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超级魂晶

正文 第两百七十章 死有余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章死有余辜!

    感谢好朋友‘a11nye’的打赏,感谢!继续努力中!

    ——————

    “等一下,老三!昏了头吧你?”

    任质墙厉喝一声,喊住了任质楼,从腰里掏出一把手枪,道:“忘记咱们兄弟是干什么起家的了,是不是?这几年,我看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任质楼一看任质墙手里的家伙,不由得给了自己一下,道:“哎哟我的哥哎!你看我,还真是脑子进水了!”

    看到裴汉庭被任质墙用枪给指着,所有人都认为,大事抵定,眼下的局势,已经重新被他们掌握。

    “说!梅方到底怎么样了?梅方要是有个好歹,我他**非得活撕了你!”

    裴汉庭眼睛转了转,微微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想到,这个梅方,竟然对任质墙如此重要。不过是个看门的打手,居然如此被重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还有,他刚刚说什么能出绵羊油?什么绵羊油?

    倒是一旁的人渣老2,任质房解了他的疑惑。

    “大哥!不过是个兔子,至于这.么重视他吗?搞得比我们兄弟在你心里的地位,还要重要似的!”

    在徐县的土话里,所谓的兔子,指.的就是卖屁股的男人,地位比较低下。

    任质墙听到这句话,顿时勃然.色变:“让你好好读书不读书,一点没文化!梅方不光是个兔子,他还是个攻!强攻强受!”

    裴汉庭不由得搓了搓鼻子,满脸的腻味,真不能再.听下去了。人渣就是人渣,还真他**令人恶心!又当插头、又当插座,这么恶心的事,也只有这三个人渣能做的出来!

    “刚刚进来的时候,有个家伙太碍事,我一时没留住.手,扭断了他的脖子。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说的梅方?”

    “什么?你……你居然真的对梅方下手了?”

    任质墙满脸的悲愤,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不!不可能!梅方她说好了的,说好了要和我一起去看海,说好了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

    裴汉庭懒得再.听下去,踏前一步,脚踏四极,拳出虎鹤,手一摘,就把任质墙的手枪给抢了下来,下一秒好不耽搁,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其他两个人渣在任质墙纵情泄的时候,也是一脸的腻味,显然,对他们这个老大,他们也很是有些受不了。

    别看任质墙生意做的最大,心理却也最是变态,在徐县已经渐渐的快成了一个笑柄。

    说出去,别说是手底下那些兄弟不乐意,就连任质房和任质楼都想宰了他,省得丢老任家的人。

    这下倒好,两人心思根本就没在任质墙身上,结果,等到裴汉庭从任质墙手上抢过手枪,又把他放倒在地,两人才反应过来,不过,此时为时已晚。

    “这位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有什么事,咱们都可以商量!对不对?有事好商量!你说,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女人,只要我们几兄弟能办到,我们绝对不推辞!”

    任质楼脑子也转的快,想先把裴汉庭稳住,只要先稳住他,以后有的是机会想办法。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任质楼忍着起!

    可惜,裴汉庭显然没想给他忍的机会!

    裴汉庭一脚踩在地上的任质墙身上,正正踩在他的蛋蛋上,而且特意只踩了一边。

    隔的不是太远,任质楼和任质房清楚的听到,自家大哥出如同太监一般尖厉的叫声,声音的凄厉,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诡异的是,这么大的声响,却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

    邮电局家属院还是比较讲究的,要是弄的声音太大,这个时间,楼上楼下早就闹翻了,也不知今天是怎么回事!

    裴汉庭嘴角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在房间的四角瞥了一下。

    那里,有他丢下的四枚聚元装置。

    这也是他最近现的功能,聚元装置居然可以吸收声波!其隔音效果,甚至比最好的隔音材料还要有效。

    也正因如此,裴汉庭才有恃无恐,看看人渣三兄弟会如何表演。

    原本这三人倒也不是非杀不可,要是他们并不是一定要找自己的麻烦,裴汉庭也不介意放他们一马。

    可现在看来,这几个人渣,果然是已经无可救药!

    既然如此,裴汉庭不介意已经沾满血腥的双手,再收束几缕幽魂。

    不过在此之前,一定要让这几个人渣,接受应有的教训才可以!

    “我听说,有人派手下堵在徐县二中门口,专门找初中女生的麻烦,看上一些长得清秀、漂亮的,直接就拉上面包车,然后弄到偏僻的地方,供某人yin乐。这件事,是谁干的?”

    这件事倒不是裴汉庭今天才知道的,他上学之前,就已经听说了这件事,只是那时候他人小力微,就算再猛,也顶多能找一两个小痞子的麻烦。像人渣三兄弟这样的,已经有了冠冕堂皇“事业”的老黑道,根本就不是他能抗衡的。

    如今既然回家,就算任质楼不撞到他手上,他也要找这几人的麻烦,还家乡一个朗朗乾坤。

    更何况,这任质楼照子不亮,好死不死的自己撞到枪口上?

    任质楼望了任质房一眼,嗫嚅了两句,没说话。

    自家兄弟,他自然明白自己的二哥都有些什么臭毛病,就如同老大任质墙这垃圾喜欢被人捅**一样,老2任质房特别喜欢搞**,而且还非得是处*女。因为这件事,没少动用关系擦屁股。

    最严重的一次,硬是生生把一个初中小女生弄的流血不止,没送到医院,就死在了路上。后来很是花了一笔钱,抹平这件事。

    要说三人里面谁最该死,毫无疑问老第一。

    任质房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老大被*净利落的收拾,更是被裴汉庭残忍的踩爆了一枚卵蛋,心里面早就已经寒,自然不肯承认这些事都是自己干的。

    可就算不承认,又能怎样?万一对方要乱来,自己又有什么办法?任质房脑子飞的转着,可一时间,还真是一筹莫展。

    对方既不像是求财的,也不像是好色之人。这样的人,真是难对付!

    突然,任质房心有所悟,眼睛一亮:“这位兄弟,你是不是也喜欢小女孩子?只要你说一声,喜欢什么样的,多大岁数的,我立马帮你找来!别说,这些小女孩的xx就是他**的紧,操起来格外舒服!”

    “垃圾!”

    裴汉庭冷哼一声,一脚把任质房踹趴下,从一旁的桌子上捡起一枚裁纸刀,在他裤子上划了几下,便把他的裤子划破。

    “哇……哇哇!救命啊!杀人啦!”

    任质房比其他两人还不及,裴汉庭都还没动手,还只是弄掉那些累赘,任质房就忍不住哇哇大叫,恨不得把警察都招来。

    裴汉庭却无动于衷,在聚元装置阵内,别说是这种程度的大叫,声音就算是再大一倍,也不会有什么人听到!

    任由任质房大喊大叫,裴汉庭却是不紧不慢的出刀,狠狠的削去了任质房半边JJ。

    “啊~~痛死我啦!啊~~你这天杀的,我跟你有什么仇啊,你这么对我!”

    任质房痛的恨不得晕过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JJ大出血,却毫无半点办法,他的一张肥脸,原本血色充盈,可这会子,早就已经变得苍白一片,怎么看怎么可怕。

    一直没被怎么样的任质楼,一脑门全是虚汗,却擦都不敢擦一下。

    老大和老2都还不是正主儿,就已经被折腾成这样,自己这个罪魁祸,会有什么下场,简直可以预见?

    蛋蛋被踩爆,JJ被削断会有多疼,单单是看两个还在满地打滚的哥哥,任质楼就能够想象。更何况,他们还叫的那么凄惨,脸上的表情那么丰富?

    任质楼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看!飞机!!”

    任质楼指着裴汉庭的背后,做出惊讶的表情,裴汉庭心中冷笑,暗骂对方手段拙劣,不过还是配合的转过身去。

    在他五感全开之下,任质楼根本就不可能掏出他的手心,顶多不过是多出丑几次,增加一点娱乐的笑料罢了!

    任质楼见裴汉庭转身,根本没有半丝犹豫,噌的一下窜到窗户边,也顾不得去考虑,为什么喊这么久都没有人上来,猛然就往爬上窗户往下跳。

    “倒是有几分胆色,比你两个哥哥强!”

    裴汉庭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却毫不在意的拉了一把任质楼的后背,任由他从窗户上摔下来。

    然后,他踩着任质墙的胸口,使用了一下震慑技能。这技能在墨家位面挺好使,就是不知道在地球位面怎么样。

    结果倒是令裴汉庭意外,竟是无意中让对方开口,主动交代了许多问题。

    “任质墙在县里搞强拆,仗着有钱有枪肆意打人黑枪;任质房在二中、三中拦截**,**多人,并致死两人;任质楼强行霸占他人财产,并逼死对方……就凭这些,你们三个,还真是死有余辜啊!”

    以前有好多事,裴汉庭还只是道听途说,上了大学之后,有些东西在他心中甚至都淡了,以为是自己以前想的太偏激,事实不会这么黑暗。可现在看来,他还是太纯洁了!

    [倾情奉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