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永夜君王

章七 为何是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永夜亦是黑夜,黑流城中却是灯火通明。

    或许是两大阵营力量都集中于浮陆之战的缘故,黑流城当面的黑暗种族早已收缩战线,别说大规模部队,就连小股侦察猎杀部队都变得罕见。

    几个月难得的平静,让黑流城变得越发繁荣,人流如炽。

    一艘高速浮空艇冲破虚空,直接落向黑流城。这艘浮空艇速度快得异乎寻常,宛若飞鸟,转眼间已经落在浮空艇起降场中央,快得让守卫都没有反应过来。

    负责起降场的军官飞奔而来,他颇有见识,知道这种性能的浮空艇放眼整个帝国都不多见。能够拥有这种浮空艇的人都是非同一般的权贵。

    等他赶到时,浮空艇舱门已经打开,宋子宁从容走下。

    这名军官亦是宋子宁一脉的人,急忙迎了上去,道:“七少,您回来了?”

    宋子宁问:“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一切正常。”

    宋子宁点了点头,向黑流城内走去。他步态从容,可是几步就出了起降场,然后消失在黑流城的方向。

    那名军官追之不及,愕然停步,不明白一向从容的七少为何如此焦急。

    暗火总部一角的幽静院落内,夜瞳坐在院中,一如即往的安静宁定。不过她手中不再是书和茶杯,而是一把薄如蝉翼的短刀。这是顶级吸血刃‘猩红’,整个门罗氏族也不过三把。作为曾经的王女,夜瞳得以执掌其中之一。

    自从来到黑流,夜瞳就不曾再用过猩红。这还是数月以来,它第一次得见天日。

    夜瞳用白布轻轻擦拭着刃锋。在星光和月色照耀下,刃锋上泛起一层涟漪的红色,宛若流动的精血。

    这时院门处响起轻柔而有节律的敲门声,然后宋子宁推门而入。看到正在擦拭猩红的夜瞳时,宋子宁微微一怔。

    夜瞳并未抬头,只是专注地擦着刃锋,淡淡地问:“千夜伤在谁手里?”

    这一句话,顿时让宋子宁准备好的长篇大论化为乌有。沉默片刻,他才说:“梅斯菲尔德的魔女。”

    听到这个名字,夜瞳的手微不可察地颤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问:“魔女苏醒了?可为什么是千夜?”

    宋子宁苦笑,只得把当日一战的经过扼要讲了一遍。讲完之后,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主我所知,本来的计划中并没有包括千夜,发生这样的事谁都没有想到。”

    夜瞳没有再说话,将白布放下,用手指轻拭刃锋。刃锋无声无息地掠过她的肌肤,留下一条细细红线,带走了一滴晶莹血珠。

    在这一刻,院中寂静得让人窒息。宋子宁深吸了一口气,可是在窒息感觉却没有丝毫减轻。他终是忍不住,说:“你……不问问千夜伤的如何吗?”

    夜瞳的回答却是:“既然是魔女,那就没有再问的必要了。”

    “我......”宋子宁想要说话,可是后面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们这些谋篇布局的人,总会有失手的时候。”

    “确实如此,不过......”宋子宁却又说不下去了。

    “不过怎样?”夜瞳问。

    宋子宁深吸一口气,说:“我想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我辈不去设谋,自然无功无过。可是岂能为了没有功过就不去作为?可若是设谋,便有可能失误......”

    “所以错了也是应该的,你们永远都不会有错。”

    宋子宁又不知如何去说,片刻之后方重重叹了口气,说:“你怪我们什么?”

    “你们对魔女一无所知,就敢让赵君度迎战?”夜瞳并没有把话说完,可是她的意思也很明显,若不是这样的对阵安排,也不会有千夜和魔女的最终之战。

    宋子宁顿时语塞。

    他有心要说这并不是他的想法,可是身为张伯谦身边幕僚之一,他多多少少对这场战斗知道一点风声。或许是人微言轻,或许是对赵君度的信心,宋子宁并未选择去阻止。而实际上,他也不很清楚具体的安排,更不知道幕后的协定。

    夜瞳将‘猩红’归入刀鞘,收入怀中,终于抬头望向宋子宁,道:“你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在她清亮目光的注视下,宋子宁只觉平生从没有过如此艰难时刻,那几句话在胸口翻滚着,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夜瞳浮上说不清含义的笑容,异常的美丽,可是在美丽下又有冰在燃烧,她缓缓地说:“千夜复苏,或许需要古老血池。你为我准备了什么?”

    “一些情报,和......接应的安排。”宋子宁声音很低沉。

    “有情报就够了。接应?呵呵。我什么时候能够拿到情报?”

    宋子宁取出一张纸,上面列着几处地点和几个名字,说:“在暮光大陆,这些人会为你提供帮助。联络方式已经列在这里了。”

    然后,宋子宁又取出一张地图,在上面勾出一条曲曲弯弯的路线,并且标注了关键点。这是他拟定的撤退路线,以及布置援兵的地点。

    从这条撤退路线布置就可看出,宋子宁下了大决心,启用了众多潜伏暗子,层层阻击,不惜代价也要让夜瞳摆脱追杀。

    看着夜瞳,宋子宁的目光很是复杂,说:“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我没有办法陪你过去......”

    “明白。”夜瞳打断了他的话,问:“时间呢?”

    “两天之内,抵达暮光大陆的登陆点即可。那里有人会给你必要的情报。浮空艇已经准备好了,就是我来时所乘的那一艘。”

    “也就是说,我现在就需要出发了。”

    “......是。”这个词如石块一样,好不容易才从宋子宁口中出来。

    夜瞳返回房间,片刻后就拎了个背包出来。看样子她早就有所准备,已经东西都收拾好了。这时宋子宁才注意到,夜瞳并没有穿平日里宽松的裙装,而是换上了战斗装束。

    这个时候,已不必再说什么。宋子宁沉默地陪着夜瞳出门,沉默地和她登车,然后沉默着将她送上浮空艇。

    浮空艇快速拉升,直指虚空,转眼间就消失在夜幕深处。

    宋子宁默默站在起降场上,久久不动。这或许是他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个决定。

    接下来几日,宋子宁在大陆间不断穿梭,几乎全部时间都是在浮空艇上度过。每到一地,他都会见一些人,调动一些资源,作出一些布置。随着他足迹不断延伸,激起的涟漪渐渐汇聚在一起,逐渐成为波浪。当浪花抵达永夜阵营时,已成波涛。

    永夜世界内,一些家族忽然发觉周围环境不再平静。或是某个弱点被敌对家族突然知道了,或许是某个隐秘行动暴露在外,也有些旧日的阴谋莫名被泄露。总而言之,这些事还不够伤筋动骨,可是却足够麻烦。

    如果将这些孤立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就可以看出,它们隐隐连成一线,直指暮光大陆深处。

    宋子宁疯了一般的活动,自然瞒不过有心人。几乎是前脚刚走,他的行踪和布置就会形成报告,送到了暗中关注着此事的几个手握大权的人案头。

    这些事情实在繁杂,看上去指向杂乱无章,彼此之间没什么关系。可是这些人都是久居上位,各种阴谋诡计经历了不知多少,一看就知道这其中有不少遮掩手法。里面肯定有些事情完全是为了误导。

    可是知道归知道,想要把乱麻一般的线索理清楚,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七日之后,宋子宁重回黑流城,这一次他没有什么动作,就是独自坐在窗前,看着夜幕天穹上那几块巨大阴影。到了这个时候,该作的都已经作了,剩下的就只有等待结果。

    可是他也知道,布置得再周密,接应安排得再完美,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最关键的一环上,他几乎使不上力气。暮光大陆的深处,就如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潭,从未有人族踏足过。

    那里是血族的圣地,是夜之女王/莉莉丝的栖息地,是十三氏族的源头。据说在暮光大陆的最深处,隐藏着关于古老鲜血长河,关于第一滴血的秘密。即使张伯谦依仗着横渡虚空之能,孤身深入暮光大陆,也未曾踏足夜之女王的领地。

    不要说现在的宋子宁,就是林熙棠亲自谋划,也对那最深沉的黑暗地域无从下手。

    在那片帝国一无所知的区域,不知道有多少古老血族在沉睡。即使有三千飘叶诀的变化之能,宋子宁依然知道,一旦踏入那个区域,就再也出不来了。

    此行的任务并不是去送死,而是为了唤醒千夜。所以宋子宁只有将一切希望寄托在夜瞳身上。当她踏上暮光大陆后,宋子宁此刻能作的惟有祈祷。

    这种无力感觉并不好受,现在宋子宁忽然很羡慕魏破天。魏大世子该怒的时候怒,该笑的时候笑,却很少去想为何要怒,为何要笑,就是没心没肺地活着。能够想得少些,原来如此轻松。

    这时房门打开,南华走进,手中的托盘上放着一瓶酒和两个酒杯。

    宋子宁微一皱眉,仍是温和地说:“这么晚了,怎么不休息?”

    未料南华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想陪你喝两杯。”

    宋子宁颇为意外。不过在这个时候,酒是最好的浇愁物。

    所以他拿起了酒杯。

    ps:果然雾是帝国厚,霾是北京醇。就在离开的最后一晚,还是败在带着京味的霾手下,眼睛被刺激的再度发炎。

    然后又遇上航班晚点(注意又字),终于让这两天的加更计划夭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