。{纯文字 . ☆③看书蛧☆13800100.☆ 小说}”

    “别说了,王哥,怪吓人的,你说用不用给陈姐打个电话。”

    “别打,陈姐现在休假呢。别打扰他。”

    “我觉的这事跟上次大学里那事差不多。你说我们找上次那位叶大师过来看看。”

    “我觉的也奇怪,叶大师上次给的我符现在还揣在兜里呢,你有他电话吗?”

    “没有,不过我们不是去过他家吃过饺子吗?我们直接去他家找不就完了吗?”

    “你说我这脑袋,行,等完事咱们一起去。”

    说话两个正是王明和小六。

    jǐng察们把嫌疑人和两具死尸都拉上了车,又了解下情况。就先回jǐng局去了。

    到了jǐng局后,由王明和小刘录负责马军和耗子口供。两个人一人问一个。王明问马军,小六问耗子。

    “姓名?”王明严肃的问道。

    “马军。”马军答应。

    接着又是年龄,籍贯,家庭住址,出生年月rì之类的东西。王明又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张媛华。马军说道“我没有杀她,我只是在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那你的意思是她要攻击你了。”

    “是她要杀我。”

    “杀你?她有什么动机?为什么要杀你?”

    “我说你能相信吗?”

    王明一听,小六说的果然没错,这事还是有点邪。但他嘴上没这么说。“你说吧,把当时情况都告诉我,这是对你好。”

    马军用手抹了下鼻子,伸出手对王明说“有烟吗?”

    王明从上衣兜里掏出半包红塔山,抽出一根放到马军的嘴里,又给他点上。“可以说了吗?”

    马军抽了一口,想下下,就把当时的情况全都告诉了王明。

    这边,小六在审耗子。

    “名字?”

    “耗子。”

    “啥,耗子?你姓耗名子啊。”小六蒙了一下。

    “哦不,我说错了,jǐng察大哥,我外号叫耗子。”

    “我问你真名。”小六瞪着眼睛对耗子说。

    “关明。关羽的关,明天的明”。

    “行了,行了,我知道。”小六在本上写上了耗子的真名。

    “多大了?”

    “周岁还是虚岁?”

    “周岁。”

    “22岁。”

    “xìng别”

    “啥?”

    “我问你xìng别。”说完这话小六就后悔了。

    “jǐng察大哥,我公母您还看出不来。”

    小六满头通红“你哪那么多废话,家庭住址,籍贯。”小六嘴像机关枪一样一下子问了一大串。

    耗子都一一作答。

    小六觉的该问主题了“是你杀的人。?”

    耗子听小六这么问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冤枉啊,jǐng察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我是完事之后才去的。”

    “你急什么?我又没说你是。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许有什么隐瞒。”

    “好好,我一定不撒谎。”于是耗子把自己看到的都告诉了小六。等说完之后,小六就问他“就这么点,再没有了?”

    “真的,jǐng察大哥,我对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发誓。”

    “好了好了。”小六都有点烦了“签个字吧。”

    王明问完话以后,出了门,正好看见小六也出来。就问他都问到什么了。小六说“王哥,这个外话就耗子的傻了吧唧的。他跟我说等他当时听到有人在叫,等他到现场的时候,就看见张媛华,也就是那个死者,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还有坐在地上的马军。对了,马军都跟你说交代了什么?”

    王明脑子里开始磋磨起起来。小六又问了一句“他怎么说的?王哥。”

    王明说“你还是别问了,你知道能吓死你。那个产妇的丈夫是谁负责录口供?”王明岔开了话题。

    “好像是老韩吧。”

    “走,去老韩那了解下情况。”

    两个人刚要去找老韩,就听见外面叫骂着。“谁害死了我的老婆,我要剁死他丫的。

    “六啊,出去看看咋回事。”

    “唉。”小六答应一声就去了。

    王明就趁机去找老韩。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小六一个劲的劝“同志。这里是jǐng察局,你别激动。”

    王明见到老韩后就问说明来意。老韩一脸的苦相。“我说王明啊,我先问了几名给产妇动手术那几名医生和护士。”

    “他们怎么说?”王明递给老韩一根烟,给他点上。

    “哎,她们现在还是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我跟你说你都不会相信。”

    王*里一颤,就把老韩拉倒没人的地方“韩哥,没事,你讲给我听听,我保证不往外传。”

    老韩说“这事也不是什么机密案子,跟你说说也没事,不过你可别害怕。”

    “我胆子打着呢,你就说吧,韩哥。”王明有点着急。

    “那三个医生吧,给拿产妇接生时。刚没一会儿,产妇都不停的流血。没过一会他们尽然从肚子接触一个怪胎,头有这个大个。”老韩用手比划比划。

    “怪胎放下现在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怎么给她们吓成那样,还是医生呢。”

    老韩摆摆手“奇怪的不是这里,更恐怖的还在后面。”老韩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那婴儿头门子上多长出一只眼睛,跟二郎神似的,你说,能不能吓死人。这不妖jīng吗?”

    王明听完尸体就一哆嗦。“那,那,那怪婴呢?”

    老韩叹了口气拉了一个很长的音说“没了”。

    “没了!?”王明大吃一惊“咋没了?”

    “不知道啊。就连死者的丈夫去了也没见着孩子。谁没事偷拿怪胎干吗?你说这案子可怎么破啊。”老韩一脸的无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