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永夜君王

章八四 把千夜宰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狂澜的态度出人意料的强硬,令经验老道的骆云也措手不及。且那神秘老人在座的情况下,再放狠话试探也不再适宜,至少骆云心知肚明,自己心防已然失守,想要多争取些利益已无可能。

    他心中暗叹一声,知道当那神秘老者出现,双方实力对比已经发生逆转,至少南青城不再是有败无胜之局。在这种情况下,光靠谈想要令李狂澜让步,决然没有可能。

    一旦明了形势,骆云倒是果断利落,当下便道:“就依此办理。不过需要经过一个小小的步骤,城主有一门特殊秘法,只需修炼一日即可上手。到交易时候,双方同时运转这门秘法,即可知道对方是否遵守承诺。还请李先生将这门秘法转交千夜先生,交易之前,须得修炼完成。”

    李狂澜接过骆云送上来的古卷,打开看了一眼,双眉微挑,道:“《鉴心诀》!真没想到居然在中立之地还有这门传承。”

    骆云一惊,道:“李先生也知道这门秘法?”

    李狂澜冷笑,道:“这不过是天机推衍中的一门小术而已,只是修炼门槛既高,本身又没什么用处,渐渐的也就失传了。知道它有何出奇?”

    骆云此际傲气已去,道:“既然李先生知道,那就最好。何时何地完成交易?”

    李狂澜略一沉吟,即道:“三日之后的中午,就在宋七被擒之地交易。”

    “好,在下会准时抵达。”

    骆云准备告辞之际,李狂澜忽道:“你们城主许下的最终条件,不会是两门秘法外加一个宋七吧?”

    骆云无奈摇头,“怎么可能?城主交待的底线,就是任一一门秘法外加宋子宁公子。不过千夜先生既然有更好的秘法,多半是看不上夫人那门功诀的,两门一门,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李狂澜点头,命人将骆云送了出去。

    房间中空无一人时,李狂澜脸色忽然一变,腾地站起,向着门外就冲。他身法如电,一晃就到了门口,正欲穿门而出,忽然间眼前多了一道身影,正是老人。

    老人当当正正地站在门中央,把去路堵了个严严实实,而当他出现的时候,李狂澜距离房门已不到三米。以他的速度,这点距离甚至还来不及转动念头。

    他惊得长发倒竖,差点就是一声尖叫。好在他应变亦快,伸手在门框上一点,整个人就贴着墙横移出去,闪向窗口。

    这一下不可谓不快,实力弱点的战将甚至看不清李狂澜已经换了方向,只会看到留在原地的一个虚影残像。

    然而此刻李狂澜眼中、耳中却是另一个世界,窗户那里明明空无一物,穿出去就是辽阔天地,可是偏偏就在他刚刚换了方向之时,那个方向上就传来一声咳嗽,分明是老人的声音。

    李狂澜心知眼中所见、耳中所闻或有虚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到了窗前时,老人一定在那里等着。

    李狂澜亦是天资绝高,刹那间再度变幻方向,竟然直接对着墙壁撞了上去,居然打着穿墙而过的主意。这下绝对出人意料,一旦给她破墙而过,那就如脱笼之鸟,从此海阔天高。

    可是这道本应一碰就破的墙壁,此刻却忽然变得坚硬无比,在墙壁表面还多一层柔和却坚韧的原力。李狂澜全无防备,直接一头撞了上去,然后被弹了回来,踉跄后退。他这和身一撞,就是战车也能撞毁,这堵薄薄墙壁却是毫发无伤,连墙皮都没掉一块。

    这一下撞得极重,李狂澜出了全力,等如是吃了自己的全力一击,顿时气血翻涌,双颊染上嫣红,再加上迷茫眼神,微微气喘,刹那间有了些许迷离妩媚之意,艳色足以令陋室生辉。

    就在摇摇晃晃、站立不定之时,他耳中响起老者的声音:“咱家须得把话带到,否则娘娘那里可不好交待,您还是不要为难咱家了。娘娘说的原话是,狂澜年纪也不小了,须得着紧......”

    李狂澜一声尖叫,双手捂耳,“我不听,就是不听!”

    可是尽管捂住耳朵,老人的声音还是毫无影响地在耳中回响,好似一阵阵的浪潮拍岸,甚至李狂澜用原力封住耳孔,声音也会直接在意识中响起。

    老人出现在李狂澜身边,叹一口气,道:“就算借刚刚那人拖延了一阵,可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咱家要传的话,注定是要传到的。除非你现在能出得了这间屋子,并且以后也不被咱家找到。”

    李狂澜默然不语,现在情况很清楚,要想从老人手下逃走,恐怕不是再练一年两年能办到的。

    见李狂澜已然认命,老人微笑道:“这样就好,也省咱家些力气,可以早些回去复命。那咱家就继续往下说了,这遍说完,还有一遍。三遍听过,这话就算传到了。”

    随后老人双唇微动,细细密密的声音不断在李狂澜耳中回响。这些话中每一个字他都知道,也都明白含义。可是这些词拼到一起,就令他万万无法接受,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

    尽管已经听过一遍,可是第二遍重听时,李狂澜依旧脸色发白,脚步虚浮,如同刚刚大战过一场,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老人顿了顿,问道:“还有一遍了。要不要先喝杯茶,稳稳心神?”

    李狂澜牙一咬,心一横,道:“不用!说吧,早死早超生!”

    老人笑道:“超生这种事,那是没有的。这些虚妄话儿,说多了有损身份。在外面说说倒也无妨,娘娘那里您可得小心些,一旦说顺了口被娘娘听去,少不了要受责罚。”

    “少废话,快点!”李狂澜此刻已把什么教养礼仪都抛到了九宵云外。

    若是平日,老人少不得要教训他几句,但是现在却知他心神激荡,受不得更多刺激。一个弄不好,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来,可就不妥了。

    当下老人以不变语速,又将那段话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李狂澜已是出了一身冷汗,气息虚弱。他呆呆坐在椅中,不说不动,似也没有想任何事情,就像一座了无生气的雕像。

    “事情已经办好,还有什么要问咱家的吗?”

    李狂澜忽然道:“要是我不奉命呢?”

    “娘娘的手段,大家都是知道的,您还是听话的好。否则的话若是惹怒了娘娘,总没有好果子吃。再者说,娘娘这也是为李家好,为你好。否则的话,何苦要我这把老骨头不远万里地跑来,就为了传这句话?想要劳动咱家,说难不难,说易却也不易。”

    李狂澜声音低沉,轻声道:“为李家好,这我知道。可是为了我......”

    “咱家倒是要说句公道话,这确实也是为了你好。您应该知道,有些事,可不在您的选项范围里。”

    李狂澜只是叹了口气。

    老人显得轻松许多,端起一杯茶,慢慢饮着,徐道:“咱家揣摩着娘娘的意思,虽然宫中事多,但也不必立刻急着回去。我就在这里再留三天,若不是什么大事,倒可以帮你办上一件。”

    李狂澜苦笑,“我可欠不起公公的人情。”

    “咱家刚刚说了,不办大事,也就说不上是人情。”

    “大事是指?”

    “神将以下,都不是大事。”

    李狂澜忽然道:“那您能把千夜给宰了吗?”

    老人一怔,随即失笑,摇头道:“咱家还没活够,不想回去就被娘娘砍了脑袋。”

    “那把宋七宰了也行!我看这事弄不好就是他搞的鬼!”李狂澜咬牙切齿。

    “这话倒是有几分靠谱。可惜七少也与此事有关,入了娘娘的眼,眼下却是动不得的。等这件大事了了,倒是不妨想想办法。”

    李狂澜顿时呆住,怒道:“这件事要都了了,那还杀他干什么?什么都晚了。”

    老人轻描淡写地道:“就是出口闷气,也是好的。再者说,哪怕不好害他性命,可总能打一顿的。”

    “都那个时候了,打了又有什么用!”

    老人笑了一声,就转身离去,只留李狂澜一人。

    李狂澜独坐片刻,越想越是不对,忽然双唇一扁,就想哇的一声哭出来。可是哭声到了嘴边,多年的倔强却强行把它压了回去。虽然没哭出声,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滚滚而下,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这世上之事,总有寒月笼沙斩不断、理不尽的时候。

    斜阳低垂,转眼间落入远方群山,满天云霞渐渐暗淡,只在天边留下一抹深沉的暗红。夜风四起,皎月初现东方,寥寥星辰在重重云间隐隐闪烁。

    会客厅内,已经昏暗得几乎看不清景物。李狂澜就独坐在这黑暗里,没有开灯。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砰的一声,会客厅的两扇大门被一脚踹飞,狠狠砸在对面墙壁上,摔得粉碎。对面的墙壁都微微凹了进去,可见这一脚踹得有多重。

    李狂澜自黑暗中走出,转眼间就在长廊尽头消失。直到这时,才有卫兵听到声响,匆匆赶来,待看到这幅狼藉景象,惊得立刻鸣响警/号。

    众多佣兵团将领纷纷赶来,却见那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会客厅旁,淡淡地道了句:“狂澜现在心情不好,不用管他。你们把这收拾一下吧。”然后就凭空消失。

    众人倒是知道这老者和李狂澜关系不一般,也不敢多问,闷头收拾一地残骸。

    听潮城外,千夜正独坐绝峰之顶,遥遥对着那座大城。就在此时,他身后忽生一道寒意!

    ps:现在把千夜宰了,是不是就能完本了?

    ps:晚点还有一更,补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