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阴阳真经

619 神风伏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这个家伙怎么回事,居然一直不反击?他被击碎的法符现在加起来起码有一两千了吧?”

    “他干扰你布阵,你也干扰他啊,老子看了都替他着急。”

    “人家能在神幽初期就成为九星法师,岂是傻子?他这么做,想必自有他的道理,我们看着就是了。”

    “据老夫所知,此人是第四个来到这里的,仅在‘昆仑界’瑶池长老唐秋雁、‘风神界’天王宗长老铁中奇和‘长乐界’极乐剑山长老万俟真之后,若以此推断,他的法阵造诣当在段志平之上才对。”

    “……”

    见苏夜没有任何反击的举动,周围法师却是议论纷纷。

    一时间,各种猜测甚嚣尘上,众人神色各异,或是好奇,或是惊疑,或是讥嘲,不过,对苏夜抱有期待的人也不少。

    苏夜虽不曾干扰段志平布阵,可他展现出来的实力毕竟不弱。

    而且,众人也已慢慢发现,苏夜凝练法符的速度不但不比段志平慢,反而还比他快了不少,就算苏夜不少法符被段志平击碎,但成功融入虚空的法符数目并不必段志平少,谁胜谁负,尚未可知。

    不过,苏夜也有个明显的弱势。

    他的修为和段志平相比,实在是太低了,虽说他也是九星法师,但受修为所限,念力肯定不如羽化中期的段志平充足。斗阵之时,念力消耗比平常时候要快,若是念力不足,非常致命。

    “万俟长老,你觉得谁能获胜?”圆台北侧,铁中奇感应片刻,又忍不住问道。

    “还不好说,那个张泽持续受到干扰。居然一直都十分冷静,没有半点慌张,显然是有所依仗。”万俟真有些不太确定地摇摇头,可旋即便冷笑道,“不过,他有依仗,段长老也有依仗。”

    “哦?”

    铁中奇有些讶异的小,“张泽可是第四个来到这里的,若以时间判断,他的法阵造诣可比段长老要强不少。别看段长老现在看起来占据着上风。却不一定能以更快的速度在张泽之前成阵。”

    “神风伏魔!”万俟真淡淡吐露这四个音符。

    “竟是‘神风伏魔杀阵’?”

    铁中奇恍然,那“神风伏魔杀阵”可是极乐剑山传承无数年的三大杀阵之一,没想到竟传授给了“浮光剑派”的段志平。

    据他所知,“神风伏魔杀阵”虽是威力强横至极的九星法阵,但是,布置这座法阵,只需一万二千道法符。相对于这种法阵所拥有的威力来说,一万二千法符可以说是少得有点可怜了。

    那段志平既然动用的是“神风伏魔杀阵”,那“张泽”胜算极小。

    “可不要一时失手让张泽丢了性命。”

    铁中奇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的道。

    在这座圆台之上,闹得怎么过分都不要紧,但就是不能杀人,每一个通过“皇金神符”来到这里的法师。都等于是获得了这个地方的认可,一旦杀人,立刻就会受到这地方所蕴含的神秘力量的反噬。

    这样的事情,曾经就发生过。那动手杀人的法师,最终被轰成齑粉,尸骨无存。

    “放心吧。段长老没这么傻。”

    “……”

    圆台西侧,来自“昆仑界”的瑶池长老唐秋雁也在观察这苏夜和段志平的这场斗阵,两道黛眉越皱越紧。

    旁边一名面容姣好的绿袍女子忍不住摇摇头道:“秋雁师姐,这张泽真是第四个过来的?段志平此人,我也听说过,心非常得心狠手辣,法阵造诣极深,张泽与他斗阵,居然如此托大?”

    “或许他非常自信吧。”

    唐秋雁笑了一笑,她很清楚,那段志平之所以会与苏夜斗阵,很可能是受了万俟真的指使。她隐隐有种感觉,万俟真之所以如此,估计并非只是单纯地看苏夜不顺眼,而是另有所图。

    “自信?”

    那绿袍女子不觉一笑,就算她这个羽化后期的九星法师和段志平斗阵,都不敢保证一定能够获胜,那个神幽初期的家伙又哪来这么大的自信,竟能够无视段志平的干扰,抑制这么凝练法符?

    “且再看看吧。”

    “……”

    ……

    “张泽,你输了!”

    圆台中央区域,段志平倏地大笑出声。

    这时,竟没有像最初那般遮遮掩掩,而是一口道出了苏夜向唐秋雁、铁中奇和万俟真所报的名字。

    差不多是段志平话音刚落,最后数十道法符便已融入虚空,继而一片无比磅礴的念力从他体内呼啸而出,如龙卷风一般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而去,却又在一眨眼的时间内与虚空相融。

    “神风伏魔,杀!”

    伴随着段志平神色狰狞的一声暴喝,一股异常猛烈的飓风突然在其身前凭空衍生,继而以心神都难以捕捉的速度分从左右两边向前合拢了过去,电光石火之间,苏夜便已陷入飓风的中心。

    “嗤!嗤!嗤……”

    飓风合拢的瞬间,恐怖的杀意从四周咆哮而出,竟是凝结成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巨大风刃,铺天盖地朝苏夜切割了过去。

    这一刻,即便是身在飓风之外的众人,都能感应到那些风刃的锋锐,竟连灵魂深处都泛起了丝丝寒意。

    “‘神风伏魔杀阵’!竟是极乐剑山的‘神风伏魔杀阵’!”

    “‘神风伏魔杀阵’很厉害么?”

    “还以为布置的是困阵,没想到他布置的竟是杀阵!好在这地方不可杀人,不过,这张泽虽死不了,重伤却是难免的。”

    “这家伙居然对段志平的干扰无动于衷,现在重伤也是活该。”

    “……”

    四周顿时惊呼连连。

    虽说众人都是来自不同世界,但毕竟有不少世界就在长乐界附近,听说过“神风伏魔杀阵”的人也不少。“神风伏魔杀阵”,杀的不是对手的肉躯,而是对手的灵魂,陷入此阵,灵魂很容易就会被重创。

    一时间,有人惋惜,有人惊叹,有人同情,有人疑惑,更有人笑意盈盈、一脸的幸灾乐祸。

    不过,却无人注意到在那“神风伏魔杀阵”成阵的刹那,有无数细丝般的念力从苏夜体内透射而出,只不过,那些念力一出躯体,便融入虚空,而且没有散发出丝毫的气息波动,再加上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威势赫赫的“神风伏魔杀阵”给吸引了注意力,因而始终没人发现。

    “轰!”

    就在苏夜即将被那些风刃吞没的瞬间,巨大的鸣响陡然迸起。

    下一刻,虚空剧烈波荡,一个巨大的白色囚笼忽地凝聚成形,不但将苏夜和那片飓风笼罩了进去,更将“神风伏魔杀阵”外的段志平也覆盖在内。这囚笼没有透露出任何气息,可囚笼内部却涌动着让人生不出任何抗拒心思的恐怖压力。

    “崩!”

    旋即,苏夜身周那些杀意凝聚而成的风刃便似被巨力撞击,瞬间崩碎,而那道猛烈的飓风也是立刻陷入停滞,而后快速消融,甚至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飓风就已烟消云散,彻底瓦解。

    砰砰砰……

    隐隐间,似有密集的爆鸣声在虚空迸响,那是法符在爆散,这便意味着那“神风伏魔杀阵”在崩溃。

    “这……这……”

    段志平嘴巴大张,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只不过弹指间的功夫,情势便彻底颠倒过来,以至于那飓风消融、杀阵崩溃之时,他面庞上那狰狞的笑意都还没来得及散去,极度的震惊就从眼眸中浮现出来,神色竟是古怪之极。

    “不好意思,输的是你!”

    苏夜脸上浮起讥讽的笑意,意念之间,那白色囚笼便开始收缩,那本就恐怖的压力惊是变得更加可怕,如惊涛骇浪般从四面八方向段志平席卷而去,仿佛能在瞬息之间便讲其碾为齑粉。

    段志平登时醒过神来,只觉那白色囚笼便如一个巨大的枷锁,在这枷锁之内,不管是肉躯还是灵魂都会被禁锢。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看清楚了刚才是什么情况?”

    “张泽布置的好像是一座困阵……段志平的‘神风伏魔杀阵’竟被困阵碾压,真是……不可思议。”

    “哈哈,我就知道这张泽不简单。”

    “……”

    眨眼间的功夫,情势便已彻底易转,惊得众人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于是,短暂的沉寂过后,人群中一片哗然,原本以为苏夜成了段志平砧板上的鱼肉,可现在才发现,段志平自己才是那砧板上的鱼肉。

    “张泽,你这是什么困阵?”

    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段志平惊骇交加地大叫起来,瞳孔深处终于流露出惶然之色,自己那从极乐剑山学来的“神风伏魔杀阵”被瓦解了不说,甚至连自己都被彻底禁锢,这次斗阵,可说是一败涂地。

    而最让他震骇的是,他直到现在都不明白,这巨变为何会出现!

    “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

    苏夜两道目光有意无意地扫了圆台北侧一眼,似自言自语,又似对段志平说道,“斗阵凶险,死伤再所难免,此地不能杀人,可伤人却是无妨。”说话时,苏夜面色阴沉,语调森寒,身周虚空更是急剧扭曲,磅礴骇人的念力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如溃堤的洪涛一般,喷涌而出。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