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阴阳师

第十六章 恐怖的邪术(3)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只听见赵半仙在屋里看叶翼的名字。叶翼听到连忙走进屋,看见地上摆着几个铜钱,还有个香炉。赵半仙满头大汗的坐地上。叶翼急忙走上前去问道“大叔,你怎么了?没事吧”说完替给赵半仙一张面巾纸。赵半仙接过纸擦了擦汗。

    “不碍事。真是奇怪了。”

    叶翼问道“怎么了大叔?”

    赵半仙说道“刚才我试着探探这个人魂魄,但是一点都没找到。”

    “大叔的意思就是这个人还活着。”

    “恩,对。三魂七魄哪个都找不到。”

    “这有点说不通,这人已经都死了,还火化了。如果人死的话,魂魄也就不属于阳间,那么你尽然找不到这人魂魄,是不是除非有某种力量能把这些东西封起来。要不然绝对不可能。”

    “你说没错,叶少侠,这件事非同小可。 ☆③看书蛧☆13800100.☆ ( .)免费小说此时就你我二人懂点法术,最好让外边那几位朋友尽早离去,他们都凡夫俗子,免的惹祸上身。”

    叶翼想了想觉的赵半仙说的有道理,现在他还不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感觉那死尸还活着。还是让陈晓雪他们别参与比较好,他有种预感,这次遇见的东西比以前任何东西都要厉害。于是就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客厅里的人都等的很焦急,每个人脑子都闪着问号。一见叶翼出来。陈晓雪第一个起身跑上前去,刚想问他。

    叶翼直接开口对陈晓雪等人说“不好意思,各位,我的那位大叔身体有点不适,需要休息,请各位行个方面。”

    什么。众人没想到折腾一个多小时,就扔下这么一句话,这不是赶人走吗?

    王明开口说道“大叔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们有车。 ☆③看书蛧☆13800100.☆ ( .)免费小说”

    “呵,谢谢你了,王大哥,也没什么,就是大叔夜里起来上厕所有点着凉。睡一觉就好了。”

    赵半仙在里面听见赶紧圆谎,大声说“各位实在抱歉,老夫刚来这里有些水土不服。”

    徐法医知道对方在下逐客令,在说什么也没用,就对他们说“我们还是先走吧,让人家好好休息,什么事明天再说。”说完起身就要走。

    陈晓雪一听,当场就有点急了,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徐法医拉住。

    王明等人一看这种情况也不好自讨没趣,也只好跟他们一块走了。

    等所有人都离去后,赵半仙走里面出来。问叶翼“叶少侠,你对此事怎么看。”

    叶翼说道“大叔,你们道家是不是有一种法术能把一个人的魂魄给封起来,让人找不着。”

    赵半仙说道“恩,茅山派就有人会这种法术。”说完心想‘叶少侠怎么会知道这种法术。’

    “我们做下大胆的假设,如果说真的是冤鬼索命,怎么魂魄都没了,还怎么去害人。”

    赵半仙也陷入了苦思,也是想不明白“眼下叶少侠有何打算。”

    叶翼也想不通“我也不太知道,赵大叔,我想去现场看看再说。”

    “你要去哪?”

    “殡仪馆!”

    “何时启程?”

    “现在不行,白天那人多,不好办事,我想晚上去。”

    “好,老夫随你去。”

    “大叔,你的身体还需要恢复。”

    “不碍事,多个人好有个照应。”

    外边,在叶翼家不远处,停了一辆吉普车。车上坐着三个人。正是老韩,王明,小六。

    “韩哥,你真的觉的这事不对吗?”开口讲话的是王明。( . ☆③看书蛧☆13800100.☆ 免费小说 )

    老韩说道“这是我多年来做刑jǐng的直觉的,他们肯定是在骗我们。”

    “你是说他们刚刚在忽悠我们?”

    “恩,很有可能,我们就在这里守着,看看他们一会儿去哪?”

    “好,我们听你的韩哥,小六,一会你去买点盒饭什么的。再我买两罐啤酒,要青岛的。”

    小六抱怨道“怎么又是我?”一脸的苦相。

    晚上十点多,块叶翼和赵半仙这一老一少出了从小区正门走了出来,上了一辆出租车。王明眼尖,一下子就看到是他俩。就对老韩说“韩哥,他俩出来了。”

    老韩也看着,说道“恩,果然来了,不枉费我们蹲了一天坑,小六,你来开车。跟上他们。”

    小六从后座串到驾驶座上,发动车子,跟上了叶翼他们上的那辆出租车。

    叶翼和赵半仙上了出租车,司机问去哪?

    赵半仙随口说道“去火葬场。”

    “啊?司机吓了一跳,心想这两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叶翼见状赶紧跟司机解释“大哥,你别误会i,我们在那地方工作,今晚值班。”

    司机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也就放心了。

    老韩他们紧跟其后,不停的嘱咐着小六,保持距离,这两个人可不是一般人。

    火葬场的停尸房里。有一个光头男人坐在一张躺放死尸用的铁窗上。手里握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头拴在一个女人的脖子上。

    再看那个女人,披头散发,上身*,怀里有一个脑袋跟篮球一样大的婴儿,贪婪着*着女人的**,女人身体里的血液涌入婴儿的嘴里,女人另一个**已经变的像干枯的失去水分的苹果。

    女人却丝毫没有感觉一点疼痛,不停的用手摸着婴儿的头,像一个母亲再对自己孩子的呵护和爱怜。

    男人笑着对婴儿说“慢点吸,我的宝贝,你会把妈妈弄疼的。呵呵”说完怪笑了两声。声音在死寂的殡仪馆里回荡。

    一个寝室里睡两个人值班的人,上铺的人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人对下铺的人说“老付,刚才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下铺的人有气无力的回答道“什么声啊,是隔壁的馆长在磨牙呢,睡吧,明天还的早起呢。”

    上铺的那人又竖起耳朵仔细的听听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可能真的是自己听错了。又躺了下来。

    这时停尸房里,光头男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拍了拍女人的头,说“走,我们该散步了。”

    女人像听话的小狗爬在地上。光头男人牵着女人,朝门口走去。婴儿紧抱在女人的胸前,嘴里还在不停的吸食女人的鲜血。

    当‘他们’刚刚走出停尸房时,男人突然站住了脚步,晃了晃脑袋,说道“来客人了,孩子,我们出去迎接下,哈哈,这个夜晚真是不寂寞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