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一百八十章 血炼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被人杀了?

    这位师兄不仅是师父苦心栽培的弟子,更承载着三代人对邪功最大的期待,却在希望最大的时候被人残忍扼杀。

    刘恒怔怔失神,他能够体会师父的心情,是何等的沉重和充满仇恨。

    但这里面的恩怨,师父却没有多说,只是扔下一块石碑和一卷玉简给刘恒,就意味阑珊的结束了此次会面。

    “此功名为《血炼功》,石碑是原本,乃是早已失传的上古文字书写,是师祖和我师父两辈人费尽心血才做出了这卷译本。你都拿去看吧,自行体悟,不懂的地方再来问我吧。”

    走出师父洞府,行走在千仞峰,望向远处宗门的热闹,更显出隐脉所在的千仞峰有多么清冷。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种清冷或许将伴随刘恒一辈子了,好在刘恒并非耐不住寂寞的人,对这种清冷也十分适应。

    到山腰自己洞府前,离得极远就能见到门口有个忙碌的娇小身影,正是静香在忙着栽树。

    好勤快的小姑娘!

    刘恒心里赞叹,正要过去帮忙,却见静香直起腰来,拍打小手和身上的尘土,面向眼前树苗露出满意神情,竟然已经完工了。

    “师叔你回来啦?”听到身后的动静,静香回头见到刘恒,笑容灿烂迎了上来,“这树是金脉荣生树,有富贵荣升之意,取个好兆头,长大了也很好看,属于树中稀珍,我蝶花宗也仅此一棵小苗,是我去百花殿用师叔真传之名才硬讨要来的。”

    “不错,不错。”

    刘恒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好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让静香更高兴了。

    这小小树苗,不足刘恒膝盖高,稚嫩还有点病怏怏的样子。倒是稀少的几片叶子,圆润如铜钱,嫩黄叶肉上隐约可见丝丝金光脉络,如有星辰般光芒熠熠。十分好看,一看卖相就不是凡品。

    “如此娇贵的小树,怕是不好栽种吧。”

    刘恒看着喜欢,可想起但凡名贵花木,都带有些“富贵病”,照看栽培起来格外麻烦,耗时更耗精力,不免遗憾,“还是换个容易养活的树种吧。我也没这么多讲究,图个不费事就行。”

    他可没那个精力和时间照顾这么娇贵的小家伙。

    “没事的!”

    静香闻言急忙道:“哪能需要师叔动手,这种小事交给我就行,我一定会把它照看得好好的!”

    显然她对这株漂亮小树也是十分喜爱,所以才会罕见地鼓起勇气向刘恒提出了不同建议,很希望能留下来,“而且,而且小树苗入了土。再移出来就会元气大伤,轻则重病一场。重则小命难保,很可怜的。”

    她竟摆出了渴求的姿态,想要勾动刘恒的仁爱怜悯之心,刘恒哑然失笑,“那你可要细心照顾好这个小家伙了,可别让它夭折了。”

    见刘恒答应下来。静香惊喜交加,忙不迭地点头,生怕慢了刘恒又改变了主意,连声保证道:“师叔就放一百个心,我一定照顾好它!”

    本身就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家伙。还要照顾这么个病怏怏的“小家伙”,前景真是让人乐观不起来。不过本就不算多大事,就算最后是个不好的结局,刘恒也不以为意,所以既然静香自己这么认真,自然由得她自己去折腾了。

    “今天不用再来打扰我,我要闭关参悟功法,下午的晚膳放在门口就行。”交代静香一句,刘恒关门放下杂事,放下石碑摊开玉简开始查看起来。

    他先看的是原本石碑,这石碑乍一看平凡无奇,但看的越久,越能感受其中透出的苍凉古老的韵味。居然是不知多么古老的老物件了,上面或许曾经有精美纹饰,如今年头太久也早已模糊。但这石质的确非凡,刘恒逐渐增加力度,最后用上全力,那早就能够穿金裂石的恐怖巨力,居然也无法在石碑上留下丝毫痕迹。

    “难怪能存在这么长久的时间。”

    刘恒若有所思,把目光投向石碑正面,忽然被那一篇古文骤然传出的磅礴威压镇住了心神。

    这字迹磅礴大气,银钩铁画,细微之处却充满灵气,意蕴高深,单是书法本身都给人一种震撼,仿佛出自书法大师之手。

    然而的确是失传古字,饶是饱读诗书的刘恒,也认不出究竟哪个时期的文字,自然也无法解读经文了。他略微遗憾,估计师父把原本给他的意思,也是希望他体会其中的韵味,更容易参悟译本真意。

    所以他也没有过多纠结,就要去看译本,但脑中忽然灵光乍现,愣在了那里。

    这种文字似曾相识,似乎在哪里见过?

    想起来了!

    刘恒立刻盘膝坐在蒲团上,心神遁入脑海中,一招手将大洪庙抓了过来,大步迈入其中,仰头望向庙宇里赑屃石像背上石碑的碑文。

    “果然……”

    两块石碑的文字果然十分相似,只是笔迹略有差别,还有某些笔画有了些许变化,但显然差别十分微小,足够刘恒断定二者是同一种文字。

    刘恒皱起了眉头,心里突然出现了太多猜疑。

    大洪庙,是怎么来的?

    虽然奇物和他有缘,但当时刘恒自己辨认不出来,反而便宜了蛮厨子。可后来因缘际会,蛮厨子又把大洪庙回赠给了他,也就是说,这大洪庙是蛮厨子送的。

    而他又是怎么会拜在蝶花宗屠长老门下的?

    同样和蛮厨子撇不开关系!

    在知道他迫切希望短时间提升实力时,无人能够帮助他,又是蛮厨子突然说出自己知道一门功法能够满足刘恒的需求,结果让刘恒来到百武,参与招徒比试,拜在了屠长老门下。

    最终得偿所愿获得了功法。

    这一切看似巧合,并非蛮厨子有意为之,但此刻的刘恒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当时送大洪庙,刘恒对这些东西根本一无所知,也就是说蛮厨子送什么东西都行,但蛮厨子为何偏偏送了一件无价之宝的奇物?

    而且正是里面有一篇和《血炼功》似乎关系匪浅的碑文的大洪庙?

    尤其堂堂霸主,为何对他格外不同?

    这等霸主懂得的武技功法必然不在少数,教刘恒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提前教授了他蝶花宗隐脉的基础武技《解蝶刀法》?

    最后离别,正好拿去了刘恒最值钱的两粒大药,可以说是他本性贪财,却怎么对别的宝物又是不屑一顾的姿态,全留给了刘恒?

    说是看不上对霸主来说“廉价”的宝物,但以刘恒对蛮厨子的理解,只要是值钱的东西,他又岂有送到面前都不要的道理?

    如今转头再一想蛮厨子此举,竟还有一种让刘恒惊疑不定的可能。拿走凝气大药,分明是不想刘恒提前凝气,破坏了修炼《血炼功》的根基!

    真相到底是什么?

    是处心积虑想骗刘恒走上这条邪功之路,还是真的一切都只是巧合,刘恒也分不清了。

    原本以为了解的蛮厨子,此刻越来越变得陌生而神秘,所有举动仿佛都充满了深意,让人无从揣测。尤其如今离别,根本不知道他跑去了哪里,连想询问真相都不可能了。

    刘恒脸色变幻,沉默了许久,最后毅然遁出脑海,看向了玉简,“事已至此,追寻真相还有什么意义,只要这功法的确能满足我的要求,就足够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