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魂晶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背你上二十三楼,有没有搞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大学不像高中,仅仅只是不道德罢了。0`3w`x属于那种不禁止,更不鼓励的范畴。

    可就算这样,师生恋很多时候也只能潜伏在地下,不能摆到台面上来,不然肯定是要被人指责的。

    至于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是出于道义,又有多少是出于嫉妒或羡慕,就说不清楚了。

    为了避免这一局面,裴汉庭不得不多绕了一些远路。开始还成,他的身体虽然不算特别健壮,背一个女孩子,倒也不算什么难题。

    可这一圈又一圈的远路绕下来,为了躲避可能认识又或者可能被人认识的人群,两人竟是越绕越远,距离校医院这一目标,竟是变成了南辕北辙。

    “怎么办?再这么绕下去,我可要抗不住了啊!”

    裴汉庭的话有些不尽不实,他还有巨力光环的手段,没用出来。

    只是为了林芯蕊这个不大不小的敌人,承受僵直的后果,裴汉庭觉得有些不值。

    “要不然……你先送我去宿舍,那里离这里比较近。然后,你再去帮我买点药酒,我擦一下,明天我再找人送我过去。”

    林芯蕊想了一下,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裴汉庭撇了撇嘴,道:“林老师!你可别忘了,我背你只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可不是你的男朋友,更不是你的老公,可没有义务,被你这么指使!”

    “我现在甚至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绕的远路!”

    “你凶什么凶啊?”林芯蕊被戳破用心,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意思。“谁稀罕你这样的混球、无赖当男朋友,当……老公!”

    “不想背,你就把我丢下啊!万一我被坏人怎么怎么了,我就赖在你头上!告诉你,用手机录音的,可不止你一个。理|想|文|,我也是有证据的!”

    裴汉庭囧了一下,倒是没想到,身上的这个女人,心眼竟然这么多。

    “我只负责把你送到宿舍,药酒的事,你自己想办法!”

    林芯蕊眼见裴汉庭服软,心中暗自得意,却没有立刻和他针锋相对的意思。

    “哼哼!到时候,恐怕就由不得你咯!”

    复海大学给讲师们提供的待遇,尤其是住房待遇,在全国范围内来说,都是排的上号的。

    四栋二十四层高的电梯公寓,矗立在复海大学的西区,金南河畔。

    每天早上,推开窗,带着朦朦水汽的清醒空气,总能让人精神一振,浑身上下充满活力。

    不过,这些东西并不是裴汉庭需要考虑的。

    他正瞪着电梯口那硕大的警示牌,愤恨不已。

    “维修中,暂停使用!”

    “林老师,要不然我先走,你自己再想想办法?”

    二十三层啊!该死的二十三层!就算一个人走楼梯上去,都很吃力。再背一个人上去,只怕还没到上面,自己就先壮烈咯!

    林芯蕊也没料到,竟然会是这么个局面。

    好死不死的,偏偏今天电梯维修。

    住在二十三层也是她自己选的,当时还小小的利用了一下特权。

    今天可算是自作自受,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你就忍心,把我一个柔弱女子丢在这里,任由我自生自灭?”

    林芯蕊斜倚着墙壁,委委屈屈的望着裴汉庭。

    还别说,她这一利用其自己女人的天赋本钱,还真是极有女人味,甚至可以说是妩媚的近乎妖异!

    裴汉庭也不禁怦然心动,准备开溜的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可林老师,你知道,是二十三层啊,不是三层!万一我体力不支,咱们一起滚下楼梯,摔出个什么好歹来,会很麻烦的!”

    心动归心动,可送林芯蕊回到宿舍,裴汉庭觉得,自己欠她的,已经足够补偿。

    再背她上二十三层的高楼,要是没有足够的好处,他肯定是不干的。

    林芯蕊一开始,还真有相信,裴汉庭是怕自己体力不支,才说的这番话。

    可当她注意到他的表情镇定的有些过份,虽然身上大汗淋漓,却没一点急得不行,又或者畏缩不前的意思。

    这代表了什么?显然代表他还没有尽全力!

    身为一个习武之人,林芯蕊在武林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她多少知道一些秘法,能够让人在危急时刻,爆发出平时数倍的力量。

    有关裴汉庭家学渊源的传闻,在复海大学也是甚嚣尘上。

    林芯蕊这时候,恰好想到了这上面。

    “裴汉庭同学,你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也练过武,有爆发的手段呢,还是真以为我好骗,傻兮兮的就会上你的恶当?”

    裴汉庭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他知道,林芯蕊不过是在恶人先告状。她以为这等小手段,就能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放弃好处,那她可就大错特错了!

    三零七的牲口熏陶下,就算是个傻子,也会变得精明起来。

    裴汉庭这一走,林芯蕊立刻就后悔了。

    这是她才确认一点,裴汉庭和她以前认识的所有男人,都格外的不同。

    他既不是那种她可以呼来喝去的男人,更不是那种她可以颐指气使的男人。没有足够的好处,他甚至都不会看她一眼!

    得出这种结论,让林芯蕊很有挫败感。

    不过,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等一等!裴同学,刚刚是我不对,我态度有问题。求你了,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好嘛?”

    生平第一次,林芯蕊声音如此的柔弱,柔弱到甚至有些发腻的地步。

    然而,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

    裴汉庭清晰的感觉到林芯蕊态度的变化,从“站住”到“等一等”心态的变化,可不是一点半点!

    那几乎可以意味着,他已经在林芯蕊内心骄傲的坚冰上,狠狠的凿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见到裴汉庭转过身来,林芯蕊本就已经有些异样的心情,变的更加异样。

    她从来都不知道,姿态放低一些,竟然可以给自己带来这样一种从未有过的特殊体验。

    裴汉庭不想喝林芯蕊再做纠缠,便道:“林老师,你应该明白。把你送到这里,我们两个之间,已经彻底清帐了。你不欠我什么,我更不欠你什么。”

    “要是想让我背你上楼,没有足够的好处,我肯定不干的。”

    听到裴汉庭竟然当面锣,对面鼓,把话挑明。林芯蕊再要装傻,那就不是在侮辱裴汉庭,而是在侮辱她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