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一百八十三章 宗门多了个男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宗门多了个男人!

    这消息经过这两夜巡逻守卫们的酝酿发酵,口耳相传,迅速在整个蝶花宗传播开来。

    无数消息灵通的宗门弟子,在第二夜里就接连出现在了千仞峰往返典藏殿的路上。如同看什么会行走的稀世珍奇一样,在沿途三五成群,不断上上下下打量刘恒,指指点点,窃窃私语间更是不时发出嬉笑和打闹声。

    刘恒也算见惯了大风大浪之人,心知这些少女只是好奇,见多了大场面,对这种小场面自然能够泰然自若的应对。

    他本着与人为善的心态,但凡遇上总是含笑抱拳,给人留下谦逊有礼的印象。

    可是他刻意挑选深夜就是为了低调,谁知道本该寂静无人的典藏殿里,第二夜等他赶到典藏殿,才发觉比昨天居然热闹了很多。

    大半夜的……

    望着无数朝他有意无意偷窥的女子,刘恒深感无奈。只能故作平静地继续走到昨夜待的地方,总算得到了清净。

    然而第二夜就不同了,他刚要如平日一样出门,但站在山腰自己的洞府随意往下看了眼,更是无语。

    堂堂宗门禁地的千仞峰,往日荒无人烟山谷,今夜哪怕昏黑深夜,也能见到密密麻麻的五彩人影,竟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

    显然前两夜的消息,传得越来越广,或许已经在原本平淡的蝶花宗引起了巨大轰动,这却让刘恒十分无语。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模样称不上如何俊朗神武,只能勉强称之为清秀,属于放在人堆里不会第一眼被人认出的那种。所以造成今夜“盛况”的原因,绝不是他自身有多大的吸引力。而是……

    女人的好奇心啊!

    一个女宗里唯一的年轻男人,又是初入宗门就成为隐脉真传,这其中的无数神秘感都对女人的好奇心有致命杀伤力,如玉漱师姐这样阅历稍深的还好,尤其涉世不深的少女最是难以抵抗。

    哪怕这男人长得再平凡!

    刘恒心头生出感慨,面对那明亮又充满好奇的万千注目。连他都会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如同被围观的猴子。

    要知道他可是遇上霸主都能从容应对之人,对上什么天骄、灵体、武身也能谈笑风生,可眼前的场面,居然莫名让他感到可怕。

    还好身在宗门禁地千仞峰,寻常弟子没有要事不得上山,否则还不知会惹出多大的骚乱来。

    “可惜典藏殿是不能再去了。”刘恒叹了口气,倒不是不好意思,纯粹是怕自己出去如同火上浇油。让事情变得更棘手,索性转回洞府倒头就睡,“今夜就当好好休息一晚吧。”

    他不是相貌出众的人,所以相信这些女人的好奇只是一头热,等几天后过了新鲜劲就会冷淡下去,自然没什么好忧虑的。

    第二天如常醒来,出门见到静香正在照看那株娇贵的金脉荣生树树苗,一笑后干脆给了小丫头一个新任务。

    “现在这情况我不便出门。你拿我的令牌去典藏殿找你玉漱师伯,把我前两夜没看过的书多借些回来。”他把自己令牌放到静香手里。俯视山谷依旧人影攒动的样子,叹气道:“情形特殊,礼数不周的地方,希望玉漱师姐能多体谅了。”

    想从典藏殿借出书籍,照道理来说普通弟子绝不可能,真传弟子也得带上长辈亲笔信笺亲自去才行。可刘恒一来情况太特别。二来借的并非珍贵的秘籍、功法,而是无人问津的杂书,所以只能期望玉漱师姐能够理解和通融一二了。

    才下山的静香在山脚就被围住,看着十分艰难才“突围”而出的静香,刘恒不免摇头苦笑。关门继续休养伤势。

    等静香回来,背了个大大的包袱,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显然也被山下忽然热情无比的师姐妹们吓到了。

    “玉漱师伯说,她知道师叔惹上了‘大麻烦’,所以让我多跑两趟,把师叔要的书都搬过来,反正平时都没什么人看,无关紧要的,借个一年半载都行,到时候记得归还就好。”

    刘恒把包袱摊开,看着满满当当的书,“玉漱师姐倒是个热心人,待会记得给她说,这份大恩我记住了。”

    原本他只想多借几本,以他悟读灵心几乎过目不忘的能力,借完还了再借也行。却没想到玉漱师姐如此通情达理,居然把所有相关书籍都送了过来,这已经少了刘恒很多麻烦。

    如此人情,说是送银钱宝物为谢都显得俗气,所以刘恒说出了记她恩情的话。

    以他此刻的身份,自然有了说这种话的底气,相信这也是玉漱师姐真正想要的结果。一个隐脉真传的人情,现在或许还比不上一件宝物的价值,但将来刘恒没死之前,只要不犯错,这份人情价值将会越来越高,是实物无法衡量的。

    “哦!”

    静香认真答应表示自己会转达,又风风火火去搬运剩下的书去了。往返好几趟,几乎将蝶花宗典藏殿所有相关书籍都给一网打近,静香累得满头细汗,小脸红润,兴致却依旧很高。

    “对了师叔,我昨天去问了,蝶膳殿的执事师叔师伯们说,想要每日供应妖肉可以,但需要师叔自己补足差价。”说到这里,静香面露忐忑,生怕这结果会让刘恒恼怒。

    但看上去刘恒十分平静,含笑回应道:“这倒正常,不知差价是多少?”

    “说是一斤得补足八十两的差价。”静香小心观察刘恒眼色,见到刘恒眉梢微挑似是诧异,却以为刘恒是不满意,赶忙解释道:“蝶膳殿师叔师伯说,血芋如今是十两一斤的价钱,下等妖肉是百两一斤,他们是看在师叔身为真传的面子上又抹去了十两差价,再低是真的不行了。”

    刘恒诧异也正是这一点,一斤补八十两差价不是太贵,而是超出刘恒预料的便宜。

    以武者的消耗,哪怕妖肉每天至少也得耗去十斤,等晋升武夫境后只会更多,长此以往,数目简直无法估量。而妖肉这种东西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所以蝶膳殿让出十两差价,八成也算是对真传弟子的一种示好和高待遇了。尤其还要长此以往的替刘恒补足每斤十两的差价,日子越长,这看似不大的数目就会变得益发庞大可怕。

    “这就是散修和背靠宗门的武者的差别所在了。”刘恒心里感叹,相比散修的身单力薄,有宗门这庞然大物做靠山,无形便有数不清的很多优势,难怪二者差距会越来越大。

    他翻找出所有零散银票,大致居然有数十万两,似乎都是在莲宗仙府里打劫得来的闲散钱财,索性都递给了静香道:“把这些都先存在蝶膳殿,不够了再找我拿就是。”

    想了想,他又吩咐道:“以后你的食膳也算在这里面,就参照真传弟子的待遇来吧。”

    好有钱的师叔……

    接过大额的银票,静香暗暗咋舌,满心惊羡,听到刘恒后面的话顿时脸色大变,就要拼命拒绝,却被刘恒强硬打断。

    “莫非是嫌师叔小气,想要和师叔一个待遇不成?”刘恒调笑道。

    静香更惊慌了,急忙道:“不敢,静香不敢的,甚至师叔前面说的,静香也不敢奢望的。”

    “那就不要拒绝了,咱们还要长时间相处,又时常需要你替我奔波劳顿处理琐事,就当师叔补偿你的。”

    刘恒说的是心里话,见到静香一个小丫头替自己辛苦操劳,连看见血芋都吞口水,不给她点优待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挥手再次打断静香将要开口的拒绝话,“听我的吧,否则师叔我可不高兴了。”

    “那,那静香就谢谢师叔照顾了。”听刘恒意图坚决,静香只能无奈又忐忑地接受了刘恒的好意,心里却也难免喜滋滋的。居然能享受真传弟子的待遇,悉数整个宗门的杂役弟子,听说过谁还有如此惊人的机缘造化?

    竟遇到了这么个前所未见的大方师叔,她越来越庆幸自己的好运,也越来越珍惜这样的机会。她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做事一定要更勤勉,不能辜负了待人这么好的师叔!

    看书,休养,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读书时,那样安静祥和,让刘恒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以他如今远超武生境巅峰的强悍体魄,可怕伤势竟在短短六七天里完全康复,状态好的不能再好。这一日沐浴焚香,他静心宁神,深吸一口气,再次踏入了师父的洞府。(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