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永夜君王

章三十五 战友 (一百三十层加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千夜没有急于登上树顶查看,而是拔出东岳,输入原力,东岳剑锋上立刻泛起一层淡淡的绯色光华,剑身上条条银色纹路也发出微光。

    在加入天水重银和发丝幽晶后,东岳的威力进一步提升,早已远远超越普通七级武器。诡异大树的树干虽然坚硬,但也不过就是战车装甲钢板的水准,如何挡得住东岳切割?千夜稍一用力,东岳已经在树干上切开一个深深切口。

    大树震颤了一下,似是发出哀鸣,树根周围的紫黑基质也掀起层层涟漪,迅速远去。这一幕看起来无比诡异,好像这种大树,包括覆盖了辽阔森林的紫黑基质都有着生命。

    不过在真实视野下,千夜却看到是因为切割树干后,里面流淌的原力受到干扰,从而引起整个大树原力循环紊乱,才造成这种景象。大树根系蔓延范围十分宽广,原力波动延着根系传递,就形成基质的层层波动。

    从裂口中渗出乳白色的汁液,有种淡淡的馨香味道。它一流出,就散发出缕缕原力。千夜伸指沾了一点,放在嘴里尝了尝。

    果然,这就是源液!

    只不过这种天然源液中所蕴含的原力属性更加偏近于虚空原力,位于永夜和黎明中间地带,略偏向黑暗一侧多些。若与赵阀洗髓池的源液相比,这种天然源液需要添加许多成分,并且经过一系列精炼提纯,除去黑暗原力后,才能让黎明原力的修炼者使用。

    然而就算这样,也足够惊人。赵阀是帝国顶尖门阀,也需要两三个月才能配置一池源液,如此算来,一棵怪树所能制造的源液就价值数千金币,而这样一片树林辽阔无际,里面的怪树又有多少?几千,甚至是几万棵?光是这片森林,就值得帝国为之打一场局部战争。

    千夜心下感慨,这还仅仅是这个陆块上很小一片区域,更多的未知区域不知道还隐藏着什么样的宝藏。

    难怪无论永夜议会和帝国都对征服和探索新大陆乐此不疲,各大门阀世家一旦出了雄才大略的家主,也总是会选择开疆拓土,尽管这样做风险很大,还有许多必然的牺牲和伤亡。

    但是新的疆域就意味着更多的资源,更多的资源意味着更快的发展。只有这样,人类才能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在这被黑暗眷顾的世界生存下去。

    就在此时,千夜忽然发现,远远传递开去的震波,在某个地方消失了。

    有人!

    千夜立刻开启真实视野,向震波异动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身影隐约一闪,然后就消失不见。

    那人行动极为迅速,即使千夜也没能捕捉到后续踪迹。他立刻提东岳在手,收敛气息,一步步向身影消失的地方走去。

    那道身影再也没在视野里出现过,好象有了下一步的行动目标,已经远离。

    在即将接近身影闪现的地方时,千夜忽然闻到一阵浓浓的血腥气。他稍稍加快脚步,如风一样自紫黑基质上掠过,一点也没有激起基质的波动。

    绕过一棵大树,千夜猛然一怔。

    在树后,倒着数具尸体,全都身着赵阀服饰。千夜心中一沉,先向周围望过,这才走向现场。

    这几名赵阀强者,千夜认得大半,都是血战中的精英,也是此次赵阀派进来探索的精锐,现在还未深入核心地带,就死在这里。

    千夜脸色微变,心脏仿佛陡然沉入冰水。他镇定了一下,没有马上去检视地上的尸体,而是再次开启真视之瞳,把周围地面、树木一一扫过。

    现场遗留的战斗痕迹少得出奇,但其中没有碧色苍穹和西极紫气的踪迹,也就是说赵君度并没有与在他们一起。

    千夜轻轻吐出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他蹲下将脚边一具面朝下的尸体翻了过来,脸色顿时又阴沉几分。

    这个人他不光见过,而且还是在铁幕下认识的。千夜重归铁幕时,曾经救过一支赵阀战队,当时战队已经陷入困境,这人身为战将本有独自逃走的机会,却依然死战不退,挡住了数倍于已的兵力攻击,直到千夜到来。

    正因为有此功绩,这人事后得到本家赏识,决定倾斜资源,重点栽培。

    只是没想到,铁幕下腹背受敌没有让他死去,却倒在了这片诡异森林中。他还很年轻,但此刻所有梦想都化风而去。

    千夜的心中如坠重石,说不出的沉重。铁幕之下,残酷血战中,磨砺了一批精锐猛士,也让曾并肩战斗的人们相互之间更容易得到认同。没有什么比一次次生死关头,更能考验出一个人的本性。虽然相处短暂,千夜却已把那些曾经并肩战斗过的赵阀战士都视为战友。

    战友,这个词的份量还在朋友之上。

    千夜伸手在他身上抚过,随即解开战甲,查看伤口。致命伤只有一处,那就是颈侧一道极细,极平滑的刀口。这一刀又快又稳,直接切断了他的颈椎,一刀毙命。

    看起来这个名为赵世仲的战士是遇上了无可匹敌的对手,才会被一击而杀。但问题是这一刀刺得太容易了,赵世仲完全没有机会抵抗,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口。

    然而千夜很清楚他的战力,在黑暗子爵和伯爵这两个位阶的战力范围中,除非是赵君度这样的人出手,又有与八方封镇相似的领域能力,才能将他瞬间击杀。

    换了千夜自己,也有把握瞬杀赵世仲,却不可能制造出这样的伤口,也不可能杀得如此干净,干净得没有一点挣扎痕迹。难道这些赵阀战士遇到了一名黑暗侯爵以上的大人物?

    千夜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尸体的喉间,一点点向下移动,指尖不断送出缕缕原力,送入赵世仲体内。在挪到胸口处时,千夜感觉到回馈的原力有些异样,于是用手指轻轻一压,落指处的肌肤顿时一沉,然后没有弹起,就那样形成了一个坑。

    这个坑比正常尸体会形成的要大且深,并不只是肌体失去弹性,而是胸骨也一起凹陷。千夜这一指用力并不算大,根本到不了够把胸骨压陷的程度。显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尸体的胸骨变得格外脆弱。

    千夜思索了一会,咬牙道:“对不起了,兄弟!”

    他拔出军刀,运力剖开尸体的胸口,检视内脏。胸腔打开后,露出的内脏果然全都破碎得不成样子,甚至有些脏器干脆变成了一团不成形状的肉糊。

    很显然,赵世仲是遭到了某种诡秘的攻击,外表没有伤痕,但内脏几乎悉数被毁,如此才失去抵抗能力,被一刀毙命。实际上那一刀只是切断了他最后挣扎机会,所有的生机,都已经在内脏被摧毁的一刻终结。

    成为战将,原力防御已经没有死角,只有强弱之分。然而什么样的攻击,能够穿透一名十二级战将的原力防御,直接摧毁内脏?

    千夜心中一跳,忽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想到自己的瞳术:掌控,不就是类似的能力?

    瞳术:掌控,可以无视原力防御,直接影响到对手的内腑脏器。不过千夜试过,掌控的破坏力不够强,无法直接摧毁对手的核心器官,以往他施放这个能力时,只是利用这种攻击让对手露出破绽,从而掌握战斗的节奏。

    可是杀死赵世仲的这个人,却在赵阀精锐战将的防御下,直接摧毁了他大半内脏,这份杀伤力可比掌控强得太多了。

    千夜长长吐了一口气,总觉得心中隐隐有着不安,可潜意识里又有什么让他本能地不愿去深想。他再检视了剩下几具尸体,发现还有一具死因和赵世仲一样。级别低些的战士内脏就大多无事,而是被明显强大的对手自外而内的击杀。

    这些尸体被扔在此处,鲜血流溢,已经引起基质的反应。基质如同疏松泥土,不断将鲜血吸收。吸满了鲜血的基质则在不断蠕动,渐渐堆高,并且沿着尸体向上蔓延。眼看着用不了多久,基质就会将尸体全部覆盖在内。

    千夜皱皱眉,看着眼前一幕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联想到自己在黑森林的诡异遭遇,总觉得这些诡异基质也会吞噬血肉,化作养料。他挥刀将基质剖开,然后把所有尸体搬到一处,洒上燃料,放火点燃。他宁愿这些昔日战友在烈火中化为灰烬,也不想他们被这些基质淹没。

    千夜站在火边,看着熊熊烈火升腾。基质似乎也害怕火焰,不断向周围退开。而被烈焰波及到的部分也燃起火苗,只是烧得不是很猛烈。

    在火边站了一会,千夜就向森林深处走去,那也是神秘身影消失的地方。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情继续探索这些诡异大树的秘密,只想追上那个和这些赵阀战士的死有关的人。

    走出几十米,千夜回头看了看,熊熊火柱已经变得非常模糊。再往前走个几十米,在不开启真实视野的情况下,仅凭超凡视觉,他已经看不到仍然燃烧着的火柱。由此可见,这片树林对感知的压制有多厉害。

    千夜点燃火柱,也有把敌人吸引过来的想法。他的视野明显比一般人远得多,即使有人靠近,也能先行发现对手,发起致命一击。但是现在看来效果不大,就算点燃整棵大树,恐怕也只有百米内的人才能看到。

    千夜在林间不疾不徐地穿行,时刻关注着周围的动静。

    数百米外,一双眼睛正透过特制的瞄准镜,注视着他。瞄准镜中,代表着准星的一对蝠翼中央,始终跟随着千夜的脑袋在移动。

    但是直到千夜走出瞄准镜的视野,森林中也没有响起枪声。

    在远方一棵大树的球形树冠上,夜瞳伏在那里,气息俨然与周围完全融为一体。她怀抱着一枝制工华丽的狙击枪,默默通过镜头看着周围的世界。

    直到千夜走了很久,她才慢慢爬起来,将狙击枪拆卸收起。

    在她旁边,景物一阵模糊扭曲,现出一个魔裔的身影,额间竖瞳散发出幽幽青色光芒。他有些疑惑地向夜瞳望了一眼,低声问:“没有发现吗?我怎么感觉到在那个方向上有异常的原力波动?”

    “你如果有疑问的话,可以自己过去察看。”夜瞳以一向的冰冷声音回答。

    那名魔裔微微皱眉,随即说:“殿下,我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我虽然有破幽之眼,但是依然比不上殿下,因此我的作用一是辅助,二是保护您。”

    夜瞳不置可否,说:“去下一个地方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